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若水最新章节列表 » 归来 第二百零七章 杨若水的怒火

归来 第二百零七章 杨若水的怒火

文/沉欢
嫡女若水 本章字数:7837 嫡女若水txt下载
推荐阅读:霸道王妃不好惹 地狱征兵 寓医于食 至尊狂妻 文至武圣 异界变身之亡灵战记 篮坛神话 邪尊异世重生 王格朗的阿拉大陆历险记 超级强医
杨若水将头扭到一旁,不去瞧太皇太后,而是扫过跪在地上众位夫人的头顶!“倒是来了不少!”杨若水冷冷的说了一句,这些人,或是真的怜惜梅奚,或是仅仅是在瞧热闹,或多或少大多都有私心的!甚至有很多人的心里,其实都是希望杨若水能倒台,这样,自家的女儿才有机会!

    “都起来吧!”瞧着自己一说话,挨的近的几位夫人,身子不由的一颤,杨若水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她如今已经是皇后了,与以前不同,除了能有能力让旁人尊敬,最主要的,便是让她们知道害怕!

    “梅姑娘的身子如何了?”杨若水往前走了两步,旁边的宫人赶紧给搬了把椅子过来,就坐在了梅奚的对面,这个样子一瞧,倒不像是来慰问身体,倒像是来寻事的!而太皇太后现在还在站着,杨若水不吩咐,下头的宫人也不知道该不该有太皇太后也添把椅子,到最后,还是太皇太后自己走过去,坐着的!

    “回娘娘的话,奴婢已经好多了!”梅奚跪在床身,只觉得浑身发冷,刚才太皇太后的怒火,已经让她费去了大半精力,现在,她几乎是用意志强撑着!

    “既然无碍是最好的!”杨若水摆了摆手,让宫人将梅奚扶着躺在床上!一躺下,梅奚才觉得舒坦不少!杨若水瞧着送了一口气的梅奚,不由冷冷的一笑!自己这么做,不过是让她好好的瞧着,免得一会儿受不住晕了!“下次,想必就不会费这么多心思了!”

    杨若水说着,手轻轻的一拍,“既然如此,将人带上来吧!”宫人便从外头将抓住的梅紫烟,与坤宁宫的宫女给带了上来!这会儿她们被五花大绑的,根本就动弹不得,而嘴也被堵上了!

    “坤宁宫出了内贼,本宫却发现,这内贼竟然与紫烟姑娘勾结,本宫着实的惊讶,这才将人带过来审审!今日到底是长公主的满月夜,本宫也不好大开杀戒,只要你供出幕后主使,本宫就饶你一命!”杨若水说得不急不缓,让人将堵在她们嘴上的布,都给取了下来!

    嘴巴得了自由的紫烟,赶紧开口说道,“没有主谋,都是奴婢一个人,不过是嫉妒娘娘的富贵!”紫烟说的顺溜,不过,即便是在这个时候,紫烟却是一个眼神都不敢给太皇太后!

    杨若水自是料到她们不会轻易的松口,也没有打算让她们松口!而是转头这才给了太皇太后的正脸,“这人到底是皇祖母跟前的,若是臣妾擅自做主处置了,还怕皇祖母误会!”杨若水笑着说!

    论演戏,杨若水自也是个中高手!只要紫烟一出来,就太皇太后维持的好人形象,马上就会怀疑!现在众位夫人都立在一边,静观其变!

    “怎会?”太皇太后干笑了一声,那个宫女也就算了,可是紫烟却是她母家的人,若真是处死了她,太皇太后肯定会心疼的!可是,这么多人瞧着呢,她不能也不敢给紫烟求情!她要努力做一个人让所有人都钦佩的太皇太后!

    “紫烟姑娘若是论罪,该当是死罪,皇祖母素来心善,此事还望莫放在心上望族嫡妇之玉面玲珑最新章节
!再说,虽说这紫烟是皇祖母的人,皇祖母也不必太过于自责,毕竟,谁也不会像皇祖母这样心善的!”杨若水到底是极为想多瞧几眼,太皇太后想救却不能救的无奈表情!

    “一切,该由皇后说了算!”太皇太后的的勉强露出个笑容,她怜惜的瞧着紫烟,她该是苦了一辈子的人,可是原以为苦尽甘来,倒又落这样的下场!可是,就现在太皇太后的根基,还真不是杨若水的对手!

    “不过,既然紫烟姑娘说嫉妒本宫的富贵,都去紫烟姑娘房里搜搜,瞧瞧有没有本宫的东西,想来今日的事,也不是第一次做了!”杨若水暂且放过太皇太后,又将目光落在了紫烟的身上,她就是要慢慢的折磨她们!

    “对了,本宫倒是喜欢梅姑娘的风筝!”杨若水话锋一转,由刚才的沉闷,现在一下子变是闲聊一样!而太皇太后不得不再陪个笑脸!梅奚也赶紧吩咐了,既然皇后喜欢,那就将风筝拿来!

    “本宫听闻梅姑娘定亲了?”杨若水倒是聊起了家常!

    “回皇后娘娘的话,奴婢暂时还没有亲事!”梅奚脸色微微一凝,不明白杨若水说这话的意思,回答的自是小心!

    “没有?”杨若水轻挑柳叶眉,“梅家寻姑娘的人已经到了京城,恰巧本宫的人瞧见来,这才带来这合同,这上头可是清楚的写着,见人给钱!”杨若水说完,青瓷便当着众人的面,将这契约上的字,一个个的念了出来!

    其实说的通俗一点,就是梅家卖女儿换银钱!梅奚现在已经被她父母个卖了出去!当然,梅家也是富贵人家,可是肯定是比不过殷容莫的,只要他稍微施压,梅家就只有乖乖从命的份!

    梅奚一愣,她父亲是爱财,可是梅家并不却银子,且她都已经被接到宫中了,将来可是要做娘娘的人,怎么现在却变成这样!

    “可怜见底的!”杨若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本宫听闻对方都年过三十还没有取过媳妇,只不过祖上积德,再拆老院子的时候,刚挖出了些银两,这才有娶媳妇的钱!可是,梅姑娘长的如花似玉,平白被糟蹋了!”

    杨若水说完,太皇太后的手不由的抓紧了椅子!旁人猜不猜的到,她不知道,可是她却可以肯定,此事定然是杨若水所为!梅家远在江南,要布置这一切也需要时日,也就是说,梅奚刚进宫以后,杨若水就开始着手布置了!

    而太皇太后当初决定要将梅奚接进宫来,就怕梅家误事,还特意吩咐了,不许任何人给宫里联系!却不想,这却促使杨若水的计划更加成功!

    这会儿宫人也将风筝寻来,杨若水拿在手上左瞧瞧,右瞧瞧,倒显得有几分爱不释手!可就因为她瞧的时间长,倒是让众位夫人都瞧的清楚,这风筝面上的画,就是傻子也明白是什么意思!“本宫到底喜欢的紧!”

    梅奚低着头,也不知道该反驳什么,只是恨杨若水太狡猾了!

    这会儿,去搜紫烟屋子的宫人也回来了,她们手上捧了一套夜行衣,一个带血的匕首,还是一小白白色的粉末!“禀娘娘,这是在紫烟姑娘的床下搜到的!”

    杨若水啧啧的惊叹了两声,“太医过来瞧瞧,这都是什么!”杨若水随意的一挥手,又专心的瞧这风筝!

    紫烟紧紧的咬着唇,只是,在杨若水不注意的时候,给了太皇太后一个安心的表情我的明末生涯最新章节
!今日,她已经猜到,自是逃不出这一劫了!这夜行衣根本就不是她的,杨若水连这些东西都准备好了,说明她老早就知道今日要出事!

    “回娘娘,这把匕首,瞧这尺寸,该就是行刺梅姑娘的那把!而这包药,与梅姑娘所中之毒,是同一种!”回话的自是武太医,不过在人前,他始终表现的,如同不认真杨若水一般!

    杨若水突然低低的一笑,“来的路上本宫还在想,幸好这匕首歪了些,没有刺入梅姑娘的重要地方,现在想想也是,左右都是自家人,怎么会可能伤及性命!”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估计梅奚与紫烟演这场戏,就是想要进后宫为妃!毕竟她有这么一门不如意的亲事,到时候做了皇帝的女人,自然没有人敢提起!而殷容莫素来宠爱杨若水,想进宫自然是要先离间杨若水与殷容莫,这才出了那纸条一事,这么想来,一切倒是通了!

    “本宫嫁人的时候,也才十三呢!”杨若水似在自言自语,却是敲在众人的心里!

    这下,在瞧梅奚的眼神更变了!原来梅奚的心,根本就不止是要做宫妃,而是想要代替杨若水,坐上皇后的位置!梅家虽然以前也算是富贵,可是素来行医,朝中也没有什么势力,梅奚凭什么有这么大的心,仰仗的估计只能是太皇太后!

    这下,几乎是所有人都怀疑,太皇太后的心,真的如眼前表现的这么好吗!

    梅奚感受到众人鄙夷的眼神,她自是知道什么叫触犯众怒!“皇后娘娘说笑了,奴婢怎敢与皇后娘娘相提并论!”

    “你自然不配与本宫相提并论!”杨若水的猛然收敛的笑容,“可你心思却大的很!”杨若水说完,将手中的风筝猛的摔像地面,这题的小字,倒像是个笑话一样,在讽刺梅奚的下贱!

    “古来便是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本宫知晓皇祖母素来心善,见不得梅奚姑娘受罪!可是也不能罔顾常伦!”杨若水现在说这个心善,倒是在狠狠的讽刺太皇太后!有了前头的铺垫,众人只觉得,这主意,怕是太皇太后出了!

    太皇太后只能讪讪一笑,“哀家倒是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说完便不再多言,毕竟,现在所有人都觉得她是错的,解释的越多,在众人的眼里,错的越离谱!

    杨若水冷哼一声,“本宫听闻在梅姑娘的房里搜了一个纸条,是从皇上的书里掉出来的?”杨若水挑了挑眉,毫不避讳的来这事,可见她的心胸坦荡!

    “这!”太皇太后一脸为难,“哀家瞧着是污秽之物,便让人烧了!”

    杨若水呵呵的笑了两声,“皇祖母倒是好心,不过却是皇上的损失了,本宫还以为是那位姑娘写给皇上的,若是皇上喜欢,本宫做主纳进来便是,不想却是连这一纸证据都没有了!”

    这下反而成了是太皇太后她们没有正面清白的东西,毕竟若是在,对比笔迹是殷离落的,说明是杨若水不守妇道!可若是不是,也有可能是梅奚栽赃陷害!

    瞄!夜色渐浓,野猫们发出骇人的啼哭声,在这深宫内院里,就像无数个索命的冤魂!

    “紫烟,本宫再问你一次,你幕后之人是谁?”杨若水瞧着时机成熟,不由将目光又落在紫烟身上!

    “回皇后娘娘,奴婢没有,奴婢行刺梅奚姑娘,也不过是误会她发现了奴婢的行径,并没有人指使奴婢九鼎狂尊
!”紫烟反正觉得今日肯定会一死,倒不如给梅奚做件好事,都是梅家人,能少死一个是一个!

    杨若水常常的哦了一声,“倒是个胆大的,本宫瞧着这宫里最不缺的就是那乱叫的猫,既然紫烟姑娘有胆识,那就让本宫瞧瞧,是紫烟姑娘的嘴硬,还是这猫的爪子硬!”杨若水说着冷冷一笑,“来人,猫刑!”

    杨若水说完,所有人都愣了!而紫烟以为,杨若水顶多直接让人将她直接拉出去斩了,可谁知道竟然想了这么一个磨人的法子!猫刑有不少人在古书上瞧过的,这刑法不可谓不狠毒!是将人与猫共同的装入一个袋子里头,然后不住的从外头用棒子打,若是打到人,这人也是白白的受着,可若是打到猫,那猫肯定会乱叫,会疯狂的想跑出去,就那样一道道的,将里头的人抓的血肉模糊!

    以前倒是有个聪明的,她直接将猫抱在怀中,宁可受那棒刑之苦,也不愿意受那猫抓之痛!可后来被发现后,这猫刑就被改良了,直接多放几只猫,听说有的人,眼珠子都被抓破了!

    想想这个场景,都让人觉得毛骨悚然,一个个恨不得将地缝连钻进去,都后悔来瞧着热闹了!

    杨若水瞧着那一个个惨白的脸,这便受不住了?杨若水低低一笑,“本宫是玩笑的,自想不出这么阴毒的招数来!”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却又听见杨若水说,“本宫也只能用俗的了,来人将紫烟姑娘拉出去,这女子啊,最重视自己的指甲,本宫瞧着紫烟姑娘的指甲碍眼了!”

    杨若水说完,这下可来真的了!这个刑法,众人自是熟悉的,就是让人将那指甲,硬生生的拨出来,都说十指连心,这所受的苦,自不会是寻常人能受的!

    紫烟咬着唇,以为自己能受了,在第一个拔下来的时候,紫烟额头的疼出汗来了,却咬着牙硬撑了下来!而到第三个的时候,那指甲故意被行刑的婆子给在半路上弄断,然后再次出手的时候,直接连肉一块夹,紫烟一下子承受不住,大喊了起来!那凄惨的叫声,划过天际,回荡在皇宫的上空!

    “娘娘,紫烟晕了!”访琴在一旁高声禀报!

    “继续!”杨若水连眼皮眨都没眨,既然疼晕了,那就再疼醒来,也不必浪费水,没有那个必要!

    太皇太后终于忍不住了,这种折磨,让人坐立难安!“皇后啊,今日到底是如锦的满月宴,闹的太血腥了,也不好!”太皇太后干笑了两声,直到站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腿都是软的!

    杨若水认真的点了点头,“是啊,都知道今日是如锦的满月宴,还一个个闹出这种幺蛾子来,既然她们敢挑这个时候,就该承担这个后宫!”杨若水说完,直接一摆手,不让太皇太后再劝,是下定了决心!

    众人这才知道,杨若水发怒该是多么可怕!今日参与的人,怕是一个个都不能善了了!

    果真,杨若水让人再行刑,紫烟又被疼醒了,外头继续传来凄厉的惨叫声!明明已经是夏日了,众人只举得后背凉凉的,连动都不敢动!收拾了紫烟,杨若水又将目光放在了梅奚身上!

    本来今日她也安排了不少人盯着慈宁宫,可是梅奚还敢闹这么一出,公然挑衅自己就该有承受后宫的勇气!

    梅奚只觉得眼皮一跳一跳的,赶紧到杨若水的视线,她的身子更是一抖!不过,杨若水的面上淡淡的倒是没有多余的表情,梅奚轻轻的咳了一声,“皇后娘娘误会了,奴婢根本就不知道紫烟姑姑的计策,若是皇后娘娘还是不信,奴婢只好自请出宫,还了家中债务魔魂仙尊
!”

    梅奚倒是知道现在最好的选择,无论怎么样,先保住命要紧!反正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晚了!”杨若水轻轻的吐出这两个字,因为有了长公主,有些事情,杨若水并不想做的太绝,不想让抱如锦的时候,被自己母亲身上的血腥给吓到,可是,也正因为如此,如今,连一个寻常一个没有品级的人,都敢算计自己了,可见自己是该好生的告诉她们,谁才是惹不得的人!

    “在宫中遇刺可是大事,来人,将梅姑娘屋里也好生瞧瞧,可别最后,紫烟姑娘屋里藏衣服,梅姑娘屋里藏人了!”杨若水一摆手,由夏嬷嬷带人,直接将梅奚的屋子,翻了个底朝天!

    嬷嬷们出手自是狠的,不过是片刻,这地上都掉满的梅奚的东西!那摔摔打打的声音,让旁人听着一跳一跳的!

    “本宫瞧着这玉佩倒是眼熟的很!”杨若水的目光,落在了梅奚正头下头挂在床边的压枕玉佩!这富贵人家都是有个说法,但凡是夜里睡不安稳的人,许是有邪物入侵,可以去求那上好的古玉,挂于床头,才能镇住那些鬼魅们!

    不过,梅奚是个奴才,瞧那玉佩的成色一瞧便是好的,倒不是她这个身份能拥有的!而且还是杨若水瞧着眼熟的,都在才,莫不是梅奚是个手脚不干净的!

    梅奚脸上一愣,“这玉佩可是娘娘赏赐的啊!”

    杨若水突然冷笑,“你倒是灵巧,本宫记得清清楚楚,就只赏过你一个镯子!”这事,只要在宫里有眼线的人,也都该知道,就是在杨若水第一次瞧见梅奚的时候!

    梅奚这下是傻眼了,当时那镯子是放在锦盒里的,等梅奚拿回来一瞧,发现里头还藏着一块玉佩,当时她也没多想!毕竟,她听太皇太后的人说过,能近身伺候杨若水的,都是杨若水自己平日里最信任的人!所以,梅奚也没有想多,权当做是杨若水一块赏来的!

    这玉佩梅奚也瞧着成色好,不过,因为杨若水与殷容莫有的是钱财,听说对奴才都出手大方,是以她也没有多想,瞧着挂在床头合适,直接挂在了上头!

    现在她脑子一闪,这才发现,这计说不定早就是杨若水埋下的,为的就是放着自己,若是那日不得她的意了,便说自己偷窃!梅奚这才知道,她远远不是杨若水的对手!或许,杨若水对谁都不信任,对谁都会防着的!

    “这玉佩是赵敬之的!”张嫣然说完,脸色便有些难堪!毕竟,都知道赵敬之曾在人前口口声声的说最在乎张嫣然,可现在又算是怎么一回事!

    “娘娘!”张嫣然的话音刚落下,夏嬷嬷的手上便捧了几套男子的衣服过来!而衣服的上头,还盖着一个大红的肚兜,让人无比的恶心!

    “这是谁放的,奴婢没有见过这东西!”梅奚希望自己活命,可是在心底的一处,还是对进宫抱有幻想的,可是,若是她的名声毁了,别说是殷容莫本来对她就没有什么多余的心思,想必,就是连太皇太后也会放弃她!

    现在可没有人听梅奚说话,访琴无比嫌弃的用手挑着一瞧,这衣服的中间还夹着,用两缕头发挽成的同心结!

    呸!访琴是个泼辣的,直接一口唾沫吐在了梅奚的脸上!“原是个放浪的!”这话,也是所有夫人的心中的话!好好一个闺阁姑娘,竟然还学夫人系那同心结,好不知羞耻!

    而太皇太后的脸色铁青,她知道是被杨若水算计了,可没想到算计的会是这么彻底远东1628最新章节


    杨若水冷冷一笑,在梅奚开口针对张嫣然的时候,杨若水便知道,今夜她们肯定会出手,便让人安排了这么一出!慈宁宫既然能在坤宁宫安排自己的人,那么自己也能在慈宁宫内安排坤宁宫的人,当然,这安排人的事,自是诗蕊出的力!

    “奴婢没有!”梅奚除了说这话,也想不出怎么证明自己的清白,只能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落!

    可是,杨若水的人,除了寻到这衣服以外,再也没有寻到旁的东西!太皇太后年纪大了,到底是有些累了,本想开口准备结束这场闹剧!谁知道,杨若水身后的张嫣然突然叫了一声,身子直直的就朝后倒去!

    在离她不远处,妙海已经准备好,保护张嫣然不受伤!

    就在所有人都注意张嫣然的时候,青瓷身子一动,那长长的软件,直接放在了其中一个宫女的脖子上!而那婢女的脚,已经迈出了一步,一脸紧张的盯着张嫣然!

    这时候,众人才又打量眼前这个宫女,刚才,这个宫女一直站在角落里,倒是没有人注意,这会儿一瞧,这膀大腰粗的那里有个姑娘样子,再瞧那脸上,虽然抹着厚厚的粉,可是也掩盖不住,那鼻下点点黑色!这分明就是一个男人!

    “梅姑娘好兴致!”杨若水冷冷一笑,而这个时候,张嫣然也站好了身子,根本就是无事的样!

    既然被人识破了,这宫女也不装了,直接将身子站的直直的,众人这么细细一瞧,这不是赵敬之吗?

    而赵敬之无暇顾及旁人的目光,只是直勾勾的盯着张嫣然!他是因为在乎张嫣然,而失去了分错,这才露出了马脚!在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算计他,最让他接受不了的是,张嫣然竟然也在算计他!

    张嫣然低着头并不说话,她不在乎旁人的目光,薄情也好,绝情也罢!反正生活是要过给自己的!当日,杨若水让梅奚过来给自己瞧身子的时候,她就有所警觉!后来,知道她的身子越来越差,而且莫名其妙的高烧!四海的出现,还有那纸条的出现,让张嫣然知道,这定是赵敬之的计策!就是为了让自己与杨若水离心!

    张嫣然用了一个小计,知道了魂安草的名字,也暗自查了医书,知道这草若是常闻,先是会产生幻觉,再来便是变的痴傻,一辈子也就毁了!

    刚开始知道的时候,张嫣然也曾怨恨过杨若水,怪杨若水怎么不出手!可是渐渐的张嫣然也明白了,因为对自己下毒的人是赵敬之,杨若水才格外开恩,因为她把握不住自己对赵敬之还有没有感情,如何处置赵敬这,她放手给了自己!

    就因为让自己对自己能有个交代,杨若水放任一个这么威胁的人在这宫里,这是对张嫣然最大的信任!

    张嫣然盯着赵敬之,若是以前,赵敬之或许对自己的真爱吧!可是从兰王妃死后,他渐渐的变的偏激,所有人都倒是他是被母亲的死刺激的,可是真的单纯只有这样吗,若真是这样,赵敬之怎么会对元镇王也下手!

    或许,他的内心深处已经被权力的诱惑占满了吧!现在的赵敬之,对自己或许只有占有,只有不甘,是一个接近变态的情感!张嫣然承认她也是自私的,她为了自己日后能好好的活着,只能亲手结束这场已经近乎扭曲的恋情!

    赵敬之从张嫣然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的犹豫,或者难受,赵敬之的眼神明显一黯!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百零六章 杨若水出手 返回《嫡女若水》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零八章 那个妾(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