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才农家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卷 有君相依风雨为欢 100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第一卷 有君相依风雨为欢 100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文/柳叶无声
天才农家妻 本章字数:11834 天才农家妻txt下载
推荐阅读:京门风月内 九天登神大典内 悍臣内 无敌剑域内 读书成神内 晚明之我主沉浮内 重生之神医嫡女 幻花应世内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内 都市霸主内
曹家在柳青柠生了曹小虎之后,便去找了个道士算卦,那道士说曹小虎金贵,五岁不得外出,得好深护着,金贵不过是客气的说法,实际就是说他命里躲灾,而柳无忧又被传言不详,因此就不让柳青柠带着孩子回娘家,柳青柠舍不得孩子,硬是断了思亲之苦。

    “二姨,”三岁的曹小虎有着同龄孩子的稚嫩和可爱,让柳无忧一下子就喜欢上了。

    “虎儿乖,”柳无忧双手撑起曹小虎的胳肢窝,将人抱了起来,怀里肆意逗弄,“虎儿,今年几岁啊?”

    “三岁,”曹小虎笔划着手指回答,模样机灵聪慧。

    “虎儿下来,出去找哥哥姐姐玩儿,娘和二姨有话说,”柳青柠从柳无忧怀里把儿子抱下地,又让他出去找柳永福玩。

    两姐妹许久不见,自然有话说。

    柳青柠把儿子弄出门之后关上了门,拉过柳无忧坐了下去,神色沉凝地问道,“二妹,你可是把我给急死了。”

    “姐姐……”

    “你真的要嫁给张秀才吗?”

    柳无忧一怔,低眉浅笑。

    “你还笑得出来啊,”柳青柠嗔道,“张秀才害得你还不够啊,你怎么就硬要再凑上去呢,什么样的好人家没有,好赖总是强过张家。”

    “姐姐,稍安勿躁,”柳无忧倒了一杯水,双手呈上,“妹妹以为你是为了姑姑的事情而来的呢。”

    “别岔开话题,快说,你和张秀才到底怎么回事情,我问娘和二婶,她们两个好像都还不知道你到底怎么打算的,”柳青柠结果茶盏却是一口都顾不上喝,又放在了桌子之上。

    堂姐如此关心,让柳无忧心底一暖,老实交代自己的计划,“要嫁那狗东西的人不是妹妹,而是外院那个刘三妹,姐姐可是瞧见我屋里有一件待嫁的物件儿和箱笼?”

    柳青柠左右张望,确实不见一点儿喜气,“你啊,可真是把我急死了,我啊今天还是偷偷把虎儿带出来的,我那婆婆要是知道我带了孩子回娘家,肯定跟我急……”

    柳青柠鲜少说婆家的事情,带回家的信中也是一直报喜不报忧,刚刚因着急,不小心说漏了嘴。

    “他们对姐姐不好?”柳无忧拧眉道。

    柳青柠极为不自然地笑道,“哪里啊,没有的事儿,妹妹听差岔了,咦,刚刚听你说姑姑的事情,难道姑姑回来了?”

    柳青柠急忙岔开话茬说到了柳四娘身上,许是真着急过头了,和家中长辈打过招呼就朝柳无忧这边来了灵王朝内最新章节


    柳无忧简单地把柳四娘的事情说了一遍,又说道,“现在谁也不提那孩子怎么会流产的事情,就怕姑姑流泪,伤身又伤心。”

    “那我们去问问呐,总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呀。”柳青柠是个急性子,她没有遗传邱氏的温婉,可能更像是死去的柳一重。

    反正手上事情已了,柳无忧便随了柳青柠,姐妹两个结伴去了外院,天佑见两人窃窃私语,好奇地跟了出去。

    外院的下人见到两位姑娘,是停下脚步躬身行礼,柳无忧问了张大大何在,他们都指东院的后头。

    柳无忧也正好突击检查一番。

    柳青柠被那么多人恭敬着,一下子颇为不习惯,“我是听说了二妹不少事情,这一回来才知道他们说的都还只是表面,这亲眼见了才知道咱们柳家再也不会被别人瞧不起了。”

    “姐姐可是因为妹妹的缘故,所以曹家对你多加为难?”

    “不……不是的,”柳青柠矢口否认,“我都没回来,他们也为难不到我哪里去,只是苦了妹妹你了。”

    “姐姐言重了,”柳无忧一言带过,正好也到了东屋后头熬糖的地方。

    柳无忧敲了几下门,没有人应,便自己推开了门,只感到一股热气从里面喷发而出,定睛一看,张大大正光着膀子,站在一米高的架子上搅着大锅里的甘蔗汁。

    “小四,你尝尝看,这个味道是不是差不多了,我尝了那么多,舌头都尝不出味道来了。”张大大没发觉是柳无忧来了,还以为是帮衬他的兄弟,他用竹竿挑了一点儿浓稠的黑糖,朝下递了过来。

    柳无忧接过来一尝,说道,“口感还不够稠密,甜味也还不够。”

    张大大一听是女人的声音,扭头看了过来,结果看到两个女人,便慌张地拿架子上的衣服想穿上,谁知衣服勾住了架子,张大大整个人随着架子歪了下去。

    眼看着他就要掉进熬制黑糖的大锅里去了,柳无忧急得想推开大锅,可看到被柴火烧的滚烫的锅子,双手又缩了回来,她只觉得有一阵风从外面卷进来,带起了她的衣襟。

    天佑一把捞住张大大,腾空转了一圈后,将人放在了地上。

    “哇!好厉害!”柳青柠惊讶地张大嘴,足可以塞进一个鸡蛋了,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天佑,这边拼命拉扯着柳无忧,“他不会是就是你捡来的那个傻子吧。”

    “姐姐,他不是傻子,”许是因为不愿听到傻子二字,柳无忧急忙澄清一个事情,“只是摔伤了头,记不得从前的事情了。”

    “哇塞,长得可正俊俏,”柳青柠就差没流口水了,“二妹,你是捡到宝了吧,功夫好不说,还长得这么好看。”

    天佑知道自己被夸,得意洋洋地走了过来,“姐姐,我叫天佑,以后有什么事情只管吩咐。”

    柳无忧颇为无力地白了他一眼,瞧你那嘚瑟的样子,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好啊,那我可不会客气的,”柳青柠笑眯了眼睛,忽然想起了什么,又问道,“你和我无忧妹子真是的……”没说完,她便弯了弯两个大拇指,眼睛在柳无忧和天佑身上移来移去悍臣内


    天佑长臂一带,将柳无忧揽进了怀里,展开一个灿烂无比的笑脸,“姐姐猜地没错,忧忧就是我的娘子。”

    “外面传言那么多,我都不知道孰真孰假了,现在可好,确认清楚了,我也就不瞎担心了,”柳青柠像是放下了千斤重担似地开怀一笑。

    “姑娘,”已经穿好衣裳的张大大惊魂未定,却又不敢再歇着,因为柳无忧刚刚不是很满意他熬制的黑糖,“小人是按着您说的办法熬糖的,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柳无忧仔细查看了一番,最后还是发现了问题,“搅拌的时候火要大,等粘稠了再小火熬着,你刚刚火候不到,因此味道还不够纯。”

    “那小人不陪姑娘说话了,得抓紧时间熬糖,免得三老爷催促,”说完,张大大挽起袖子,扎进腰带要爬上架子。

    “你等等,”柳青柠指着张大大问道,“你就是前两天看到我姑姑被欺负的人?”

    “正是小人,”张大大见柳青柠一副要问话的样子,进退不前了。

    “我问你,当时他们是怎么欺负姑奶奶的?”

    “回姑娘的话,小的当时真好搬甘蔗,听到吵闹声就跑出来瞧瞧,姑老爷说要休了姑奶奶,姑奶奶不肯,说她自己已经有了身孕,姑老爷的娘不相信,怂恿姑老爷推了姑奶奶一把,然后,姑老爷的娘一脚踩在了姑奶奶的肚子上,还说……还说……”

    “还说什么?”柳无忧听了出离愤怒,声音一下子拔高了。

    “还说‘你要是能怀孕,公鸡都能下蛋了’,”张大大学着周母的样子掐着脖子说话,学得惟妙惟肖。

    “太可恶了,”柳青柠气得咬牙,拉着柳无忧往外走,“走,去看看姑姑去。”

    柳无忧拉住了柳青柠,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姐,姑姑的情绪刚稳定一点儿,不如缓缓再说。”

    “我没那么多时间,”柳青柠迟疑着,到底是要回婆家的人,还真是没多少时间好待。

    三人犹豫着,听见柳无愁急匆匆地从外院跑进来,“大姐,二姐,坏了,坏了,小虎被巫婆捉走了。”

    柳青柠瞬间不淡定了,跟着柳无愁跑了出去。

    柳无忧岂能袖手旁观,一听巫婆二字就知道肯定不是好人。

    出了门便看到曹小虎在地上打滚,而一个梳着小髻穿着灰色裙衫的中年妇女一把抱住了曹小虎。

    “婆婆,你干什么啊?”柳青柠跑过去要抱曹小虎,谁知,被成为婆婆的中年妇女愣是不让。

    一声婆婆,让柳无忧明白,这位妇女就是曹小虎的奶奶曹母。

    “你别动,”曹母跟防贼似地防着柳青柠,“谁让你把孩子带来的,我同意了么?”

    “婆婆,你动作轻点儿,别吓着虎儿,”柳青柠注意到儿子的嘴角开始瘪了,那要哭的信号盛世芳华内


    “啰嗦什么,我的孙子我自然心疼着,”曹母晃了晃手中的曹小虎,那孩子说哭就哭,而且哭得那叫一个稀里哗啦。

    柳青柠心都要碎了,“婆婆,虎儿哭了,我来抱抱,我来哄。”

    “孩子哭一下就没事了,你那么喜欢回娘家你就待着好了,虎儿我带回家了,”曹母说完,抱着孩子扭头就走,迎面跑来一个全身粉色裙衫的女人,见到曹母是气喘吁吁地说道,“婆婆,您怎么跑那么快,婢妾追不上您。”

    一声婆婆,一声婢妾,再看看柳青柠的神色,柳无忧已然猜出那着粉色裙装女子的身份了,就是曹安的小妾方氏。曹安,柳青柠相公是也。

    “我指望你来帮我,还是省省吧,”曹母没给好脸色,赤红着脸说道,“没一个好东西,把我的话当成了耳边风。”

    柳青柠追了上去,拉住曹母的衣服,央求道,“婆婆,我现在就跟你回去,你把虎儿给我,让儿媳哄哄。”

    曹小虎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让你抱什么?还嫌沾得晦气不够啊,”曹母有意瞥了一眼柳无忧,对柳青柠吼道,“在这给我待足三天,不然全家人都要被人连累遭殃。”

    “婆婆,这话从何说起,儿媳不过是想回家瞧瞧,难道这都不行?”

    “又不是不让你回,虎儿留下就可以了,你偏偏不听我的话,硬是把孩子带出来,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婆婆么,”曹母劈头盖脸一顿数落。

    柳青柠一咬牙,说道,“家里不是没人么,儿媳怎么放心把孩子一个人留在屋里。”

    “还顶嘴了是不是,”曹母怒喝,不顾怀里的孩子哭得要柳青柠抱,“屋里怎么没人了,方氏不是人啊?”

    说到方氏,柳青柠眼里闪过一道怒意,应道,“儿媳不知道她在屋里。”

    “我管你知不知道,懒得跟你说话,你要是再跟着我,这孩子我就养在自己跟前了,三天,三天之后你才能回家,不然后果自负。”曹母放下狠话,说得柳青柠迈不开脚步,眼看着曹小虎被曹母抱走,最后蹲在地上大哭不止。

    柳无忧不知其中情形,没有贸然出手相助,而是扶起柳青柠,问道,“姐姐,到底怎么回事?小虎是你的孩子,怎么你就不能自己带出来?”

    柳青柠泪雨滂沱,抓着柳无忧的手不放,“二妹,这日子是没法过了……”

    柳青柠一向报喜不报忧,所以她在曹家另外什么情形就没人知道了。

    两姐妹回了屋,关起门来说话,怕被家人知道刚刚的事情,让天佑在门外守着,不让人进来。

    等着柳青柠的情绪平复之后,柳无忧才再次问道,“是不是他们欺负姐姐了?”

    “二妹,嫁人这条路真的不好走,嫁对了人还算好,要是嫁错了,这一辈子都没办法回头了,”柳青柠抽泣着,话里的意思是她的婚姻出了问题,“还是你好,招了天佑入赘,倒是不用吃那婆婆的苦。”

    “姐姐,他们怎么欺负你的,你只管说于我听,”柳无忧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但凡谁欺负了他们柳家任何人都不会让他们好过庶女夙缘内


    “还能有什么,”柳青柠深深地长叹了一口气,抹去眼角的一滴泪,苦笑道,“男人么总是嫌女人不够多,对你好的同时也想对其他女人好,婆婆么总是嫌儿媳不贤。”

    “刚刚那女的是姐夫的小妾?”

    柳青柠点头,证实了柳无忧的话。

    “混账东西,当初要不是因为他们说不会纳妾,所以才答应他们的婚事的么,要不然姐姐怎么会嫁给一个穷鬼,”柳无忧拍案而起,拿了主意,说道,“不行,这个事情得和爷爷说上一说,他们曹家太欺负人了。”

    说起柳青柠的婚事,其中还有点曲折,四年前,柳青柠正值十八青春年华,虽然没有沉鱼落雁之姿,但还能算得上是花容月貌,当时被一富户看上,想要纳她为妾,柳老太爷不愿意,直接拒绝了富户的提亲,富户舍不得也没办法,留下五十两银子给柳青柠,谁知过了两天,曹安过来提亲,并允诺不会纳妾,柳老太爷这才同意把女儿嫁给他,还把那五十两的银子当了嫁妆。

    “当时也怪我自己没想清楚,不知道曹安是为了那五十两银子才娶我的还是看上我的人,说好不纳妾的,等我有了身子之后,那丫鬟就成了通房,一个不够,还让人伢子上门,特地买了一个,就是刚刚那方氏,这个方氏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好几次看到她打虎儿。”柳青柠才停得泪水又滚滚落下,急忙用手帕擦拭,交待道,“这些事情我一直憋在心里,不敢和你们说,也是怕你们担心了去。”

    “姐姐啊,瞧你说的什么话,”柳无忧总算明白,这一家子的人都是老好人,一个个都是没了泥性的活菩萨,宁可自己苦着也不愿意家人伤心难过,“你什么事情都瞒着,万一爷爷奶奶和大伯娘知道了刚刚的事情,指不定多着急呢。”

    “所以,二妹,这件事情你要替我隐瞒,加上姑姑的事情已经够她们操心的了,不能再让他们知道了。”柳青柠双眼满是央求,吐露了心事,心里固然舒服一些,可怕被家人知道,一颗心又提了起来。

    “妹妹知道了,但是……”柳无忧顿了顿,继续说道,“这件事情你得让我帮你,我倒是想看看三天之后,你回去的时候,他们怎么对你。”

    “三天,这三天我是要度日如年了,虎儿从来没有离开过我,我……”想到儿子,柳青柠的眼泪更是刹不住了。

    “放心吧,我让人盯着,至少不会让人伤害小虎。”

    柳无忧安置好柳青柠休息,去外院找了两个下人去曹家盯着,要是曹小虎有危险,至少来得及出手阻止。

    柳青柠睡了一觉,精神好多了,和柳无忧一起看望柳四娘,修养了两天,柳四娘气色尚好,见两人进来,将床上的被子推开了一些,让她们坐。

    “柠儿,怎得有空过来,三年没见了,你都已经是孩子的妈了,”柳四娘强迫自己笑了出来,提到孩子,眼里一阵伤痛滑过。

    “听说姑姑来了,便过来瞧瞧,”柳青柠也不提那些个不开心的事情,话题转到了柳无忧的身上,“好生养好身子,二妹说可是有事情要您帮忙呢。”

    “我省得,”柳四娘有气无力地点头,不想让两个侄女看出自己的伤痛,“忧忧这么能干,我一定跟着她发财了,忧忧可不许嫌弃姑姑哦。”

    柳四娘还能说笑,柳无忧可算是放心了,那一巴掌还以为她会记恨在心呢,“忧忧还指望姑姑帮衬呢,怎会嫌弃?”

    三人说说笑笑,转眼到了傍晚,柳无忧和柳青柠不打搅柳四娘用饭,齐身福了福身子后出去了无敌剑域内最新章节


    对柳四娘,两人心照不宣。

    “柠儿,虎子呢,这都吃饭了,怎么不见人影了,”邱氏找了一圈都没发现外孙。

    “娘,甭找了,让他奶奶带回去了,”柳青柠装作若无其事地应道。

    邱氏闻言,开始数落女儿了,“你家老太太来了,我们怎么不知道,你这孩子怎么也不留人喝口水吃口饭,这么没礼貌,岂不是让人编排咱们没家教么……”

    柳无忧看着不对劲儿,柳青柠眼睛都已经红了,邱氏再说下去,保不齐又会大哭一场,到时候相瞒都瞒不住了,“大伯娘,姐姐留了,老太太倔强得很,说是想孙子,所以才来去匆匆。”

    “这样啊,这老太太也忒奇怪了,行了,你们两个快些过来吃饭吧,”邱氏不在追问,赶着两人去吃晚饭。

    过了一天,去曹家的人过来回话,一切正常,柳青柠稍稍放心一点。

    再过一天,就是张冲过来迎亲的日子了,一大清早,柳无忧就去刘三妹的屋了,怕露馅,所以仔细交待了一番,“洞房之前不许说话,更加不许掀盖头,要是被识破,你不只是被送回来那么简单,可能会一辈子都得到张秀才,明白吗?”

    刘三妹爱张冲爱地死去活来,所以她对柳无忧的提醒是感恩戴德,“姑娘,放心,奴婢一定不会露出马脚的。”

    赵家娘子给刘三妹梳妆打扮,说了一些吉祥话之后,盖上盖头被迎进了内院,就等着张冲抬着轿子过来了。

    昨晚,柳无忧特地将此事与柳家人接头过,因此,除了邱氏出来之外,其他都索性都进屋去了,尤其是王氏,给张冲一种舍不得嫁女儿的错觉。

    刘三妹被张家派来的毛家嫂子背在了背上,挺了一下,不作片刻停留地将人背走了,生怕柳家人出尔反尔。

    柳无忧这才从柳四娘的屋里走了出来,期待明天张冲知道真相后的反应,更希望刘三妹泼辣的个性能将搅得永无宁日。

    柳家才安静下来,被派去曹家的下人就回来了,不敢当着大家的面说话,而是在柳无忧耳边轻声说道,“姑娘,曹家小少爷出事了,睡了一觉,没醒过来。”

    “什么?”柳无忧以防万一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她朝柳青柠望了过去,柳青柠仿佛猜到了什么,手一抖,手中的茶盏跌落在地,瓷片如飞花溅开。

    “二妹,是不是出事了?”柳青柠不顾裙衫的茶水污渍,慌乱地摇柳无忧。

    柳无忧保持镇定,冷静地说道,“说是小虎睡了一觉,没醒过来。”

    柳青柠只觉得眼前一黑,歪在了地上,等回神过来时,抓着柳无忧的手臂,求道,“二妹,送我回去,我要见虎儿,他一定不能有事。”

    柳无忧添置的马车在这个时候先派上了用场,天佑拉过缰绳,实打实地车把式,“娘子,上车。”

    给王氏留了句话,说是带柳青柠回曹家村,也没有人起疑都市霸主内


    柳青柠的眼泪随着马车的颠簸如断了线的珍珠似地滚落下来,柳无忧看着心里难受,宽慰道,“姐姐,不会有事的,毕竟是小虎的奶奶,怎么会对孙子下毒手?”

    “二妹有所不知,我不放心的不是婆婆,而是那方氏,我不仅亲眼所见她打我虎儿,而且孩子有嘴巴,身上疼了什么都会和我说,这次兴许就是她下的手,是我疏忽了,以为婆婆要回虎儿会自己带,谁知道是不是这样呢?”

    柳无忧有异能在生,倒是不怕虎儿是否真的出事了,如若是的话,要找出下手的人才行。

    马车一路疾驰,到曹家村的时候已经中午了,一到家门口,柳青柠整个人撞上了院门,边撞边喊道,“开门,快点开门。”

    院门结实,柳青柠怎能轻易撞开。

    天佑拉出她的胳膊,说道,“姐姐莫急,让我来。”说完,天佑撩起衫角,长腿飞射,只听见‘嘭’地一声,院门被撞开了,而此时,正要出来开门的方氏吓了一大跳,见到柳青柠回来,往屋里跑去,“婆婆,少奶奶回来了。”

    柳青柠朝曹母的屋子直奔而去,刚要进内室,就被一阵哭号拦住了脚步。

    “虎儿啊,我的虎儿啊,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呀,你等等奶奶啊,奶奶这就随你去了。”是曹母的声音。

    “老太太,您别这样伤心难过了,小少爷已经去了。”是丫鬟在安慰。

    柳青柠一听‘去了’二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婆婆,少奶奶回来了,”方氏慌慌张张地对曹母说到,曹母闻言,蹭地起身站了起来,在柳青柠进来之前,打了帘子先出去了。

    柳青柠不管曹母凶神恶煞地挡在了自己的面前,身子一转,想要从旁边进去。

    曹母猛然一拉,只听见柳青柠的衣衫‘撕拉’一声,破了,“贱人,你还敢回来?”

    “婆婆,虎儿怎么样了?”柳青柠含泪问道,急切地没顾上曹母对她的恶语相向。

    “怎么样了?你说怎么样了?”曹母痛心疾首地哀嚎道,“我让你别带他回娘家,你偏不信,我的虎儿就是被你害死的,你陪我虎儿。”

    曹母一面说一面拉扯着柳青柠,就几下功夫,那衣裳就破得不成样子了。

    “不会的,前两天还好好的,怎么就死了呢,”柳青柠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死命推开了曹母,朝里屋冲去。

    床榻上,曹小虎只着了一件白色小衣,脸无血色,双目紧闭,直挺挺地躺着,柳无忧见了一阵心疼。

    柳青柠扑了上去,摇晃着儿子的身体,希望他想往常一样抱住自己,结果,可想而知,床上的小人一动不动,一点反应都没有。

    柳青柠抖着双手试探儿子的鼻息,早已没了气息,“儿啊,你快醒醒啊!”

    柳青柠一声哀叫让柳无忧的一颗心都揪起来了,她伸手握住曹小虎的手,已经是冰冷毫无暖意了。

    “你别碰我孙儿,”曹母发疯似地朝柳无忧扑了过来,天佑发觉不对劲,迅速将柳无忧卷进了自己的怀里,让曹母扑了个空晚明之我主沉浮内


    “娘,小虎怎么了,小翠也不说清楚。”

    柳无忧寻着声音望出去,只见从外面进来一个蓄着小须的男人,微微勾起的眼尾令眉清目秀的曹安多了几分风流

    “安儿啊,你可回来了,虎儿他……他……”曹母哭得差点岔气了,她指着曹小虎让曹安看。

    曹安箭步上前,推开了柳青柠,没好气地问道,“你还舍得回来啊?”

    “相公,”柳青柠瑟缩了一下,让到一边。

    曹安发觉儿子已没了气息,抓着柳青柠的衣襟,怒红了眼睛问道,“你是怎么带孩子的?我的虎儿怎么会没有呼吸?”

    “相公,我……我不知道,我也刚回来,”柳青柠战战兢兢地回道,“这两天是婆婆带着虎儿的……”

    没等柳青柠说完,曹安就被曹母拉了过去,“儿啊,你听娘和你说……”

    趁两个母子说话的档口,柳无忧把柳青柠护在了身边,曹母肯定都把错归给她,曹安肯定不会好声言语的。

    屋里除了曹氏母子之外,还有一个叫小翠的通房和小妾方氏。

    柳无忧对曹家没什么印象,应该是之前没来过,这次一来,倒是发觉曹家家境不错,‘饱暖思淫欲’,难怪曹安要纳小的了,把柳青柠的陪嫁银子拿来置田买地,购山种树,所得收成再拿去卖,一年也不少收入。

    曹氏母子两个不知道在嘀咕什么,柳青柠想抱曹小虎,柳无忧没让,而是说道,“姐姐,妹妹保证小虎没事,但是这之前要先弄个清楚他们的真面目。”

    “二妹,都没气儿了,怎么会没事啊,”柳青柠哭得不能自已,浑身抖个不停,那孩子可是她的命啊。

    “姐姐信娘子一回,”天佑劝说道,“你总要知道是谁害你和小虎的吧?”

    柳青柠一愣,将目光停在了方氏的身上,而方氏低垂着脸,看不出表情来。

    柳无忧趁机打量屋子,床边置着一张小几,上面放着一盏别致的灯笼,一排柜子开敞着,看里面的衣裳应该都是曹母的,外屋一张桌子和着四把椅子,临窗是张炕床,因为入秋的缘故,上面铺了被褥,望着凌乱成一堆的被子和衣裳,柳无忧可以肯定昨晚有人睡过。

    曹母把前前后后的事情和曹安说了一通,看曹安的样子,肯定是曹母把罪过都推给了柳青柠了。

    “你给我过来,”曹安额间青筋暴起,双目圆凳,双拳紧握,关节发白,看着有些恐怖,没问清楚就朝柳青柠吼道。

    柳青柠放开了柳无忧的手,就要迈开脚步往前走了。

    “姐姐,别去,”柳无忧朝柳青柠摇摇头,柳青柠踌躇了,她从未见过如此凶的曹安。

    “你他妈给我滚过来,”曹安暴怒,活像是炸了毛的猴子。

    “姐夫,你对我姐姐凶什么?又不是我姐姐的错最后一个摸金校尉内
。”柳无忧替柳青柠出头,但愿他念及夫妻情分。

    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柳无忧只想找出那个害柳青柠的人而已。

    “你给我住嘴,我曹家出了这等事情,还不是你带来的晦气,那是我儿子,我的儿子没了呀……”

    “相公,这事情和妹妹一点关系都没有,”柳青柠护着柳无忧,“前天虎儿回来的时候还是好好的。”

    “闭嘴,”曹母冲到了柳青柠的眼前,要不是有天佑在,她就朝柳青柠打过来了,“道长说过,虎儿不能回柳家,犯冲的,你怎么就听不进去,现在好了,出事情了,你还恬不知耻地带着这丧门星回家,是不是要全家都跟着倒霉你才开心。”

    “老太太,我柳无忧真没那么个本事能让外甥出事情,道士之说岂能相信,”柳无忧也不在乎曹母说得话,毕竟听得多了,耳朵都起茧子了,“你相信那些有的没的,不如查查是不是自家屋子里出问题了。”

    “什么意思?”曹安横眉怒道,“你还想把责任推给别人么?家里就虎儿一个孩子,大家爱他都来不及呢。”

    “姐夫,我只问你一句话,你爱我姐姐吗?”柳无忧想探探曹安的底,看这个男人值不值得帮。

    “你现在说这些做什么,爱她能让儿子复活吗?”曹安捂着脸,哽咽不已。

    “安儿,你哭啥,还不赶紧帮娘把这些人赶出去,”曹母在一旁唆使着,见儿子不动,就拼命地推他。

    曹安没有回柳无忧的话,这让柳青拧心寒无比,没了儿子,天已经塌了一半,现在曹安的举棋不定,让她觉得整片天都塌下来了。

    “二妹,我要带着虎儿离开。”

    “好,”柳无忧没办法不答应,一个家要是有一个喜欢闹腾的人,这个家便永无宁日,所以柳青柠之前就感慨,嫁人真不是嫁一个男人那么简单。

    柳无忧示意天佑带上虎儿,曹安和曹母自然不肯了,但是他们不是天佑的对手,等两人要拦着天佑的时候,他已经扛起了曹小虎。

    柳无忧三人已走出了内室,正要越过桌子出去。

    “柳青柠,你到底想干什么?”曹安盛怒之下,一把推倒了桌子,上面的茶盏和水壶尽数跌落在地,碎片无数。

    “没想干什么,既然这个价容不下我,那我和虎儿走就是了,”柳青柠说完便泣不成声了。

    “那你把虎儿给我留下,他生是我曹家的人,死……”曹安不忍看天佑背上的儿子,“死也是我曹家的鬼。”

    “把孩子给我留下,”曹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挪到了天佑的身后,她一个窜身想要把曹小虎从天佑的背上扒拉下来,可是天佑感觉敏锐,未等老太太碰上曹小虎就闪开来了。

    这一跳使得背上的曹小虎毫无意识地向后仰去,天佑背身一弯,人又重新趴在了他的背上,与此同时,一股子类似乳白色的呕吐物从曹小虎的嘴角溢了出来。

    天佑感到背身凉凉的,扭头就闻到了一股异味,“娘子,小虎好像是中毒了!”

    天佑的声音吸引了全部人的目光,尤其是曹安,踩着地上的碎片就来到了天佑的跟前,想一看究竟重生之神医嫡女


    就以这一份心思,柳无忧没拦着,而是小声对曹安说道,“姐夫,你若是想小虎有生还的机会,让闲杂人等先出去。”

    柳无忧一开始的淡定被曹安认为是看戏和凑热闹,而现在的从容却被看成了一线希望。

    “你们都先出去,”曹安朝那两个女子和曹母说道。

    小翠和方氏应了声‘是’,一前一后出去了,曹母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娘,你怎么还不走?”

    “儿子啊,你赶娘出去做什么啊,虎儿可是我的亲孙子啊,我就不能再看看他呀。”曹母悲伤,尽拿如刀的眼神剜柳青柠和柳无忧。

    “您还嫌不够乱么,”曹安迫不及待地推着曹母出了屋子,这边一个劲儿地问道,“我儿子真的还有救?”

    柳无忧让天佑把曹小虎放在炕上,然后拔下头上的银簪子沾了些他嘴角的溢出物,转眼功夫,银簪的尖脚就变黑了。

    中毒!能让银变黑,就是中毒的结果!

    “娘子,是砒霜。”天佑已经嗅出那呕吐物里的异味来自砒霜,要不是懂些医理的人是不知道的。

    砒霜?曹安和柳青柠刚燃起的希望又在一瞬间被熄灭了,从未听说过被砒霜毒死之后还能生还的。

    “到底是谁那么狠心,喂我儿吃砒霜啊,”曹安捂着头蹲在了地上,男子汉大丈夫听闻此事也是说哭就哭了。

    “二妹……妹,你刚……说……能救……救虎儿的,”柳青柠是连站都站不住了,她半靠在炕边,拿起绣帕给曹小虎擦拭嘴角,然后又怕儿子太凉,拉过被子给他盖上。

    被子一舒展,里头全是曹小虎的衣裳,而且污秽不堪,大多是呕吐出来的东西。

    “二妹,你看,”柳青柠惊叫,柳无忧拿簪子一试,结果也是一样,尖脚变黑。

    这个下毒的人让曹小虎吃了砒霜,孩子肚痛不舒服,呕吐不止,下毒人怕被发生,便将外衫都脱掉,让人没法发觉。

    柳无忧从地上捡起一块仍有茶水的碎瓷片,手指往边沿一划,鲜血迅速融进茶水之中,她摇晃了两下,让柳青柠喂曹小虎喝下去。

    “二妹,这管用么,”柳青柠没发觉柳无忧的小动作,以为只是随意地喂点水。

    “姑且一试吧!”不是柳无忧没把握,而是太有把握了,也没人相信。

    柳青柠轻轻撬开儿子的嘴巴,把那掺有柳无忧精血的茶水一点点地喂了进去,然后满怀期望等待着。

    “青柠,你为什么要离开虎儿呀?就算道士说得是无稽之言,咱们为了孩子也要宁可信其有啊,”曹安开始抱怨,大有指责柳青柠的意思。

    ------题外话------

    订阅啊订阅,你什么时候能活过来
(快捷键 ←)上一章:99 顺,出口气 返回《天才农家妻》目录 下一章:101 柳家人没那么容易被欺负(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