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武侠小说 » 召唤群豪最新章节列表 » 卷二 江湖夜雨 第二百六十一章 【残存亦末路,兵败如山倒】

卷二 江湖夜雨 第二百六十一章 【残存亦末路,兵败如山倒】

文/陈森然的右手
召唤群豪 本章字数:5540 召唤群豪txt下载
推荐阅读:晴雯的如梦令 我是诸天 英雄联盟之超然存在 超级副本APP 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 金属核心 伯爵的侵略指南 我的前世哥哥 草木之零 凤嫡谋
    疲惫。

    无比的疲惫,在古月安全身的每一个角落蔓延着。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感受到过这种疲惫了,自从他武功大成以后,他已经不会再感觉到疲惫了,源源不断的内力,时刻让他精力旺盛。

    可是这一刻,他却只想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

    但是,他不能睡。

    因为四面八方,到处都是敌人,他必须不停地挥刀,不断地挥刀,才能够有那么一线的喘息的时机。

    虎口,早就已经不知道破碎了多少次了,整只手掌血肉模糊,已经可以看见白骨,但古月安却好像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痛苦一样。

    哪怕是根本不知疲倦的丁蓬他们,也是露出了一丝丝的倦意,只因古月安已经一次又一次地释放了他们的绝技,又一次又一次地将他们解锁了出来。

    古月安事先囤积了几万点的练功点数,现在居然是已经降到了不足一万点。

    由此可知,战况的惨烈。

    婠婠和张麒麟,也是早就耗尽了充能,被迫回到了轮回之中。

    古月安已经够强,他虽然还没有进入宗师境界,可以他现在的实力,武神躯,五个天武灵,他本身又是刀术卓绝,内功更是诡谲异常堪比宗师,再加上他又有神兵利器,足可力战宗师,甚至轻而易举地取胜。

    可是,不是一个宗师,不是两个宗师,三个宗师,而是……大半个江湖。

    古月安一刀分裂,以飞刀的手法杀死了一名意图从旁偷袭的长生剑宗弟子,看着天空喘了口气。

    已经是午后了,他的四周围的尸体已经快要堆积成小山,可是,敌人根本就杀之不尽,古月安抬头望去,远方还是看不到头,不断有人再加入进来,后面,似乎除了江湖人,连重装的骑兵都已经来了。

    看来京城大局已定了。

    “所以最后的胜者是谁呢?”古月安收回了飞出去的刀,重新和他手里的刀合为了一把,他拄刀看着面前面沉似水的几个世家和大门派的家主掌门,问道。

    久攻不下,这些世家家主和门派掌门,却是都各自留一手,谁也没有着急地强上,因为古月安出道至今,最出名的除了武功进境极其迅速以外,还有一点就是,他最擅长于不可能中创造可能,不知道多少成名高手自以为胜券在握,却是被古月安莫名其妙翻盘击杀,那还尚且是古月安武功低微之时。

    如今古月安武功大成,谁也不敢小觑,这样的古月安,越是到了最后时刻,反击必然会前所未有的恐怖。

    所谓困兽犹斗。

    谁也不想成为那个牺牲品。

    “知道这个对你有意义吗?反正你也快死了。”王不移冷笑了一声说道,虽然他暂时也不想当出头鸟,但到底他还是有心取得这一次斩杀古月安的功劳的,所以他还在攻心。

    “当然很重要,因为我好知道以后去找谁报仇。”古月安的心志早已坚韧至极,自然不可能被这样的攻心之术动摇半分。

    王不移本来不打算说话了,但是他忽然顿了一下,道:“告诉你也无妨,当今天子,已是宁王殿下,不,现在要叫皇上了。”

    “陈嘲风吗?”古月安点了点头,暗地里却是在找机会看能不能遁入练功房修养一番,他已经受伤了,在如此多高手的围攻之下,不死已经很好,受伤是在所难免的,虽然伤势还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方,可是再拖下去,也是极度危险。

    不过那些人根本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始终有人,在不断地锁定着他。

    “你可知当今天子的未来皇后是谁?”王不移忽然又问。

    “我不需要知道,我只要知道谁是皇帝就好了。”古月安摇头,他忽然有不好的预感。

    “不,你一定要知道,因为这个人,和你有着重大的关联。”王不移却是不给他不听的机会,他在步步紧逼。

    “你不用再说,我不想知道。”古月安已不想再听,只因他的心,居然又隐隐作痛了。

    明明,已经麻木了不是吗?

    为什么……

    “我一定要说,当今天子的未来皇后,便是你心心念念的陈小桐,陈郡主殿下!”王不移越说越快,仿佛生怕古月安割了自己的耳朵听不到一样。

    “不可能。”古月安摇头。

    “没什么不可能的,正是因为女儿能当皇后,陈珙那老家伙才会在这一次的事情里不遗余力,否则,你以为他图什么?”王不移还在说。

    “你别说了。”古月安还在拼命地摇头,他不想听了,也不想相信。

    “贤侄,事已至此,你又何必如此?”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从远方响了起来,跟着那声音一起来的,是一个纵掠如飞的身影,在不断朝着这一边接近,那人紫服加身,一脸威武,正是陈国公陈珙。

    只听陈珙继续说道:“贤侄也切莫怪罪我,贤侄乃是天纵奇才,惊才绝艳,人中俊杰,本是佳婿,无奈天子垂怜,我陈家又世受国恩,不得不如此,只能说有缘无份,小桐让我给你带句话,来生再见吧。”

    古月安一直在摇头,随着陈珙一句话一句话袭来,他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好像是不堪重负,最后一句来生再见一出口,古月安一口鲜血喷出,蓦然大吼了一声,举刀朝着前方便冲杀了过去,大吼道:“别再说了!”

    “好机会!”古月安的正前方便是王不移,王不移连片刻的犹豫都没有,直接长刀出手。

    只因古月安这一刀虽然凶猛,却其实已经是招法全乱,被陈珙一句句话语逼得心神错乱,胡乱出刀了,根本不足为惧。

    头功,是我的了!

    王不移在心中大吼着和古月安短兵相接在了一起。

    然后下一刻,他的心脏被一柄犹如神来的长剑,给彻底穿刺了。

    一个剑客的虚影在和他重合的瞬间,又消散了,王不移的美梦,在那一刹那烟消云散。

    只因……

    古月安,在演戏。

    他看出了王不移的好大喜功,也装出了自己的疲惫心伤,最后的心神错乱,给了王不移全部的信心。

    然后,他以自己为饵,以穆人往为杀招,在短兵相接的那一刻,以穆人往的宗师一剑,穿刺了王不移的心脏。

    只是,演戏是真。

    心伤,也是真。

    将王不移的尸体推开,古月安已经泪流满面,但他还是大笑了起来,指着王不移的尸体对着所有人大吼道:“还有谁?!”

    一瞬间,那些其他也打算在刚刚那一刻进攻古月安的人,被他的五个武灵击退了,他们立刻又守护到了古月安的四周围。

    对峙,好像再次形成了。

    可是血,在滴落。

    虽然古月安杀死了王不移,但王不移到底是宗师高手,他的刀绝非等闲,短兵相接,古月安以示敌以弱换取绝命一杀,却也吃到了示敌以弱该有的苦果,王不移的刀劲还是斩在了他的胸口上,拉扯出了一条很长的刀痕,血从里面流出来,甚至隐隐有些影响到了心脉。

    “虚张声势。”陈珙在这时终于到达,他顶替了王不移的位置,看着古月安说,“大家不必怕,一起上,不要给他任何的机会,这个人有个秘密,那个秘密足以让他在一瞬间恢复所有的力量,我女儿跟我说,那是一处……仙境,我说的对吗,贤侄?”

    古月安犹如被当头一记闷棍,如果说他之前对于陈鸢还有着一丝幻想,那么现在,一切都已经被击碎了,她……居然……

    她居然……

    她居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呜哇——”

    一口真正的鲜血从胸腔透过喉咙喷吐了出去,那是不同于之前演戏时的心头之血,是他一切的元气所在。

    这一口鲜血喷出,古月安全身的力量都仿佛被抽离了,他一下子,闻到了花香,浓郁的花香,从四面八方的角落,包围了他。

    之前他一直用内力锁住了全身所有的气孔,为的就是不让对方靠百花醉来暗算他,现在,却是功亏一篑了,内力在迅速流逝,眼前,也是一片模糊。

    杀机,已经来到了面前。

    恍惚间,他仿佛看到死神的镰刀在头上高高举起。

    还有人在战斗,是他的武灵们,丁蓬,傅魔刀,西门剑神,李探花,哪怕是慵懒高贵如王公子,此时也是衣染重血。

    他们在拼命。

    但是,没办法了啊,力量,在流逝,一个,又一个的武灵在消失。

    终于,有一把剑刺入了古月安的身体里。

    痛。

    痛的感觉唤回了一些他的神智,他感觉到了无比的疼痛,同时一个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古月安,你当年得罪我楼家之时,便该清楚,会有今日。”

    古月安勉强抬起头,看到的是楼家家主楼得月的眼睛,那是快意和疯狂夹杂的眼神。

    经脉,好像在被狂暴的内力一寸寸震断,不过片刻,已经离心脏,也很近了。

    想要去握刀,却也没有半点力气了。

    真的……要死了吗?

    真不甘心啊。

    “老匹夫,死!”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声音,如神似魔。

    紧接着,是一把快的像是流星的刀,一刀斩掉了楼得月的头颅。

    一个如魔的身影,拦在了古月安的身前。

    古月安认出来了,是丁蓬,丁蓬入魔了。

    “谁、敢、伤、他?”

    但是进攻还在持续,哪怕入魔,哪怕强如丁蓬,也最终被无数的刀剑加身,然后在陈珙的一剑里,化作了尘埃。

    “蓬哥——”古月安嘶哑着,流出了血泪。

    他看着天空,骄阳似火。

    他却就要死去了。

    真不甘心啊。

    真不甘心啊。

    真……不甘心啊!

    满腔的怒火,忽然布满了全身,他感觉到一股澎湃的力量流入了他的身体里,如火如荼,他在那股力量的摧持下,出刀了。

    他一刀如火,反击而去,斩飞了陈珙。

    他又一刀,斩飞了大禅寺的晦明。

    他是火,他要烧尽一切。

    焚天之怒!

    可是,哪怕能够焚天的烈火,也有熄灭的时候,当无数把刀将他钉在了身后的山壁上的时候,他终于感觉到自己的人生来到了尽头。

    可是……不想死啊。

    真的不想死啊。

    怎么可以,怎么能够,怎么允许,就这样死去啊!

    我啊……

    是古月安啊。

    是永远可以在不可能中创造可能的古月安啊!

    “撕拉——”一声快到了极点的枪啸声,一杆凶猛的长枪朝着古月安的心脏,一枪穿刺了进去。

    古月安的人生,被被这一枪给定格在了那里。

    古月安却还是没有闭上眼睛,他死死地张大着眼眸,看着陈珙,看着面前的每一个人。

    他们的面孔。

    他们的眼神。

    他们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他的死亡,有人已经做好了欢呼的准备,有人已经摩拳擦掌着打算抢走他的头颅,有人想要他的脚,有人想要他的手,有人想要他的心。

    可是啊,他的心啊。

    他的心啊。

    他的心啊!

    还没有停止跳动啊!

    “咚——”莫名的震动声。

    “咚——”第二声。

    陈珙下意识看了一眼手中已经刺入了古月安心脏的长枪。

    “咚——”当第三声震动声响起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了,那声音,是古月安的心跳声。

    他的心,还在跳。

    “怎么可能?”陈珙眼中露出了深深的震惊,他立刻运劲,朝着手中的长枪传去,他要将古月安的身体全部化作碾粉。

    “咚——”可是,第四声震动声已经来了。

    第四声心脏跳动的声音,和陈珙的力量撞在了一起直接把那一把长枪震成了碎片。

    “咚——”第五声心跳声来了,震掉了古月安身上所有的刀剑。

    古月安跪在了地上,垂着头,好像还是奄奄一息,可是谁也不知道,是不是下一次心跳声响起的时候,这个男人,就复活了。

    “杀了他!!!”不知道是谁惊恐地吼叫了起来。

    于是所有人,再次朝着古月安冲杀了过去,用上了毕生的力量,一定要杀死这个人。

    下一刻。

    攻击到了。

    古月安却没有死去。

    他茫然地抬起头,看向了天空,却看到了一个无比挺拔的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替他挡住所有的攻击。

    午后的阳光猛烈,他看不清这个人的模样,只能隐约看到他背上插着的两面残破不堪的旗帜上写着的字:

    “残存亦末路,兵败如山倒!”

    深秋的风吹过旷野。

    那一刻,他彷如见神。

    那一刻,所有人,彷如见神。

    然后,第六声心跳声响了起来。

    下一刻,古月安感觉到头顶一阵清凉,随后,是一股滚烫到了极点的力量从他的头顶灌入,一路冲刷到了他的身体的每个角落,一切的伤势尽去,滚烫的力量充满了每一根毛发。

    他福至心灵般朝着掉落在地上的刀招了招手,刀飞到了他的手里,他一刀斩出,刀化万千,飞向所有人。

    没有人可以挡得住那一刀,凡是被刀击中的人,都是直接被一团烈焰吞噬了个干净。

    大陈一百九十七年秋,古月安战天下群雄于旷野,气力用尽,万刀插身而不死,心复起跳,至第六声,神完气足,挥刀杀人,刀化万千,如燎原之火,过处焚尽一切,杀敌千人,群雄散尽,无人敢敌。

    这一日,古月安直入宗师境,天下难挡。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百六十章 【天下为敌】 返回《召唤群豪》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六十二章 【是人间白发,剑胆成灰】(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