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若水最新章节列表 » 归来 番外 第五章 生子

归来 番外 第五章 生子

文/沉欢
嫡女若水 本章字数:6817 嫡女若水txt下载
推荐阅读:医圣记 美食的俘虏之天帝 王格朗的阿拉大陆历险记 异界变身之亡灵战记 炽耀 至尊狂妻 霸道王妃不好惹 珠光宝器 地狱征兵 寓医于食
“妾身从来都不觉得委屈。”安如霜似乎是怕赵子川不信,赶紧加了一句。

    其实这一切,也不过都是在长公主的算计之中,只不过是为了光明正大的赐药。有此可见,长公主或者说皇帝与皇后对赵子川有多么的在乎。

    他们也是怕自己有旁的心思,不一心一意的对赵子川,让他伤心,从而伤了他原本不好的身子文至武圣
。这么做,也只是希望自己能够一心一意的对待赵子川。

    只不过,最可怜的应该是赵子川,他原本有高贵的出身,敏捷的心思,可就因为身子不好,他只能在王府,做个病世子。

    安如霜说完这句话,两个人便无话了,只觉得尴尬的很。如今天气正热着,只觉得身体与心里都闷闷的。而且因为赵子川的身子不好,这窗户是一直关着的。

    安如霜的额头鼻尖都起了薄薄的细汗,实在是受不住了,索性将窗户打开。

    赵子川身上打个寒颤,却没有说什么。安如霜走过去,手放在赵子川的手背上,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怎这么凉?”

    赵子川还没有与女子挨着这么近的时候,只觉得手一阵麻,脸火辣辣的热,似乎刚才他并没有冻的发颤。赵子川猛的将手抽回来,可又怕安如霜瞧出什么异样,他轻轻的咳了几声,用手掩住嘴,挡住了这满脸的尴尬。

    安如霜瞧了一眼不自在的赵子川,也没有说什么,起身吩咐了下人送一碗热汤来。这么热的天,浑身都还这么凉,只能说是内冷,需要补补。

    赵子川医术高,对自己的身子大概也是了解的。从出生到现在,他的身上一直就没有很暖的时候,喝汤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效果。不过也不好打击安如霜的积极性,等汤来了,也只是喝了下去。

    将汤碗放下后,屋子里又陷入一阵沉默中。赵子川这次是真的咳嗽了起来,一咳那血便吐到了帕子上,安如霜在一旁瞧的心惊。早就知道赵子川的身子不好,可没想到,竟然差到这种份上了。

    她想唤人进来,却被赵子川摆手制止住了,赵子川咳了一阵子,将白色的帕子收握在手中。瞧着安如霜紧皱的眉头,不由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我去外头走走。”赵子川其实心里也是有些愧疚的,就他这身体,迎安如霜进门,其实也注定了让人当寡妇。

    却不想赵子川刚往前迈了一步,安如霜一闭眼,直接从后面将赵子川抱在了怀中,“求你赐我一子。”安如霜说完这话,脸也红的厉害,可是她知道,不能退缩。

    也不说她愿意爬上赵子川的床,而是做了深思之后的结果,毕竟赵子川的身子在这放着呢,以后,有个自己的孩子总有个依靠,若是又是寡妇,又没有个孩子,才是真正的可怜。

    赵子川的身子一僵,女子身上特有的体香,一阵阵的传来,他连耳根都红了。可是他与安如霜一样,都是极为冷静的人,如今事已经成定局,若真是可怜安如霜,就只能留下自己的种。

    红罗帐暖,一对新人,补上了昨夜的洞房。

    次日一早,下人收了元帕,肯定是要先让苗侧妃过目。苗侧妃看了以后,本想让人直接处理了,可长公主突然过来,让人将那帕子接了过来,还让有经验的婆子,瞧瞧上头的血,究竟是真是假。

    对于长公主的要求,苗侧妃其实也有点不得劲,毕竟是一个孩子。可长公子执意如此,她也没有旁的办法。

    经过那嬷嬷的确认,知道是真的以后,长公主也不多留,直接起身回京城。

    送走了长公主之后,纯王府又恢复了以前的和谐,纯王府就赵子川一个后人,自然没有旁的世家那么乱,再加上苗侧妃对赵子川是真心实意,是以,成亲后安如霜也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且府外头,最有可能闹乱子的安府,都已经被长公主连跟都拔了,可以说在这封地,还没有什么事能让赵子川与安如霜烦心的悠悠重生记最新章节


    至于夫妻同房,因为赵子川身体不好,等着什么时候状态好了,赶紧的来这么一次,不过饶是如此,大概平均一月就这么一次。对于新妇的妇人,这样其实也算是受了冷落,是以,无论是纯王,还是苗侧妃,都觉得好像有愧安如霜一样,但凡是安如霜的吃穿用度,一律是全府最好的。

    虽说两人同房也有那么几次了,可是因为赵子川的身子一直喝着药,所有要后也并非那么容易的事,大概是成亲一年以后,安如霜的肚子,这才终于有了动静。

    安如霜这一有身孕,更是王府里的宝贝了,苗侧妃有时候怕她没有胃口,还专门去厨房给她做些拿手的菜。纯王这个公公虽然不能表现什么,可是府上的大夫倒是请来了不少,但凡是从外头买的东西,全部都有专人检查后,才能送王府里头,但凡有不利于身孕的,一律不能送进府来。

    而且,赵子川又是个懂医的,他自然能将安如霜照顾的好好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是进不得安如霜的身的。

    不过,在后来几个月,赵子川的身子是越来越差,一天当中有时候也就只能清醒那么几个时辰,其余的都在躺椅上歇息睡觉。不过,因为有安如霜在,纯王也有个盼头,这才偶尔能露个笑脸出来。

    至于下人们,就算再贪图富贵,可是毕竟都不会愿意去做寡妇,所有倒没有谁胆子大的,想爬赵子川的床。

    而赵子川有时候醒来,也只是安静的整理册子,他总说他的身子不好,希望别人不要步他后程。他一身的医术免得后继无人,就将自己所学写在册子上。

    到了生产这日,安如霜在里头床上躺着,大夫隔着屏风跪了四五个,稳婆也来了好几个,都在里头伺候着。

    而外头,不仅仅有赵子川与苗侧妃,连纯王这个做公公的,都等在外头。安如霜的肚子是从半夜里疼的,这众人也都是从半夜里,一直等到晌午。

    纯王倒还好些,但是赵子川不信,他越是懂得医术,越知道这生产时都会遇到什么意外,这才越紧张。他听说杨若水生长公主的时候,殷容莫还进去陪着了。可是赵子川却始终不敢进去瞧瞧,一想到安如霜痛的厉害,就浑身发抖。从早朝到现在,除了喝点水,是一口饭都没有吃。

    哪怕纯王气的骂他,他也不为所动,就只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手紧紧的握成了拳。

    至于安如霜,因为她在安府的时候,也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人,体格自然要好,生孩子也没有受多少罪。不过她心中也记挂着赵子川,怕他心里头害怕,是以,生产的时候再疼,都没有喊出一声。

    可是她不知道,她越是不出动静,越让外头的人紧张。

    终于,安如霜只觉得憋着的气终于松了了一口,就听着稳婆高兴的喊到,“禀世子妃,是个小少爷。”稳婆报完喜以后,安如霜长长的喘了一口气,只觉得头晕的厉害,身子也觉出冷来了,让人盖上被子,迷迷糊糊的竟然眯了一小会儿。

    纯王他们得到消息后,都高兴的站了起来,而苗侧妃更是激动的眼泪都出来了。

    噗!赵子川只觉得站起来的时候,眼前一晕,吐了一口血,便直直的朝前头倒去。

    “世子篮坛神话
!”先是羽墨发现了不妥,赶紧一把将赵子川拦腰扶住,纯王吓的单手扶着赵子川,原本伺候在安如霜屋子里的大夫,这会儿全都围了过来,先将赵子川扶到侧屋里头歇息。

    原本这满屋子的喜庆,却因为赵子川的倒下,而全数的冲散。

    大夫们瞧了赵子川后,一个个都摇头。就赵子川的身子,好生的养着,没有什么情绪波动,也顶多只有一月的寿命,如今情绪太激动了,这么一吐,怕是只能准备后事了。

    纯王听后,一下子坐在了地上,他刚刚得了个孙子,却不想儿子却没了命。

    “爹,儿子不孝。”等赵子川醒来后,他正好瞧着坐在地上的纯王,还有在一旁抹泪的苗侧妃,不由的说上这么一句。可是说话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这么小,只觉得浑身上下难受的厉害。

    “别说话了,别说话。”纯王说完,一个大男人竟然哭了起来。他与王妃恩爱,好不容易得了赵子川,却是个从娘胎就带着毒得孩子,一出生就用药吊着命,后来王妃也死了。

    纯王这些年就是靠着赵子川过来的,身边至少有个年头,可现在连儿子都马上要没了,这是哪个做父亲的人能忍的住的。

    纯王这个大男人一哭,苗侧妃更是将头扭在一旁,再也忍不住哭出声来,而赵子川也落下了眼泪,羽墨更是受不了这种场合,直接跑到院子里,对着那井大哭了起来。

    赵子川这么好的人,怎么就落个这么下场,他很想将那大夫们给拉回来,让他们再好生的瞧瞧赵子川的身子。可是他心中又比任何人都清楚,赵子川的五脏六腑其实都坏了,已经有好几日了,赵子川前头吃了东西,后头就找个地方吐了出来。

    而那小少爷,虽说浑身皱巴巴的,可是小腿倒是有力气的,稳婆给他包上后,一会儿自己就踹开了。不过有一个缺点,就是不会哭,人家旁的小孩出生后总要哭那么几声,可是这小少爷就那么张开眼瞧瞧,没了反应。也有胆子大的稳婆,在小少爷的屁股上拍了几下,小屁股都红了,可是人家小少爷,还是不哭。

    这样的孩子,就算是再有经验的稳婆都没有见过,一个个都暗自猜测,难道这孩子出生就是个哑的?或者是傻子?不过在王府内,这话可是说不得的。

    而安如霜醒来后,第一件事肯定是瞧孩子,虽说刚出生的孩子不怎么好看,可是在安如霜眼里,她的儿子就是比旁人要俊俏。瞧了一会儿,才觉得怎么这么不对劲,外头一点声音怎么也没有,这也就罢了,赵子川这个做父亲的也该进来看看自己的孩子,就算是赵子川身子不好,嫌进来晦气,那苗侧妃呢?她怎么也不在自己的跟前。

    “世子呢?”安如霜让早就侯在一旁的奶娘先抱着小少爷,询问旁边的丫头。

    安如霜这么一问,众人一个个都低下了头,谁也不做声。

    “说!”安如霜语气一变,吓的众人都跪了下来。成亲也都将近两年了,安如霜肯定是能那的起世子妃威严的人,这会儿她脸色一变,众人都身子抖了一下。

    “世子他晕倒了。”在安如霜的压力下,有个婢女终于扛不住说了出来。

    安如霜只觉得脑子里翁的一声,这些日子,赵子川身体比以前更差了,安如霜心里比谁都清楚,估计活不了几日了,可没想到这日来的这么快。都说这病重的人,就怕摔倒,有些人,一旦倒下,就永远起不来了超级强医


    “我去看看。”安如霜的说着便要站起来,可是到底是生产完的身子,软的厉害,挣扎了几下,也都没有起来。

    “世子妃这可使不得,刚生完孩子要好生的养着,若是落下了病根,可是一辈子的麻烦。”旁边的婆子赶紧在一旁劝。

    “扶我起来。”安如霜突然大吼了一句,似乎是要濒临奔溃。而被安如霜这么一喊,把小少爷都吓了一哆嗦,两个眼无辜的瞪着众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安如霜执意起来,旁人也拦不住,只能过去扶着安如霜,不过一个人还扶不动,得两个婆子一起架着安如霜起来。不过,饶是如此,一下地的时候,安如霜的头就朝前头栽去,吓的两个婆子都起了一身的冷汗。

    就这么一步步的慢慢走到了赵子川躺着的屋子,纯王听到声音后,不由的回头,就瞧着安如霜一身白色的里衣,头发垂着,身上的血迹都还没有处理干净,就过来了。一进屋,就将目光放在赵子川的身上,都没有与纯王答言。

    “王爷,想来世子妃与世子也是有许多话要说的。”苗侧妃赶紧拉了拉纯王,这将小天地留给这小两口。出门的时候,还让人赶紧给安如霜披件衣服,免得受了凉。当然,他们出去后也不会走远了,只是在院子里站站。

    “你怎么过来了?”赵子川的眼皮沉的厉害,他是强打着身子,与安如霜说话。

    安如霜的眼泪都流到了嘴里,可是她的脸上始终挂着自以为是最明媚的笑容。两个婆子将安如霜扶到赵子川的床边,寻了个被子摞起来,让安如霜靠在那上边。

    “瞧你,都还没有见过我们的儿子,你瞧瞧,他多么听话。”安如霜说着,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旁边的婆子赶紧用帕子给她擦干净,都说月子里的女人不能落眼泪,不然眼以后肯定会有毛病。可是她擦的再快,却没有安如霜流的快。

    “好。”赵子川应了声,努力将头扭在一旁,奶娘赶紧将小公子放在赵子川的眼前,两双眼睛对上,似乎有同样的哀伤。赵子川突然猛的咳嗽了起来,奶娘赶紧将小公子抱起来,赵子川咳的厉害,可是这一次他干呕了几次,却没有吐上一口血来,而脸色也白的吓人。

    “对不起。”赵子川说着,第一次,或许也是最后一次,主动拉起安如霜的手,“你的身子,我始终放不下。”

    安如霜轻轻的摇头,这将近两年多来,她似乎也知道了赵子川心里的秘密。那里住着一个他一辈子都无法得到的女人,有时候安如霜瞧着赵子川可怜,尤其是听到他在梦中呓语,念的都是如传奇一般的那个女人的名字。安如霜就有一种冲动,一种给京城送信的冲动,希望在赵子川有生之年,还能见一次她。

    可每一次,安如霜在瞧着赵子川拼命的压制住自己的心底感情的时候,一次次的放弃这种想法,赵子川藏了这么久,一直不想别人知道,自己又何苦毁了他的苦心。

    “委屈你了。”赵子川想了想也只有这四个字,安如霜身上有毒,他明明可以解,可是一想到有可能是杨若水的意思,他就做不违背。这辈子,他辜负了太多人,纯王的父爱,苗侧妃的关心,安如霜的后半辈子,可是他唯独没有做过一件,对不住杨若水的地方,赵子川想,也许他才是这世上最自私的人。

    听到这四个字,安如霜的眼睛已经模糊的厉害。

    猛然间,赵子川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那眼睛睁的很大,似乎难受的厉害邪尊异世重生
。可是手却一直紧紧的握着安如霜的手,突然间,他的手没了力气,从床边滑落,原本咳嗽的声音也没有了。

    “世子大丧了。”有个婆子反应过来,这才喊了出来。

    哇!在这个婆子的声音落下,一直不会哭的小公子,突然响起了一声响亮的哭声。

    安如霜只觉得浑身冷的厉害,就好像置身于寒冰身边一样,没有一点暖意。

    对于赵子川与安如霜,有些人觉得他们之间并没有爱情,可是若没有,安如霜生子,却把赵子川紧张的提前世,而安如霜的刚生了孩子,身子都还站不稳,非要过来瞧瞧赵子川。

    到了赵子川下葬的那一日,安如霜因为做月子都没有去送赵子川最后一程。而纯王的意思是,让小公子让奶娘抱着,在赵子川的灵前一站,也算是尽了儿子的孝心。

    可安如霜执意不愿意,苗侧妃也只能劝着纯王暂且打消这个念头,毕竟这天已经不算热了,若是让小公子伤了风寒,就得不偿失了。

    听到外头吹打的声音,安如霜知道这是要起灵了,今日过后,哪怕是赵子川的尸体她都再也瞧不见了。安如霜将小公子紧紧的抱在怀中,眼泪一滴滴的滴在了小公子的脸上,小公子似乎感受到了母亲的悲哀,乖乖的一不闹,任由那咸咸的东西,在自己的脸上落满。

    安如霜眼睛还是忍不住的朝外头探去,可是毕竟她在坐月子,门窗的关的严实,根本就瞧不出什么来,安如霜心里默念。“之川你这一身没有过一个好的身体,我们会好好的替你活着的。”

    而在京城里的杨若水,得到赵子川死的消息,已经是半月以后了。她也说不出是为什么,好久没有落的眼泪,就这么从眼里流了出来。

    殷容莫小心的为她擦拭脸上的泪珠,若是杨若水因旁人哭泣,或许殷容莫是会生气,可是这个人偏偏是赵子川。对于赵子川他是一个值得让人敬重的人,至少他从来没有做过让他,或者是杨若水为难的事。

    “若是你觉得闷,过些日子,朕陪你除去走走。”殷容莫说着,将杨若水搂在怀里,“至于赵子川那边,朕下令让他儿子封为世子,将来承纯王的封号。”

    杨若水点头应了声,她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只是感叹世上无常。恰在这时,长公主从外头进来,瞧着殷容莫与杨若水又抱在了一起,不由的咳了几声。

    殷容莫倒没有什么,杨若水赶紧的松开了殷容莫,瞪了一眼长公主,“你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杨若水一边说着,一边将长公主拉在身边,许是因为她与殷容莫都没有在母亲身边待很久,或者都没有享受过完整得父亲母亲的爱,对于自己的两个孩子,杨若水是有些纵容的。

    殷容莫当着杨若水的面,一般是不会训斥孩子,反正想收拾他们,背地里有的是机会。长公主挑衅的看了一眼殷容莫,才将手里的一个折子拿出来,“儿臣无事看看今年秋试的册子,只觉得这个是不错的。”

    长公主鲜少称赞人,她这么一说,杨若水与殷容莫都不由的好奇看了看,但就见解独到,确实能称的上是个好的,只是在瞧见下头的名字的时候,杨若水不由的看了殷容莫一眼,不由的有些紧张。

    ------题外话------

    那个,赵子川的故事其实也不算完,在最后会提出来的,算是一个圆满。
(快捷键 ←)上一章:番外 第四章 成亲 返回《嫡女若水》目录 下一章:番外 第六章 新皇帝(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