平板电子书网 » 武侠小说 » 召唤群豪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卷 第七章 【过关】

正文卷 第七章 【过关】

文/陈森然的右手
召唤群豪 本章字数:4387 召唤群豪txt下载
推荐阅读:伯爵的侵略指南 金属核心 草木之零 我的前世哥哥 超级副本APP 晴雯的如梦令 凤嫡谋 英雄联盟之超然存在 我是诸天 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
    近日里姑苏城疯传一个消息,说是一个店小二当街挑战漠北铁剑门少主拓跋燕之,扬言要在陈家大小姐的比武招亲大会上击败拓跋燕之,然后抱的美人归。

    这个传闻甚嚣尘上,传到后来简直比陈家大小姐比武招亲这件撼动江南的大事,还要出名。

    古月安听了却只是苦笑,那一日之后,店小二自然是做不得了,匆匆结了帐,那掌柜的就让古月安有多远走多远,以后千万别再去那家酒楼,其他的人看着他也简直就像看见了瘟疫一样。

    他自己也是有苦说不出,当时和拓跋燕之对峙说的那几句话,固然是畅意痛快,可最后的苦果也还是要自己吞下。

    但如果重新来一次,古月安依然会那么选。

    现在的最大难题是,到底去不去比武招亲。

    去的话,以古月安现在的武功,别说打到拓跋燕之面前了,可能第一战都赢不了。

    好像只有逃了,可是逃的话,就要面对铁剑门的无尽追杀。

    古月安一时间真是头大如斗。

    照例是五更天起床,古月安打了一套长生拳后开始拔刀。

    又是拔了一个时辰后,古月安大汗淋漓着冲凉。

    其实他还是有些失望的,到现在为止,他的拔刀数也就维持在七千到八千刀左右,一直没有办法到达一万刀。

    要是能够到达一万刀,激活那个疑似傅红雪的侠客,那么他未必没机会击败拓跋燕之。

    可惜……

    古月安冲完凉又打了一套长生拳,就上街买衣服去了。

    他还是决定去陈家看看,逃始终不是办法。

    大不了真的输了,再逃不晚。

    他不知道是,现在姑苏城外早就有拓跋燕之安排的铁剑门门徒守着。

    要是他真的逃走,以他现时的武功,必死无疑。

    用客栈结的钱买了一套还算不错的衣服,古月安又自己给自己理了个头发,就朝陈公府去了。

    这个世界的姑苏城格外的大,算是江南第一大城。

    陈公府坐落于姑苏城的东北角,北临姑苏河,东靠虎丘,虎踞龙盘,乃是姑苏城第一等的宝地。

    这样的宝地,古月安也不用打听,提了那把日日拔的刀,便沿着城内的长街一直走。

    大约走了小半个时辰,古月安终于到了陈公府的地头。

    迎面看到的就是一座巨大的牌坊,上书“国士无双”。

    这四个字说的是陈家先祖,第一代陈国公,陈霸先。

    这陈霸先也真是一代奇人,他祖上世代渔民,少年时期便在姑苏河边打渔为生,后来偶遇一老者,得授武功兵法,适逢天下大乱,他加入陈朝开国大帝陈胤麾下,开始一生戎马。

    因他武功卓绝,又精擅兵法,很快在大陈军中崭露头角。

    陈太祖赏识他人才无双,又怜他父母早亡,收他做了义子,赐陈姓,又取了霸先这个名字。

    后来他辗转千里,一生历经百战,几无败绩。

    被大陈军中尊为“军神”。

    天下底定之后,太祖陈胤封赏功臣,多的是王侯将相,他的这位军神义子,他自然也不吝啬,直接封了武威王,掌兵十万,镇守北疆。

    可这军神却是坚辞不受,亲自上殿面圣,言说自己征战多年,暗伤复发,已不能上阵,请陛下恩准还乡,残度余生。

    陈太祖苦劝不下,只得放他还乡,但却依旧封他为镇国公,世袭罔替,并赐下金银财宝无数,良田千亩,还把前朝晋王位于姑苏的府邸赐给他居住。

    却说这陈公爷到了姑苏,虽是离了军中,却是终究耐不住一身绝顶武功,高手寂寞,转而一头扎进了江湖。

    就这么忽忽十几年,硬生生造就了日后江湖上八大世家之首的,姑苏陈家。

    古月安看着那牌坊,遥想着当年陈霸先雄姿英发,也是忍不住心头一热,大踏步就向前走去。

    走到陈府正门,正门却是不开的,除非皇亲国戚来,这是大户人家的规矩。

    而一旁的侧门,则是人声鼎沸。

    今天正是比武招亲报名的第一天,江湖上的好汉,不管有没有点本事的,都来凑热闹。

    打的自然都是万一走狗屎运,真的就成了郡马爷的歪主意。

    陈公府也是尽显大气,来者不拒。

    古月安跟在人流后面排了很久的队,好不容易在午饭前轮到了他。

    在接过了门口管事的一块类似于报名表功能的木牌后,他就被人带着和旁边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进了陈府侧院。

    陈府实在是太大了,就算是一个侧院,古月安他们也是七拐八拐了很久才到达了目的地。

    目的地是一个占地极大的演武场,此时已经上百人在院中聚集,有的人也是刚到,有的人则是似乎已经来了一会,在一旁登记着什么。

    古月安他们这一组人最终被带到了一个面相敦实的中年人面前。

    那带他们的人也没有说其他的,带到就走了。

    那面相敦实的中年人似乎是对领头的第一个说了句什么,那领头的人就把自己的木牌交了上去。

    那中年人接过木牌看了一眼,忽然一掌击出。

    这一掌势大力沉,出掌间带着虎虎风声。

    那领头的人猝不及防,一声惨叫被直接击飞了出去。

    同一时间,其他几处也是陆续响起了惨叫声。

    都是在猝不及防间被一掌拍飞的人。

    原来真正的考验在这里,之前门口的报名只是走个过场。

    那被拍飞的人自然是毫无意外地被拖了下去,换后面的人继续上。

    “这些蠢货,陈公府的护院最少都是后天大圆满的强手,站在他们面前,居然敢毫无防备,也无怪乎出局。”

    就在这时,古月安听到一旁的几个似乎已经过关正在冷眼旁观的人的对话。

    这些负责测试的人,居然都是后天大圆满!

    古月安一边惊叹于陈公府的大手笔,连看家护院的人都是世俗人眼中的大高手,一边又为自己暗暗担心,他不过才勉强渡江,连后天小圆满都没有,真的吃得住那一掌吗?

    “哎,你们说,那个当街挑战铁剑门少门主的店小二,今天会来吗?”此时那些看好戏的人又开始说起了话来。

    “我看不会,我听说他那天连拓跋少主的一缕剑气都吃不住,直接就瘫倒在了地上,武功定然差劲的很,肯定是不敢来的,八成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也就只能逞逞口舌威风了,怎么,他是你朋友?”

    “不是,只是我在想,若是他来了,我定然要想尽办法和他对上一场,然后将他打翻在地,将他擒到拓跋少主的面前任他处置,这郡马爷我是不想了,但若是能借此机会和拓跋少主混个脸熟,也算不虚此行了!”

    “好小子,原来是打着这等主意,那拓跋少主何等样人,还要你去献媚,别到时候拍马屁拍到了马腿!”

    “是啊,小心偷鸡不成蚀把米,要是和那天那个被一剑被砍成了两半的人一样,可就好玩了。”

    说完就是一阵轰笑。

    古月安在一旁听的咬牙切齿,恨不得破口大骂。

    但他忍住了,只因现在他的处境实在太危险,似乎人人都觉得他是个软柿子想要上来踩一脚。

    又等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终于轮到古月安上前。

    由于有了前几个人的教训,古月安做足了准备,刚递出了木牌,整个人就摆出了平时拔刀最基本的马步。

    他这个动作迅捷快速,搞得考校的中年人都是一愣。

    四周围的其他人也是被他的这个动作吸引了目光,都看了过来。

    “哎,你看他的背影是不是有点像那天那个小二?”

    “怎么可能,那小二武功粗浅,哪里站的出这样的马步,这起码得有好几年的功夫吧?就是胆子太小了一点。”

    一句胆子小,大家又是轰笑了起来。

    古月安也是惊出一身冷汗,他还以为自己真的被认出来了,他今天可是特意换了个造型来的,除非是一直接触他的人,否则很难认出他来。

    而说时迟那时快,那考校的中年人,也是一掌拍了下来。

    这一掌势大力沉,和之前他考校其他人的那几掌别无二致。

    这足以说明中年人完全没出全力,控制的游刃有余。

    可对于古月安来说,这一掌已经是像高山大海一样。

    他硬着头皮,全身气息下沉,要硬抗这一掌。

    “嘭——”只听得一声闷响,一股沉凝的掌力突入了古月安的体内。

    他全身晃了晃,脸色涨的赤红,胸口起伏了几下,却是没有倒下。

    只因他做足了准备,将全身内气都下沉凝聚,所以在那股掌力突入他体内的时候,并没有一下子冲散他不多的内气,从而导致上一次那种结果。

    再加上他的马步实在扎实,就算上身不稳,下盘依旧不动如山。

    他居然是硬吃下了这一掌。

    但……

    实在是太笨了!

    这是大多数的第一想法,面对考校的这一掌,大多数人都有自己的应对办法,或是利用巧妙的身法躲开,或是利用独门的功法化解。

    像是古月安一样硬吃的,完全就是最笨的办法,但凡是有点师承的都不会这么做。

    所以这一掌不仅仅是在考校来报名者的武功高低,也在看一个人的师承。

    古月安就是明显的野路子。

    四周围围观的人嘲笑了几句什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不理他了。

    “去那边登录名册吧。”那考校的中年人随意瞥了他眼,也不再关注。

    古月安倒是没什么不服气的,他的底子确实差,但刚刚中年人那一掌却也是让他获益良多。

    至少以后他多少有一点应对内功高手的心得了。

    实战经验很重要,无论放在哪里,哪怕武功练到绝顶,没有实战经验始终是要差一大截的。

    古月安深呼吸了几口气,缓解了一下身体被内劲冲击的不适,走到了一边的登录处。

    “叫什么名字。”一个留着八字胡一看就是猥琐人物的家伙尖声尖气地问道。

    “古……小安。”古月安一个古字出口,立马改了口,江湖上行走,总是小心些为好。

    “古小安,何门何派啊?”

    “无门无派。”

    “又是一个野路子……”这一句那八字胡压得很低,但明显不屑的很。

    “好了,拿着这个,明天早上辰时来报道,过时不候。”他那么说着递给古月安一枚写着丙十四的牌子,就不再看他了。

    古月安微微施礼,朝后退去。

    却是没有发现,有个人在暗处冷冷地盯着他。

    ————————————————

    新书急需推荐收藏,大家觉得好看,就资词一下啊!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章 【横祸】 返回《召唤群豪》目录 下一章:第八章 【他的刀,真的好快!】(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