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才农家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卷 有君相依风雨为欢 94 筹谋

第一卷 有君相依风雨为欢 94 筹谋

文/柳叶无声
天才农家妻 本章字数:7131 天才农家妻txt下载
推荐阅读:弩力回天内 罗马全面战争之帝国崛起内 超品奇才内 盛世帝女 诸天至尊内 晕血妹子的百合之旅内 超级军工科学家内 七魂纪内 一剑飞仙内 弩力回天
一身水蓝色长衫质地轻盈,显得他飘逸卓越,不过身形虽好,样貌却不怎么出众了,小时候得了麻风,因此长大后一脸的坑坑洼洼,说起来的事后,更为明显了仕途天骄内最新章节


    “柳姑娘有礼,”沈银全得体地施了一礼,“不知我们家掌柜的什么地方得罪与你了?”

    “沈老板客气了,”柳无忧略以回礼,不卑不亢道,“没什么大事,我要了你们库房里的两千匹布而已。”

    “这是好事啊,”沈银全大笑道,“我们明秀楼开了那么久,姑娘还是第一个一口气买下两千匹布的人,我啊,一定要给你姑娘个好价格。”

    说完,沈银全拿起算盘搁在手上,另外一只手飞速地剥着算盘珠子,生怕别人不晓得他打的一手好算盘。

    一阵噼里啪啦后,沈银全抬起头,兴奋地满脸通红,“姑娘,两千匹白绸,共三百两银子,我给姑娘打个折扣,两百七十两银子。”

    柳无忧闻言,眼睑一抬,懒懒地问道,“沈老板算错了吧?”

    “错不了,一两半一匹,两千匹可不就是三百两嘛。”

    门外的人屏气敛息,想看看柳无忧如何扭转局势,整个明秀楼东家当家作主。

    “可……刚刚你们掌柜说了,十文钱一匹,二十两银子我都放在你们柜台上了,现在你又说要两百七十两,这是要讹我吗?”柳无忧冷冷地望着沈银全,让他给个说法。

    “这家店我是东家,自然我说了算,”沈银全一句话就推翻了掌柜之前的说法,好像他是东家,说话自然是最有分量的。

    “哦?”柳无忧美眸一抬,朝门外的乡亲们问道,“各位,你们买布的时候,是东家告诉你们价钱的呢,还是掌柜告诉的?”

    年少东家,意气奋发,怎么会站在柜台后面供人询问价格呢。

    “自然是掌柜的了。”有人回应。

    沈银全心里咯噔了一下,知道自己落进了柳无忧布下的圈套了。

    “今天东家说了,他的话才算数,所以你们平时找掌柜的买布,有可能是买贵的,所以你们大可要求东家退换差价,而且他们明秀楼说了,买贵了,十倍差价奉陪。”

    柳无忧不得不佩服自己,明秀楼的规矩真是对自己大大地有利啊。

    “还钱!还钱!”这都还没回家拿布来呢,都已经起哄了。

    沈银全的脸都耷下来了,怒瞪了老掌柜一眼,压低声音问道,“老盖,你怎么就给我招惹了这么一顿活菩萨,是想我们绣楼最近太顺风顺水了吗?”

    “东家,你听我说,这女子嘴皮子厉害得很,一下子就招来了了这么多乡亲,我也是没办法被赶了上去,上次您不是交代,柳家穷,买不起布的,索性就说个大的。谁知这次她准备了银子过来的。”掌柜的说十文钱其实不贵,而是后面他往大的说去了,库房刚好两千匹,要是能卖出去最好,卖不出去吓吓柳无忧也好。

    “你傻啊,现在柳家今非昔比了好不好,”沈银全听了掌柜的话,忍不住拿手指戳他的脑门,“你一年四季都待在这柜台后面,不懂就被别给我瞎说。”

    “那怎么办啊,东家?”掌柜的直冒冷汗某御坂妹的综漫之旅内最新章节


    沈银全骂了几句无计可施,“还能怎么办,把布卖给人家啊,不然那么多人来退货要银子,我们还怎么做生意啊。”

    说起来,沈银全这样也是顾不上自己刚刚一通忙活了,什么三百两两百七十两,都是白说了。

    最后,还是依着老掌柜说的,十文钱一匹卖给柳无忧。

    “东家果然是诚信之人,那么我等着一个时辰后收货了。”柳无忧一脚跨出了门槛,可是没走成,衣袖被拉住了。

    沈银全拉着柳无忧的袖子,难掩郁闷之色,“姑娘,这么低的价格都卖给你了,能否通融一下?”

    “对不起了,沈老板,我等着这一批布有用,耽误不得。”

    “可是一个时辰……”实在是办不到啊。

    柳无忧冷下脸来,重提旧事,沉声道,“当初小女子要买你们家布的时候,你们欺我而不卖,可有想过有朝一日会有求于我?”

    “那个……那个……”沈银全期期艾艾地说不出话来,他不敢在大家面前提沈钱袋子。

    “乡亲们,今日你们给做个见证,要是他们一个时辰之后送不完,所奉还的银子给各位拿去买酒喝。”

    柳无忧慷慨大方,二十两银子能买多少酒啊,足矣让外面的这群人醉生梦死。

    “有话好好说……”沈银全一看情势即将失去控制,拉着柳无忧的衣袖不放。

    柳无忧一摆手,甩开了沈银全,穿过人群坐上了小娇。

    “姑娘,我们是去茶庄还是回宅子?”甲君问道。

    “回家!”

    “这些布不是要送去茶庄嘛,我们回家了谁看着。”

    “那么多人帮我看着,我还需要担心什么,”柳无忧惬意地一路摇晃着,想不到事情这么顺利。

    本意是买布,顺便还出了一口恶气,看谁敢再小看她柳家。

    刚跨进外院的门槛,就听见内院天井一阵喧闹,柳无忧走进一看,张冲竟然拿了很多的糖果给三个小的吃,说是糖果,无非就是嗪糖,吃在嘴里就是一股子地瓜的味道,因此这嗪糖就是用地瓜熬制的,他们俗称瓜糖。

    “忧妹,你回来了?”张冲见柳无忧要往自个儿屋里走去的时候,急忙追了上来,双手奉上一把瓜糖,“这些糖是打算我们成亲的时候用的,你尝尝,特别甜。”

    说起成亲,柳无忧脚步一顿,蹙眉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来迎亲?”

    张冲闻言,高兴地说话都不经过大脑了,迫不及待地说道,“十天,十天后怎么样?”

    “十天?”柳无忧问道,“说起来我也觉得奇怪,你再次来求亲,难道春梅不知道?”

    “好端端地提他做什么,”张冲讪讪地回道,有些不自然地将目光转了出去。

    “怎么就不能提了,这花轿要是抬进你张家的门,那里面的新娘子就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了,既然这样,那春梅算什么呢万妖至皇最新章节
。”

    张冲一听柳无忧在意春梅,于是改口道,“她……顶多算个丫鬟,连小妾都不是,这样忧妹就不用担心了吧。”

    笑话,她担心什么,柳无忧心里冷笑道,再给你几天舒服日子吧,等以后可没这么悠闲喽。

    “这话可是你说的,别到时候春梅来闹喜堂。”

    “不会,绝对不会,”张冲又是摇头又是摆手,“她已经被我打发道曹家村去了,一时半刻回不来。”

    敢情春梅不在身边,难怪这张冲敢这么多日子出现沈家庄,看来等刘三妹嫁过去之后,还得通知春梅一声,别到时候刘三妹孩子都生了,她还不知道张冲成亲了。

    “那你先回去吧,十天早上吉时相迎。”

    柳无忧都没正眼瞧过张冲一眼,扭头就回屋了。

    进屋关门时,柳无忧感觉肩头一紧,被人抱住了,等闻到熟悉的味道后,笑道,“天佑,你就不怕我来个猴子偷桃的把式。”

    “娘子……”天佑的气息尽数喷在了柳无忧白皙剔滑的脖颈,“娘子好狠心,难道你就不怕我断子绝孙?”

    “谁让你偷偷抱我来着,”柳无忧难得享受这一份静谧,在天佑的怀抱里格外的安心,不必装成一个大女人的样子,相比较前世身边没有个依靠,现在是好上几百倍了,至少身边有个人在你的累的时候给你靠一下。

    “娘子一定舍不得,”天佑说完,在她的脖子上轻轻烙下一个吻后抬起头,对上她的双眸,情不自禁地俯身而下。

    柳无忧这一次没有拒绝,反而更为期待了,温软的双唇含住她的樱唇,她便做出了反应,细细如绵长秋水的回应带着渴望和悸动,每一次呼吸都饱含缠绵和温情,每一次喘息都蕴含着柔情与爱恋。

    在柳无忧的回应之下,天佑抱着她挪至床榻,急促的喘息之中隐藏着更多的渴望,而柳无忧也不再是懵懂无知,也清楚此时要是刹不住的话,两人便是便是**,一点即着。

    “娘子,”天佑忽然离开了柳无忧的双唇,浓重的**使得他声音低沉沙哑,“我们快去把爹找回来,我要和娘子尽快成亲。”

    柳无忧顿时清明,庆幸天佑的理智,满含春水的双眸弯如新月,笑着说道,“好,再给我一点时间。”她是想要做出卫生棉后就出发。

    过十天张冲就要来迎亲了,柳无忧和天佑待了一会儿便不贪恋两人之间的亲密了,叫来刘三妹来说话。

    刘三妹听闻十天就能嫁给张冲,喜极而泣,“我爹娘要是知道我嫁人一定能含笑九泉了。”

    柳无忧笑而不语,等她平息情绪之后,将一张十两的银子推到了她的面前,“这两天别忙活了,给自己置办点像样的嫁妆,这张冲我虽然是看不上眼,但是你喜欢我也没办法,这日子好不好过都是自己双手挣的,张冲有个相好的叫春梅,你仔细着点儿,还有她那个娘也不是好相与的,如何进退你自个儿把握,我也没什么好说了的。”

    “多谢姑娘提点,奴婢知道了。”刘三妹福身朝柳无忧行了谢礼大明末年内


    “行了,那么多礼干什么,到时候以我的身份上轿,别毛毛躁躁地把我给卖了,”柳无忧笑着提醒。

    “姑娘放心,奴婢一定让她第二天再知道。”顶着别人的名儿上花轿,一般人是不乐意的,可是刘三妹却是乐意之极,能成为秀才爷的妻子,那可是书香世家的媳妇了,这可是比当奴婢尊贵不知道多少倍了。

    “你办事我放心,去吧,”柳无忧打发了刘三妹后,去了李氏的屋里看小娃娃。

    李氏的额头抱着帕巾,躺在床上歇着,她身旁的小娃娃正睡得香,听到推门声都没有被吵到。

    “忧忧,快点过来,”李氏杵着双臂撑起半个身子靠了起来,看到柳无忧便招呼她到自己身边来。

    “三婶,小弟弟叫什么明儿啊?”刘无忧仔细端详着小家伙粉嘟嘟的模样,看上去更像李氏一些。

    “等过了满月让爷爷给取一个,现在小名儿叫臭蛋。”

    臭蛋二字让柳无忧想到了狗剩,当初给天佑取的小名儿。

    李氏望着柳无忧出神傻笑,忙问道,“能把我们忧忧乐成这个样子的人一定就是天佑了吧。”

    听闻李氏打趣,柳无忧臊红了脸,不好意思地垂下眼,假装继续看小臭蛋,可嘴角流露的幸福是没办法隐瞒李氏的。

    “忧忧,你是大人了,有些话婶娘也不好说什么,但是又怕你错过了会后悔,天佑那孩子正气厚道,你啊别拖得人家最后恢复记忆了不要你。”

    柳无忧的心提了一下,好像有些不好的预感,要是天佑不要自己,自己会不会拿着把菜刀去兴师问罪。

    “忧忧知道了,多谢婶娘提醒,”柳无忧笑不出来了,待了一会儿就出去了。

    找了一圈没找到天佑,柳无忧心浮气躁地去净室洗了个澡,然后去外院,让人去蟹楼那边瞧瞧去,明秀楼的布匹到底送齐了没有。

    结果,回来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在蟹楼照顾生意的柳三重,“忧忧,你要那么多的白布做什么,那马车驴车是从明秀楼一直排到咱们那茶庄里头,现在是连掉头都难了。”为了按时送货,明秀楼是想足了办法了。

    “三叔,如此阵站不是刚好为咱们茶庄撑了名气,”柳无忧这也是一箭双雕之意,茶庄有足够的房间可以置放,而且这样热闹的场景肯定有许多的人去看热闹。

    “这还真是被你说中了,”柳三重说起了茶庄的生意,开始滔滔不绝,“虽然点的都不是什么名贵的茶,但是这三五成群地,也占了好几桌,还有人点了今晚的晚饭,这不你说的那个什么螃蟹,还有人敢尝试一下呢。”

    有效果自然是好的,柳无忧乐得其见。

    “你还是和三叔说说,怎么要那么多布匹?”柳三重好奇万分,这么多的布还是他平生所见。

    “三叔别问了,先顾着茶庄的生意要紧。”

    “好奇害死猫,忧忧这么做不地道啊,连三叔都要瞒着。”柳三重嘴一撇,佯装不高兴。

    柳无忧便起了玩性想要捉弄,要是他听到自己要做卫生棉,不知道会是什么神情邪夫猖狂,毒妃拒从良最新章节


    “那个……三叔啊,你听了可别后悔啊。”

    “笑话,三叔这么大个人会被你那些布给吓着了,别逗了,”说完,柳三重端起桌上不知道是谁的茶盏,张口就要喝了。

    “是女人家用的月事带。”

    “噗!”柳无忧话音一落,柳三重对着她便是迎头喷了过来。

    柳无忧躲避不及,还以为会被喷得一头一脸的口水,可是她觉得身边一阵劲风,整个人被甩了出了,站稳之后看到的却是柳三重自个儿一脸的湿漉漉的。

    “三叔!”柳无忧并不觉得奇怪了,是天佑搞得鬼,他用内力将那一口水都给挡了回去,反而让柳三重吃了个闷声亏。

    柳三重一抹脸,苦哈哈地说道,“天佑,你小子就知道护着忧忧了,小心我不让她嫁给你。”

    “三叔,你喝了我给忧忧倒的水,不问自取视为偷,您可别恶人先告状。”天佑煞有其事地数落柳三重的不是。

    “你……”柳三重语塞,放下茶盏后要抓天佑,嘴里还不忘说道,“你小子欠教训了,皮痒了是吧?”

    柳三重最后是跑得气喘吁吁的还未能追上天佑,而天佑故意和他玩,快要抓到的时候,又溜出去好远。

    “你们两个没大没小的跑起来像什么样子,”柳老太爷从屋里出来,看到尘土飞扬的院子便出声制止。

    柳无忧看到柳老太爷想起他教天佑的那些东西所谓的追女**,便咬破了手指在茶壶中挤进一滴鲜血之后茶盏中倒了一杯水给柳老太爷端过去。

    “爷爷,您一定口渴了吧,先喝口水。”

    “嗯,”柳老太爷接过茶盏后,指着柳三重和天佑说道,“忧忧比你们两个都小,但是比你们都懂事,你们都给我回屋好好反省面壁去。”说完,一口喝了下去,将茶盏递给了柳无忧,“忧忧,再来一杯。”

    “您还要?”柳无忧吐了吐舌头,怎么办,人家喝了没什么反应,可柳老太爷却是在床底之间显得格外英明神武,喝一杯让柳老太太卧床两天,这要是再来一杯,还不再躺上个五天的。

    “爷爷,孙女去厨房给您整点热的,这个凉了,”柳无忧把茶壶的水都给倒在了地上,腾腾腾地跑去了厨房,让赵娘子给倒些半凉的开水过来。

    赵家娘子倒好水之后,拉着柳无忧说话,“姑娘,您之前给的黑糖还有吗?”

    “还有两块,一会儿给你拿出来。”

    “谢谢姑娘,”赵娘子不是自己想要,而是听说李氏服用了之后肚子一直暖暖的,和之前生柳永福的时候完全不一样,所以她也想弄点过来送人,“我家里的三妹的小姑子快要生了,我想给弄点给我三妹做伴手礼带过去。”

    “行啊,没问题,”柳无忧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时间紧吗?我手上就那么两小块了,估摸着送出去太少了些。”

    “不急,还有个把月呢。”

    柳无忧是想把黑糖卖出去,最好是能口碑相传,对了,这次和李氏一起生产的不是还有其他产妇么,不如一家送点过去,看看反应如何从天武世界开始内最新章节


    “赵嫂子,明儿你帮我去问问哪几个也生了孩子的,这黑糖是极好的暖宫补身之物,你抽空帮我送点过去。”

    “这么稀罕的东西就这么送人了,姑娘不心疼?”赵嫂子可觉得心疼得紧呢。

    “明日我就让赵大哥他们上山打甘蔗,不会就这么点的,你放心去问吧。”

    柳无忧端着茶壶到天井的时候,三个男人已经坐在一起唠嗑了。

    “忧忧,你过来,”柳老太爷朝柳无忧招呼。

    柳无忧笑着问道,“爷爷,您这又是给天佑灌输什么不良思想呢。”

    “嘿,你这孩子,有你这么和爷爷说话的么,”柳老太爷对于柳无忧的没大没小一点都没生气,仍旧和蔼慈祥地说道,“听老三说你要干一番大事业?”

    对于月事带的想法,想来柳三重都和柳老太爷说过了。

    “三叔嘴巴倒很快,孙女都没来得及亲口告诉您。”柳无忧攀上柳老太爷的手臂,将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之上,整一个撒娇的小女娃。

    “没告诉爷爷又不打紧,爷爷是想说你好好干,大不了我们还住回以前的草屋去。”柳老太爷是全力支持的。

    “谢谢爷爷。”柳无忧亲昵地在柳老太爷的脸颊上清了一口,却引得天佑醋意大发,拉起柳无忧横冲直撞地往外走去。

    “哎呦!”

    柳无忧听到有女人的惊呼声,抬头一看,一个女人跌倒在地,手中的包袱敞开,里面的衣物洒落一地,而那女人也同时看了过来,“忧忧?”语气十分的惊讶。

    柳无忧听到她叫自己的小名儿,便在脑中搜寻。

    除了柳家的四娘之外,没人符合了。

    可是柳四娘中等身材显丰腴,虽不是倾国倾城之貌可也是温婉贤淑之人,可眼前这个女人除了眉眼还能认出些许之外,其他的地方,变化太大了。

    脸色蜡黄布满雀斑,双眸浑浊暗淡无光,头发枯燥无光泽,双手粗糙显老态,身上的藏青色混杂着麻灰色,才三十几岁看上去就已经五十出头了。

    “姑姑,”柳无忧上前将柳四娘扶了起来,然后手忙脚乱地收拾她那一堆手感粗糙的衣物,收拾好之后,三人折回了内院。

    “爷爷,奶奶,姑姑来了。”

    柳四娘嫁得远,已经好几年没有回来了,看到柳家的变化是惊讶得嘴巴都能塞进一个鸡蛋了,她一连抽了自己好几个巴掌,喃喃自语道,“我这不是在做梦吧,一定是在做梦。”

    听见柳无忧喊声的柳老太太一出来,看到形如枯槁的女儿,竟然未语先泣了。

    ------题外话------

    十二月的第一天,早安,各位亲们!
(快捷键 ←)上一章:93 太不爽了 返回《天才农家妻》目录 下一章:95 柳家姑姑(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