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若水最新章节列表 » 归来 第二百一十一章 这一次你输定了

归来 第二百一十一章 这一次你输定了

文/沉欢
嫡女若水 本章字数:7816 嫡女若水txt下载
推荐阅读:绝绯善类之帅哥闪开 异界白龙之主 少女大召唤 悠闲生活美滋滋 传道大千 三国之群芳寻踪 惊世狂女之九界逆袭很嚣张 重生之重铸天朝 别笑哥抓鬼呢 侯府商女
/电子书下载/“如颜!”殷离落赶紧用手抓住了柳如颜还要划伤脸的手,“你这是做什么!”殷离落的口气很不好,可是任随都知道,他不是对柳如颜发难,而是对杨若水,或者是对清韵郡主不满!

    柳如颜低着头,不得不说她这一招用的极好,“皇后娘娘教训的是,奴婢也知什么叫红颜祸水,各位大人想必也如此想奴婢!奴婢只好在这脸上划下印记,每日醒来,都不忘恪守本分!”

    柳如颜的血滴到殷离落的手背上,只觉得灼伤了他的心!“来人,快点瞧瞧她的脸!”殷离落有些后怕,他该是知道,柳如颜骄傲如杨若水,怎能受的住这般的欺凌!

    “明明是我的错,是我让你过来的,是我执意要给你该有的名分,这一切与你何干?与你何干?”殷离落说的咬牙切齿,想为柳如颜堵上伤口,却又害怕自己的手笨,弄伤了她!

    柳如颜笑着摇头,“妾不疼,这是妾该受的!”柳如颜这一招,用的很狠!至少她抓住了殷离落的品性,让一个男人一直爱她或许并不容易,可是要利用男人的愧疚,来一直宠着她,不得不说,柳如颜做到了!从此以后,不管她究竟有没有像杨若水,她都成功的在殷离落的心中,占了重要的位置!

    大殿之上,这两个人紧紧的相拥!一副郎情妾意的样子,倒将杨若水显得是那棒打鸳鸯的人!

    清韵郡主闭上了眼睛,嘴角的苦涩更是掩盖不住,面对这样的两个人,她该说什么,能说什么?人家才是夫妻,伉俪情深,那自己算什么?殷盼算什么?但凡殷离落心中有那么一点她的地方,也不会在大殿之上,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禀皇后娘,既然殷将军不愿承认臣女与他的关系,臣女斗胆,请求皇后娘娘鉴证,从此以后,臣女与殷将军再无关系,盼姐儿以后也是赵盼,不是殷盼!”清韵郡主猛的睁开眼睛,语气中更是毋庸置疑的决绝!

    殷容莫不由的一愣,殷盼到底是他的女儿,有那份骨肉亲情在,不可能当做陌生人!“她是我的女儿!”殷容莫将目光放在了清韵郡主的脸上!

    这会儿,清韵郡主已经擦干了眼泪,眼中的倔强骄傲,根本不必柳如颜差上半分!殷离落一阵恍惚,不过,手中握着的是柳如颜,他有将头垂了下来!

    “殷将军说笑了,北唐皇族,还没有为妾的先例!”清韵说的坚定,反正她父王只有她一个孩子,就算是永不嫁人也没有人敢说什么!至于钱财她更是不缺,没了殷离落,她自己一样可以将殷盼抚养成人!或许,瞧不见柳如颜与殷离落的搅合,她的殷盼更能快了的成长!

    殷离落一顿,不知该说什么,这清韵也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主!今日之后,要想如以前一般,断是不可能的!

    柳如颜想说什么,可到底畏惧杨若水,怕杨若水在让人打她的巴掌,只能生生的止住永生无罪最新章节
!殷离落瞧了一眼似乎有些不安的柳如颜,叹了口气,便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在抓着柳如颜的手,越发的用力了!

    “此事,本宫会先问了富泽王的意思!”杨若水随意编了个理由,不过只是想让清韵好好的考虑一下,毕竟有了孩子了,与张嫣然不同,要考虑孩子的感受!

    “郡主莫恼,谁年轻的时候不遇见几个人渣,全当是被狗咬了!”张嫣然实在是瞧不下去了,在没孩子之前,你可以风花月雪,任性妄为!可如今已经有孩子了,无论你与柳如颜是真爱也好,替身也罢,都要为殷盼考虑考虑!就今日柳如颜那么做也就算了,可是殷离落他还放任柳如颜伤害殷盼,这绝对不是大丈夫所为!

    清韵与杨若水,倒是被张嫣然这话给逗笑了,不过想想也是,为了这样的人伤心,着实的不明智!

    “来人,将这两个人带走,本宫瞧着恶心!”杨若水丝毫没有掩饰对殷离落的不满,殷离落想开口求杨若水让柳如颜先一休息,等太医诊断了再走,毕竟,这伤口触到风,更是好的慢!不过抬头瞧见杨若水冰冷的眼眸,只能将话咽回肚里去!

    处理完此事,杨若水赶紧回坤宁宫,将长公主放了这么长时间,杨若水心里其实也挂念的很!回去的时候,长公主正睁着个眼四处张望,奶娘在一旁逗她,连瞧都不瞧!

    “皇后娘娘!”听到动静,奶娘见是杨若水进来,赶紧的福了福身子!

    杨若水轻轻的摆手,不过这长公主似乎能听懂大人说话似的,一听皇后娘娘赶紧朝杨若水的方向张望!瞧着长公主跟个小人精似的,杨若水的心马上就融化了,似乎所有的烦恼都忘记了!

    “可喂了?”杨若水边说着,边伸手将长公主抱在怀中!“可想母后了?”杨若水笑着问,唇不由的印在长公主的额头上!

    长公主挥动的小手,倒显得欢乐!不过手在抓住杨若水皇后朝服的时候,却不松手了!“已经喂了!”奶娘轻声说了句,便退到了一旁!

    杨若水点了点头,又专心逗长公主!“原来你是喜欢这个颜色,日后目光将你的衣服都做成这个颜色的好吗?”也不管长公主能不能听懂,反正杨若水就是愿意与长公主闲聊!

    玩了一会儿,长公主到底没那么大的精力,便累的躺在杨若水的怀里歇息,杨若水小心的将她放了下来,即便仅仅只是盯着她的睡颜,杨若水都觉得无比的满足!

    “娘娘,殷将军求见!”杨若水正在享受这做母亲的温馨,访琴压低了声音禀报!杨若水的脸瞬间冷了下来,“胡闹!”杨若水说着,赶紧的朝外头走去!

    她只留了清韵在宫里头休息,至于将军府虽说没有修完,可到底有那么一两个院子,是可以住人的!殷离落已经被自己赶出去了,这会儿还不走,估计是那柳氏在一旁挑唆的!

    既然殷离落求见自己,逃避是总归不是个法子!“让他进来吧!”杨若水吩咐了一声,便坐在了主位上!

    “参见皇后娘娘!”殷离落一进门,先给杨若水行了一个大礼!他抬起头,那脸因为访琴出手狠,这会儿红红的,倒是有些肿了,眼里布满了血丝,看来是恨到心里了!

    不过,柳如颜却没有跟着她过来,杨若水冷哼一声,看来这是个难对付的!

    “这么晚了,殷将军有什么话要说?”杨若水的语气,自是浓浓的疏离异界兑换狂人
!仿佛是与陌生人无异,可是他们之间明明早已经相熟了啊!

    殷离落叹了口气,杨若水那么爱殷容莫,自不会与自己有什么好脸色瞧!“臣的心思,娘娘聪慧,想必早就该察觉了!”殷离落今日倒是想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一听殷离落说的这么理直气壮,杨若水的脸色就没好看过!什么叫她聪慧?什么叫臣的心思,杨若水真想一杯子茶水浇过去,问问他脑子里到底想的什么!大晚上的来自己宫里,说这种话真的合适吗?

    再来,即便是真的要开诚布公,有些话永远都只适合烂在肚里!现在杨若水想让旁边的宫人退下,又觉得此举有些心虚!若是不退下,明日还不定会传出什么难听的话来!

    说白了,就是皇后娘娘,我喜欢您,可您是我嫂嫂,所以我找了一个跟你长的像的!这么一想,杨若水更觉得恶心,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强忍着赶人的冲动,听他将他的理由给说完!

    而殷离落似乎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还沉浸在自己忧伤的思绪中!“臣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臣对娘娘绝对没有半点非分之想!臣对如颜是真心的,臣知道皇后娘娘不喜她,是因为她的容貌与娘娘有几分相似之处,可是如今她的容貌已经毁了,臣希望娘娘能留她一命!”

    殷离落知道杨若水出手自是狠戾,他如今也拿捏不准杨若水的心思,这才冒然过来,求杨若水个许诺!

    杨若水倒是被气笑了,瞧瞧殷离落说的理直气壮,他还真是忘了,自己不仅仅是他的嫂嫂,也是这北唐的皇后!“够了,你现在过来,就已经是错的了!”杨若水不知道柳如颜究竟对殷离落说了什么,让他越来越糊涂!杨若水没兴趣知道,左右,是殷离落自己脑子不好用,才着了别人到道!

    听着杨若水根本没有意思好生的谈谈,殷离落也有些恼了!“恕臣愚钝,不知道臣到底哪里做错了?臣也是人,也有自己的喜好!如果皇后娘娘非要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那臣可以说,臣不过是喜欢了一个与娘娘有几分相像的女人,究竟有哪里不对?或者,在娘娘心中,皇家的颜面,比臣的心更加的重要!可是,于臣而言,臣的如颜,也比任何人重要!”

    听殷离落在这里大放阙词,杨若水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了?都说胡搅蛮缠是女人的专利,可瞧瞧殷离落倒是演绎的极好!

    不过是喜欢了一个与皇后相似的女人,说这话,杨若水真想吐他一脸唾沫!真想问问他,就当别人都是傻子吗?

    殷离落瞧着杨若水始终沉默不说话,就知道杨若水根本就没有松口的意思!“若是娘娘不许,那臣只好辞官归隐,带着如颜去一个任何人都找不到的地方,这样,娘娘也不必看这一张脸堵心!”

    “胡闹!”杨若水气的嘴唇都颤抖了起来,她终于知道什么叫鬼迷心跳!也理解,当时殷二夫人的心思了,殷离落执拗起来,真是让人气的头疼!

    殷离落冷哼一声,“臣不觉得胡闹,娘娘这么说,估计是在惋惜,娘娘与皇上费心栽培臣,让臣出尽风头!可是娘娘,臣斗胆再叫您一次嫂嫂,臣也是人,也有自己的喜好!皇上能只爱美人,不爱江山,臣也能!臣是人,不是您坐稳江山的工具!”殷离落是要将压在心中的愤怒,一口气说出来!

    杨若水缓缓的闭上眼睛,对于殷离落的事她也是有听说的,但凡是上战场,必要一声沾满血!分明是不要命的打发!或许是因为殷离落前头太顺的缘由,以至于出现后来的打击,心性已经全变了金古武侠赋最新章节


    “您若是但凡有一点在乎臣的心思,就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宛凝送命!”殷离落提起这个妹妹,眼睛都红了!他知道,殷宛凝做了许多错事,可是那到底是与他有血缘关系的人!在封地,有人假冒殷容莫送信,说殷宛凝被救了!那一刻,他承认,他的死了的心又有点活了!后来,当他知道殷宛凝是被赵敬之当着杨若水的面给杀的,他就知道,杨若水的心是个狠的!

    也清楚的认识到,无论他多么的拼命,杨若水的心里就没有他!哪怕紧紧是作为一个兄弟,杨若水也没有在乎过他!

    殷离落说完这些话,心中也觉得顺当了!两个人都沉默了起来,屋子里似乎只剩下烛火跳动的声音!

    面对殷离落一声声的指责,杨若水的由开始的愤怒,慢慢的变成了沉默!心狠?今日是殷离落,以前是赵敬之,再以前是丹红,柳绿!似乎自己身边的人都在慢慢的离开自己!

    只能说人都是自私的,在没有触及到他自身的利益的时候,一个个都是盟友,都是好说话的,一旦触及他们本身的利益,一个个就原形毕露,只顾着指责!

    杨若水心中很想问问殷离落,他是失意了还是怎么了?在殷府的时候,是谁一次次的针对自己?而自己每一次都是对她们警告?是谁在殷二夫人中毒的时候,还费心周旋?殷宛凝该死,她早就该死了,若她们没有害自己的心,自己主动对付过谁?不过,杨若水没有说话,她觉的,在讨论这些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殷离落平静之后,心中暗暗的有些后悔,不该对杨若水说这些伤人心的话,“对不起!”殷离落艰难的道歉!

    “说完了?”杨若水挑了挑眉,脸上没有了愤怒,只有淡漠,疏离!

    殷离落点了点头,或许是柳如颜自伤对他的冲击力太大了,这才情绪失控!

    “本宫念在往日的情分,今日便不与你计较!若是你想辞官,直接禀了皇上便是,想必皇上是不会拦着你的!”杨若水一句挽留都没有说!

    殷离落一愣,他自是知道,一旦允了他辞官,代表了往日的情分,都一刀两断!

    “送殷将军出去!”杨若水说完,直接站起身来,扭头进了内室!

    殷离落想喊杨若水一句,毕竟,话说到这份上了,便没有任何的退路了!今日一别,日后再难相见!只是,那紧闭的门帘,似乎是对强大的墙!

    待殷离落离开后,杨若水叫来妙海,吩咐了几句!便站在了窗外发呆!她刚才说那话,自是心里话,殷离落这样迟早误事!可是,这个时候,殷离落不能辞官!

    南淮那边,殷容莫已经允了不出乱子,若是殷离落离开,对方士气大增,或许连南淮王的态度也会转变!毕竟,与南淮有交情的是殷家,殷离落的离开,只会给了南淮借口!

    所以自己一定要拖住殷离落,还要给朝堂以示安心!

    而这厢,殷离落走到半路的时候,却遇到了清韵郡主!她只身一个人,手里拿着酒壶,与两个酒杯,似乎在等殷离落很久了!

    殷离落在离清韵郡主两步的距离,站住了身子!“对不起!”殷离落说的诚恳,终是他误了清韵郡主一生!

    清韵郡主指了指旁边的亭子,便率先走了过去闺趣
!殷离落本想说柳如颜还在等着他,可是一想如今,如今夫妻的缘分已经尽了,说上几句,好聚好散!

    “我以为你是个男子汉,那日我看见你只身杀敌,那臂膀仿佛是能承载所有的港湾!我像着了迷一样,疯狂的想走入你的世界!是,我的却疯狂了,可是我却不知道,在竟如此厌恶我,厌恶到连盼丫头的日后都不管不顾!都说虎毒还不食子,你竟恨我倒如斯地步!”清韵郡主越说似乎越觉得伤心,一口饮了杯中之酒!然后,又给她与殷离落满上!

    殷离落叹了口气,他不得不承认,柳如颜今日是太过冲动了,可是,殷离落觉得,到底是杨若水逼的太紧了,柳如颜是太心疼她,所以才说出这种话来!殷离落端起跟前的酒水,也一口饮尽!“对不起!”除了这三个字,他真想不到能说什么!

    清韵摇了摇头,又将酒水给满上了!“我情愿,你不是盼丫头的爹!可是,事情就是这么残酷!”清韵便说着,又带头饮了一杯!“罢了,今日不醉不休,明日你我便是路人!”

    “好!不醉不休!”殷离落心里沉的厉害,回头想想,他虽然去了封地,可是每日里就忙着打仗,后来遇见了柳如颜,他的心更是满满的只有柳如颜!从来都不曾尽到过做父亲的责任!

    “不醉不休!”殷离落说完,直接将瓶嘴对着自己的嘴,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清韵就那么冷冷的看着,不消片刻,殷离落直接倒在了桌子上!清韵这才站起身来,不得不说,殷离落是个没心思的,同样的错误,他还要犯两次!

    “将他抬到我屋子里去!”清韵说完,从暗处走出来了两个粗使嬷嬷,两人一左一右,将殷离落架着离开!

    而清韵,低头看那酒壶,伸手将他砸在地上!这酒水里可是被她下过药的,而酒壶的盖里有机关的,只有清韵郡主轻轻扭动,这酒水才是能喝的!

    清韵又将这酒壶用脚踩了踩,直到已经碎的厉害,根本就无法粘合在一起,这才离开了亭子!而杨若水,此刻已经在坤宁宫内等着了!

    “娘娘!”清韵郡主先福了福身,“已经办妥了!”

    杨若水轻轻的点头,“委屈你了!”她不能亲自出面,为了皇后的尊严,只能去让清韵郡主去办!当然,此事肯定是先询问了清韵郡主的意思,她若是愿意,杨若水才告诉她计策,若是不愿意,杨若水也没有打算强迫,再想旁的办法便是!

    “臣女分的清轻重!”清韵一笑,杨若水到底是为了国家大计!如今北唐急需要调整,已经不适合打仗,只有与南淮交好,休养生息,才是最好的选择!

    “他毕竟是盼丫头的爹,臣女也不想让他做千古罪人!”清韵郡主怕杨若水想多了,赶紧又解释了一句!

    杨若水点了点头,自是知道清韵郡主的心思,如今只能将这情谊记在心中!

    而柳如颜,她还在马车里头等着殷离落,突然间,马车的帘子被人一把拉开,“柳氏,皇后娘娘召见!”访琴说着,便给身边两个嬷嬷眼色,也不管柳如颜有没有反应过来,直接上去,将人给拉了下来!

    而柳如颜面色倒没有特别惊异,顺从的离开!只是她没有瞧见,再她离开以后,她身边的人全都被除,一个不剩!

    到了坤宁宫,柳如颜没有半分的胆怯,大房的跪在坤宁宫的蒲团之上末日之暖暖路
!她以为杨若水会故意刁难她,直接让她跪地面上,这点倒是出乎了她的意料了!“奴婢,参见娘娘,娘娘万福!”柳如颜跪着,行了一个大礼,匍匐在地上,便没了动静!

    她敢唆使殷离落来寻杨若水,自是做好了与杨若水正面过招的准备!

    “抬起头来!”杨若水的坐于主位上,以一个掌握柳如颜生杀大权的姿态,来俯视她!柳如颜应了声,那毁了的半张脸,如今已经用上了药,那半边脸用白布包裹,自是没有一点美态!

    可就这样,依然能让殷离落失去理智,可是她靠的除了脸蛋,还有心思!“你让殷离落来寻本宫,想必结果你已经猜到了,来说说你的目的吧,那套什么情爱之言就不必在本宫面前提起了!”

    柳如颜突然笑了,笑的无比张狂,不见在前殿上的无奈,“聪明如皇后娘娘,您想必早就猜到了!”

    杨若水轻轻的点了点头,“你是为了给欲安报仇!”杨若水说的肯定,从她与欲安过招的时候,封地突然就出现的柳如颜,这就让杨若水怀疑过此事,不过,欲安自己命薄,还没等到柳如颜来京城,就败在了自己的手下!

    “其实也是为了奴婢自己!”柳如颜倒是大方的应下,不过,她说这话,自然可以肯定,杨若水一定不会杀她!且不说杨若水与殷容莫为了殷离落出头费了多少心思,就算是旁的打了胜仗的将军归朝,为了一个女人,杨若水肯定不会犯这么愚蠢的错误!

    杨若水低笑一声,“倒是本宫小瞧了你!如此你该知道殷离落此事有是来无回了,那么你又想到了什么招数,来挑拨殷离落与本宫以及皇上的关系?遇刺?中毒?这些好些都可以!”聪明说话,有些自不用多解释!

    如果按正常的套路来走,或许只能这样了!

    “娘娘的用的招数,不免太俗了吧!”柳如颜轻轻的摇头,“殷将军虽然是性情中人,可是能打胜仗的,岂会是痴傻之人?若奴婢这么做,反而会让殷将军怀疑,是奴婢陷害娘娘的!”

    柳如颜想了想又继续说道,“其实,奴婢从未想过能赢了皇后娘娘,是以奴婢不会输!可是娘娘在主动召见奴婢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输!”柳如颜说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袖子里取出一把匕首,照着自己的心窝便刺了进去!

    那血瞬间就流了出来!杨若水不由的站了起来,柳如颜对自己是狠的,其实,对自己陷害再多,只要殷离落心中有自己,不会真的对自己愤恨!可是她这一招不同,只要她死了,世人都会以为是自己逼死的她,即便自己从未对她动手!生命的力量是无穷大的,她可以以最美的姿态,永远占据殷离落的心!

    “如颜!”殷离落从屏风后头跑出来,一把抓住了柳如颜的手!

    柳如颜突然一笑,“其实我与她并不像,她自少有个清白的出手,而我却是罪臣之后,然后是师傅救了我!”

    “我知道,我都知道!”殷离落低着头,瞧着那血不住的往外流,似乎有些慌了,不过却是先点住了柳如颜心脉的穴道,让她多活些时辰!“你满意了,你满意了?”殷离落对着杨若水低吼了几声,语气里的悲愤,却能让天地动容!

    柳如颜笑的很美,她就知道杨若水肯定会想办法将殷离落留下的,与自己说那么多话,也不过是为了说与殷离落听,可是自己坦白了又如何?看殷离落不还是守在自己的身边?柳如颜挑衅的瞧着杨若水,仿佛在说,谁也不是常胜将军,这一次,你输定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章 柳如颜毁容 返回《嫡女若水》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一十二章 就是威胁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