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穿越小说 » 嫡女若水最新章节列表 » 归来 番外 第九章 发威

归来 番外 第九章 发威

文/沉欢
嫡女若水 本章字数:5677 嫡女若水txt下载
推荐阅读:异界白龙之主 少女大召唤 悠闲生活美滋滋 绝绯善类之帅哥闪开 传道大千 三国之群芳寻踪 重生之重铸天朝 别笑哥抓鬼呢 惊世狂女之九界逆袭很嚣张 侯府商女
且,这些武林人士,也不讲究什么江湖道义,竟然对着长公主的人用毒。饶是长公主的人一个个也是厉害的,可到底不是铜墙铁壁,在剧毒之下,一个个倒下了不少。

    长公主只是冷眼看着眼前的变故,在这些人快要靠近长公主的时候,她突然眼睛一眯,一根银白色的带子,从腰间散开,所到之处,必然血染地面。一招毙命,连呼救声都来不及发出。

    “长公主。”秦然骑着马急匆匆的赶来,看到这满街的尸体,手心里就捏一把冷汗。眼瞅着长公主这边是倒下的是越来越多,而另一面,大有越战越勇的气势。

    秦然看着长公主犹如女神一般,带着不可侵犯的架势,心中除了仰慕,更多的或许是敬畏。

    听到秦然的声音,长公主顺势望去,在瞧着秦然这一声装扮的时候,心中似乎有什么明了。

    可秦然不出现也好,一出现,那些箭雨全部对准了秦然。不过,秦相虽说文官出生,可秦何是将军这功夫自然不差异界兑换狂人最新章节
。而秦何也算是疼爱秦然,秦然都去边关待过,可以说这一身本事也算是尽得秦何的真传。

    不过,对于毒这方面,秦然是不擅长的,眼瞅就要着了对方的道,长公主突然起身,将手中的白色带子飞舞,打断了对方想要投毒的手。

    不过,在长公主眼看就要与秦然站在一起的时候,突然间一个人影从高处跃下。一袭黑人,将整个人显得极为神秘。那白色的面具,在太阳下散发着点点冷光。

    他负手而立,在长公主的人过去的时候,他张开手臂,只一招,就死伤十人,在片刻间能杀死这么多暗卫,这世上能做到这一点怕不多。

    “殷离落!”长公主轻启朱唇,说着这一个传说中的名字。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殷离落的目光一闪,不过随即一便,带着浓浓的杀意,一根长剑握在手中,直冲着长公主的心口。

    长公主心中一紧,脚下快速的退去。虽说长公主得殷容莫的真传,可到底败在年幼,加上经验少,对上殷离落明显的就有点狼狈,甚至说是渐渐的处于下风,仅有招架之力,无还手之功。

    “长公主。”秦然只与那些武林人士争斗,不过眼角却撇见有人要对长公主放冷箭,在这个时候,长公主根本无暇顾及!秦然大喊一声,一晃个虚招,赶紧去挡住对方的冷箭,可谁知道的,对方也不是好惹的,那箭一下子穿透秦然的胳膊,秦然身子一退,险些倒在地上。

    长公主飞身下马,用马的身体挡住了殷离落的杀招,眼见却看向秦然,虽说他受了伤,可是血还是红色的,说明这箭上是没有毒的,长公主的眼半眯着,而不远处,就看见飞起的尘烟,不用想,肯定是有京兆尹或者是御林军来了。

    而这个时候,城门突然响起,那些武林人士马上要关上城门,毕竟南淮的队伍,马上就要进入了。而就这么个空挡,殷离落想杀自己,就只有把握住这个机会。

    长公主当下就有了计较,她奋力一搏,竟然逼的殷离落退后一步,她的身子突然一缩,在城门关上的空挡,一下子滚到了城外。

    所有的时间都是刚刚好,在长公主出去的时候,城门已经落下,长公主的衣裙都还压在里头,若是再晚上一息,长公主的命怕也交代到这城门之下了。

    不过,长公主这番举动也算是比较冒险的,毕竟她代表着北唐的形象,以这样的姿势落在南淮人的眼里,无疑会让人看轻,或者,南淮太子要是有个别的什么想法,现在就可以抓住她,来威胁殷容莫或者是新帝。

    而南淮太子南宫城的马是在最前头,在马上入城门的时候,突然间落下城门,是对他极为的不尊重,南淮的人脸色都变了。

    而长公主拍了拍身上的土站起来的时候,正好是看见一群南淮人,应该说是一群陌生人,对着她怒目而视。而城门上的人看见长公主逃出来,马上开始放箭,逼的南淮人直直的往后退。

    这样的变故,是极为容易引起两国之间的战争。

    长公主身子猛的朝城门上一靠,暂且也避开这些箭的锋芒,稍作休息。待到耳边传来一阵阵马蹄声,长公主突然勾起了嘴角,猛的一跃而起,将摄向南淮人的箭,用白色的带子,一下子拦到一旁,射入旁边的空地。

    “长公主。”这会儿箭雨已经停了,同南淮人一起过来的礼部尚书,这才看清楚,面前这个满身是泥的人,竟然是长公主,赶紧带着北唐的人跪下金古武侠赋最新章节


    长公主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从容站在南淮人的马下,“免礼!”长公主虚手一扶,“今日让诸位受惊了,此事本宫一定会查明,禀与皇上!”长公主站的很直,在气势上并没有刚才的狼狈,而有所收敛。

    南宫城突然冷笑一声,按规矩他见到北唐长公主不用见礼,可至少是要下马说话的。可现在他依然安坐在高头大马之上。“早就听闻长公主乃女中豪杰,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南宫城说完,还上下打量长公主,尤其眼神还在长公主脸上停留。

    若是单听说话,还以为他是客气的恭维。可但凡有一点尊敬之心,就不会坐在马上。

    长公主也不恼,目光始终平视前方,盯着马的肚子说道,“本宫也听闻南淮人极重规矩,如今一见太子殿下,本宫自是钦佩。”长公主说的气定神闲,不过看她的样子,不知道还以为南宫城胯下的马是太子呢。

    这比南宫城的话,更上一层。

    南淮人的脸色这下更是不好看的很,礼部尚书倒是一脸笑意,只觉得为北唐有这样的公主而感到自豪。

    这个时候,城门也已经大开,“让长公主受惊,臣最该万死。”京兆尹与李云带着士兵跪在长公主的面前。

    这城门一大开,那一股血腥味马上扑鼻而来。尤其是城门里头,横七竖八的躺着的全是尸体,可见刚才的战况多么的激烈。而长公主面无表情,她伸手让人拉过一批棕色的骏马,一跃而上。

    “迎南淮太子入京。”长公主一摆手,李云赶紧带着众人退到一边。

    “长公主!”秦然一瘸一拐的走近,看着长公主身上的尘土,只觉得无比的内疚。

    “来人,将他给本宫绑了!”长公主头也没回,直接下了命令。

    众人不免惊讶,这秦然到底是有救长公主之功,怎还要受罚。不过长公主的威严在那里,即便众人心里不解,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将秦然给绑了起来。秦然心中自是明白长公主的心思,也不反抗,任由那绳索将他绑个结实。

    长公主扫视了一眼周围,已经不见那些武林人士的踪影,都说民不与官斗,这么多人过来,就算是武林人士再厉害,也比不得十万御林军的功力,更何况,长公主冷冷一笑,殷离落再厉害,他始终是忌惮,或者是顾及杨若水,不然不会在箭上不下毒,放了秦然一命。

    “马上全国通缉殷离落,再告知各商户,拒绝与武林人士做买卖,违者斩立决!敢打本宫的主意,本宫就让他做一个人人喊打的老鼠。”长公主素来是睚眦必报的主,今日被殷离落算计,肯定是要报回来的,就算知道这么做在北唐会引起一定的乱事,可是却也是告诉天下人,皇家威严不可侵犯。

    下次若是与不怀好意的人站同一战线,就该做好准备。

    如果说刚才南宫城对长公主还有些轻视,那么这会儿心中却升起几分的佩服。别说是一个女孩子,就算是他,在历经这么惨烈的战况,生死一线也不可能这么冷静从容。

    而在宫里听到消息的杨若水,这会儿咬着牙,“殷离落,殷离落!”杨若水一遍遍的念到,恨不得马上让人将殷离落的头砍了去,手上更是一用力,直接将旁边的茶杯挥在地上。

    慈宁宫上下,都从未见过杨若水发这么大的火气,一个个都低着头,就连在一旁的妙害都不敢过来劝上杨若水几句闺趣最新章节


    殷容莫在一旁坐着,任由杨若水先发脾气。等杨若水挥手喊青瓷,要亲自出手的时候,殷容莫才出声,让众人都退下去。“朕知道你心疼如锦,朕也心疼如锦。今日之仇,朕答应你,一定会让殷离落付出代价。可是如锦现在不是也没事?正巧可以借这次机会,让如锦那丫头历练历练,她平日里素来高傲,这次也折折她的气势,再来南珞那孩子素来心善,这次若非如锦机警,这命可就栽在了殷离落的手上,这也让南珞那孩子认清现实,看他该如何应对此事。”

    殷容莫到底是男人,出了事情后,肯定是会比杨若水要冷静的多。

    “殷离落他该死!”杨若水气的咬牙,都说关心则乱,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刚才她听见长公主出事,险些的乱了分寸。

    “朕答应你,这样的事绝对不会出第二次!”殷容莫赶紧将杨若水搂在怀里,不过眼神却冷的吓人,带着狂风暴雨来临前的宁静。

    杨若水在靠在殷容莫的怀里的时候,身子都是颤抖的。天知道她是多么的害怕,比以前她身处险境还害怕!“不行,我可以不妨碍如锦出手,但是我不敢冒险,我一定要让事情在我的掌控之中!”杨若水猛然抬起头来,说的异常坚定。

    殷容莫知道杨若水一旦倔脾气上来,肯定是劝不住的,只能认真的点头。心中只是默默的打算,等以后一定要劝劝杨若水,孩子们都在慢慢的长大,不能一直在她的保护下生活。

    而新帝听后,也顾不得殷盼的感受,马上又下了一道圣旨,悬赏五万两黄金,擒拿殷离落!这长公主已经下了命令,皇帝也下一道命令,足以让全国都重视此事。

    皇帝可定是会先瞧瞧长公主,她过去的时候,正巧长公主在研究用毒,手里头拿着医书,前头摆着一盘盘的药材,一个个的拿起来闻一闻,就连旁边人像皇帝见礼,都没有打扰到她。

    新帝对于这礼数也不甚在意,让人退下后,站在一旁瞧着长公主看的认真。“坐吧!”长公主抬头看了一眼皇帝,又将目光放在书上。

    今日她败的这么彻底,其实就是因为武林人士用毒,她的功夫是不错,不过在医术上面一直没有研究。或许是因为受了杨若水的影响,一直觉得,不一定非要什么都懂,可现在明白了,杨若水能一路走到现在,那是因为她不懂的地方,有一个男人一直在她的身后保护,可长公主又没有,心中现在是喜欢赵暮,可赵暮!

    想起赵暮,长公主不住的摇头,到现在还不见赵暮的影子,也不知道他的心里究竟在不在意自己。

    “皇姐让人绑了秦然,莫不是心里已经有了定量?”秦府一门在北唐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动他们中嫡出一脉的任何一个人,都要慎重。

    “十有**!”长公主倒不谦虚,她索性放下手中的医书,定定的看着皇帝。“新科状元杨文轩,乃是咱们的小舅舅。”

    皇帝一愣,对于杨府的事他是知道的更少,不过长公主这么说,肯定是没有错的。再瞧长公主的神色,皇帝的心微微一沉,“皇姐是怀疑小舅父?”皇帝不自觉的就将称呼也变了。

    长公主冷漠的点了点头!皇帝的眉头这下皱了起来,长公主一向是睚眦必报的性子,若此事真与杨府有关,怕就算是有杨若水说情,这些人的命怕也保不住!皇帝的心中着实复杂的很,他自然知道长公主与他才是亲人,可是杨府那边,皇帝到底狠不下心,这会儿只是希望,长公主的猜测是错的末日之暖暖路最新章节


    “不过,本宫更恼秦然!”提起秦然来,长公主的口气很重!

    而这会儿赵暮正好过来,他在长公主的心中毕竟地位不同,他过来是直接不用禀报的。他本来是要进来,可恰巧听到秦然两个字,眼神不由的一变,甚至是向逃跑一样,匆匆离开。

    “禀皇上,长公主,秦相府来人。”外头伺候的宫女扬声禀报。

    长公主看了皇帝一眼,“谁?”她也不急着让人进来,左右他们的目的很纯,肯定是为了秦然一事。

    “回长公主的话,是秦相夫人!”这宫女的话一落,长公主根本就考虑都没有考虑,直接回了不见两个字。

    若是按寻常的来讲,公主这边有事,有什么话肯定是内阁命妇说话比较方便。可长公主毕竟是摄政公主,秦府出事,就该是有秦相亲自出马。

    长公主看出皇帝想劝,不由的摇头,“你呀,秦府能有今日,不过是仰仗着父皇母后,本宫若是不提醒提醒他们,免得他们都忘了,究竟怎么得来的风光。”相对于皇帝的柔和,长公主更加有做君王的气势。

    “皇姐你受伤了?”就在长公主摇头,将额前的发丝扭到一旁,正好看见额头上一块破皮。这女子最重要的就是容颜,所以伤到这个地方肯定要比别的地方更让人重视。

    “无碍!”长公主不以为意的说了一句,“此事本宫查明肯定是要告诉你的,到时候,若是你下不了手,本宫不介意代劳。”长公主说的淡然,倒是让皇帝不由的低下头去。

    “保护皇姐,那是皇弟的责任。”皇帝虽说心善,但也知道男人的责任。如今自己的长姐受伤,他这个做弟弟的还没有任何表示,那就妄为人了。

    长公主听了皇帝这话,才露出一个笑容了,心中觉得,若是因为此时,而让皇帝看清楚人心险恶,不是说你保持善心就可以的,那也值得了。

    等皇帝走后,长公主马上发下话去,让刑部的人对秦然严加拷打,势必是要脱他一层皮去。

    而南淮太子,今日京城后,是由礼部尚书带着先去驿馆暂做歇息,到了晚上来参加宫里的洗尘宴亦是压惊宴!因为皇帝年幼,宫里头暂时没有皇后,这些事情还是在杨若水的手上打理,肯定是出不了什么岔子。

    不过,这么重要的宴会,杨若水并没有打算参加。而是全由长公主与皇帝主持,饶是长公主心中都不免有些紧张,毕竟事两国交邦,一言一行都要格外注意。

    而长公主今日的宫服,也是她亲自挑选的,既少不得女儿得柔和,也要有长公主的霸气,可还不能压住皇帝的气势,这三点并存,也不是什么易事。

    长公主边装扮,绣娘们边在一旁有不合适的地方马上改,势必要做到精致。

    “公主,秦相求见。”长公主正伸展胳膊,将衣服撑起来,对着铜镜瞧,下头的便够来禀报。

    长公主点了点头,瞧了瞧日头,不由的一笑,“他倒是会算计!”这眼瞅着马上就到宴会的时间,这会儿过来,估计也说不饿了几句话。就算是长公主有气,有心刁难他,也没有多长时间可以利用用的。
(快捷键 ←)上一章:番外 第八章 皇后 返回《嫡女若水》目录 下一章:番外 第十章 朕的皇后(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