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若水最新章节列表 » 归来 番外 第一章 巧遇

归来 番外 第一章 巧遇

文/沉欢
嫡女若水 本章字数:5600 嫡女若水txt下载
推荐阅读:异界白龙之主 少女大召唤 绝绯善类之帅哥闪开 悠闲生活美滋滋 传道大千 三国之群芳寻踪 重生之重铸天朝 惊世狂女之九界逆袭很嚣张 别笑哥抓鬼呢 侯府商女
“咳咳。”纯王府的后山竹林里,传来一阵阵咳嗽的声音,赵子川坐在竹屋里,手中的帕子都已经染成了红色,他大口大口的吐着血,好一阵子,才止住了咳嗽异界兑换狂人


    “世子。”羽墨跟在赵子川身边是最久的,眼瞧着赵子川的身体差的很,可是却没有任何办法。当初风神医在的时候,都无法为赵子川根治这病,更何况风神医已经去了呢。

    “无碍。”赵子川笑了笑,将手中的脏了的帕子递给了羽墨,从旁边的盆子净了手,才缓缓的靠在竹藤上,瞧着屋外的景色。

    羽莫瞧着心疼,这一晃十年过来了,当初赵子川为了殷容莫,不,应该仅仅是为了杨若说。千里跋涉去了南淮,本来身子就不好,这么折腾,去了南淮就一日不如一日了。

    可当时南淮形势严峻,赵子川根本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与南淮太子商量对策,再加上那贵妃的人也厉害,有一次连赵子川差点都被算计了。拖着这虚弱的身子,与南淮人决战,那一次是伤的最重的。

    可给京城送信的时候,赵子川只寥寥的写了几个字,只说是情况已经稳定,这里头的凶险却只字未提。南淮的事处理完以后,赵子川倒也想去京城,可当时他是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是被人一路抬回纯王府的。当时,连纯王瞧着见,都落下了眼泪。

    好几次,羽墨都问赵子川,这么默默的付出,值得吗?可每一次,赵子川就只是但笑不语。

    信鸽从空中飞来,准确的停在了赵子川手边的桌子上,听到信鸽的声音,赵子川原本混沌的眼睛,瞬间变的清明。他将信鸽上的信件取了下来,细细的读完,每瞧一个字,脸上的笑容就深上一分。“你瞧,长公主倒是个厉害的。”赵子川说着,将信件递给的羽墨,瞧着自豪的表情,就好像这长公主是他的女儿一样。

    羽墨又叹了一口气,十年了,赵子川就这么默默的关注京城十年了。“主子,若是你记挂京城,怎不去封信,报个平安也好。”对于这一点,羽莫却始终理解不了,明明在乎的要命,却什么也没有表示。若说真的怕杨若水担心,当初有人打听他的消息,赵子川也没有阻拦,似乎有意让京城那边知道。

    赵子川笑了笑,“她那么的聪明,我若表现的有一点不妥,她岂能不明白,与其让她多一份负担,倒不如大方一些。”赵子川难得将自己的心事透露给羽墨,不过想想也是,若是他可以隐瞒他的状况,那么只会引起杨若水更大的注意,与其给她心里添事,倒不如顺其自然。

    “皇后娘娘是个有福的。”羽墨只能说上这么一句,便久久的无话了。

    “也罢,出去走走吧。”春日里连草都显得娇嫩,赵子川难得有心思,便出来透透气。这里是王府的后山,平日里清净些,再加上赵子川在这里养病,纯王也特意吩咐了,不让人打扰。这会儿,只觉得这声音都有些空灵。

    “长姐,瞧着前头就该是世子的屋子了,妹妹低贱,自不能入世子的眼,这会儿过去了,也不过是空走一遭吧,再加上妹妹身子不适,今日长姐自己过去可好,望长姐体谅。”不远处,安如霜一脸真诚的对着自己跟前的安如梅说道。

    安如梅冷哼一声,“你倒是个识时务的。不过,你这张脸始终留不得。”安如梅说着,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朝着安如霜便刺了过去,那狰狞的面孔,却是与身子一袭素衣,一点都不相称。

    “姐姐误会了,妹妹着实没有攀上世子的想法。谁不知道这纯王世子体弱多病,活一日不保一日,妹妹可不想年纪轻轻的做寡妇。”安如霜说话的声音很大,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惊恐,可是手却不急不慢的挡住了安如梅刺过来的手金古武侠赋最新章节


    “世子。”羽墨瞧了一眼赵子川,眼睛里闪着浓浓的怒火,心中暗骂这安如梅不是个玩意,竟然这么诅咒赵子川。

    对于安如梅与安如霜这两姐妹,羽墨是知道的,她们是刚来府上不久的表小姐。这安府是王妃的娘家,也没有多高的出身,王妃去的早,平日里也没有多少走动,也不过是过节的时候,差人送些东西罢了。

    这次,安家一下子来了两个姑娘,这意图自是明显。而纯王正巧也有这个意思,赵子川如今都一个二十有六了,正常人家,孩子都好几个了,可现在赵子川都没有娶亲,纯王心里如何不急。再加上,听下人说这安王妃在世的时候,温善之礼,与纯王锦瑟和鸣。不然纯王也不会这么多年了,一直没有抬上来个新王妃。

    而且,这安家地位不高,也不怕她们有什么想法,来个亲上加亲也是好的,免的将来,断了安家这门亲戚,也是纯王念着安王妃。

    对于这两个人,羽莫也打听过,大姑娘安如梅是安家长房嫡出,平日里是骄纵些的。而二姑娘安如霜是庶女,原本她是没有机会过来的,还是苗侧妃去送礼的时候,曾夸了这安如霜几句,这安家,才将安如霜一起送来。

    “那姑娘倒是个聪明的。”赵子川却突兀的一笑,羽墨顺着赵子川的视线,却瞧着赵子川说的竟然是刚才诅咒他的安如霜。

    羽墨哼了一声,怎么瞧着这安如霜也不是个好的。赵子川笑着摇头,却扭头朝另一边走去。

    “世子,不会出人命吧。”羽墨不喜安如霜,可纯王在乎安家,自不能让安家的人在这王府出事。

    “放心,死不了人。”赵子川笑着摇头,却把安家两姐妹的把戏瞧的清楚。这安如梅不在山下山中发难,却临近自己的屋子的时候,才说话,其实也不过是希望引起自己的注意。他可以肯定,若是他听见动静出来,安如梅的匕首肯定是指着自己的,而她这么做其实也不过是逼着安如霜说不喜自己的话,惹怒自己,然后用自己的手除掉安如霜。

    不得不说,安如霜要比安如梅聪明很多,自己能平定南淮,又岂是会被表面现象所蒙蔽的人。

    这山上太阴凉了,赵子川索性便走了出去,不过,快下山的时候,就又咳了起来。

    “主子,日后别再回山上了。”羽墨在一旁劝道,这山上雾气重,岂是也并不适合养赵子川的病,只是,赵子川却偏爱这个地方,为了照顾他的心情,纯王都没有阻止。

    “只有这个地方像些。”赵子川喃喃自语,等羽墨再问的时候,却什么话都不说了。

    两个人正说着,却听到身后一阵响动,赵子川与羽墨同时回头,就瞧着安如霜从后头的坡上往下滚,身上已经沾满了泥土,虽说这坡子不算陡,却也够这个娇滴滴的姑娘受的。

    赵子川不由的皱了皱眉头,不过这个安如霜倒是个能忍的,瞧着她的身体东撞西撞的,却硬是没有喊出声来。眼瞅着安如霜的头就要碰到对面的石头上,赵子川仿佛是不受控制的出手,可是却也并不是过去将她扶起来,而是暗中用掌风将她打到一边,避开了那坚硬的石头。

    不过,这也是需要内力的,赵子川这一用内力,又一阵阵的咳嗽。羽墨更是恨这个安如霜的厉害,怎不赶紧死了,可瞧着赵子川竟然出手救她,一肚子的话,只能默默的咽下。

    安如霜的身子终于停了下来,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只觉得浑身上下都火辣辣的疼,也不知道是伤到了什么地方闺趣
。她坐在地上,好半响才缓过这个劲来。刚才在安如梅的手下脱险,谁曾想,下山的时候,脚下一滑,竟然就这么直冲冲的滚了下来。她无奈的瞧了一眼自己脚上的绣鞋。

    临来的时候,自己的奶娘连夜赶出来的,这鞋子自是精细,不过走着却不合脚。安如霜直接将这鞋子一把给揪了下来,虽说不忍付了奶娘的心意,但是这会却难受的很。

    羽墨瞪大了眼睛,只觉得这个安如霜怎么一点都不像女人,赵子川说她是个聪明的。她就该猜到赵子川的身份的。安家两姐妹说难听点,就是为了做赵子川的女人才被送来的,当着赵子川的面,竟然这么不注意自己的形象。

    安如霜将脚柔了柔,这才又重新穿上,她伸手扶着旁边的竹子站了起来。朝着赵子川方向走了两步,这会儿才正眼瞧了一眼赵子川与羽墨,不过瞧着羽墨一脸的戒备,心中倒觉得莫名其妙。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安如霜说着,微微的福下身去。刚才她眼瞅着就要撞到石头了,可是自己却安然无事,她心中自是知道肯定是有人相救。相较于刚才的随性,安如霜现在就仿佛是换了一个人一样,举手投足之间带着世家女子的大气,可不是安家那种小门小户才有的。

    赵子川没有说话,只是在瞧着安如霜的时候,眼睛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就好像又回到了十二年前,他第一次瞧见杨若水的时候,只那一眼的风华,却惦记到现在。

    安如霜瞧着赵子川没有说话,倒也不介意,不过在瞧着赵子川手中带血的帕子的时候,眼微微的一眯,“敢问公子,能否指一条下山了路?”安如霜弓下身子来,对赵子川自是恭敬。

    这路与安如霜她们上的时候,并不是一条路,再来这纯王府高门大院的,若是去了不该去的地方,倒是让人笑话,安如霜权衡一二,还是询问了一声赵子川。不过,安如霜也是个知礼的,她没有问赵子川的身份,自然不会乱攀亲戚喊什么表哥,单就这一点,也能知道她心里也是有傲气的,且不是难缠的。

    过了好一阵子,赵子川才止住了咳嗽,他轻轻的点头,对于这个安如霜倒是不讨厌,便随手指了一条路。“这路难走,羽墨你去送送安姑娘。”

    赵子川说完这话,羽墨一惊,赵子川的意思是这姑娘入了赵子川的眼?不过,有些话羽墨却不能多问。

    “如此,就有劳了。”安如霜倒是个不客气的,爽快的应下了。这倒是让羽墨的脸瞬间黑了下来,只觉得这安如霜是个没有眼力劲的,不过,赵子川愿意,他也不能说什么。

    等他们走了以后,赵子川这才注意懂爱,安如霜的脚是一瘸一拐的,胳膊上也有好几处破皮,可是却没有乘机利用亲戚的关系,来求得更大的帮助。倒是个倔强的,且坚强的很。

    赵子川坐在石头上,眼睛微微的瞟向远方,他曾听说,杨若水以前在杨府的时候,过的艰难。赵子川叹了一口气,她的过去自己来不及参与,可她的未来也与自己无关。赵子川就那么静静的坐着,若是从远远的瞧出,还以为是雕刻的石人一般。

    而这厢,纯王府上的人谁不知道羽墨的身份,虽说这安如霜一身的狼狈,可是却是被世子跟前的人送回来的。在众人眼里,都是觉得这安如霜是入了赵子川的眼了。虽说来纯王府做世子妃,将来守寡那是肯定的,不过一个庶女,只要能入王府,就表示后半辈子衣食无忧了,还能帮衬娘家,总好过被嫡女随便安排个人家嫁了的好。

    “那庶女倒是个有福气的末日之暖暖路
。”从林子里回来,赵子川便回了自己的屋子,不过羽墨的脸色却一直不怎么好,总觉得一个庶女是配不上他们高贵的世子的,说话也就没有那么注意了。

    “她上头有嫡姐压着,倒是个可怜的。”赵子川随口说了句,身子懒懒的靠在躺椅上,只觉得浑身都没有办法动。他是懂医的,就他这身子,顶多再有一两年的活头了,到时候只可怜了纯王。

    “我倒是不知道世子竟是这般好心。”羽墨低低的念了一句。

    倒是让赵子川的身子一怔,他苦苦一笑,旁人不明白或许就罢了,可是他心里比谁都清楚的很。所谓的好心,也不过是因为念着杨若水,只觉得相遇的场景有些相似罢了,有时候他甚至可以理解殷离落,原来放手是如此痛苦。

    迷迷糊糊的赵子川竟然睡着了,羽墨从一旁取了一个薄被子给赵子川盖上,心中只觉得一沉,这几日,赵子川一日比一日睡的要多些,这纯王府也都是有大夫的,私下都说,这赵子川也就一两年的事了。这谣言传出去以后,纯王大怒责罚了不少人,可是任谁心里也清楚。十年前赵子川能保下命来,其实已经是上天的垂怜了,这些年可以说是用药吊着命罢了。不然,纯王也不会这么急着,将安家两姐妹接入王府了。说句难听的,就算将来赵子川死了,到底是娶过媳妇的,也不至于落个童子下葬的下场。

    外头,有人悄悄的咳了一声,羽墨身子一顿,赶紧走了出去,做了一个让他们安静的手势。“世子睡着了,可有什么事?”

    “外头有表小姐求见。”下头的人一听,赶紧将声音压低了。

    羽墨听后脸色一变,心里第一反应便是安如霜。刚才亏他都还觉得,这个安如霜是个有脸皮的,不至于死缠烂打,没想到这会儿竟然又过来了。“世子在歇息,谁也不见。”羽墨哼了一声,都没有知会赵子川,便自己做了主。

    羽墨的脾气是个暴的,有的人甚至觉得羽墨比赵子川还让人害怕,是以他一说完,下头的人赶紧点头,也不敢废话。

    外头站在的安如梅,一听到赵子川不愿意见她,她气的撒开嗓子就喊,“表哥,表哥。”这女子的声音本来就尖细,自然非常有穿透力。不过,却也不是她大胆,反正纯王的意思,也是从她们姐们里头挑一个能入赵子川眼的,不然也不会默许她们上山去寻赵子川了。

    安如梅心里头只觉得气愤的厉害,她使了小心思,想让赵子川讨厌安如霜,却不想让安如霜逃脱了,这倒也罢了,好不容易找到了赵子川养病的地方,可谁曾想,一等就是好几个时辰,等她下山以后,这才听说了,原来赵子川已经与安如霜勾搭上了,她想也没想直接就重冲了过来。

    刚进屋的羽墨一听见这声音,明显不是安如霜的,一想就知道是那个骄纵的安如梅,气更不打一处来,转身就想去教训她。

    “由她去吧,她愿意没脸,那就别给她脸。”赵子川素来浅眠,从下头的人进来禀报的时候,他就已经醒来。安家毕竟是自己母亲的娘家,且这两个姑娘来安府,也是纯王的意思,若是由自己的人动手伤了她们,也显得自己这个做儿子的不孝。

    左右,这安如梅在外头喊上一阵子,连理都没人理,若是个心气高的,早就离开王府了,若是不走,也只会让人瞧不起。而自己的父亲也会明白自己的意思,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将她打发了。

    赵子川吩咐以后,又缓缓的闭上眼睛。羽墨又是长长的叹了口气,赵子川平日里就是这般摸样,想来除了京城那位,旁人是让他清醒不得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八章 大结局 返回《嫡女若水》目录 下一章:番外 第二章 我只想活(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