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武侠小说 » 召唤群豪最新章节列表 » 卷二 江湖夜雨 第二百十五章 【殿前】

卷二 江湖夜雨 第二百十五章 【殿前】

文/陈森然的右手
召唤群豪 本章字数:4627 召唤群豪txt下载
推荐阅读:超级副本APP 我是诸天 英雄联盟之超然存在 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 晴雯的如梦令 我的前世哥哥 凤嫡谋 伯爵的侵略指南 草木之零 金属核心
    一直等到天亮时分。

    古月安伸了个懒腰,对着一旁的青龙司第七卫卫长夜末说道:“走吧。”

    “去哪?”夜末不解。

    “朝会,不该去正殿吗?”古月安更不解。

    他没做过官,也没进过宫,对于皇宫里的规矩,也就是以前电视里了解的,倒是不知道这个世界里的皇宫皇帝上朝是什么样的。

    “自陛下祭天以来,便已经有将近一月未踏出过小桔宫门了,这些日子,奏对都是这小桔宫外进行的,古大侠不知道吗?”夜末更奇怪了。

    “陛下祭天?”古月安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就在春闱之后啊,哦,也对,那时候古大侠该是已经离京去了边地了,不知道也很正常。”夜末想了想明白了缘由。

    古月安这个时候也有点明白了。

    皇帝祭天之后,已经有一个月没有出门,这就是问题所在。

    祭天的时候,一定发生了什么。

    “你有听说祭天的时候陛下出了什么事吗?”古月安又问了一句。

    夜末却只是说:“陛下闭门不出,只是祭天之时感应了天意,清修为万民祈福。”

    说完这句话,还没等古月安继续说什么,夜末又道:“天快亮了,下官不便在此了,先告辞了,昨夜多有得罪之处,还望古大侠多多担待。”

    “好说,不打不相识,以后有机会,夜大人定要来寒舍喝几杯薄酒。”古月安看夜末一副唯恐避之不及的模样,也不再为难他。

    等夜末走了以后,天色已经大亮了。

    过了一会,就有穿着朝服的官员摇摇晃晃地从远处的宫道上走来了,走到近处,看到古月安,明显是愣了一下,然后立刻装作根本没看见一样,抱着笏板走到了一边,开始闭目养神。

    之后陆陆续续来的官员,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和之前第一个人做的分毫不差。

    等到来的官员按照职级大小分列站的差不多了,终于有着紫服配玉鱼袋的高官来了。

    当先一人,紫服正中纹饰凤池,古月安虽然不通官场,却也大概知道此人位阶极高,所以立刻就把目光投向了此人。

    那人倒并不像之前那些官员一样目不斜视,而是和古月安对视了起来。

    这是一个老人了,满头头发花白,脸上也已有皱纹,看样子也绝不像是会武功的,可是眼神却没有丝毫怯懦,反而透着一股不可直视的凛凛之气。

    这大概可能就是传说中的读书人的气度吧。

    古月安暗自揣摩,却也不说话。

    一直等到那老人走到最前排的位置上站好,他身后一应着紫服,配着的金鱼袋,紫服正中纹饰雁的官员也站好,那老人才缓缓开口道:“你就是新科武状元古月安?”

    “古月安正是在下,却不知这位老大人是?”虽然对方目不斜视显得很有些目中无人,但古月安倒是发挥了一下尊老爱幼的良好美德,也不跟他计较。

    “放肆,此乃我大陈宰相袁白鹿袁大人,你还不快快见礼,莫要以为得了个新科状元尾巴便要翘到天上了,这里哪位大人不是科举翘楚,小心治你一个殿前失仪!”那老人还没开口,他身后一个着雁衫的官员倒是跳了起来,一对八字胡翘的厉害,仿佛古月安刨了他家祖坟一样。

    “哦?敢问这位又是?”古月安还是不恼,久经世事,他也不像最初的时候那么易怒了。

    “本官乃是吏部尚书仇若海,按规矩,你也该给我见礼。”那八字胡官员横眉冷对,一脸的不屑。

    “仇大人是吧,你可听好了,方才这位老大人,哦,袁宰相问我是不是新科武状元古月安,我只承认我是古月安,新科武状元我是不认的,所以你们的规矩我不用守。”古月安慢条斯理,逐字逐句。

    “那你好大的胆子,山野乡民,也敢闯入百官相聚的殿堂,简直目无王法,来人呐,将此大胆狂徒拖下去,严加处置!”那八字胡仇若海立刻就好像兴奋了起来,眼神像是秃鹫,看着古月安仿佛是要撕烂他一样。

    “诶,仇大人,这你就又不对了。”古月安还是慢吞吞地说话。

    “哪里不对?”仇若海冷哼一声,觉得古月安怕了。

    “我是不承认我是武状元,那是我粪土功名,可是这功名怎么说也是皇帝钦点的,你不承认,可就是大不敬了。”古月安言语如刀。

    “你……”仇若海被说得噎住了。

    “好了,古状元郎,我听说你是昨夜回的京城?”那老宰相袁白鹿似乎是年纪大了,有些精神不济,一边说话,一边闭起了眼睛。

    “不错,昨夜亥时回的,宰相大人有何见教?”古月安已经猜到对方要说什么,却是不急。

    “昨夜古状元郎都去了哪些地方啊?”袁白鹿又问。

    好像是平平常常的问题,实则是暗藏杀机。

    古月安知道戏肉终于来了,也是丝毫不惧,笑着道:“我先去大相国寺拜了拜佛,和主持大智禅师谈笑风生了一会,出门以后肚子饿了就去吃了碗面,吃碗面想喝酒了就去了趟孽花楼,最后看时候差不多了就提前来宫里候着了准备拜见陛下。”

    “不对吧,古状元郎。”这时那吏部尚书仇若海旁边的一个紫服中年人开口了。

    “哦?这位又是?”古月安心里忽然处于一种莫名其妙的愉悦感之中,过惯了刀光剑影的日子,忽然间卷入了这种明明大家都知道对方的意图可就是不立刻说破,反而你推来我推去的君子动口不动手的阴谋诡计里,好像也很有趣。

    不知道要是下一刻他就拔刀,会不会吓坏这些老大人们。

    “本官刑部尚书莫斯礼。”这人倒是比仇若海面相好很多,看起来一脸的正气凛然,倒是和他主管的部门的气质很相符。

    “莫大人觉得哪里不对呢?”古月安饶有兴致。

    “古状元郎还漏了一个地方,你昨夜出了孽花楼以后,还去了兵部尚书的府上,你去了之后没多久,兵部尚书李云敦便死了。”莫斯礼用一种真相只有一个的眼神死死盯着古月安,厉声道,“你便是杀害李大人的元凶!”

    此言一出,整个宫道像是震了一下,所有人的官员都开始窃窃私语起来,看向古月安的眼神也是古怪至极,仿佛是在看着一个怪物,简直和排练好了一样。

    宫道的远处,一些带甲的士兵也是若隐若现。

    “莫大人是刑部尚书,主管刑事,那么,含血喷人,莫非就是刑部日常的处事方针们?”古月安说着立刻大笑着拱起手对着莫斯礼道,“那古某人真是不得不说一句,佩服佩服!”

    “黄口小儿……”那莫斯礼还没开口,之前那位被古月安噎住的仇若海仇大人又急了。

    不过他立刻就被人打断了,只见宫门大开,昨夜古月安见过的那位李达李公公快步走了出来,呵斥道:“吵什么吵什么吵什么,当这里是什么对方了?惊扰了圣驾,你们担待的起吗?”

    “李总管……”仇若海想要说话。

    却是再次被李达打断了:“好了,别说了,走吧,陛下召见了。”

    说完,他却是立刻又极度谄媚讨好地伸出了一只手想要去扶当先的宰相袁白鹿的手,道:“宰相大人,请吧!”

    袁白鹿却是压根不理他,径直走了进去。

    来到了小桔宫前,百官站定,那李达李总管站在宫殿的台阶上,道:“拜!”

    下一刻,立刻,百官都是跪下,大声参拜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整个宫殿外,只有两个人没有跪拜,一个人是老宰相袁白鹿,想来是他位分高,又年纪大了免跪了却也还是参了,另一个人则是古月安,他是既不参也不拜,只是站着,好像看猴戏一样看着其他人。

    李达死死横了他一眼,却也最终没说话,只是让百官起来,然后说:“奏!”

    “启禀陛下,臣刑部尚书莫斯礼有事启奏!”莫斯礼果然第一个跳了出来。

    古月安却是不在乎,甚至他其实就是在等这一刻,他在等皇帝说话。

    可是,很久,屋子里却没有人开口,死寂。

    古月安又是斜眼看去,却是发现好像百官已经习以为常了。

    这说明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也许已经很久了。

    难道说……

    古月安在那一刻,有点想硬闯了。

    “咳,陛下清修,不便开口,莫大人照奏吧。”李达最后咳嗽了一声,低声道。

    古月安心中起伏,脸上笑意却是更浓了。

    “谢陛下,启禀陛下,昨夜城中有凶徒作祟,先是大相国寺无故被人打破寺门,主持大智禅师被人当场击杀于佛前,寺中僧人亦是被人杀伤数十人,之后又有街头寺外平民被杀伤数十人,再后,京城名士狄秋风被人毒杀于孽花楼,最后,是兵部尚书李云敦李大人,被人残杀于家中,此间种种,据臣彻查,居然皆是新科武状元古月安带人所为,武状元当街行凶作恶,杀戮朝廷大员,此大陈开国近两百年来,从未有过之荒唐事,兹事体大,臣不敢决,还请陛下裁定!”莫斯礼简直就是把稿子背了一百遍来的,一口气说下来,不带停的。

    他话说完,百官已经群情激奋了。

    “此等凶徒应该严惩啊!”

    “真是丧尽天良,吾等居然与此等禽兽同朝为官,简直……简直……”

    “有辱斯文!”

    古月安却还是面带笑意,他昨夜并没有杀大智禅师和厉小种,狄秋风也是自己自杀的,杀李云敦就更是无稽之谈了,这莫斯礼却都把罪名安在了他头上。

    不过也无所谓了,他就等看表演了,他期待的,只是屋子里的人说话。

    只是,屋子里的却迟迟不说话。

    “古月安,你还有何言?”那莫斯礼却好像古月安已经认罪了一样,大声喝问。

    “我……”古月安忽然做出了一个要拔刀的姿势。

    下一刻,本来还一脸正气,仿佛不惧奸邪的莫斯礼简直跟见了鬼一样连退了三步,一下子坐倒在了地上,瑟瑟发抖了起来。

    那些群情激奋的官员也是闭口不言了,那些紫服的大官都是朝后连退了三步。

    倒是那年纪最大的宰相袁白鹿还是老神在在。

    “你……你这凶徒,莫非还敢在此行凶,我……我……”莫斯礼人坐在了地上,嘴里还是不肯罢休,只是那气势却是半点也无了。

    “你便如何啊?莫大人?”古月安觉得有趣,有上前了一步。

    “不!!!你别过来!”莫斯礼连声大叫了起来。

    “大胆狂徒,竟敢君前行凶,本总管怀疑你要行刺皇上,来人呐,快将此人拿下!”李达见机连忙大喊。

    古月安瞬间听到无数脚步声奔涌而来,他身上也有无数处被弓箭指住。

    可屋子里还是没有声音。

    就在他打算是不是冒着真的行刺皇帝的名声也要闯进屋子里看一看的时候。

    忽然,外面传来了一连串的呼喝声。

    “太子殿下觐见!”

    “太子殿下觐见!”

    “太子殿下觐见!”

    “太子殿下觐见!”

    一连串的喊声由远及近,倒是颇有些山呼海啸的味道。

    听到这声音,莫斯礼,包括台阶上的李达脸色都是一片苍白。

    古月安还听到有人自语道:“怎么回的这么快……”

    古月安放弃了之前那个打算,他平生第一次那么期待看见太子殿下陈睚眦那张略显刻薄的脸。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百十四章 【深宫诡事】 返回《召唤群豪》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十六章 【皇帝的古怪要求】(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