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若水最新章节列表 » 归来 第二百一十二章 就是威胁你

归来 第二百一十二章 就是威胁你

文/沉欢
嫡女若水 本章字数:7787 嫡女若水txt下载
推荐阅读:末日之暖暖路 闺趣 金古武侠赋 异界兑换狂人 永生无罪 极品霸医 重生的使命之旅 豪门情变,渣总裁别碰我 星际炮灰联盟 异界仙术
/柳如颜不由的咳了几声,似乎要将心肝都咳出来一眼!她瞧着杨若水都微微变的脸色,低低一笑!“其实,皇后娘娘误会奴婢了,奴婢知道自己没那个本事,所以,奴婢从未想过要报仇!”下头的话,她自不会出声,只是用唇在告诉杨若水,她的目的,就是要让杨若水不好过!

    柳如颜笑的张狂,她调查过杨若水,以前但凡是败给杨若水的,其实也都是心太大,不知道自己的能力!而现在她的能力,就是牵动殷离落的心,那么,她要利用的,或者最终的目的,也就只是殷离落的心!

    “没了?”杨若水瞧着柳如颜那张狂的笑意,突然间淡然的坐在了主位上,眼中带着几分的怜悯!

    “没了!”柳如颜不明所以,她不知道,都这样了,杨若水还能有什么办法?不,应该没有,她暗自安慰自己!

    杨若水叹了口气,柳如颜是个聪明的,也是个对自己的狠的!这样的对手,如果有实力,将是自己的一个强有力的绊脚石,可惜了!“子川,辛苦你了!”杨若水对着那所谓的殷离落说了句!

    “娘娘体恤!”那殷离落点了点头,没了刚才的悲愤,在瞧见柳如颜的时候,就仿佛是对一个陌生人一样!而他的手也没有闲着,不知何时,他的手中多了几根银针,对着柳如颜的心脉便扎了过去!他的手法很准,尺寸也拿捏的正好,不消片刻,奇迹竟然出现了,这血慢慢的都不留了!

    “这是怎么回事?”柳如颜的脑子似乎一时都没有转过弯来,脑子中有一个念头快速闪过,随即又被她摇头否决了,且不说那假面难做,而且,更何况医术还这么高明!听杨若水唤他子川,难道是赵子川,可又一想,赵子川明明是回自己的封地去了啊!还是说,杨若书一开始都防着她们!

    赵子川没有理会柳如颜,直接从脸上揭下假面!这点东西,或许对旁人而言不易得到,可是对赵子川,并没有什么难度!

    柳如颜一下子傻眼了,没想到还真是赵子川!

    “将柳氏抬进去吧!”杨若水挥了挥手,从柳氏为妾的那消息传过来,杨若水就认定了这个妾不简单,是以,在清韵她们起身过来的时候,杨若水便让人送信给赵子川!其实,最开始她是怕她们再对殷盼下手,那么小的孩子,自是经不起折腾,没想到今日倒是派上用场了!

    她让赵子川帮忙演这场戏,也不过是为了看看柳如颜真实的想法,如今事情已经掌握!当然,柳如颜赌的不错,自己肯定不会让柳如颜送命的,至少在南淮的事情还未解决的时候,她还不能死!

    “累了吧,一会儿让访琴带你去休息!”处理了柳如颜,杨若水对着赵敬之一笑,然后让人先上了一杯温水文至武圣
!这么晚了再喝茶,夜里恐睡的不踏实!

    “哪里!这是臣弟送与长公主的,还望娘娘不嫌弃!”赵子川还是原来的样子,说话温温和和的,时不时的还要咳嗽几声!

    “怎会!”杨若水一笑,让人将赵子川手上的锦盒取了过来,“你是她的叔父,她见了一定高兴!你可要去瞧瞧她?”杨若水笑着便要站起来!

    赵子川摇了摇头,“若是娘娘不弃,等明日臣弟一定过来叨扰!”赵子川一笑,夜里是他咳嗽最厉害的时候,忙完了柳如颜的事,这会儿他是一声接着一声的咳!

    杨若水叹了口气,都说再好的大夫都医不好自己的病!大概就是眼前这个样子,赵子川医术高明,却对自己身上的毒无计可施,只能成日里喝药续命,让人唏嘘不已!

    原本,杨若水瞧着赵子川这么晚到,想着该先见见殷容莫,不过瞧他这样,杨若水赶紧让人带他下去休息!

    赵子川在出门以后,更是压制不知的咳嗽!“世子,您这是何苦呢?”在一旁伺候的小厮,赶紧给赵子川拍拍手背,帮他顺顺气!

    这小厮是赵子川最信任的人,赵子川的心思,他自然比谁都了解!每次,但凡是杨若水有事,赵子川即便是死,也要先帮杨若水!

    赵子川瞪了这小厮一眼,才又缓缓的朝前走去!其实他是有点羡慕殷离落,至少他的情感可以光明正大的显露出来!可是,自己却不能,为了封地,或许是为了自己的颜面,他都只能将这种特殊的感情,压在心底!

    其实,在他瞧见那柳如颜酷似杨若水的容颜,心里头的都不由一动!若是自己遇见这样的女子,或许也会将她禁锢在身边!可是,却永远只能在不见天日的地方守着她,断不能让她现于人前!

    对于殷离落,赵子川是同情的,可是,殷离落最不该的就是,将这个柳氏带入京城,让天下人都瞧出来,他爱慕当今皇后,他的嫂嫂!

    赵子川又不住咳了起来,由记得当初第一次见杨若水的情形,自己并不知道他是自己的嫂嫂,而是被杨若水的气质所折服!不过,或许殷容莫是知道自己的心思的,只不过都没有说破罢了!这样,或许最好!

    赵子川的心思,杨若水自然不会知道,或许是赵子川隐藏的太好了!杨若水打开锦盒,里头放的是一对金镯子,这金子自不贵重!可是这做工可是难得的精巧,上头的纹理细腻,镂空的地方,都是与边上连着的,将来等长公主会自己放嘴上吃的时候,这样也不会被她咬断!

    而且,一动还有清脆的声响,可是从外头是瞧不见的,想必是藏在里头的!这个技术,可不是一般的地方能做到的!杨若水瞧了,心中自是欢喜的!将东西收好,这天色已经不早了,可殷容莫还没有回来,估计是喝前头正喝着吧!

    杨若书索性又拿起她那,一直没有琢磨透的医书瞧!左右是无事,全当做打发时间了吧!

    殷容莫回来的时候,恰好就看着杨若水皱着眉头,正努力的看着医术上的文字!殷容莫低低一笑,刚才还略有蹒跚的脚步,在进来的瞬间,恢复了正常!“这么晚了,怎么还没休息?”殷容莫说着,走过去与杨若水坐在一起,双手环住杨若水的腰际!

    “还好下手快,不然,今日失控的怕就是朕了!”殷容莫将头埋在杨若水的颈间,闻着杨若水身上淡淡的体香,似乎这样,他才能准确的感受到杨若水真的是他的人寓医于食最新章节


    “都是做父皇的人了,怎还没个正形?”杨若水低低的一笑,其实心中却也补充一句,幸好醒悟的早,不然这么一个好男人,岂不是成了旁人的人了!

    杨若水反身靠在殷容莫的怀里,殷容莫对她的好,好都记在心里!以前也就罢了,可现在,殷容莫已经是皇帝了,却还夜夜宿在坤宁宫,朝臣们多次上奏,请求充盈后宫!可是,都被殷容莫挡回去了,纵观北唐史册,何曾有过这种局面!就算得宠如淑妃,也不过是皇帝平日里多去她那坐坐,凡是都还要讲究的雨露均沾!

    “皇上对臣妾这么好,若是哪日臣妾贪心了,皇上可不许怪臣妾!”杨若水低低的说道,以前她觉得张嫣然所谓的一生一世一双人,只不过是遥不可及的妄想罢了,可现在,殷容莫给的专宠,让杨若水都动心了!

    “朕就希望你能贪心!”殷容莫一笑,自没有放在心上,唇迫不及待的想要品尝内心深处的滋味!

    “别!”杨若水一惊,她刚出月子没多久,若是现在同房,心里总是有些胆怯!

    “傻!”殷容莫一笑,“朕何时是个心急的人,何时不顾着你的身子了?”殷容莫嗯了一声,又继续了自己刚才的动作!不过,却仅仅只是这样!杨若水可是他心头上的宝,他可舍不得伤害杨若水!

    夜色浓,情更浓!等杨若水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杨若水揉了揉眼睛,昨夜睡的太晚了,以至于都忘了时辰!她缓缓的睁开眼睛,却瞧着殷容莫正一脸笑意的瞧着她,杨若水的脸倒是如刚成亲般一样,直接便红!

    不过,瞧着殷容莫已经换下了朝服,想来是已经下了早朝!“都什么时辰了?”杨若水随口问了句,赶紧坐了起来,头往一边歪曲,似乎在专注的瞧外头的太阳!

    殷容莫知道杨若水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也不说破,“不过才过了辰时,还早着呢!”

    杨若水瞪了殷容莫一眼,赶紧让奶娘将长公主抱来,昨夜许是太累了,她都没有醒来!幸好有奶娘在,不然她的小如锦不就要饿肚子了!这会长公主正睡的香,杨若水瞧了好一阵子,才将长公主递给了奶娘照看!

    “殷离落他?”杨若水这才问了正事!

    殷容莫低低一笑,“你已经安排妥当,他如何能逃脱?”昨夜,杨若水故意让清韵出面,将殷离落迷晕后,留在了宫里!

    这迷药的分量,自然是足的!今日早朝,殷离落自是赶不上的!殷容莫今日要给众位将士赏赐,可殷离落却不在场,殷容莫假装愤怒,这早朝上不上都直接没有派人禀报,着实的大胆!殷容莫直接派人去将军府去请,可惜将军府自是没有人的!那么说不定是在宫里头!

    最后,是清韵派人说,殷离落宿醉,留在了宫里头,然后又派人请罪!

    这下,到是众位将士好笑了起来!白日里还与妾秀恩爱,说的什么情深!到了夜里又去了妻的房里,这不是有情还有什么!

    有人猜测,这殷离落是突然脑子想明白了,觉得只有清韵郡主的品性,才能配的上正妻的位置!妾始终是妾,登不上台面!这不,听到清韵郡主要休夫了,赶紧去哄了!

    也有人说,这或许根本就是人家两口子闹别扭,然后殷离落赌气,才出了大殿上的那一幕!这不,床头打架床尾合!

    而无论什么原因,殷离落就是在清韵郡主房里醒来的,这是不争的事实至尊狂妻最新章节
!就算是殷离落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不过,杨若水这一招棋走的,却实是妙!这件事以后,若是殷离落幡然醒悟,众人也只当昨日瞧了笑话,过一段时间也就忘了,她们还是和和美美的一家人!

    可若是殷离落还是执迷不悟,等南淮的事情一落,是分是合,全在清韵的一念之间!但是,因为有今日的场景,众人也就当殷离落不是东西,妄想左拥右抱,可是清韵是郡主,自不会同意!是以,日后就是殷离落恶名远昭!这样可是护全了清韵郡主的名声,全当她是个可怜的罢了!

    但是,无论什么原因,罔顾皇权就是不对的!殷容莫让人将殷离落从清韵的屋子里拉了出来,当着全殿的人,赏了他二十军棍!昨日挨皇后的巴掌,今日是皇帝的军棍,殷离落这才知道,什么叫颜面扫地!

    而殷离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的脑子都不清楚,反正,喝了酒是肯定的!柳如颜他还没有见到,这辞官的事情,今日肯定是提不了了!

    而南淮人今日参宴,大概是能正常进行了!

    “只是委屈了清韵了!”杨若水叹了口气,身为皇后,其实也不是说可以任性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谁也不让谁分毫!良久,殷离落叹了口气,“皇上,臣承认臣有过这种心思,可是臣断不会做出不合礼数的事情来,您已经拥有了皇后娘娘,可是臣却只有如颜,若是连如颜都没有了,臣的心,与死有何分别?”殷离落说的似乎极为的恳切!

    在他瞧来,这根本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两个人各有各的生活,互相又不干涉,自己也不会背叛他们!

    殷容莫听着殷离落的这话,越发觉得这是个混账!他们早就知道殷离落有个妾,但是,没闹大之前,他们说什么了吗?现在,殷离落这么做,就是要告诉天下人,他中意他的嫂嫂,中意当今皇后!

    “一大早的,这是要闹哪出!”杨若水收拾妥当后,本来想在里头先听听,可是没想到,竟然听到的是这句话,杨若水赶紧从里头出来!若是再不出来,殷容莫说不定就直接下令处死了殷离落!殷离落死了不要紧,要紧的事殷容莫要费很大的精力善后!殷容莫好不容易得来的江山,杨若水自不会让他白白的让旁人给坏了!

    “参见皇后,臣求皇后娘娘,放如颜离开!”殷离落看见杨若水,又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杨若水听后,冷笑了一声!“放?本宫倒是觉得可笑,昨日本宫已经命你们离开了,一个个怎么又出现在宫里头了?”杨若水斜了他一眼,与殷容莫并排坐在下手的主位上,手握住了殷容莫,微微一笑,试图平息殷容莫的怒火!

    被杨若水这么一问,殷容莫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他在大殿之上言辞凿凿的显示自己的对柳如颜的情谊,可是转头又去了清韵郡主的屋里,他的脸上到底是无光的!

    “不过,本宫也是好奇的很,昨夜本宫明明让你们都离开,可事实呢,将军府的人离奇死亡,就只有柳如颜自己活着,还说她是遇刺的,可十万御林军却没有一个人瞧见的,本宫着实好奇,你们是在戏耍本宫吗?”杨若水挑了挑眉,将昨夜就想好的台词,说了一遍!

    “遇刺?”殷离落的心一紧,“如颜可受伤了?”殷离落想想就害怕,能把将军府上的人都杀了,可见对方的实力!柳如颜一个弱女子,说不定会遇到什么!殷离落想着,起身就要往里头走去!

    访琴与妙海伸手就将殷离落给拦住了地狱征兵
!“你若是想让她早些死,你就进去瞧瞧!”殷容莫想出手,杨若水却抬手摆了摆,是以她们都不必理会!

    听了杨若水的话,殷离落果真身子一顿!“本宫今日一早就请了子川过来,当然,至于结果如何,本宫自是要看见你的表现!”

    “皇后娘娘是在威胁臣?”殷离落猛的回头,不敢相信这是杨若水对他说的话!

    “自然!”杨若水大方的应下!“你既然已经糊涂,那你就不必思考!但凡你老实一点,本宫就让她活的久一些,若是你有什么动作,本宫就让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可!”

    如今南淮那边局势紧张,特殊时期,杨若水自然要用特殊的办法!无论如何,她势必是要达到自己的目的!

    “当然,如果你能找到比子川医术更好的人,你大可以试着偷偷的将人带走!”杨若水始终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却能将殷离落的动作,尽在掌握!

    殷离落咬着唇,或许这世上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你心爱的人,与你兵戎相见!到现在,殷离落还是不明白,他之前付出了那么多,殷容莫与杨若水就不能可怜可怜他,让他有个寄托?

    “臣想见见她!”良久,殷离落才说出这样的请求!赵子川的医术,他自是见过的,普天之下,能比他还要厉害的人,还真是不好找!

    “自是可以!”杨若水抬起手,让夏嬷嬷小心的扶着,带头朝偏殿走去!而殷容莫始终站在杨若水的身后!

    床榻之上,柳如颜的脸每有一点血色,那手与脸都冰凉冰凉的!若不是感觉到她微弱的呼吸,这却是与死人无异!殷离落给柳如颜哈着气,却怎么也捂不暖柳如颜的手!殷离落的心沉了下来,他似乎又看到殷二夫人是如何死在他的跟前,如今换成了柳如颜,为什么,就因为他爱错了人,所以才要受这些报应吗?“杨若水!”殷离落咬牙切齿的念着,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人!

    “噗!”这个水字刚说完,殷容莫直接一脚就将殷离落踹到了墙边,殷离落又吐了一口血出来!

    “皇后的名讳,岂是你可以直呼的?”殷容莫等着殷离落,任何人都不能对杨若水大呼小叫,以前他还不是皇帝的时候,都可以做到,现在他是皇帝了,自更不能让别人有这个机会!

    殷离落颤颤的站了起来,眼睛通红,那紧握的手似乎在悄悄聚力,想与殷容莫一决高下!“殷将军是个聪明人,如今柳氏的生死,可在你的手里!”倒不是杨若水对殷容莫没信心,只觉得没有这个必要,若是真打起来,倒是降低了殷容莫的身份!

    听杨若水这么说,殷离落的手又缓缓的放开!“希望娘娘能保住她的命!”殷离落说完,大踏步走了出去!

    杨若水倒不怕,反正昨夜保护柳如颜的人都已经死了,殷离落肯定查不出来,真的是对自己动的手!

    “看样子,你给他的机会,他不一定会珍惜!”殷容莫叹了口气,都说千军易得,良将难求!殷离落到底也是难得一见的帅才,若是除去他这几日的糊涂,殷容莫也不舍得处置他!

    杨若水只能叹了口气,“如今朝中有能力接替他的位置的,怕就只有秦何了!可是秦何到底缺少实战的经验,萧将军那边,似乎并没有解了毒!”这素来朝中掌权的将军,自是得皇帝的信任,是以,担当大任的人,不仅有才,还要有忠心霸道王妃不好惹


    “看来,臣妾得探探秦家人的口风了!”此事宜早不宜迟,今日反正宫里头是要设宴的,索性便让人带去话,让秦相夫人带着秦元乐一起进宫!

    怪只怪当初殷容莫,想着法子树立殷离落在军中的威望,如今威望树立起来了,殷离落又闹这么一出!

    这会儿,原本还晴朗的天气,突然下起了雨来!那雨势越来越大,很快坤宁宫的门前聚集了一片片水洼!“娘娘,殷将军晕倒了!”妙海冒着雨过来禀报!

    杨若水与殷容莫相视一笑,“让人将殷离落送到清韵那里!”殷离落本来就挨了军棍,又手了殷容莫的一掌与一脚,撑不住也很正常,估计,至少得有几日才能下的了床!

    这几日正好处理南淮人的事,等南淮那边定下来,自己可就没有这么大的耐性了!

    “等解决了手头上的事,日子大多就会好过了!”殷容莫将杨若水拉在怀中,他再一次相信了那句话,都说家有贤妻,胜过国有良相,还真是这个道理!

    “希望如此!”杨若水淡淡的说了句!其实她与殷容莫都知道,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日后谁知道又会出什么事!

    夏日的雨来的也快,去的也快!等到快开宴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天空中放出了七彩彩虹,似乎一扫了宫里的阴霾,殷离落的事已经是众人口最爱讨论的事,可是在昨夜他留宿清韵屋子里后,就注定了,这一场名声之战,必输无疑!

    至于,后来发生的事,朝中官员都是不知道的!反正,殷离落又去了清韵屋子,那柳如颜的名字,便越来越少人提及!

    坤宁宫内,杨若水只留了秦元乐在宫里闲聊,自从前太子倒台后,秦元乐这个侧妃,就没有进过宫!

    “娘娘,今日召臣女入宫,想必是为了殷将军之事!”秦元乐也是个聪明的,殷离落能不能再做将军,取决与他与柳如颜的执念,可现在来看,殷离落该是没有选择放手!那么,这将军的位置,就该有人顶上来,这个人自然是秦何!

    “秦姑娘素来聪慧!”杨若水也不瞒着,反正今日就是想听听秦家的意思!“秦姑娘的心思,你与本宫都知道,本宫也就明说了吧,若是秦将军一直留在京城,你们的事情,迟早有一日会让旁人察觉,想必秦姑娘也不是一个愿意永远维持现状的人!”

    秦元乐把玩着手中的水杯,杨若水的话却也是她说担忧的!前太子已经死了,而秦元了也与秦何将话挑明,反正两个人都不是亲兄妹,他们甚至可以就这么在秦相府相处一辈子,秦元乐也可以不要名分!可是在外人眼里呢,一个老姑娘一直住娘家,总归不是个事!时间久了,彼此真的能承受的住外界的压力吗?

    “臣女谨遵杨若水的吩咐!”秦元乐站起来对着杨若水一拜,如今她们也算是别无选择,杨若水给的出路无疑是最好的出路!有了杨若水的支持,就算是去了边关,有了什么风言风语传到京城来,也有杨若水压着,至少秦相与秦相夫人晚年,不会受人唾弃!

    得到共识后,杨若水的心才松了口气,不过秦元乐到底是前太子的人,参见这种宴会,肯定少不了人讽刺与排挤,索性杨若水直接让人从宫门悄悄的将秦元乐送了回去!

    “娘娘,那个南淮的公主,在外头闹起来了!”妙海等着秦家的人出去后,赶紧进来禀报!虽说南淮的人迟早是要除了的,可现在南淮太子还没有登基,且不能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一章 这一次你输定了 返回《嫡女若水》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一十三章 和亲公主(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