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武侠小说 » 召唤群豪最新章节列表 » 卷二 江湖夜雨 第一百二十三章 【十万阎罗】

卷二 江湖夜雨 第一百二十三章 【十万阎罗】

文/陈森然的右手
召唤群豪 本章字数:5315 召唤群豪txt下载
推荐阅读:草木之零 金属核心 伯爵的侵略指南 晴雯的如梦令 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 凤嫡谋 我是诸天 我的前世哥哥 英雄联盟之超然存在 超级副本APP
    擂台之上,王十方很是古怪地将手中的刀插在了自己的面前。

    古月安也暂停了自己的攻势,看着他。

    “很得意对吗?觉得自己稳操胜券了。”王十方忽然对古月安说。

    “倒是没有。”古月安将刀收在了身侧,做出了一个随时可以出刀的姿势。

    “游戏结束了,我不想再玩了,不过你也不错,也不是完全吹出来的,所以……”王十方露出了一个很怪异的笑容,说,“就让你看看我真正的实力吧!”

    他那么说着,将自己的护腕摘了下来,然后轻轻地松开了手,任由它朝着地上掉去。

    无比迅速的掉落。

    “嘭——”的一声,简直是什么铁块坠地的声音。

    古月安能够明显看到擂台完全凹下去了一块,就是被王十方的那个护腕轻轻砸了一下。

    台下的吏部考官更是张大了嘴巴,他可是知道这擂台的硬度的,为了防止有些考生武力过于惊人,将擂台毁坏,这些擂台都是用一层又一层地黄泥烧制后封起来的,除非是刻意用全力去砸,不然是不可能出现这种状况的,所以王十方的护腕得有多重?

    而古月安看到这一幕,脸上的表情也是有些精彩,他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了一些奇怪的画面,感觉自己不是在这个武侠世界的擂台上比武,而是穿越到了一个叫鸟山明的人画的漫画里,在一个叫天下第一武道大会的擂台上比武,他的对手,不叫王十方,而是叫做,孙悟空。

    “轰——”王十方又是将身上的铁甲也脱了下来,在擂台上砸出了一个更大的坑。

    擂台下的民众已经是完全惊呆了,那么重的东西,穿在身上还能健步如飞,这个王十方还是人吗?

    “古小安,其实,我的刀,是……这样的!”王十方再次出手。

    这一次,已经完全不同。

    如果说之前古月安觉得王十方勉强算是个对手,更多只能算是个练刀的靶子的话,那么这一刻,当王十方再次启动的时候。

    他已经感觉到了,压迫感。

    他的速度,何止快了一倍,他的刀,也快了不止一倍,他就像是一道龙卷风一样席卷向了古月安。

    之前的王十方,出刀就是出刀,没什么特点。

    现在,古月安居然觉得他一个人,简直砍出了千军万马的味道。

    台下的民众已经完全看不清台上的情况了,因为王十方太快了,快的仿佛他的人已经出现了残影,整个擂台都是他的足迹,整个擂台,都是他的刀影。

    而古月安,就在这刀影刮起的龙卷风中央。

    这种刀之龙卷风,让他想到了那天在京城郊外,他面对楼羽时的情形,一样是爪影如海,一样是极强的压迫力,刀,像是没有止境,满天满地地压过来,在刀影之海里,王十方像是一条嗜血又冷静到了的鲨鱼,他手上的刀明明狂暴的如同怒涛,可是他的眼神冰寒,他在等待着一个破绽。

    一个古月安在重压之下,将会流露出来的破绽。

    古月安的确给了他这样一个破绽,还不止一个,他经历过楼羽给予的那种压力,所以他很明白对方要的是什么东西。

    可是,王十方,他虽然看起来是个狂妄到了极点的对手,却不代表他是真的没脑子。

    在极限的狂攻里,他还是保持着冷静,面对着古月安给出来的破绽,他给予的应对是,同样也露出破绽。

    他也在引诱着古月安,引诱着他破局而出。

    一息,又好像是很多息。

    一刀,又好像是无数刀。

    就在这种交击,试探,引诱,仿佛无限循环之中,忽然,两个人,像是同时抓住了那一闪而逝的灵光,一起……出刀!

    “锵!!!”一声仿佛要穿透整个大校场的轰响声,古月安和王十方再度撞在了一起,只是相比起之前他们两个人的对撞,这一次却是全然不同,如果说之前是古月安在拳道上完全碾压了王十方,那么这一刀,则代表着,他们在刀之一道的境界上,已经站在了同一个位置上。

    一个,很高的位置。

    刚刚那一刀,非对于刀之一道理解极深,感悟极透,在无数次的凶险中拔刀而出,所不能有。

    古月安握刀的手开始热了起来,他的心,也开始剧烈跳动了起来,这是遇到了真正对手的感觉。

    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这是千百年来不变的,真正的技艺者的渴望。

    所以哪怕这个王十方再狂妄,表现的再浮夸,再没有任何的正常人的样子,他也觉得这是个很有趣的人,非常有趣。

    这样有趣的人,值得击败。

    古月安全身的气血都涌动了起来,他的内劲开始撞击他的心门,同时,手上的刀锋在内劲逼出的刀芒的加持下,那层寒霜的刀气,也是朝着王十方的刀上侵袭而去。

    “你的刀,好像很厉害?”王十方的眼中也有着和古月安类似的,狂热的光,他的手上已经有被沿着他的刀刃席卷过来的寒霜侵蚀的痕迹,他却仿佛一无所觉。

    “还算可以。”古月安继续加力,寒霜之气已经割破了王十方的皮肤,当他的内力在他的心门上叩击六下的时候,他就将斩出那最终的绝杀一刀。

    既然,已经是站在了一个高度的人,那么便不用再保留了。

    “那你看看我的刀,是不是比你的更厉害!”最后一个字落地,王十方身后骤然浮现出一个虚影。

    那个虚影是红色的,乍一看像是一个百战浴血的将军,可再看他身上源源不断汹涌而出的,如同潮水一样的凶煞之气,又让人觉得,它是个恶鬼。

    同一时刻,就在这个虚影浮现的刹那,王十方手里那把本来看起来平平无奇,仿佛就是军中制式长刀的铁刀,也是变了颜色,一层漆黑浓郁的气息从刀上涌现,随后化身成了一个又一个,仿佛厉鬼一样的残影,朝着古月安冲刺而去。

    古月安本能地感觉到了那些漆黑残影的威胁,丁蓬和傅魔刀(这个名字修改是无奈之举,大家知道是谁就好)瞬间浮现在他的身后,朝着那些漆黑残影斩去,他自己也是不得不放弃了出那最强一刀的想法,收刀防御。

    可王十方却是不可能给古月安喘息的时机,他在释放出那些恶鬼一样的虚影的同时,高举手中长刀,朝着古月安连斩三刀,每一刀斩出,他身后那个似是浴血将军,又似乎是恶鬼的虚影,便也跟着一同出刀,每出一刀,便是一群漆黑的虚影飞出,待到出到第三刀,那些漆黑的虚影不仅仅是从那把刀上飞出,更是从那个应该是王十方武灵的恶鬼将军背后飞出。

    他们那三刀,不仅仅是进攻之招,更是像进攻的号角,随着三刀斩出,便是三声擂鼓,千军万马,恶鬼弥天。

    这一幕,被在场的画师以极其高妙的手法临摹了下来,随后由快马带到了销金楼之中。

    销金楼大堂里,那个销金楼专门花高价从百晓生请来的演说师看着这幅画在发呆,画上的那些栩栩如生,仿佛就要破画而出的恶鬼充斥满了整个擂台的钢铁之笼中,古月安已经无处可逃,被团团包围,未干的墨迹使得那些恶鬼显得更加狰狞可怖。

    整个销金楼静悄悄的,大家都被这幅画给震慑到了,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十万阎罗。”很久后,那演说师才吐出了一个词。

    “……什么是,十万阎罗?”有人隔了一会,小声问道,仿佛是怕太大声,会惊扰到画上的那些恶鬼,当真破画儿出,将他抓了去。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那演说师到底是经历过各种场面,最先平复了下来心境,缓缓说,“十三爷手里的那把刀应该就是王家家传宝刀之一的,血刀阎罗,传闻此刀以万人生魂祭炼而成,又历经沙场,刀下之鬼无穷无尽,已养成刀鬼,每杀一人,必然吞下那人魂魄,及至今日,怕是刀中之鬼已不可尽数,而十万阎罗,则是以王家家传绝学千里长屠神功,配合此刀,三斩而出,三斩,便是三鼓,三鼓尽,千军动,万鬼动,这已经非是一人之力,而是千万人之力,便是宗师,怕也是吃不住这一刀,传闻此招极难练成,稍有不慎便会反噬而死,那血刀阎罗更是险恶,掌有此刀者少有活过一年的,没想到十三爷却是天赋异禀,心性坚韧,练成此刀,今日怕是……”

    今日怕是什么,他不说了,大家都明白。

    宗师难抗之招。

    那古小安……

    “哈哈,我便说,十招之内,古小安必死,怎么样?”王十六今日倒并不如何过分得意,却偏偏反而有一种让人窒息的无可辩驳。

    这个古小安三番两次让他丢尽颜面,如今终于要死,他心中除了快意,居然隐隐也有一丝微微的可惜。

    李三已经无话可说。

    子衿兄也是,但他只是咬牙不说,他的心中坚信,古月安,无论艰难险阻,千军万马,也能一刀披靡。

    他,相信这个男人。

    古月安相信自己吗?

    他不知道,因为他在斩鬼,和丁蓬还有傅魔刀一起。

    只是普通的刀招是伤不到那些鬼的,只有用刀芒覆盖刀身才行,可是这样一来,损耗极大,古月安不过快斩了二十只鬼,已经有些吃力。

    而鬼,却是源源不绝。

    若是长此以往,他就算不被这些鬼后面伺机而发的王十方杀死,也要被耗死。

    怎么办?

    “想想那幅画。”丁蓬一刀斩死一只差点一击抓到了古月安的鬼,低声道。

    那幅画……

    明月照大地。

    是这样吗?

    古月安眼看着面前鬼潮汹涌,却还是选择了沉浸入那幅画里。

    他相信丁蓬。

    于是,下一刻,明月照大地的图景里,古月安身在大地,而奇异的景象出现了,天穹上,骤然有无数的流星朝着大地陨落而来,目标,就是他。

    原来是这样啊。

    古月安握紧了手中的刀,朝着那天上坠落而下的流星斩去,这一次,他不用再使用刀芒了,因为他已经从某种层面上,和那些鬼是处在一个地方了。

    就在他出刀斩碎第一颗流星的时候,他的心中响起了系统的声音:

    “恭喜宿主领悟技能【心眼】,此技能将固化。”

    “【心眼】:当宿主全身心沉浸入心中的世界,将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古月安再次出刀,斩碎第二颗流星,紧接着是第三颗,第四颗,第五颗,第六颗,第七颗……

    古月安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斩碎了多少颗流星,流星还在落下,仿佛无穷无尽。

    就在古月安精疲力竭,快要斩不动的时候,又一颗流星落下了。

    古月安想要像是之前那样出刀,可是他立刻发现,这一颗流星,很不一样。

    它不一样在哪里?

    它显得分外的巨大,璀璨。

    等到古月安仔细看时,才发现,天上已经没有流星了,或者说,所有的流星都汇聚成了一颗,一枚,一枚月亮,一枚正在朝着他急速坠来的月亮。

    如果,天上的月亮朝你坠来你该怎么办?

    在外面的世界,当所有人都以为古月安已经被恶鬼吞噬的什么都不剩下的时候,恶鬼忽然消失了,或者说,都再次收束到了那一把释放恶鬼的刀上。

    然后,王十方紧紧握刀,他身后的恶鬼将军也紧紧握刀,王十方的刀,已经变得漆黑如炎,有黑色的巨大的火焰在他的刀上燃烧,他踏步,出刀。

    朝着那个,闭着眼睛像是在等待着什么的男人。

    月亮在越来越近了,古月安反而放下了要斩出去的刀,他将刀收束在了身侧,随后……

    骤然纵身,朝着月亮,直冲而去!

    他当然不会逃,也不能逃。

    月亮朝你坠来该怎么办?

    斩了便是。

    又不是,没、有、斩、过!

    斩月。

    最后一刻,古月安勾起了嘴角,他以为他将会很长时间都不再使用这一招,没想到,这么快,就又来了。

    世事无常,大抵如此。

    叮。

    锵。

    咚。

    轰。

    嗡。

    呜。

    你很难形容出那一刻,当那两把刀交击在一起的时候发出来的声音,因为太快了,又好像太慢了,太大声了,又好像什么声音都没有,总之,在那一刻,所有人的目光,耳朵,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

    很多还在擂台上比试的人,甚至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因为这一击,实在是太精彩了。

    而这一击,到了画纸上,再在销金楼铺展开来的时候,则变成了,两道虚无缥缈的线。

    没有人看得懂那是什么意思,包括那个销金楼重金从百晓生请来的演说师,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不明意义的图纸了。

    看不懂,也就代表着不知道结果。

    这个结果让原本已经胜券在握的王十六心底有些惘然,他居然开始动摇,开始怀疑王十三能不能赢。

    要知道就像是子衿兄信任古月安一样,王十六也极度信任王十三,虽然王十三根本不待见他,甚至可能都不把他当兄弟看,可是,真的,王十三,没输过啊。

    所以到底是谁赢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二章 【试刀】 返回《召唤群豪》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可畏可怖】(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