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才农家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卷 有君相依风雨为欢 77 秀才是朵奇葩花

第一卷 有君相依风雨为欢 77 秀才是朵奇葩花

文/柳叶无声
天才农家妻 本章字数:9364 天才农家妻txt下载
推荐阅读:弩力回天 幻花应世内 读书成神内 九天登神大典内 一剑飞仙内 京门风月内 悍臣内 无敌剑域内 七魂纪内 晚明之我主沉浮内
“你们干什么!”小慧见她们张牙舞爪的样子,急忙将柳无忧推了开来,与此同时,两个女人的拳头像雨点一样地落在了小慧的身上,生拉硬拽之功全部用了上去,转眼间,小慧的衣裳散了,头发乱了,整个人跌坐在了地上。

    柳无忧刚要起身,只见一双大手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抬头一望,居然会是狗东西张冲。

    “忧妹,你没事吧?”

    柳无忧视而不见,自己站了起来,正要扶起小慧的时候,那两个女人又凶如恶狗一样扑了上来。

    可是,柳无忧没有预计中的疼,却是听到一阵惨叫,抬头望去,只见张冲一人将那两个女人制服,拳打脚踢地,招招凶狠。

    过了一会儿,许是打累了,张冲自己停了下来。那两个女人的下场便是鼻青脸肿。

    “忧妹,别怕,有我在,别人休想欺负你。”

    一听到忧妹两个字,柳无忧恨不得朝那笑皱了的包子脸狠狠揍一顿,可是为顾及自己的淑女形象还是忍了下来。

    张冲刚停手,就被身后窜上来的几个壮男给架了起来,虽说他已经够强壮的了,可是碰上那几个男的,还不对手。

    几个男子接连着打了张冲一顿后,将他甩在了路边,“小子,我们的女人你也敢倒不是不耐烦了?”

    秀才爷被打,认识张冲的人看不下去了,有人仗义站出来为他说话,“我说沈大富沈大贵你们怎么连秀才爷都敢打啊?要是打坏了,你们对得起皇恩浩荡吗?”

    年长一点的叫沈大富,他怒目圆瞪,朝那路人叫嚣道,“秀才爷?现在他妈的天皇老子来了,老子也照打不悟,谁让他多管闲事的。”

    那路人见沈大富凶巴巴的样子,顿时不敢在多言了,拍了拍张冲的肩膀示意他好自为之。

    张冲却不听劝告,摇着步子走到沈大富跟前,指着他说道:“你们也不睁开眼睛看看,我可是秀才爷,将来的状元公,你们竟然连我都敢打了?”

    “打你怎么了?”沈大贵一把抓过张冲的食指,只听到嘎嘣一声,手指已经移了位,即使是这样,要学英雄救美的张冲死命地忍着疼,龇牙道,“光天化日之下,这两个妇人无缘无故打人,我插手管一管难道有错了?”

    沈大贵和沈大富是沈家庄出了名的会寻事,平常人避之不及,而张冲为了逞能直接撞了上去,不被收拾一顿才怪呢庶女正妻内


    “我们家的事情你管得着吗?”沈大富一拳打在了张冲的肚子上,这下子,张冲再也挨不住了,猫着腰蹲了下去,“不许碰我忧妹一根手指头,不然的话我要你们好看。”

    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张冲还不忘费那口水。

    沈家兄弟无视张冲的叫嚣,走到柳无忧的眼前,那眼睛和激光灯没什么区别,“你就是扫把星柳无忧?”

    扫把星?柳无忧脑子里盘算了一下,有关对她的评价有好几个呢,晦气,灾星,倒霉鬼,现在又加上扫把星,不错,只是称呼而已,她无所谓,“小女子正是,敢问你有何事?”

    “何事?”沈大富凶神恶煞地骂道,“老子的婆娘今天就因为和你一起喝茶就变成了哑巴,你看吧,要么医好她要么补偿我们。”

    哑巴?柳无忧朝那两个女人看了过去,只见她们面带不善,眼里却流露着恐惧,防柳无忧防的紧,“你们的贱内变成了哑巴与我何干,又不是我下药给毒哑的。”

    柳无忧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早已经乐开花了。

    “怎么和你没关系,要不是坐在你旁边,怎么会变成哑巴的。”

    “那要看你们的贱内到底说了什么话了,老天爷长眼睛的,谁要是胡乱说人坏话,报应肯定马上会来,”不要怪柳无忧幸灾乐祸,而是那两个女人随了自己的心愿变成哑巴是再好不过了。

    “他妈的,你给老子说个准话,赔不赔?”沈大贵嚷嚷道。

    柳无忧还未回话,感觉怀中的小白蛇不安地扭动着,于是低头轻声问道,“小白,是不是他们吵到你睡觉了?”

    小白蛇似听得懂似地扭了两下。

    “那你一会儿帮帮我可好?”

    小白蛇照旧扭了两下。

    “赔?”柳无忧不削地哼了一下,回道,“我赔你老母你要不要?我赔你祖宗你要不要?”

    “嘿,小娘们嘴巴可真厉害,看来不撕烂你的嘴今天是难消心头之恨了。”沈大贵卷起袖子,想要来个倚强凌弱。

    这时,张冲又冲了上来,挡在柳无忧的眼前,沈大贵看到他便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襟,骂道,“小娘们,这秀才为了保护你连命都不要了,你还不乖乖赔点银子了事算了。”

    赔银子?柳无忧微扬起头,鄙视道,“你们做梦呢吧,和你们说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男人和我没关系,你打死了他算他命不好,我眼前清净,要不要我给你们准备把刀?要长刀还是短刀?”

    张冲见柳无忧对他置之不理,而又听到那冰冷残忍的话,脸色顿时煞白,“忧妹,忧妹,你要救我啊,我对你是痴心一片,天地可鉴啊,你怎么能对我呀。”

    “你对我痴心一片,那春梅又算是怎么回事啊?”柳无忧想起之前那几个女的说过,春梅在张冲退了婚的第二天就跟了张冲。

    “她……”张冲没想到柳无忧会问到春梅,一时不知道接话了唐朝名侦探内


    “你们两个有完没完,”沈大贵不耐烦地抽了张冲一个耳光,骂骂咧咧道,“老子不是听你们两个卿卿我我的,快点给老子一个准话,银子赔不赔了?”

    “不赔,你又能将我怎么样?”柳无忧才不会屈服,这点压力都不能承受以后还怎么在沈家庄混下去了。

    沈大贵把张冲又一次摔在了地上,招呼自己带来的几个男子上前来,“小娘们长得还不错,便宜你们了,想怎么搞就怎么搞,爽了为止!”

    四五个男子将柳无忧和小慧围住了,眼睛露出了如狼似虎的精光。

    变成哑巴的两个女人拍手叫好,可是因为成了哑巴,只能啊啊啊啊地发出单音节。

    “姑娘,怎么办?”小慧颤抖着身子问道。

    “别怕,有我在,不会让你有事情的,”柳无忧轻声安抚,伸手摸进衣襟,摩挲着小白蛇的头,小白蛇极为享受地蹭了蹭她的指腹。

    说起来也奇怪,这条小蛇极为喜欢待在柳无忧的怀里,饿了只要找点果子吃吃就行,不会像其他蛇类一样吃肉喝血。

    “忧妹,你放心,就算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对你痴心不改,我愿意一辈子陪着你,直到你在我怀里慢慢地老去。”张冲捂着脸,趴在地上作悲痛欲绝道,“忧妹,我的忧妹啊。”

    “给我闭嘴,”柳无忧瞪了一眼张冲,怒道,“我什么样子还轮不到你管,想死的话,趁早找面墙撞了事,省得耳根子不清净。”

    “忧妹~”张冲听到这话,眼泪和鼻涕一起流了下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你放心,无论你怎么样,我都会好好照顾你一辈子的。”

    沈大富一脚踩在了张冲的背上,让他动弹不得,“兄弟们,还不快上?让这秀才爷也开开眼见,啊哈哈哈。”

    沈大富话音刚落,那几个男子就朝柳无忧靠近了。

    柳无忧冷笑了一声,那样子冷得让小慧都有些发憷,一股威慑力好像与生俱来似的,是小慧从未见过的。

    许是恶男们也闻到了危险的气息,脚步停了下来,朝沈大贵和沈大富看过去,只见两人怒喝道,“还不赶紧给我了事,给我娘子出一口恶气。”

    恶男们再一次朝柳无忧聚拢而来,正当几人张牙舞爪朝她们两个伸出令人作呕的脏手时,柳无忧一声喝道,“小白,看你的了。”

    小白蛇蓄势待发,蛇头如飞驰的箭一般冲向了其中一个恶男,待那恶男大声惨叫之后,小白蛇被抛向了另外一个恶男,就这样一人一人地轮着,谁也没有躲过小白蛇的侵袭。

    待小白蛇回到柳无忧的怀里是,恶男们已经在地上打滚了,“疼死我了,大哥,快来救救我们。”

    沈大贵大吃一惊,上前查看一番,惊讶地问道,“柳无忧,你竟然会妖法?”

    “妖法?”柳无忧淡淡笑之,“我可不会什么妖法,就是些雕虫小技而已。”

    “那他们怎么会这样?我娘子为什么说了你的坏话就变成哑巴?”沈大富没见柳无忧出手就把他的人制服了,顿时心生了惧意,不如之前那般嚣张了那个刷脸的女神内


    “你在这里和我讨论这些问题,岂不是浪费时间?”柳无忧大大方方地说道,“他们不过是中了蛇毒,半刻钟内一定要得到救治,不然药石无效,至于你娘子,那不过是说人坏话闪了舌头,能不能好还得听天由命,我无能为力。”

    沈大贵看到地上几个人的惨样,脚底心顿时袭上一阵冷意,叫上沈大富将这些人拉扯到最近的医馆,出了人命可不是小事。

    “姑娘,刚刚那个是什么?”小慧好奇地问道,她只看到一条白白的东西在几个人之间穿来穿去,随后那几个人就躺在了地上,不是捂着脸就是捂着脖子。

    “这是个秘密,”柳无忧卖起了关子,她可不想这么快就让她的小白曝光。回想起来,当时柳无忧朝沈大富他们的娘子施咒语的时候,小白蛇表现得十分地不安,难道这也和它有关?

    柳无忧有惊无险地过了一劫,去了和甲君他们约定的地方,上了小轿之后,想起今日的事情来,觉得有些荒唐可笑。

    回到柳家,柳三重正背着竹筐进门,柳无跟了进去,只见柳三重从竹筐里拿出许多的沾着泥土的圆块,便奇怪问道,“三叔,您没事搬回来这么多的泥块做什么?就算咱们家在修房子也用不着这些啊?”

    “娘子,让让,先让让,”天佑的声音从身后响了起来,柳无忧忙不迭地让了开来,只见天佑满头大汗,但是忙得不亦乐乎。

    “娘子,你尝尝,这地果可甜了,”天佑拍掉泥块,一口咬了下去,只听见清脆的咔擦声之后,露出一片嫩黄。

    柳无忧接过来一闻,清香扑鼻,还带着淡淡的甜味,这味道……

    “地瓜!”柳无忧惊喜地叫了出来,被他们成为地果的东西就是地瓜,这是她前世小时候最难以忘记的味道。

    孤儿院阿姨总是变着花样做地瓜,最好吃的莫过于凉皮和薯包籺【he第二声】。

    想到这,柳无忧不仅食指大动,想亲手做做这两道点心,也让柳家人也一起尝尝。

    “三叔,家里的纱布放在哪里了?”

    柳三重抹去脸上的汗水,喘气说道,“你去问问大伯娘,这些东西一向都有她管着。”

    也对,柳无忧暗骂自己驴脑袋,怎么会问一个大男人家中的琐事呢,于是她便朝着邱氏的屋子走去,不想才上了台阶,便听到里面的说话声。

    “大嫂,娘这几天怎么了?连床都下不了了,我说去请个郎中,她又不让。”王氏颇为担忧地问邱氏。

    “你们两个没看出来吗?”邱氏压低了声音,可还是能听得清楚的。

    “怎么了?”李氏双手不停地绞着手中的丝线,问道。

    “爹这几天走路生风,连青壮小伙子恐怕都比不上呢。”

    “这又说明了什么问题?”

    “你们猜是怎么回事?”邱氏卖起了关子。

    王氏既担心又好奇,轻轻一推邱氏,说道,“大嫂,你就别卖关子了,我们可是着急上火着呢古代重生记内
。”

    邱氏朝王氏和李氏招了两下手,三颗脑袋就凑在了一起,“娘说爹这几天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连着两个晚上纠缠她,累得她腰酸背疼,根本下不了地,你们说说看,要是郎中过来说这种事情,老太太的脸怎么挂得住。”

    王氏和李氏一听,马上会意了,随之两人的脸都红到了脖子根。

    “大嫂,二嫂,我也觉得有个事情不对劲儿,说出来你们可别笑话我。”李氏迟疑地把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怎么了?莫不是和肚子里的娃娃有关?”邱氏紧张地挨着李氏坐了下来。

    “不是,”李氏将绣线往桌上一放,羞赧地说道,“前些日子,夫郎的手不是突然好了么,那几个晚上他像是吃了什么壮补的药一样,缠着我不放……”

    “哎呦,”邱氏惊呼出声,关切问道,“三娃不会现在这个时候要了你吧,你可是怀过小福的,不能大意了。”

    “大嫂,”李氏羞得撇过脸去,“我还没说完呢。”

    “大嫂也是担心你,现在的肚子这么大了,万一三儿一荒唐对娃娃不好。”王氏说了句顺耳的话。

    “多谢两位嫂子关心,这点分寸我还是有的,”李氏是过来人,其中的厉害关系肯定知道,“所以夫郎都忍了下来,我实在不忍就用手帮他。”

    “这还差不多,”两个女人紧提的心放松了下来。

    柳无忧前世虽未生养过,但是道听途说了一些,怀孕前三后三个月是禁止房事的,不然会引起流产或者早产,这样对孕妇和胎儿都不好,单单从这一点来看,柳三重还是极为疼惜自己的妻子,有这样的男子为夫,李氏也算是幸福的。

    就柳老太爷和柳三重两人的情况来看,柳无忧已发觉自己给他们两个的血量过多了,看来下次要是再要救人,这血还是省点用为好,免得给他人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想到这,柳无忧独自一人无声笑了起来,肩膀一耸一耸地丝毫没发觉天佑已经在她身后站了半天。

    “娘子,什么事情这么好笑,说来我也听听?”天佑斜着脑袋不解地问道。

    “听什么听,少儿不宜,”柳无忧急忙要躲开,这让她怎么解释,难道说自己用血过度,让柳老太爷和柳三重精力非凡?绝对不行!

    “我是大人,娘子,你别弄错,我可比你大,”天佑一个箭步挡在了柳无忧的面前,“快说,我也要听。”

    “不说,打死我也不说,”柳无忧一个转身要开溜,谁知,天佑将她抗在了肩上,一手箍着她的腰,一手轻轻地拍在了柳无忧的屁股之上,“娘子,这样你还不说吗?”

    柳无忧脑袋挂下来,吓得大喊了起来,随后,邱氏她们三个就出了房门,一见眼前的阵势,连忙劝天佑,“天佑,快把忧忧放下来,可别伤着了。”

    “娘,大伯娘,娘子坏,好玩的事情都不让我知道。”天佑来了个恶人先告状,柳无忧被挂在他肩上,没办法捂住他的嘴。

    “忧忧,有什么好玩的事情不让天佑知道的,你快说,别让这孩子摔着你了,”王氏劝着柳无忧,柳无忧顿时泄了气,这亲娘可真亲,都帮着别人女配大人觐见内


    “好好好,”柳无忧无可奈何地答应道,“晚上再说成吗?我这厢找大伯娘有事情呢?”

    天佑得了应承,便将柳无忧放下了,接着就是一直在四个女人中转悠,生怕错过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柳无忧让邱氏找了些纱布,然后让柳三重将地瓜清洗干净,去皮,压碎后,纱布口袋之中,将里面的汁液都挤出来,放进一个木桶之中。

    等汁液沉淀之后,将上面的水瓢掉,再加水进去,搅浑之后再沉淀,数次之后,木桶之中的地瓜粉便白如初雪,不见一丝杂质。

    “哎呦呦,忧忧,这地果还能产出这些白白的东西来啊,大伯娘这大半子算是白活了。”邱氏见到地瓜粉之后连连称奇,还不忘伸手进去搅了几下,手上瞬间沾上了细腻的粉末,“嘿,真白真细,忧忧,这不会是涂在脸上的脂粉吧?”

    说完,邱氏又闻闻了地瓜粉,没闻出什么味道来。

    柳无忧端起木桶朝厨房走去,这边让邱氏帮她点火生灶,今日她可是要露一手了,让她们见识一下,就凭柳无忧的手艺能否镇得住临湖茶庄。

    土灶热了之后,柳无忧倒了少许菜籽油,抹匀锅面之后,舀起一瓢湿地瓜粉浇在了锅里,紧接着让邱氏掩土灭火,接着灶内的余热闷熟锅里的地瓜粉。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柳无忧将凝固的地瓜粉一个翻身,不仅完整无损,而且还不糊锅,不错,这就是柳无忧想要的凉皮。

    几圈下来之后,灶台上摆满了凉皮,得柳无忧最后一声令下,邱氏灭火关灶。

    待凉皮凉透,被切成一条条的手指宽的条状,放在一旁待用。

    随后柳无忧着手准备小料,盐,苦酒{醋},腌制的小红椒,松子仁,爽口的野菜,她把厨房能用的都用上了,最后放在凉皮子上,搅拌均匀之后,让各位亲人品尝。

    先是柳三重嘶溜一声,将整根凉皮吃进了嘴里,细嚼慢咽之后,又夹起一大筷子,直接往嘴里钻,嘴巴都快挤不下了,还不忘手中的筷子继续朝凉皮夹去。

    “三叔,您还没说,到底好不好吃呢?都吃光了,大伯娘她们吃什么。”柳无忧抓住了柳三重的筷子,将它夺了下来,笑着看柳三重的反应。

    只见柳三重狠命地吞咽了一下,举起大拇指,赞道,“爽口,酸辣,好吃。”

    就这六个字就足够了,这样的凉皮足以刺激客人的味蕾。

    前世,柳无忧最喜欢在天热的时候吃一碗自己做的凉皮,吃好之后,心里是无限的满足。

    “娘子,我还要,”天佑吃完还舔着舌头找柳无忧要吃的。

    “好,”柳无忧干脆地应了下来,“去摘些荷叶过来,我再给你们做点好吃的。”

    天佑跟一阵风一样地闪了出去。

    沉淀下去的地瓜粉去水,然后切开,取出一大块,掰成一小块放在太阳底下风干,等天佑回来的时候,柳无忧已经将干燥的地瓜粉碾压成末,倒入开水之后,迅速地搅拌成黏胶状,摊开天佑采回来的荷叶,夹了一块被开水烫熟的地瓜粉,然后铺上一层小菜,最后用地瓜粉盖住小菜,卷起荷叶包裹住整个地瓜粉团子,放在锅上蒸了上一刻钟,等待荷香四溢了,开锅盛盘争霸艾泽拉斯内最新章节


    王氏和李氏一直在旁看着柳无忧忙上忙下,惊叹地说不出话来,“二嫂,忧忧原来这么能干,这是谁教的呀?”

    柳无忧闻言,莞尔一笑,将功劳抛给了邱氏,“大伯娘,你可别怪忧忧向你偷师了。”

    偷师,足以解释柳无忧的超凡手艺。

    “哎呦,我哪里有忧忧这么好的手艺啊,这些我可都不会做呢,”邱氏尝过凉皮之后赞不绝口,“这叫凉皮的东西果然是凉了好吃,入口弹滑,糯香爽口,酸辣适中,当点心当菜都是最好不过了。”

    柳无忧将蒸好的薯包籺放在碗里,加上柳家难得吃一次的肉汤,一碗洒了苦酒【醋】,一碗放了腌制小红椒,分别让他们品尝。

    结果,两种口味各具风味,地瓜粉特有的爽脆滑口,加上热汤的浸泡,入口但觉浓而不腻,十分诱人。

    正当柳无忧沉浸在喜悦之中时,小福子和着狗子一起哭着跑进来,“二姐,天佑他欺负我们,你快帮我教训他。”

    难怪刚刚吃薯包籺的时候不见馋嘴的天佑,原来是跑到外院欺负小孩子去了,柳无忧提裙小跑了出来,只见天佑在趴在木桶边缘不知道在逗弄着什么东西。

    直到柳无忧的身影遮住了视线,天佑这才抬起了头,兴奋地说道,“娘子,你快看,我抓了点好玩的东西。”

    柳无忧已听见坚硬的东西正刮着木桶,发出咔咔咔的声音,让人的耳朵十分的不舒服。

    “二姐,天佑抓了些怪物回来,那怪物还咬我的手,你看,”柳永福伸出已经红肿的手指头控诉天佑的罪行。

    “是他自己伸手进来的,我又没有欺负他,娘子你莫要只偏听他的话,”天佑无辜地为辩解,柳无忧见她俊眉微蹙,菱唇微翘,竟有些自责没有问青红找白打算责问他。

    于是,她半蹲了身子,朝木桶里面看了过去,只见下面十来只螃蟹在挣扎企图爬出来。

    “娘子,你说怪物丑不丑?蝉眼龟形猪脚,要不是见他们咬了荷叶,我也不会抓他们回来。”

    天佑对螃蟹的形同最贴切不过了,依他的口气好像之前没有见过一样,柳无忧便问道,“这叫什么?”

    “我也不知道。”天佑摇摇头,用草吊起一只螃蟹,左右端详,“好奇怪的东西,为什么是横着走的呢,”他好奇地捏螃蟹的脚,险些被大钳夹住。

    居然都不认识螃蟹?柳无忧心里窃喜,要是把螃蟹弄成菜肴,放进茶庄里面,会不会有人喜欢。

    既然有这打算,那便趁热打铁。

    柳无忧刚要吩咐天佑把螃蟹帮她搬进厨房的时候,院门被敲得震天响。

    赵狗子去开门,刚打开门闩,就被外面的人重重地推到了在上,而进来的人完全不顾一个孩子跌倒在地,直冲冲地朝柳无忧奔了过来。

    柳无忧定睛一看,居然会是张冲她娘,随后跟来的便是毛家嫂子百善仁心最新章节


    秀才娘一把抓住了柳无忧的手,一脸的央求,“柳二姑娘啊,求求你救救我们冲儿好不好啊?”

    柳无忧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狐疑不已,“怎么,张冲要死了吗?”

    秀才娘闻言,刚要变脸,就被毛家嫂子抢先了,“哎呀,柳二姑娘啊,秀才爷为你伤成这样了,你怎么还说出这般剜人心的话呀。”

    “为我伤的?”柳无忧明知故问。

    “可不就是,你忘记了下午被沈大贵沈大富困住,是我们秀才爷救得你啊,现在你平安无事了,怎么就这么忘恩负义了呢。”毛家嫂子颠倒是非,直接控诉礼无忧的不仁不义。

    “哦,是这件事情啊,”柳无忧轻描淡写地应道,“张冲说是他救我的?不会是编造故事吧?”

    “柳二姑娘,秀才爷实诚的人怎么会胡诌呢,你也不想想,要不是人家说你两句就不会变成哑巴,你也不会招惹了沈大贵和沈大富,要不是秀才爷相救,你也不会完整无缺地站在这里对不对?”

    柳无忧总算是见识了毛家嫂子那张嘴的厉害了,一个字,绝,两个字那就是很绝啊。

    天佑听到张冲救了柳无忧,脸阴得能滴水了。

    而屋里的人听到外面的声音都走了出来,见到张冲娘,都有些胆怯了,谁不知道她们的厉害啊,之前也已领教。

    “无忧姑娘啊,你看我们冲儿为了你连命都不要了,现在还浑身是伤躺在床上不肯看郎中,你怎么地也要表示一下吧,不然这话就说不过去了,做人不带这样忘恩负义的。”秀才娘添油加醋地说道,硬是给柳无忧套了个罪名—忘恩负义之徒。

    和狗娘谈忠义,说得通吗?柳无忧表示怀疑了,“那你说说看,我又该怎么表示才算合情合理又合你的意呢?”

    柳无忧的话使得毛家娘子的眼睛顿时亮了,“好说,好说,”她嬉笑着甩动满是脂粉味儿的手帕,“秀才爷对无忧姑娘仍然念念不忘,这不让我过来再成好事嘛。”

    “二嫂,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柳三重不在家,因此不知道之前毛家嫂子来过一趟。

    “夫郎,那张冲回心转意,要咱们忧忧重新嫁给他。”李氏解释道。

    回心转意?柳无忧要是相信那才是猪头三呢,张冲在盛威茶楼说的话,可是一辈子都忘不掉的。

    “不成,”柳三重正色喝道,“忧忧为了那个臭小子差点都没命了,不能再嫁给他。”

    知我者,三叔也。

    柳无忧朝柳三重抛了个谢谢支持的眼神,柳三重会意,狠狠地拍了拍胸脯,保证道,“忧忧放心,三叔是不会让人伤害你的。”

    “哎呦呦,柳家三爷,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呢?”秀才娘不服气,上前朝柳三重理论,“我张家可是出了秀才的人家,书香门第,多少大家闺秀想嫁给我们冲儿,可我们冲儿唯独钟情无忧姑娘,这不是缘分又是什么,再说了,嫁进我们张家可是当少奶奶的命啊,吃香喝辣,绫罗绸缎,吃不完穿不完。”
(快捷键 ←)上一章:76 狗东西,糟心事 返回《天才农家妻》目录 下一章:78 提亲,开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