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若水最新章节列表 » 归来 第二百一十四章 撒泼

归来 第二百一十四章 撒泼

文/沉欢
嫡女若水 本章字数:7849 嫡女若水txt下载
推荐阅读:医圣记 王格朗的阿拉大陆历险记 美食的俘虏之天帝 异界变身之亡灵战记 至尊狂妻 炽耀 霸道王妃不好惹 地狱征兵 珠光宝器 寓医于食
南宫玄这话说的好,至少在表情,会让人觉得是重情重义的好儿郎!可若是细细一品,这里可是大有文章!若对方是一个普通的有家室的人,那么他自己想着法子,是逼迫或者是掳走,或是私下里解决!可现在他却拿到台面上来,还是与皇帝禀报,可见这个人的位置不简单!

    更有甚者,众人都会怀疑,难道是杨若水?这南宫玄是故意与殷容莫叫板?

    “哦?二皇子可是重情重义之人,只是拆人姻缘的事,朕是做不出来的!”殷容莫说的平静,似乎对这个人选一点都不好奇!

    对于殷容莫会推脱,南宫玄自是早就料到!“这种事在下也不会做,在下的未婚妻如今已经只身一人,倒不存在什么破人姻缘!”

    南宫玄这么一说,众人倒是好奇了,看来对方是个有颜面的,可却已经与夫家闹僵了,或者是夫丧?又或者被休,和离?这下众人又将目光落在了清韵郡主身上,可想想也不对,清韵郡主只是提了提,又没有真的和离!

    “哦?那朕都是好奇了,究竟是哪家的千金能有这份殊荣!”殷容莫脸色一缓,不过眼底却没有任何的温度!

    “不瞒北唐皇帝,便是张家嫡女嫣然!”南宫玄说完,杨若水的瞳孔猛的收缩,怎么会是张嫣然?这南淮的兄妹二人,可真会挑人,各个都是有着举足轻重的人!

    若是真让他们成了事,这兄妹二人合力,岂不是可以动摇北唐的根本!张嫣然与自己是生死之交,这地位可以说,比一般的小姐都要高!

    “此事朕倒是不曾听闻,不过,事情如何,总是要先问过张姑娘!”南宫玄对北唐礼数周到,殷容莫自然也不会说什么难听的话!

    “这是自然!”南宫玄表示理解!不过,他的话音刚落下,身后的明清公主便在一旁突然吐了起来!

    “皇妹失态,还往北唐皇帝莫要计较!”南宫玄忧心忡忡的瞧了一眼明清公主,然后又转头对着殷容莫抱了抱拳头!

    殷容莫与杨若水相互瞧了一眼,难道这是要栽赃给北唐,说是有人给她下毒吗,不过事情如何,殷容莫还是先让太医诊断之后再做打算!

    明清公主吐的是越来越厉害,难闻的气味让离得近的人,都忍不住掩住鼻子!而眼前的味美佳肴,瞧着就一点食欲都没有了!这会儿明清公主是一点形象都没有了,她的手扶着旁边的案子,眼泪鼻涕,还有吐出来的秽物,全都往下掉!

    太医们也都忍不住将头扭到一旁,不过想要殷容莫还在一旁瞧着,只能硬着头皮,过去瞧瞧!等着明清公主吐完已经,这才上去一一把脉!

    这会明清郡主是瘫坐在蒲团上,浑身是一点精神都没有!好似刚才嚣张跋扈的不是她一样!

    “回皇上的话,明清公主并没有什么大碍文至武圣
!”太医来了三个,他们诊断完都得出了这个结婚!

    “这怎么会?公主吐的这么厉害!”南宫玄表现的似乎很紧张他这个皇妹,不过由刚才的交集,这戏做的就是有些假了!

    “大概是有些水土不服,好生的歇息几日就可以恢复了!”太医有些不耐烦,毕竟任何人都接受不了,旁人怀疑自己!这会儿南宫玄似乎也没有精神对太医的态度追究,只是眉头紧锁,看样子只顾着担忧明清公主了!

    “北唐皇上,这次因为来的匆忙,我等都没有带太医过来,而且,皇妹这样子需要马上休息,还北唐皇上能否通融一下,让我等在宫里歇息几日!一来可以让太医多帮忙瞧瞧,二来也好让皇妹不受奔波之苦!等皇妹身子一好,我等就搬离皇宫,还往北唐皇上能通融通融!”南宫玄说完,便就头低下!将手放在肩膀上,诚恳的清求!

    不过,这异国访客前来,鲜少能入宫里居住的!不过,有句话说的也是,法理不外乎人情,南宫玄这么诚恳的请求,若是不同意也未免有些太不近人情了!再来,她们初来北唐,有很多事自要商谈,这样日日在皇宫与驿馆见奔波,寻常人也就罢了,明清公主是有些会受不了!

    不过,南宫玄主动提出来,殷容莫自是怀疑对方有所图谋!他是不怕南宫玄等,而且,南宫玄进皇宫,也方便监视!不过,此事到底是先看杨若水的意思!恰在这时候,有公公过来送南淮太子的信,说着南淮的兵符在南宫玄身上!

    殷容莫与杨若水都不由皱起了眉头,看来老皇帝的意思,是更偏向与二皇子!他甚至已经开始怀疑,北唐与南淮太子有交情,所以才出了这么一招!若是二皇子无事也就罢了,若是有事,肯定两国免不了兵戎相见的下场!

    “此事,朕自会允了!”殷容莫权衡一二,还是做了这个决定!

    等宴会散了以后,杨若水与殷容莫回到坤宁宫,两个人的神色略有凝重!

    “臣妾怕杨府已经出事了!”杨若水说完,便紧紧的咬着唇!当初,张嫣然与赵敬之闹僵了以后,她曾拖自己,将张府一门从封地给接回来!原本是想着在京城住些日子,可没想到,张府的人都不适应,是以都送回了江南!

    没想到,今日南宫玄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杨若水的心里是不相信张府的人是出自南淮的,那么只有旁人都死了,来个死无对证,再有南宫玄死咬着张嫣然是南淮人,到时候,张嫣然肯定是解释不清楚的!

    看来,南淮的形势,是要比想象中的还要复杂!

    “此次,南宫玄来,怕是是为了求的北唐的支持!”殷容莫说着,与杨若水一起回到内屋!今日,由南宫玄与明清公主所提到的人,都是他与杨若水比较重视的!若真是成了,他就算是为了北唐的江山,也会支持南宫玄!别的不敢说,自己的财力支持,南宫玄已经胜了大半!

    可若是自己执意不支持,南淮与北唐怕少不了一场恶战!可若真打起来,殷离落是断然不能再让他上战场了,而萧将军连毒都还没有解,随时都可能死去!若是在两兵交战的时候,出事,北唐必败无疑!

    再来有将才的便是秦何了,可是他毕竟少了作战的经验,胜负自没有半分的把握!

    而这么一分析,若真打起来,只有殷容莫御驾亲征!可是朝堂之上又有谁来压住?若是以前是王爷的时候,凡是有杨若水出面便可!可现在毕竟是皇帝,后宫不得干政,即便是皇后也不能参与的太多!那么就剩下百官之首秦相了!

    一日两日也还可以,可是南淮与北唐都是大国,这一战少则几个月,多则几年都有可能篮坛神话最新章节
!可现在,殷容莫就只有长公主一个孩子,连将来可以继位的储君都没有,旁人自会起旁的心思,届时内忧外患,神仙怕也只是无能无力了!

    如此,南宫玄带着兵符一事,是故意显露出来的!为的就是让殷容莫与杨若水认的清形势!

    “若是南宫玄登基,待他休养生息后,必然进军我北唐!”南宫玄的人性,就算是他们只接触过这一次,也能看出来,他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十足的小人!

    是以,摆在她们眼前,真正的出路就只有一条!那就是全力支持南淮太子!而且,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且,南宫玄能掌握这么多北唐的信息,或者是利用张府,在北唐一定有他的内应,而且是个地位不低的人!是以,杨若水她们处事,更是不能让旁人瞧出半分来!

    所以,这个迎娶明清公主的人,尤为的重要!既能不为利益所诱惑,又能有能力监视南淮的动静!更重要的是,身份不能太低!有一个撑得过场面的人,不让南宫玄心生疑虑!或者说,是个南宫玄错觉,让他以为自己已经考虑与他合作之事了!

    那么这个人,最合适的便是从封地的世子里头寻!不过因为赵夜华实在是太狠了,各王爷世子大多都是身有残疾,或男子痴傻的,能拿的出手的,以前就只有赵敬之,现在,还真的要寻寻!

    “皇上,娘娘,纯王世子求见!”妙海看着杨若水与殷容莫都不说话了,这才进来禀报!

    “赵子川?”殷容莫与杨若水相互瞧了一眼,不明白这么晚了他过来做什么?不过,他到底也算是自己人,自要见一见的!是以,殷容莫又与杨若水走到了外屋!

    “见过皇上,皇后娘娘!”赵子川微微的弯了弯身子,这么热的天,他的身上却有多加了一件袍子披上!手里一直拿着一个干净的白色帕子!就说了这八个字,他都咳嗽了几声!

    “免礼,这么晚了,怎还没有休息?”殷容莫不自觉皱起了眉头,赵子川年纪轻轻着实的可惜,若是轮心性,他自是更稳重!若是赵子川身子允许,其实殷容莫比中意殷离落还中意赵子川!殷容莫叹了口气,这都是赵夜华与郑氏的功劳,赵子川的病是从娘胎里便有了,这么多年,他也不过是只有续命的法子!

    “不瞒皇兄,臣弟今日过来,是为了和亲公主一事!臣弟今日瞧她南淮人这么嚣张,甚至说是有肆无恐,是以臣弟推断出南淮皇帝的心思,怕在南宫玄身上!此人心思阴毒,必要除之!可现在,最要紧的是一个合适的人选,明清公主提的那连个人,自是万万不行的,臣弟不才,倒是想毛推自荐了!”赵子川一笑,他的身份其实算是高的!

    就比如,在众多王爷里头,只有庸王与纯王可以相提并论,而且纯王出声也高,乃是与淑妃同为四妃的德妃之子,是以,就算赵子川身体不好,可身份还是说的过去的!

    “不行!”杨若水想也想便拒绝!瞧赵子川的身子,还比不上一年之前,若是再让他费心,岂不是身子会更差!

    听到杨若水拒绝,赵子川不由的露出一个笑容来,就连眼睛都弯了起来!不过,他始终保持着距离敢!“娘娘切莫急着拒绝,都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臣弟也不过是想尽到做一个做世子的责任?莫不是娘娘瞧着臣弟身子不好,瞧不上臣弟吗?”说到这话的时候,赵子川的眼神不由的议黯,没有刚才在分析事情的神采奕奕,头都垂了下来!

    “自然不是悠悠重生记最新章节
!”杨若水轻轻地摇头,赵子川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自卑,其实也就是为了逼自己松口罢了!

    杨若水还想再劝劝,殷容莫却率先一步开口!有些事情,他还不想让杨若水猜透了!“其实,你不必如此!”殷容莫突兀的来一句,倒像是两个男人之间的秘密!

    其实,从当初杨若水出事,而赵子川一直徘徊在殷府的门外,殷容莫大概就猜到了赵子川的心思!

    “臣弟甘心情愿,不过臣弟这样其实也是有私心的!”赵子川说完这话,瞧着殷容莫的脸色都变了变,赵子川不由的笑了笑!他可是知道,殷容莫素来在这个方面不是大方的!“臣弟只求皇兄莫要忘记,曾答应臣弟要护封地的周全!”

    “朕能登基,全仰仗封地的支持,就算是你什么都不做,朕一样也会护着封地!”骄傲如殷容莫,其实也是在劝赵子川,只不过是用男人的方式罢了!

    赵子川笑着摇头,“臣弟的身子臣弟心里有数,活一日不保一日,父王年纪大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受的住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若是有可能,皇上给他寻个伴,省的让他晚年凄凉!”提起纯王,赵子川眼眶就红了!

    这么多念,纯王寻遍天下名义,甚至有些刁难古怪的,他都跪在门口,一最卑微的姿态,来请求对方救救自己唯一的孩子!赵子川吸口气,“瞧臣弟说这些做什么,皇兄还是让臣弟做些什么吧,这样至少臣弟将来还能安心些!”

    “宫里头的太医,一个个都医术高超!”杨若水听赵子川这么说,心中都有些不忍!毕竟,她的命其实是赵子川救的,殷盼的命也是赵子川救的!可是,老天怎这么残忍,让他空有一身医术,却偏偏对自己的身子无可奈何!

    赵子川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或许能得到杨若水的担忧,什么都值了!“等到南淮的时局稳定下来,这明清公主自是不会留的,臣弟又没有任何的损失!”

    赵子川这么说,杨若水除了叹气,却不知该说什么!

    “朕敬你,封地朕也一定会全力相互!”殷容莫对着赵子川微微额首!试问连他自己都做不到如赵子川这么大度,这一切,都不过是以封地之名罢了!赵子川一直用他的方式,默默的的手中杨若水!

    单就这一点,赵子川的气度,就令人佩服!而且,他也从来没有刻意的隐藏什么,倒是个坦荡的君子!

    赵子川一笑,只说句愧不敢当!其实他心里,在某一刻也有过自私的想法,甚至也羡慕过殷离落,至少能拥有过相似的容颜,这些心思都是登不上台面的!其实,在感情的世界里,又有谁能做到真正的大度!

    善谈妥当此事后,赵子川便不停留,转身离开!只是这一路,听着他咳嗽的声音着实让人心惊!

    杨若水的心里沉甸甸的,这份恩情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要还!

    殷容莫紧紧的将杨若水抱着,这样的对手是可敬的,也是可怕的!杨若水一笑,手紧紧的握住了殷容莫,似乎感觉到他心里的起伏,“若没有你,又岂会有今日的杨若水?”杨若水回过头一笑,世人都知道她为人强势,若是所托非人,没有男人宠着,她再强势,也不过是拼个伤痕累累的下场!

    夜色渐浓,外头已经入更了!杨若水与殷容莫还是没有睡意!白色的信鸽掩藏在黑色的夜幕中!若非是殷容莫听到,怕要等到第二日才能瞧见了邪尊异世重生


    从信鸽的腿上解下信件,上头只写了几个字,“江南瘟疫,张府灭!”

    杨若水与殷容莫同时皱起了眉头,果真如他们所料,张府真的出事了!京城与江南相隔甚远,从江南送信过来,快的话,大概是要有三四日的光景,也就说,即便现在殷容莫再让人去寻证据,也已经晚了!

    而且,就算是再来势凶猛的瘟疫,都不会马上毙命,张府人的死,怕是有人故意安排!而这个人,显然对殷容莫的人是有些了解!能避开殷容莫的耳目!

    “臣妾去瞧瞧嫣然!”杨若水说着,便起身披上了外衣!

    “这么晚了,等明日再过去吧!”殷容莫自是要拦着的!

    杨若水摇了摇头,“出了这么大的事,嫣然心里肯定也是有数的,与其就那么担心,倒不如赶紧给定论,至少不用再一直猜测了!”杨若水说这话的时候,其实心中也是七上八下的!

    张府的人一直有殷容莫拍人保护,如今张府的人出事,也不知道张嫣然怪自己!而且,张嫣然因为赵敬之的事已经够苦的了,如今张府也出了事,也不知道张嫣然能不能受的住!

    殷容莫瞧着劝说无望,只能嘱咐她小心一点!

    杨若水到了张嫣然的院子的时候,瞧着屋里头的还亮着灯!而四海就守在张嫣然的门外!杨若水一心里一紧,赶紧快走了两步!

    门是虚掩着的,一推便开!印入眼帘的却是张嫣然一身素白,跪在菩萨的脚下,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

    听到动静,她缓缓的抬头!“你过来了?”张嫣然一笑,便从蒲团上这站了起来!

    “嫣然!”杨若水知道张嫣然是个聪慧的,可是她这个样子,倒不如让人瞧见她大哭一场,让人来的痛快!

    “我便知道你会过来,可明知道这样,可心里还是暗暗祈祷,希望你不会过来!”张嫣然说着,伸手给杨若水到了一杯温水!水不烫不凉,显然是准备好的!张嫣然顺势坐了下来,手中捧着杯子,眼睛却有一丝空洞!

    “对不起!”杨若水瞧着张嫣然这样,心里也是难受的很!不过,更是相信,今夜幸好来了,不然得让张嫣然揪心一夜!或者说,是给她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你怎么这么说!”张嫣然摇了摇头,她与杨若水之间,一直没有因为杨若水成为皇后而改变什么!人后,张嫣然都可以不与杨若水见礼!

    “生死由命,岂是谁能控制的了的!”张嫣然始终相信杨若水,诚如杨府,杨若水以前肯定会让人去保护,可还不是着了欲安的道了?就连杨若水,这一路走来,大可用九死一生来形容!我在明敌在暗,出了大罗神仙,谁也不能说可以护谁一世周全!这些道理,张嫣然自会懂得!

    杨若水拿着水杯,却不知该说什么!说声节哀,却又觉得太过于虚伪!

    “若是你需要将计就计,我倒不在乎这些虚礼!”与杨若水接触久了,张嫣然也瞧出杨若水的难处来!毕竟,现在她不单要考虑她自己,还要为整个北唐所忧虑!以前,她倒是羡慕那些做娘娘的,成日就闲着没事,就喜欢勾心斗角,等身临其境才发现,站什么样的位置,担什么样的风险!皇后的位置,也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坐的!

    “不必超级强医最新章节
!”杨若水赶紧的摇头,说她矫情也好,虚伪也罢,她就是不会让张嫣然再做牺牲的!

    等杨若水离开后,张嫣然突然放声大哭了起来!即便当初张府不得不将她委身于皇帝,即便她那次真的恨上了父母的软弱!可是,以前对她的宠爱,始终不能忘记!

    听到张嫣然哭声,四海纵身一跃,便从墙头上飞了出去!等回来的时候,手里头多了一叠纸钱!他推开门,将纸钱放于张嫣然的跟前!“宫里有规定,私下里是不能用这东西的,我寻了良久,也就寻了这么多!”四海不会安慰上,只能用他自以为是好的方式,在尽自己一点心意!

    张嫣然抬头瞧了一眼四海,没有说话!只是手却默默的接了过来!四海的这个时候瞧着张嫣然脸上还挂着泪水,伸手从袖子里取出了他平日用的灰色的帕子,不过,在伸出去的时候,又赶紧收了回来!一想到人家姑娘家用的帕子,都是绣了花带着香味的,而自己这个大老粗,平日里用的帕子,都还有汗水味,是以,四海接回来以后,赶紧藏起来!

    瞧着张嫣然不说话,只能默默的退了出去!

    第二日早朝,殷容莫就下旨,为赵子川与明清公主赐婚!这个结果,自是所有人始料未及的!当然,也包括南淮人!不过,赵子川与殷容是有些交情的,而且论地位倒是也不低!这道让南宫玄琢磨不透,这殷容莫到底有没有合作的意思!

    明清公主心里自是不愿意的,毕竟赵子川身子不好,不过有南宫玄压着,她也没出什么乱子!这一招,倒是能暂且安定下南淮的心!

    而坤宁宫内,杨若水手里拿着旗子,黑白相见的棋盘上,她久久不能落下一子!仿佛棋盘之上有一团迷雾,越想瞧的清楚,迷雾就会越发的浓!

    这个时候,长公主突然啼哭了起来!杨若水赶紧放下手中的黑子,慌慌忙忙的去瞧长公主,却瞧着她的哭声与平日里不同,倒是断断续续的,与其说是啼哭,倒不如说撒娇最为妥当!

    杨若水摸了摸长公主的额头,倒也不热!小床上也干爽的很!杨若水抱起来,想着喂喂她试试,可是长公主却将头扭在一旁!这倒是奇怪了,杨若水心中诧异,不过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是啊,大人想小孩的心思,自是猜不透难懂,同样,小孩其实也对大人的世界充满好奇!

    想透了这一点,杨若水心中自有了应对之策!可与此同时,长公主仿佛懂了杨若水的意思,突然不闹了!都说三岁看小,七岁看老!就现在长公主最这人心似乎通灵性一样,长大后,必然是各中好手!

    杨若水马上唤来了访琴,就说是自己丢了东西,派御林军的人去明清的屋里查!

    果不其然,明清没过多久就闹了起来!毕竟被人怀疑手脚不干净就是莫大的耻辱,还被一群男人搜自己的屋子,这也就罢了!那些男子都是些粗人,手脚重的很,屋里头被仍的满地狼藉,且自己的贴身衣物,也被人翻来翻去,即便是有南宫玄压着,明清公主也受不了这种羞辱!

    杨若水将长公主哄着睡了以后,便带着妙海出去转转!省的闹大了,让人跋扈的吵醒长公主!虽说杨若水就是等明清公主闹,可是她可是不急的,一路上走走停停,不知道的,还以为只是来观赏的!

    到了明清公主院子外头,老远就看见她在门口吵,宫人们一直在一旁拦着,估计是要脑子见自己吧!杨若水一笑,反而停下了脚步,就在外头瞧着这一国公主与市井妇人一般撒泼!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三章 和亲公主 返回《嫡女若水》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一十五章 夫妻之实?(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