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才农家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卷 有君相依风雨为欢 93 太不爽了

第一卷 有君相依风雨为欢 93 太不爽了

文/柳叶无声
天才农家妻 本章字数:7239 天才农家妻txt下载
推荐阅读:幻花应世内 读书成神内 弩力回天 九天登神大典内 京门风月内 悍臣内 一剑飞仙内 无敌剑域内 晚明之我主沉浮内 七魂纪内
“娘子不急,急死相公,”天佑就是怕柳无忧搪塞自己,所以才紧追不放的,“你到时候又以各种名义推脱,什么冬天下大雪了,风太大不安全了,我才不会上你的当。”

    这些理由的确是柳无忧想好的,现在竟然被天佑识破了,顿时有种想遁地而逃的感觉,要是以后真嫁给他了,自己不是没好日子过了,唉呀妈呀,肯定不行,她不想嫁人之后没自由。

    “那个……天佑啊,你别老跟着我,我经常去茶庄,你跟着也怪累得啊,”柳无忧想来想去,采取迂回战术,“过两天我就跟三叔说,人家现在不是先抱孩子么。”

    天佑拍了拍胸脯,双手一摊,爽朗一笑,问道,“娘子,就算是我天天背着你去茶庄都没问题,何况是身无一物跟着去。”

    柳无忧心里那个哀嚎啊,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呢,人家要的是空间,绝对的自由空间,怎么跟他说话那么费劲啊,气得人家肚子疼晕血妹子的百合之旅内最新章节


    “娘子,你身子不舒服啊,”天佑见柳无忧脸色不好看,满怀关心地问道。

    “我上茅厕,你别跟着我啊,”柳无忧腹部隐隐作痛,好像有什么东西流下来。

    “娘子,有血,”天佑指着柳无忧的裙摆大声地喊道,柳无忧撩起裙摆一看,果然是血。

    糟了,难道是葵水来了?

    “娘子别动,”天佑大步跨到了柳无忧的身边,将她抱了起来,箭步往她的屋子而去,放在床榻上之后又嘱咐道,“娘子别乱动,我去叫娘。”

    “喂,给我站住。”刘无忧叫喊道,等天回转过来,声音却轻了下来,“不用叫娘,我没事。”

    天佑折了回来,眨了眨璀璨如星的眸子,狡黠一笑,说道,“娘子,你成为大姑娘了,怎么能不让娘知道呢?”

    “大姑娘?”柳无忧听出了一语双关的意味,摸了摸脸颊,问道,“难道我之前就不是大姑娘?”

    “自然不同,娘子难道不知道么,葵水来了,那就说明娘子长大了,意义只是不同的。”

    当柳无忧听见天佑嘴里说出葵水二字的事后,一口气没喘上来,堵得她猛烈咳嗽。

    “想说什么都先别急,慢慢来,”天佑摇头哎了一声,上前给柳无忧顺气,大手所到一处都激起柳无忧一阵颤栗,忙低下头掩饰自己的失态。

    这天佑怎么什么都懂,连女人家的葵水都知道?

    柳无忧微微抬起头,拿一只眼睛瞟天佑,却被天佑给看了正着,“做了什么亏心事不敢正眼看我啊,娘子?”

    柳无忧连忙睬下头,眼睛左右一提溜,趁着天佑不备,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问道,“天佑,你给我老实交代,到底恢复记忆了没有?”

    “啊……啊……轻点儿啊,娘子,”天佑求饶道。

    “那就老老实实地交待。”

    “说什么啊,人家又记不起来。”

    “那你怎么知道葵水,要不是你成亲过,哪里会知道?”柳无忧说出成亲二字的时候,心里莫名一阵抽痛,难过地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天佑听闻是这么一件事情,便放慢了手,摸到柳无忧的脖子那里,手劲变得又轻又柔,柳无忧忍不住打了冷颤,全身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

    柳无忧不知道这是天佑在故意在逗弄她,躲开之后,身子又不敢挪动,最后还是被某人抱在了怀里。

    “娘子真笨,书上都这么说的啊。”

    书上?柳无忧一扭头,光洁的额头刚好抵在天佑的嘴唇之上,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让她有一瞬间的失神。

    “哪里来的**滥词,居然教人这些东西。”

    “爷爷的,”天佑说完,又打哈哈道,“是我偷偷看了爷爷的书诸天至尊内最新章节
。”

    放屁!

    柳无忧粗鲁地骂道,“你当我三岁小孩啊,爷爷的书早已经被烧掉了,偷,偷,偷,偷你的鬼啊。”

    天佑被骂后,神情十分怪异,自言自语道,“难怪爷爷说了女人这个时候的脾气是最坏的,果然是真的。”

    柳无忧听了个一字不差,好啊,老头子竟然教天佑这些东西,真是为老不尊了,看来得让他起不来床,奶奶,忧忧要对不起你了。

    “天佑,你嘀咕什么呢,”柳无忧故意问道。

    天佑急忙放开了她,瞧了一眼她的裙子,闪人先了,“我去叫娘啊,娘子你别动。”

    “喂,”柳无忧想要逮人,可是人家动作快得和兔子一般,而她身下涌血,根本追不出去。

    “忧忧,”不消片刻工夫,王氏一脸笑意地走了进来,拍了拍女儿的肩膀,感慨道,“娘的忧忧终于长大了。”

    原来女孩子的初潮在这个时代竟然是这么重要的一件事情。

    “娘,又不是什么大事,天佑还是去麻烦您了。”

    “瞧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母女两个还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王氏嗔了女儿一眼,从衣袖中拿出个布条出来,交给柳无忧,“一会儿娘教你怎么用。”

    柳无忧展开一看,手掌宽的布条上系着两根带子,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月事带。

    王氏看柳无忧好奇地翻着月事带,便去净室端来一盆水,说道,“先洗洗,娘这就教你怎么用。”

    当着王氏的面洗下身?柳无忧才不敢这么惊悚的事情呢,她利落地跳下床,不顾下身经血喷涌,拿起月事带就往净室跑去。

    “你这孩子跑什么,仔细摔着了……”

    “嘭”地一声,柳无忧直接关上门,将王氏的声音隔在了外面。

    她洗好身子之后,蹲在地上仔细研究起月事带来了,宽布条前后各缝了一道小布条,看样子是为了固定吸水的东西。

    “忧忧,你好了没有,娘要进来了。”王氏在门外喊道。

    这么简单的东西又不需要教,可是柳无忧犯难的是里面垫的东西没有,便说道,“娘,给我一把剪刀。”

    王氏大概是猜出了柳无忧的意图,声音从门缝里飘了进来,“你是不是想要往里面放东西?娘都给你准备好了,娘进来了啊?”

    “别~”柳无忧还光着身子呢,可别这样就春光乍泄,虽说那人是亲娘,可也没光腚的道理。

    她挪到门口,打开一条门缝,让王氏把布条递进来。

    “你这孩子害什么臊啊,你是娘生的,还怕娘看啊。”

    “人家是大姑娘了,娘,您要给女儿留面子。”柳无忧打了个哈哈,快速地装好月事带,轻而易举地穿戴好了,这么简单的东西还需要人教,真是天大的笑话盛世帝女


    门一打开,王氏拿眼睛将柳无忧从头到底看了个遍,问道,“穿好了?”好像用个月事带是多少难的事情一样。

    “娘,您得相信女儿的智慧,”柳无忧怎么觉得很不舒服,湿漉漉的,还很粗糙,走起路来十分地别扭。

    “刚开始是很不习惯,等久了就自然一点了。”

    天哪,柳无忧可是用过内直塞条的卫生巾,现在那面夹着一团布条,这感觉……好像连路都不会走了一样啊。

    王氏看柳无忧一脸的不舒服,心疼道,“不然娘再给你找块软一点的布?”

    就算是真丝绸布,那也是布,舒服才怪呢,不行,其他东西可以将就,这么私密的东西绝对不行。

    李氏产子,加上柳无忧初潮,可谓是双喜临门,大家虽然都没明说,可是脸上尽是笑意。

    “娘子,我这碗鸡汤给你喝,”吃饭的时候天佑别提多殷勤,又是夹菜又是送汤,弄得柳无忧就算脸皮再后也忍不住面红耳赤了。

    简单扒了两口饭,柳无忧找了个借口回屋休息去了,大家心知肚明的,也没说什么。

    这两日内,柳无忧几乎是足不出户,为嘛?还不是那月事带搅得她不敢出门,要是去外院溜达一圈,准被人看出来。

    不行,一定要好好想想,怎么样能作出一种卫生棉出来。

    “咚!咚!咚!”柳无忧正绞尽脑汁呢,房门就被敲响了。

    “进来,”被打断了思路,柳无忧并不是那么高兴。

    进来的是柳三重,他给柳无忧端了只碗进来,“奶奶说你一天就吃了点新鲜果子,怕你饿着,这不给你熬了点粥过来。”

    “谢谢三叔,”柳无忧正襟危坐,不用想就知道了柳三重不是单单为了端一碗粥进来。果然,等柳无忧开始喝粥的时候,柳三重说话了,“忧忧,找你爹的事情不如让三叔去,你一个孩子,怎么去找?”

    “三叔,我有天佑陪着,准没事,”柳无忧并没有把柳三重的话放在心上。

    “那也不行,思来想去,还是三叔去最合适,你现在事情多,走不开,学堂又不能办,三叔是闲人一个,不做点事情也实在是说不过去的。”

    柳无忧喝完碗里的粥才说出自己的打算,“三叔,我打算把家里的生意交给你,茶庄是一桩,另外还有和毛官人等人的合作,都要你出面了,一个月后我就去找爹。”

    “那怎么成,”柳三重连连摆手,“三叔不是做生意的料。”

    人怯懦,不是因为他没本事,而是他没发觉自己的潜在能力。

    “三叔放心,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您若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不行,何况,您现在是两个孩子的爹了,要是不做点成绩出来怎么让两个弟弟敬仰您。”柳无忧的话直击柳三重的心,如醍醐灌顶,顿时令他清明过来。

    柳三重汗颜地只想找个地洞钻下去,支支吾吾地说道,“那三叔听忧忧的,下午就去茶庄看看去超品奇才内
。”

    柳无忧笑着说好,这边又打算卫生棉的事情,便问道,“三叔可知哪里有卖棉花的?”

    “棉花?”

    “对!”

    “张家坳有一个拉棉被的,他家的棉花又轻又白,大家都爱去他们那里买,不过……”柳三重一滞,疑惑道,“你要棉花做什么?”

    “这个还是等侄女有眉目了告诉您吧,”柳无忧可不想说出自己要做卫生棉的事情,等成功了再说不迟。

    “行,那叔先去茶庄看看。”柳三重一离开,柳无忧也坐不住了。

    还在还有甲君和乙君两人给她轿子,这样出门去庄里也不至于要走很多的路。

    她要去的是沈家庄最大的裁缝店,仔细瞧瞧里面的布种,看看有没有自己需要的那种又薄又软,关键是价格又便宜的那种布料。

    柳无忧一走进店里,里面的顾客大有避之不及的样子。

    “柳姑娘,我们里不欢迎你,”掌柜的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直接先要轰人走了。

    柳无忧进屋的时候已经将挂着的布料看了个遍,在一处角落里看到一匹落满灰尘的布,那布头垂挂着,露出的是米白的颜色。

    “掌柜的,这匹布你们店里有多少我买的多少,”柳无忧的注意力在布上,这布薄而绡,做衣服是绝对不可以的,稍微一撑就会全部裂开,倘若拿来做卫生巾的表层,那是再适合不过了。

    因此没听见掌柜的在赶人。

    “这布我们不卖,”掌柜的微微抬起下巴,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不卖?为什么?”柳无忧狐疑问道。

    “谁买都可以,就是不卖给你。”

    柳无忧这才明白,为何自己进来没有受到别人一样的接待,原来是被人划为禁卖黑名单了呀,“掌柜这话说的,卖给别人是卖,难道卖给我就不是卖了?是怕我出不起这个钱还是怎的。”

    掌柜的手一挥,嘴里连声说着,“走走走,我们就是怕你付不起这个银子,还是早早地离去,别妨碍我们做生意了。”

    之前不做自己的生意是沈钱袋子的缘故,现在却又是为了那般?

    “哎呀,你快些走好不好,我的客人都快被你吓跑了,”掌柜的来过来推柳无忧出门,可柳无忧生性倔强,岂能这样被人灰溜溜地赶出门。

    “你们也太欺负人了,”柳无忧走到门口故意喊开了,“怎么能把顾客分为三六九等啊,上门就是客,怎么把客人往外推的道理。”

    “给我闭嘴,胡说八道什么,”掌柜的看到门口聚集了很多的路人,急忙呵斥道。

    “我哪里有胡说八道了,别人的生意你就做,为什么不做我的生意呢?”

    “我爱做谁的生意你管不着,快点给我滚,”掌柜的压低了声音,不敢抬高声音,怕吓着其他的顾客罗马全面战争之帝国崛起内


    “大家都听到了没有?他说了,非富非贵之人的生意不做,以后大家不要来这里买布了,被坑死了还不知道呢。”柳无忧借着别人听不到,故意这么说,门口那么多人,也不是每人都是有钱人家。

    “我没这么说够,你们别听他胡说八道。”掌柜的急忙澄清,生怕别人误会,可恰恰是有人已经误会了,“那你为什么不做柳家姑娘的生意?是不是怕惹上她的晦气?你们店里生意这么好,怎么会怕一个女子呢?”

    问得好!

    柳无忧真想好好夸夸这个人,真是当娱乐记者的料啊,每一个问题都这么犀利。

    “快说啊,怎么不说了,”其他人催促道。

    其实这世道就是这样,有热闹的看热闹,没热闹的瞎起哄。

    “我们明秀楼百年老店了,怎么会怕一个小女子,更不会不做平明百姓的生意,大家切莫听她胡说八道。”

    “掌柜的,你明明就是店大欺客,怎么就是我胡说八道了呢?”柳无忧悠闲地拖了张椅子坐了下来,二郎腿一翘,说道,“你们百年老店,经历多少风雨,就算我柳无忧晦气,你们也不应该没这个胆量接我这桩生意啊。”

    这掌柜的可不就是害怕柳无忧晦气么,清泉茶楼有柳无忧插手,结果一败涂地,沈钱袋子防着柳无忧,结果盛威茶楼关门大吉,东家死于非命,要是自己做了她的生意,指不定会有什么结果呢。

    “掌柜的,你是不是真的害怕她啊?”那人锲而不舍地问道。

    “没……没那回事儿,我们百年老店,怕什么也不会怕一个小女子啊,”掌柜的嘴硬,不敢明说。

    “那你就卖她布呗!”

    “各为乡亲听我说,不是我不做她的生意,而是她一口气要买下本店一款布的所有库存,这不是来捣乱又是什么呢?”掌柜的抬起双手,压下门口的吵闹。

    “你怎么就知道人家没钱买呢?”

    “要是有钱,她买那么差的布做什么?”掌柜的凭借自己多年阅布的经验来判断柳无忧到底有没有银子。

    柳无忧低头一瞧,自己出门的时候拣了件粗布收腰裙穿,因此显得有些寒碜。

    “你这布卖多少银子?”柳无忧问道。

    “多少银子你也买不起我所有的存货。”掌柜的狗眼看人低了。

    “那你到底说说看,多少一匹呢?”

    “十文钱一匹,库房里有两千匹,你买得起吗?”掌柜的大拇指望身后的库房一指,那叫一个神气。

    柳无忧掰着手指算,“十文钱一匹,两千匹就是两万文,也就是二十两银子了?”

    “不错,就是二十两。”掌柜的肯定道,胡须都快翘上天了。

    “我说掌柜的,你有所不知,人柳家二进门的宅子都盖起来了,你怎么就断定人家被银子呢?”好事者问道。

    掌柜的胸有成竹说道,“就是因为她们家新盖了院子所以才没银子买,我们店可不做赊账的买卖,这也是大家知道的弩力回天内
。”

    还真是欺人太甚!怕她晦气就明说,何必拿银子来压人。

    柳无忧起身走到柜台钱,从袖中拿出两张十两的银子铺在柜台上,气定神闲地说道,“掌柜的,你来验银票。”

    掌柜的手一抖,扭头望了过去,只见两张银票整齐等着他去验明正身。

    柳无忧见掌柜的挪不动脚步,讥笑道,“怎么,你是真不愿意卖穷人布吗?”

    掌柜的听到柳无忧的声音,怎么觉得脚底心有些发凉,而且寒气慢慢地窜了上来,他的腿有些发抖,一步步地走到柜台后面,眼睛瞄了一下银票,没了声音。

    大通钱庄的红色印戳清清楚楚的,还能有错。

    “一个时辰之内,把我的布送去东庄头的蟹楼,迟一下都会有损你们明秀楼的名声。”柳无忧可是清清楚楚地看到墙上写只几个大字,方圆十里,一个时辰之内,必定送达。好大的口气,店大就是不一样。

    “这可是两千匹布,你让我怎么送?”掌柜的恨不得砸晕自己,然后当之前的事情都没发生过。

    “那是你们的事情,与我何干,”柳无忧沉脸冷声说道。

    “我说柳二姑娘,能不能商量一下?”掌柜的看这么多人在,不卖不行,卖又不行,简直像是被贴在热锅上烤着那么难受。

    “没的商量,”柳无忧满眼寒意,不容他人改变她的打算,不是看不起她么,她就让这明秀楼卖布给她还亏钱。

    这叫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好厉害的姑娘,连这二十几年的老掌柜也看走眼了,啧啧啧,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这柳家的姑娘死过一回还真是不一样了,”门外的人连连称奇,打从庄子的人被沈钱袋子迷惑的财物两失,又被柳无忧等人解救出来,很多人对柳无忧有了改观,不想之前那样的嘲笑相对了。

    “乡亲们可都瞧见的了,明秀楼百年老店,诚信为上,”柳无忧指着柜台后面的那块木板说道,“一个时辰内,方圆百里,所需货物,一律送达,如延误送不到,银子双倍送还。”

    “大店就是牛,”有人说道,“不过我活了几十年了,还真是没有延误的。”

    柳无忧冷哼了一声,心里暗道,这家店狗眼看人低,当初一匹布都不卖给柳无忧,这次她就是来报当初那个仇的,二十两银子想心安理得放进口袋那,简直就是做梦。

    掌柜的已经大冒冷汗了,这话店他也只是掌柜的而已,说真话的还是东家,因此他示意小伙计去把东家请来。

    明秀楼的东家是地道的沈家庄人,名唤沈银全,年方二十,是这明秀楼的第四代接班人,他虽在楼上,可不清楚下面的情形,以为有老掌柜在了,就能放一百个心。直到小伙计去请他,他才施施然地下了楼梯。

    ------题外话------

    感冒流鼻涕,码字的时候要用餐巾纸塞住鼻孔,是不是有点装象的意思?
(快捷键 ←)上一章:92 生孩子这档子事儿 返回《天才农家妻》目录 下一章:94 筹谋(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