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若水最新章节列表 » 归来 第二百一十六章 残暴验身

归来 第二百一十六章 残暴验身

文/沉欢
嫡女若水 本章字数:7816 嫡女若水txt下载
推荐阅读:盛世星途 名少的心尖爱妻 爆笑尸姐之惹佛成魔 惊世狂女之九界逆袭很嚣张 绝绯善类之帅哥闪开 异界白龙之主 少女大召唤 悠闲生活美滋滋 传道大千 侯府毒妻
叵喾蛉怂低暾饩浠暗氖焙颍∶嫖薇鹊募啪玻路鹆粑寄芴≌獍愦炙椎幕埃幢闶瞧胀ㄅ佣际懿蛔。慰龌故且还墓鳎?

    秦相夫人瞧着南宫玄那仿佛要吃人的眼神,她直了直身子!毫不畏惧的迎了上去,单就这份气魄,也知道秦相夫人也是女中豪杰!秦相知道南宫玄素来阴毒,不由的挡在了秦相夫人的跟前!

    两方现在对持,谁也不肯退后一步!即便现在陷入两难的境地,秦相夫人也不后悔!秦元乐乃是她亲生的,她这过的太苦了,就因为秦相上一次的妥协,让秦元乐进了东宫做了太子妃!如今两个孩子,好不容易有了盼头,怎能让一个没有任何品性的人给破坏了!

    “秦相夫人这话何意?”南宫玄瞧着殷容莫根本就没有怪秦相夫人无礼的意思,说话间,带着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

    “明清公主是什么样的人,或者为什么由正妃变成侧妃,想必二皇子比我这个妇人更清楚!秦家庙小,迎不了这尊大佛!”秦相夫人说话也极为的不客气,或许这便是母亲的本能,一旦保护起孩子,就仿佛有神佛降身,毫不畏惧!

    听了秦相夫人的话,秦何的眼中闪过一丝愧疚,可是,他瞧了杨若水一眼,只能将心底的情绪都压了下来!

    “哼,清楚又如何?如今皇妹已经是秦公子的人,难道秦相府要做那敢做不敢当之辈?今日,秦公子必须为皇妹负责!”南宫玄虽说对秦相夫人说话,可是眼睛却是瞧着殷容莫的!

    毕竟,即便是明清公主做错了事,可是她到底是和亲的公主,也不能随意的处置了!今日势必是要进秦府了,至于是妻是妾,那就要看殷容莫与杨若水的心思了!

    “只要有我在一日,我秦家的门,她休想进!”秦相夫人也表明了立场,她说话这么决绝,其实也是没底的!毕竟南淮与北唐都是大国,倒是殷容莫会不会站在秦何这边也说不定!反正现在她先把话放这,若是殷容莫执意要让明清公主嫁给秦何,她就一头撞死在这大殿之上,这样,秦何便是在热孝期,于情于理都不应该将明清公主再配给他!

    南宫玄只觉得心里头窝囊,即便是南淮太子,对他都忍让三分!如今来了北唐,却被一个内妇给这般的顶撞!瞧瞧殷容莫与杨若水,两个人就这么听着,就好像没他们什么事一样!男人与女人在众人面前争吵,这男人就已经掉了身价,可现在,他只能硬着头皮上!

    就现在殷容莫与杨若水的态度,就算是他执意要拉着他们参与,估计也会被踢皮球似的,给踢出来!占不得一点好处!

    “秦相夫人这样,若是不知道人,还以为多么有原则与贞洁,可若真追究起来,你女儿勾引你儿子,这事你不会不知道吧!”南宫玄冷笑了一声,将他逼急了谁也没有好处!

    众人一听这就惊了,亲兄妹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而且,南宫玄分明就说的是,你女儿与你儿子,那就只有秦元乐与秦何了!世人都知,秦何最疼爱的便是秦元乐这个妹妹,当初秦相将秦元乐送与太子东宫,听说差点还闹出了人命!

    而杨若水听了南宫玄的话,眼不由的一眯,似乎心中的那一块积石给搬走了邪尊异世重生


    “你胡说!”秦相夫人气的差点没有站稳,只是眼睛却瞧向杨若水!秦何的事杨若水是知道的,可此事怎么会传到南宫玄耳朵里!而且,杨若水又是怎么知道的?秦何与秦元乐并非亲兄妹之事,就只有她和心腹知晓,怎么会传出去!

    “胡言乱语,我与妹妹清清白白!”秦何听到南宫玄提起秦元乐,心中一紧,即便是心里有准备,可有些事情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他还是有一种想要将自己藏起来的感觉!

    “哼?用这四个字来形容与自己妹妹的关系,这本身就已经不正常了!”南宫玄冷笑一声,“北唐皇帝,如今秦公子口口声声的说什么被人算计,可是被忘了这是北唐的地盘,试问皇妹又如何算计的了?分明就是他占了便宜,还不想负责!”南宫玄瞧着自己已经压了秦相府一头,这才转身将殷容莫给抬了出来!

    殷容莫面无表情,好像眼前的阵势,也不过是无关紧要的骂声罢了!“二皇子未免也太迫不及待了,凡事如何,还是等寻到公主再议也不迟!”

    被殷容莫这么一堵,南宫玄倒是说不出旁的来了!从鼻间发出一声冷哼,便坐在一旁不再多言!

    而秦相夫人只是在一旁默默落泪,秦相瞧着一直跪在地上,一声狼狈的秦何,就只能一声声的叹息!

    “禀皇上,寻到明清公主了!”此刻,是李云亲自带人,将明清公主带来!

    真正的主角过来了,众人赶紧让出一条路来,就瞧着明清公主披着一个大红色的披风,头上的簪子全无,头发随意的披散在肩膀!头发的末端,似乎还挂着几片草叶子!

    一倒了人群中,她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眼泪簌簌的往下流,就仿佛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皇兄,秦公子他,他,求皇兄为皇妹做主!”明清公主指着秦何,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一样!

    而北唐的人对这个公主没有什么好感的,或者已经种上了她不知廉耻的心,是以,这会儿除了觉得她做作以外,还真没有旁的感觉!

    明清公主瞧着众人都盯着她,她似乎是觉得难堪!赶紧将头低了下来,却在动作间,露出了里头暗粉色的中衣!而在旁人瞧不见的方向,她的嘴角不由微微上扬!那日她瞧见秦何以后,就存了这个心思,是以,这几日她都乖乖的没有闹乱子!

    即便是有宫人对她冷嘲热讽,她都一一忍下!就是为了平安的等到今日成亲,怕中途闹起来,杨若水等人会改变主意!

    等到将她送入洞房,她借口不喜欢让旁人盯着,是以屋子里头就留了一个婢女,剩下的都侯在门外!而明清宫中手中早就准备好了迷药,明清公主偏她过来,对着婢女一扬,那婢女便没了动静!明清公主赶紧换上婢女的衣服,而将那婢女面朝里躺在了床上,这样除了赵子川进来洞房,旁人肯定都不会发现!就算是中途有人进来,也只会说这个公主不懂规矩罢了!而她自己佯装被骂了出去,小跑着离开!她跑到了离宴席最近的男茅房,就那么等着!反正她现在没有自己的人可以利用,不可能将秦何引到自己的跟前,便想到了这个最笨的方法!可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她等到了!

    等着四下无人的时候,她自己冲了进去!秦何正在如厕,看到有女子在这里,自然心中一惊,反应也就没有那么灵敏,便着了明清公主的道了!

    “皇妹委屈了,今日我一定会为你,为我南淮人讨个公道!想来,北唐皇帝也不会阻止的地狱征兵
!”南宫玄这话说的好听,可脸上哪里有什么愤怒,不拍手叫好就不错了!

    如今殷离落与殷容莫之间有了隔阂,秦何必然顶替殷离落的位置,手握兵权的将军,可比一个病秧子世子强的多!

    “禀皇上,臣虽然被人算计,可是臣记得清清楚楚,绝对没有做过什么事情与明清公主!再来,明清公主这番作态,臣就是死,也不会娶这样的女子!还望皇上体恤!”秦何说着,便在地上重重的叩了一个响头!被明清公主这个女人挨近了他都觉得恶心,若真是发生了什么,他现在恨不得马上自尽!

    “皇兄!”明清公主听秦何这么说,更是将哭声抬的很高!杨若水不由的皱起了眉头,这声音让人听了就觉得难受!

    “够了,今日你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别成日装的是什么正人君子的样子,一个能与亲妹妹苟合的人,还能高尚到哪里去!”南宫玄听着秦何那句句嫌弃的话,心里头也冒了一把火!这也就是在北唐,若是南淮早就拉出去斩了,公主看上你那是你的荣幸,便整的就像是要上断头台一样!

    “放肆!”殷容莫猛的一拍桌子,“南宫玄,这里不是你南淮,由不得你在这里与搅蛮缠!”

    “禀皇上,当时臣被人算计晕了过去,自不能占公主清白,忘皇上明察!”秦何一抱拳头,死活就是不松口!

    明清公主冷笑一声,“秦公主说的好笑,谁不知道秦公主武艺高强,试问谁能有这个本事,能悄无声息的将公子打晕?”

    “来人掌嘴!”杨若水柳眉倒立,她刚才是没有说话,可并不代表她不存在!只不过是在找合适的机会罢了!“你是皇上赐婚的侧妃,如此不懂规矩,访琴去好生让她学学!”

    “你!”明清公主一瞧是访琴,身子不由的往后一退!她可是在访琴跟前吃了不少苦头,瞧见她以后,就仿佛已经是天性一样,不由的感到胆怯!

    南宫玄重重的咳了一声,殷容莫与杨若水看样子是想袒护秦何了!不过,秦何与明清公主发生什么,就算是挨了打又如何,左右有南淮在,殷容莫自不能做的太过!

    明清公主本瞧着南宫玄阴冷的表情,不由的咬了咬牙!杨若水用礼压她,她自不能反驳!秦何与殷容莫说话,她是不该插嘴!不过,还不等明清公主准备好,访琴那巴掌就打了过去!

    这一巴掌可是用了七成的力气,明清公主整个身子都被打到了一边!嘴里直感觉咸咸的,往地上一吐,一口血水便吐了出来,在中间,还掺夹着一颗牙齿!明清公主气的紧紧的咬着唇,可为了将来的功劳,她只能忍了!只要她能顺利嫁给秦何,南淮或者是南宫玄都会成为她的后盾,日后的日子就不会这么难过了!

    “你说!”教训完明清公主,殷容莫才继续刚才的话题!

    “禀皇上,等臣醒过来以后,便感觉到有个女子压在臣的身上,臣睁开眼睛,就看见是明清公主!可是臣敢可以肯定,公主并非是臣的人!”秦何咬了咬牙,将遇到的事情,与最简短的语言描绘出来!

    而秦夫人听了以后,更是眼泪直流!在她瞧来,这女子压在男人的身上,就是晦气的!就觉得秦何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而旁边的世族子弟,到底一脸兴味!只觉得这个明清公主长的不怎么样,倒是大胆的很,连女上男下的姿势敢尝试,都可以与青楼的姑娘们比一比了,想来在南淮,她是经常的怜惜!

    无论众人怎样思考,可却没有一个人怀疑此事的真伪篮坛神话


    明清公主虽然大胆,但还不至于一点廉耻心都没有!听着秦何这么描述,脸上也觉得没有光彩!可为了以后的日子,她只能承受住别人异样的目光!“禀北唐皇上,秦公子他敢做不敢当,本宫与他已有夫妻之实!”

    秦相夫人听到这里自是听不下去了,她站在秦何的旁边,对着殷容莫与杨若水福了福身,“公主殿下,人要脸面树要皮!秦相府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为何要这么害我们,若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在这里给你陪个不是,求求你放过我们秦相府吧!”秦相夫人说着,直接对着明清公主扣了一个响头!

    明清公主气的浑身都颤抖了,秦相夫人到底是有诰命在身的人,这么的卑微,却就单单为了不让明清公主与秦何有关系!明清公主很想问问,她是什么浑水猛兽?让人厌恶成这样?就秦相夫人这一跪,比打她两巴掌,还要羞辱人!

    “夫人这话如何说起?明明是秦公子偷偷的去婚房将本宫打晕,如今却成了本宫是恶人了?”明清公主说完,继续她的哭泣生涯!

    听了她的话,不少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秦何是眼瞎了还是饥不择食了?将她打晕?说笑话呢吧!论才情没才情,论相貌没相貌?就连这品行,都比不上青口的姑娘!别说人家秦公子什么女人没见过,就算是寻常的人,宁愿花银子找姑娘,估计也没人愿意找她!

    就连南宫玄听了他的话,脸色都变了!直在心里骂她是个蠢的,这种理由怎么能想的出来?

    杨若水更是冷笑了两声,“照公主这意思?秦公子将你打晕后,让你换上了丫头的衣服?本宫倒是见识了,秦公子可真有闲情!”

    杨若水说完,众人才注意到,因为刚才被访琴一巴掌打倒,将衣服露出了大片,其中上头的中衣应该是明清公主自己的,而下头的裙分明就是穿的婢女的!

    这下,事情似乎更是清楚的展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南宫玄又觉得明清公主简直就是丢人,要做不将他做全了!“北唐皇上,此事两人各执一词,一时一不好辨认真假!我南淮为了事情的真相,就牺牲一次,让人给皇妹验身,看是否是清白之身!”

    其实南宫玄这话也是搞笑,明明事情马上就有了眉目,就是明清公主算计了秦何!

    “皇上,皇后娘娘,臣妇认为此法不妥!依明清公主的做派,若早就不是完璧之身,岂不是要赖在相府身上了?”秦相夫人反应很快,不过说的也有几分道理!

    至少她说完这话,不少人都点头应和!

    “你以为世人都与你那不知廉耻的女儿一样?”明清公主再也忍不住了,她到底是女人,让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怀疑清白,即便是有南宫玄在旁边,也已经压制不住她的怒火了!

    “你,不知廉耻,不!”秦相夫人气的骂了起来,可是说到一半的时候,一着急,差点晕了过去!

    “夫人,娘!”秦相与秦何赶紧扶住秦相夫人!明清公主南宫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样的话,日后还让秦元乐怎么做人?只有秦何,除了愤怒意外,更多的却是愧疚!

    “你若真的发生了事,有是清白,该有落红才是!”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的赵子川,悠悠的开口,目光里带着淡淡的嘲讽寓医于食最新章节
!“明清公主到底是与皇室和亲的公主,到底是否清白,关系着南淮的颜面,想必皇子也不会反对!”

    被赵子川这么一说,南宫玄自不好再说什么,瞧着明清公主言辞凿凿,应该是有一定把握的吧!

    “皇上,在枯井中发现了一个仅着里衣的婢女!”驿馆的人又过来禀报,将那婢女的尸体也抬到了众人面前!

    明清公主一下慌了,这不是那个被她迷晕后,拖到床上的宫人吗!怎么会在枯井里发现的!

    杨若水自然是要人查的,这婢女是伺候在明清公主身侧的,而在假山后头,又发现了一件婢女穿的上衣,与明清公主的正好的一套!若是瞧体型,与这婢女的也无异!

    而在发现明清公主的那个屋里,也并没有发现什么落红,或者是血迹之类的东西!那么,明清公主的言论,自然该引人怀疑的!

    “禀皇上,明清公主乃是皇上亲口赐给臣弟的侧妃,如今是否是完璧之身,如今尚不明确,臣弟求皇上允许,为她验身!”赵子川说的清清楚楚,却让人没有反驳的余地!无论明清公主与秦何到底有没有什么,可是她到底是赵子川让人抬进来的,按道理说,在场的人,也只有赵子川最有发言权!

    明清公主一愣,验身无论如何对女子都是极大的侮辱,她赶紧转头瞧南宫玄,可南宫玄赶紧将头扭在一边,毕竟现在的局面,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不,本宫不要!”当杨若水命嬷嬷将明清公主拉到屋里的时候,明清公主死命的挣扎!访琴身子一动,一手便让明清公主反手叩在了后背!只要明清公主身子一动,访琴的手便紧几分!明清公主惨叫声连连,可南淮的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谁也没有办法为她求情!

    有人也想说,这北唐太侮辱人了,明清公主乃是南淮的公主,可是转念一想,以一个破败之身,在新婚之夜闹出这样的事来,却也是明清公主不对在先!即便是南淮的皇帝亲自来了,也只能眼睁睁的瞧着明清公主被验身!

    被带进屋里的明清公主,被访琴猛的一推,直接倒在了地上!头碰到床沿,摔的晕晕乎乎的!还没有反应过来,旁边的嬷嬷们,紧紧的将明清公主压住!

    明清公主只觉得身下一凉,这才发现,她身上的亵裤已经被人褪到了脚脖处!“你们做什么,你们做什么?”明清公主吓的大喊起来,一个女人被一群老女人盯着下身,这种感觉,任谁都会觉得恐怖!

    “啊!”明清公主突然大喊了一声,只觉得身下一痛,浑身都颤抖的起来!

    雪白的帕子,在瞬间沾染了红色!“是完璧!”一个嬷嬷面无表情的说了这么一句,拿着刚才得来的元帕,便要去复命!而这会儿,明清公主也被人松开了!

    她蜷缩的抱在一起,那嬷嬷们用了最原始的方法,证明了她的清白!可是,这却也是最残忍粗暴的一种方法!

    在瞧见嬷嬷们手中的帕子的时候,南宫玄的瞳孔猛的收缩!验身的方法千千万万,为何偏偏要这一种!南淮人没有点守宫砂的习俗,可是却也有旁的方法啊!

    南宫玄心中说想,自然是要问出来的!

    “二皇子觉得,除了这种方法,还有哪种方法是万无一失的?”杨若水挑了挑眉,丝毫不避讳的在众人面前,谈论这种事情!

    南宫玄一语顿塞,以明清公主的做派,确也是最适合这种方法了文至武圣最新章节


    “老爷,夫人,小姐自尽了!”秦相府的小厮,一路跌跌撞撞的过来报信!

    秦相夫人刚缓过神来,这会儿有跌坐在了地上!南宫玄她们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种话,主子们虽然没离开,可下人们人多嘴杂,这会儿估计已经被秦元乐知道了,这让她除了一死,还有别的什么选择!

    秦相一急,对着殷容莫抱了抱拳,赶紧带着秦府的人回去瞧瞧!临走的时候,他瞪这南宫玄!“你最好祈祷我女儿无事!”说完,便匆匆离去!

    不过,因为秦元乐的做法,更让人鄙夷明清公主!人家只是被人污蔑名声,便以死证清白!而她呢,明明是个黄花大姑娘,为了嫁给秦何,竟然不在乎名声,只能说,这脸面可真是厚啊!

    明清公主颤颤的出来,只是没有了刚才的嚣张,那脸也变的惨白!似乎,所有的尊严,在那一方元帕上,消失的干净!

    “不知廉耻!”赵子川哼了一声,明清公主身子是清白的,可是心却脏了!

    “今日真是让本宫开了眼界了,来人,将明清公主的名号在玉蝶上除名,皇室也丢不起这个人!”杨若水说完,便直接与殷容莫摆驾回宫!

    明清公主跌坐在地上,在玉蝶上除名,说明她已经不是世子侧妃,而是一个妾,一个真正的上不了台面的妾!

    皇帝与皇后来口,南宫玄站在明清公主面前扫了一眼!转身就要离开!原以为明清公主终于聪明的了一次,可没想到最后还是办砸了,最后连带着他,也被北唐的人笑话了!

    南宫玄都出了门,明清公主才反应过来!“不,皇兄等我!”明清公主赶紧小跑着追了上去,而每走一步,却疼的她冷汗直流!可是,她已经在北唐没了脸面,若是连南淮的人都放弃她,她日后该如何生存?

    明清公主现在的地位低下,自然不配让人特意伺候!她要是想出去,只能随她的意思!

    等到宾客们都散尽,赵子川猛的咳嗽了起来,压制了这么久,身体早就有些受不住!这一咳起来,就仿佛是没了尽头,要将刚才所有的都补上来!

    旁边伺候的人在旁边心疼的厉害,只能给赵子川顺气,却没有旁的办法!眼瞧着赵子川咳的脸红的如他今日的衣服一样,也只能一声声的叹息!

    这一幕若是让旁人瞧见,也全都是以为赵子川是为了北唐不被南淮笑话!若是以他现在的样子被南宫玄看了,肯定在他的身体上说事,他这是为了皇家的颜面!

    可是,只有贴身伺候他的人明白,这哪里是为了什么颜面,分明就是为了杨若水,怕杨若水内疚自责!

    而门外,明清公主即便是小跑,都追不上南宫玄等人,一声声的皇兄,就仿佛被这夜里的风给吹散的干净,飘不到南宫玄的耳朵里一样!

    “皇兄,那个贱人骗你,秦何与秦元乐之间,分明还有别的秘密!”明清公主一急,为了让南宫玄停步,随口就说了这么一句!

    果真,南宫玄在听到这话的时候,马上停住了脚步!

    明清公主不由的冷笑了几声,这里头更是带着几分的苍凉!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五章 夫妻之实? 返回《嫡女若水》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一十七章 断子孙(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