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才农家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卷 有君相依风雨为欢 105 麻烦,危险

第一卷 有君相依风雨为欢 105 麻烦,危险

文/柳叶无声
天才农家妻 本章字数:11843 天才农家妻txt下载
推荐阅读:一剑飞仙内 七魂纪内 弩力回天 幻花应世内 读书成神内 九天登神大典内 超级军工科学家内 京门风月内 悍臣内 无敌剑域内
“女儿家说话不能这么粗鲁,我抱着你就是了,”天佑打横抱起柳无忧,俊脸朝前一凑,一个香吻到手了。

    “这都没成亲呢,你就嫌我粗鲁啦,正好,婚约解除,”柳无忧这几日本就被周家和曹家的事情弄得心情不好,听到天佑的话之后,心里的火顿时蹭蹭蹭地上来了。

    天佑停下脚步,收紧手上的力度,寒着脸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婚约解除,婚约解除,”柳无忧闭着眼睛一阵瞎叫。

    天佑听了这话脸色阴得能滴出水来了,一个翻转把柳无忧放在了自己的腿上,大手使劲拍了她的屁股,问道,“谁允许你这个话的,我同意了么?”

    柳无忧所有的睡意被这一巴掌吓走了,“臭天佑,你欺负我,你敢欺负我,我……我……”

    “啪”,天佑毫不留情地又拍下一掌,全然不顾柳无忧的抗议,说道,“下次你还敢说解除婚约吗?”

    “不敢了,不敢了,快放我下来。”柳无忧的双腿如青蛙蹬水,天佑一放开她,整个人便跌在了地上,她摸着可怜的屁股,暗恨道,“死天佑,翅膀硬了,竟然敢欺负我。”

    “娘子,明人不说暗话,别暗地里骂我,小心我脱了裙子打你。”天佑起身后扯平了长衫,潇洒地甩走垂在肩上的墨发,未勾的嘴角带着一抹戏谑和邪魅。

    柳无忧可不敢冒险,哧溜一下起身了,摆着脸色问道,“我快累个半死了,你也不让人家好好休息休息,到底什么事情这么重要啊?”

    天佑一向疼惜柳无忧,嫌少这样不懂怜香惜玉,“明天和我去找爹。”

    “不行,”柳无忧立刻拒绝,“店铺才开张,我走不开。”

    “柳无忧,你能不能守点信用啊,这一个月时间都到了,而且你再三说等店铺开张就和我去找爹的,你这样推三阻四的,是不想和我成亲吗?”

    柳无忧正色望着天佑,英挺的眉头微蹙,明亮的黑眸沉凝,略薄的双唇轻抿,俨然一副不悦的样子。

    “天佑,我没那个意思,不过是店铺开得不容易,一开张就离开,我也不放心啊,不然再容我两日?”

    柳无忧有些心虚。

    “就两日?”

    “两日!”

    “一言为定,”天佑拉起柳无忧的手就朝外走去,拖得柳无忧脚步都跟不上了,“不是好好两日么,你还这么着急做什么?”

    天佑并没有回答,而且去了东屋,柳老太爷的屋子,此时,除了柳老太爷和柳老太太之外,还有柳三重。

    “娘子,你和爷爷奶奶说,你和我一起去找爹。”

    呃?柳无忧被这没头没脑的话弄得一愣,然后朝天佑看了过去,天佑解释道,“爷爷奶奶说让三叔和我一起去找爹,我觉得娘子更合适。”

    “不行,不行,忧忧一个姑娘家,怎么能翻山越岭呢,太危险了,还是让我去吧唐朝名侦探内
。”柳三重摇头说道。

    “三儿说得对,琅琊山太危险了,”柳老太爷也不赞同柳无忧同行。

    “爷爷,三叔,我和娘子从莫邪山过去,比琅琊山安全不少。”

    “天佑,我和你也可以从莫邪山过去。”

    “三叔,没那么简单,”天佑一言带过,这边瞧瞧对柳无忧使眼色,嘴唇像是在说蛇。

    柳无忧立刻会意,莫邪山的小白蛇正在冬眠,要是生人进去打搅,不知道会不会出事情,“爷爷,奶奶,现在爹爹生死不明,去凉州城又那么艰难,你们就真的愿意让三叔过去吗?”

    这么说无非就是让柳家二老明白,这一行不顺的话,又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惨结局。

    “老头子,忧忧这话……”柳老太太动摇了,三个儿子都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每人比她更不想柳三重出事。

    “可是忧忧也是……”柳老太爷想说柳无忧也是他心尖上的肉,他也一样舍不得她出事。

    “爷爷奶奶,三叔,你们放心,我绝对不会让娘子出事的,如违背誓言,天打雷劈。”天佑举手发了毒誓,柳无忧想拦已经来不及了。

    不知为何,听了这毒誓,她总觉得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柳无忧让天佑多宽限了两日时间,天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同意了柳无忧的要求,不再紧盯着她。

    趁着这两日,柳无忧把柳三重张大大柳四娘和柳青柠叫到了一起,四人聚在一起俨然一场严肃而正式的会议。

    “大后天我便启程去找爹了,铺子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三叔你看着酒楼,大大管好点心铺子,姑姑则要注意绣工们的手艺,姐姐辛苦些,要为美人坊树好口碑,等赚了银子,大家有份分。”柳无忧一口气说完,注意着大家的神色。

    柳三重知道她要出院门,所以没什么惊讶,柳四娘和柳青柠则吃惊不小,毕竟店铺刚开张,怎好一下子就放手给她们呢。

    “妹妹,何不再等一些时间,姑姑的成衣铺子倒还好些,有牛夫人的介绍,而且口碑也好,但是美人坊还不行啊,不仅没有客人,而且还有两个人等着拆纱布,这万一把人家给弄坏,你让姐姐我怎么应付呢?”

    柳青柠的担心不无道理,灵水的秘密一直没跟她说起过,为了让她安心,柳无忧也不打算对她守口如瓶了,不过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讲,“姐姐别急,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情再出发的。”

    “万一不幸关门的话,妹妹不要怪姐姐。”

    “不会!”柳无忧应道,当然不会关门了,朱砂鳞片可是宝物。

    “大大,你有什么难处,提前和我说,”柳无忧转而问张大大。

    “别的到没什么,就是小人不识字,不会算账,这可咋整呢,”张大大自惭形秽,大字不识一个,居然能当上掌柜,他自己都觉得柳无忧对他的看重和信任了。

    “这个……”柳无忧倒没想着这个,可是识字绝非一朝一夕就能练就的,“不然让三叔帮帮你?”

    柳无忧望向了柳三重,柳三重倒是没拒绝,直接应了下来,“成,酒楼打烊之后,叔叔就过来帮着轻点抗日之铁血争锋内最新章节
。”

    “忧忧,不如让姑姑来吧,你三叔管着这么大的酒楼,怕是够累得了,姑姑反正只是盯着绣工,也不会累,你看怎么样?”柳四娘自动请缨,有了事情做之后,没时间胡思乱想,人变得开朗活波起来。

    “那……那怎么好意思呢,”柳无忧还没应下呢,张大大就接了话茬,他难情地垂下头,脸上洋溢着笑容。

    “没什么的,等我这边空了,我去帮你忙,记记账什么的,都是简单的小事,关键你还得学着识字才行,”柳四娘愿意相帮,柳无忧也不好阻止,不过两人的关系好像还不赖,至少没见柳四娘对其他男子这么上心的,许是上次救了她一命的缘故。

    柳无忧没往深处想,还担心着一件事情,“姑姑,侄女还有一件事情不放心,您瞧今天曹老太太上门欺负姐姐,我怕周老太太也会过来,到时候你能躲就躲,别和她们硬碰硬,一切等我回来再说,行吗?”

    “躲?忧忧,姑姑为什么要躲?”柳四娘闻言,凄然一笑,双眸凝着寒意道,“姑姑知道你为姑姑好,但是姑姑已经明白人善被人欺的道理,周乾他们最好过来,我非把他们羞得在沈家庄没地儿待。”

    “二姑娘,您放心好了,姑奶奶这里不还有小人么,小人是不会让他人欺负她的,”张大大立刻表决心,双眼睁得是明亮亮的,就怕柳无忧不相信他。

    得,柳无忧感觉自己像是白说了一通,笑道,“敢情你们都打算好了,我都白说了。”

    “忧忧,别这么说,只是我们大家都知道有这些事情都来之不易,所以格外的珍惜,而且你小小年纪都知道怎么照顾我们,我们哪里还能让你操心了,这次去找你爹,路上凶险,你自己记得照顾好自己,姑姑等你平安归来。”

    柳四娘说着就红了眼睛,眼泪水一下子就滑落了下来,她自己没孩子,柳家的小辈就跟自己的孩子一样。

    “姑姑,有天佑在,您只管放心。”

    “也对,”柳四娘笑了出来,眼泪都还挂在脸上。

    “姑奶奶,给,擦擦,”张大大不知递了什么东西给柳四娘,落入柳无忧眼里的却是一块洁白的绣帕,上面绣着两只栩栩如生的鸳鸯,这两人……

    柳青柠也发现了,朝柳无忧看了过来,两姐妹心照不宣地对视了一眼,谁都没问。

    柳四娘极为自然地接了过来,擦掉了脸上的泪水,又把绣帕塞进了自己的衣袖之中。

    “嗳?”张大大想拿回来,碍于在人前,只好把手缩了回去。

    “忧忧,你放心吧,酒楼有周官人帮衬,没什么问题的,只是你和天佑要快去快回,万一下雪的话,无论是莫邪山还是琅琊山都不容易过,千万不要绕着官道走,龟岛国的人现在只要碰上女子就掠走,实在是危险得很。”

    再一次提及龟岛国,柳无忧提高了警惕,柳三重所说的情形就是他和天佑一起打探回来的。

    要散去的时候,柳无忧留下了柳青柠说话。

    “妹妹,你看到没,那个张大大和姑姑到底怎么回事情?他怎么有手绢这么私密的东西呢?”

    柳无忧也同样疑惑,但是她不敢贸然下结论,“许是意外捡到的,姐姐莫瞎猜了邪夫猖狂,毒妃拒从良
。”

    “我也不想瞎猜,现在姐姐还是周家的儿媳妇,这事情要是被周家的人知道了,难保他们不会拿来做文章,那个周郭氏不是什么好货色,我们还得提醒姑姑一些。”

    “还得姐姐操心了,妹妹不日就要出远门了,这厢还有点事情交代给姐姐,”柳无忧将柳四娘的事情搁下,带着柳青柠走到喷泉的旁边,舀起一瓢水给她看,“姐姐不是当心咱们的美人坊没生意么,其实你是多虑了,这水能帮到大忙。”

    “水,能有什么用?”柳青柠看与平常差不多的水,不解道。

    柳无忧直接喝了一大口,抹了嘴巴道,问柳青柠道,“姐姐要不要来一点儿?”

    柳青柠诧异地望着柳无忧,指着喷泉里的水说道,“这水那么脏,妹妹喝了也不怕闹肚子?”

    柳无忧笑问道,“姐姐要是能找出里面一丝的污物,妹妹立刻关了这美人坊。”

    柳青柠看柳无忧信誓旦旦的样子,仔细地低头找寻,结果是一点儿都没找到,“这水可是引自山中,烂树叶小虫子应该不在少数,可里面为何会清澈地好像被过滤过一样。”

    柳无忧莞尔,伸进水里,打开了一个石头,从里面拿出如玉般晶莹剔透的朱砂鳞片,“就是这个起了作用,姐姐大可放心,有它便能解决问题,你且安心守店,等妹妹回来。”

    “哦,哦,”柳青柠应了两声后,赶紧说道,“快些藏好,别让人发现了。”

    柳青柠如获至宝,虽然店里没人,也依然紧张。

    这一天,除了美人坊其他三店的生意还算可以。

    柳无忧以为能好好地休息一天,整装待发呢,结果懒觉没睡成就被天佑从被窝里挖了起来,“娘子,起床啦,阿莲来了,着急找你。”

    “天塌不下来,急什么啊,让我再谁一会儿,”柳无忧为了酒楼的新菜式忙活了一晚上,留下一叠菜谱之外还给柳四娘画了些衣裳的新款式,这样出去也算放心,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她困得脸眼皮都抬不起来。

    天佑干脆抱着她坐上了马车,一路朝美人坊直奔而去。

    已经不是开张的第一天,可是来看热闹的人比开张那天更多。

    “娘子,醒醒,”天佑拍了拍柳无忧的脸,被她一手甩了开来。

    “死天佑,你再吵我睡觉,我就跟你急。”

    “姑娘,您快醒醒,出大事了,”阿莲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

    柳无忧睁开一只眼睛有撑不住给闭了起来,依恋地偎依在天佑的怀里,不知道多少惬意。

    就是想赖着不起来。

    天佑俯身下去,高挺的鼻尖轻轻点了点柳无忧粉嫩的脸颊,轻笑道,“娘子要是再不醒过来,我可是当着大家的面亲你了仕途天骄内最新章节
。”

    柳无忧神经一紧绷,已发觉天佑温热地气息扑面而来,算了,还是起来吧,当着那么多的人面亲她有什么关系,关键是对店铺的影响不好。

    “啊~”柳无忧故意擦眼睛,还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望了望四周,故作惊讶道,“我怎么在马车上,谁带我来的。”

    阿莲捂嘴嗤嗤地笑,“姑娘,您睡得那么深,怕是被人拐卖了都不知道。”

    柳无忧美眸一勾,叉腰说道,“谁敢拐卖我?欠揍了!天佑,你说是不是啊?”

    天佑不以为然,眼神是别有深意,小妮子可真狡猾,这以后的日子可得提一百个心才是,要不然的话,被蒙了都不知道,心里想完后,天佑才说道,“娘子,你再不出去的话,你的美人坊要被人拆了。”

    “对哦,有大事,”柳无忧撩起马车帘子就跳下了地,险些扭到脚,好在走了几步又不疼了,这才推开人群走了进去。

    柳青柠急得满头大汗,见柳无忧冲进来跟见了救星一样双眼放光,“小祖宗,你可是来了,再不来的话,姐姐可是要被她们的口水淹没了。”

    按着柳青柠所指,柳无忧已经看到高个子和矮个子女人正悠闲地享受着柳青柠提供的小吃了,看不出什么问题来啊。

    “她们怎么了?不挺好的呀!”

    “好什么啊,她们一来就瞎嚷嚷,还带了这么多人过来,像是兴师问罪似地,说脸上痒得快受不了,我害怕,所以让阿莲回家叫你过来。”

    柳无忧感觉有种被柳青柠打败的气馁啊,“姐啊,昨天妹妹跟你说的话都白说了吧,她们要是痒的话,直接给拆了纱布就行了,绝对没问题的。”

    柳青柠哪里同意柳无忧这么草率,故作气恼道,“姐姐胆子总归没你大,就算叫你过来瞧上一瞧也不过分吧?万一出了事情,你临变能力比姐姐强,还不至于砸了我们的招牌,免得连累了其他三家店。”

    “好了,姐姐,都是妹妹的错,”柳无忧急忙安抚,“我来,一切由我来应付。”

    说完,柳无忧就朝两个吃得正欢的女子走了过去,嘿,口福还不浅,都是酒楼和小吃铺那里拿进来的。

    两人正面桌子上突然多了道阴影,便抬了头看看怎么回事,结果看到正经的东家来了,便吐了嘴里的吃食,腾地站了起来,指着柳无忧说道,“你们打算怎么补偿我?”

    补偿?柳无忧上下端详了两人,不缺胳膊不短腿儿的,补偿什么呢?

    “两位姑娘,有话好好说,我美人坊本着诚信做人诚意开店的原则服务各位客人,不知道得罪了两位哪里呢?”

    “我的脸快痒死了,难道还不需要补偿啊?肯定是烂了呗,我们之所以不敢在家里拆纱布,就是怕你们美人坊抵赖,今日门外这么多人为我们作证,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高个子颐使气指,仿佛已经坐实了柳无忧的罪名。

    “两位稍安勿躁,脸上就是痒了点,没有什么大碍,”柳无忧轻声细语地解释,“你们带那么多人过来,还叫我们怎么做生意呢?”

    “我们不管,只要你们做出合理的赔偿,我们就这么算了,你说是不是?”高个子朝矮个子问道某御坂妹的综漫之旅内


    “就是,要是毁了我的脖子,陪少了我还不依。”

    敢情两人一开始就为了现在的赔偿啊,柳无忧沉思了一下想了个让两人聪明反被聪明误的主意。

    “赔偿也不是不可以,你们要多少银子?”

    两人一听柳无忧的话,顿时喜出望外,异口同声地说道,“二两银子。”

    也不是很多么,柳无忧暗自腹诽后,直言道,“没问题,但是治好了你们呢,你们打算付多少银子给我呢?”

    “怎么可能治好呢,我那黑痣是天生的,”高个子脱口而出,随后后悔地打了自己一下嘴巴,小声嘀咕道,“贱嘴,说那么快做什么。”

    高个子的话正中了柳无忧的猜测,两人当时进来就是为了二两银子而来。

    “甭管你是天生的还是后生的,反正只要我治好了你的黑痣,你就给五两银子,不然,你现在就从这里出去,好坏和我们美人坊无关,”柳无忧赌得就是气魄和胆量,那两个人如若就这么算了,还白得了一张好脸,但是她们若是执迷不悟,那五两银子,柳无忧是要定了。

    高个子和矮个子交头接耳了一番后,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们每人二两银子,你还是赶紧准备好。”

    “那你们两人的十两银子呢?”柳无忧绝不给两人你进我退的机会。

    两人窸窣摸了半天,凑了十两银子。

    柳无忧暗自想道,还挺有钱的么,十两银子说拿就拿出来了。外人道,这两人因长相差了,而嫁不出去,因此凭着一身好手艺给人家做绣品,所得银子自己收着,就希望有一日能多些嫁妆把自己嫁出去的。

    “拆纱布吧,再痒下去,八成是烂光了,”两人催促道。

    “啪啪啪,”柳无忧朝阿莲和柳青柠击掌三下,两人各端了两盆灵水出来,拧干帕子之后,才着手给高个子她们拆纱布,等纱布全部掉在了地上后,又用帕子擦拭了一番。

    眼前的女子哪里像之前的那般丑陋,简直就是水灵灵如花一朵,高个子不仅没了黑痣,连肤色都变得白嫩起来,矮个子脖子上的伤疤没有了,恢复当初般细嫩。

    “两位好生看看,若是不满意的话,我们绝对有信心加以修复,”柳青柠客气地说道,心里是被这等神奇给震惊到了。

    高个子自个儿端了一盆水观察样貌,乍一看时,惊得把水盆给打在了地上,抬头看到矮个子的脖子已经光洁如初了,“你……你的脖子……”

    矮个子还没看,以为自己的脖子被毁了,连忙捂住了,看向高个子,同样大吃一惊,“你脸上的黑痣都不见了,真是变了一个人啊。”

    “你也是啊,脖子上的疤痕都没了。”

    “这是真的么?”矮个子摸来摸去,直到感觉手感嫩滑了才相信。

    “快让开,让我们看看,”门外的人因高个子柳无忧被遮住了,拼命在那里瞎嚷嚷万妖至皇最新章节


    高个子和矮个子迫不及待地走了出来,一展自己全新的容颜,虽说不是倾国倾城,但是绝对算得上清秀可人。

    “你们……你们不是说自己的脸和脖子要被她们毁了么,怎么会好了呢。”本想闹事的人说不出其他话来了。

    “我们是不是比以前更美了?”两人欢呼雀跃起来。

    “美!”所有人齐声说道。

    一群人堆在一起嬉笑。

    “忧忧,你胆子可真大,她们都说痒死了,还和她们打赌?”柳青柠佩服不已。

    柳无忧除了胆子大外,还有自己亲身经历过,所以胜券在握,“姐姐看好了,等我去找她们要银子去。”

    到了高个子跟前,柳无忧不急不躁地问道,“银子呢?”

    两人对视了一眼,打又不想给的意思,“你们不是说不收银子的么?”

    不收?那是前天的事情了

    柳无忧阴沉沉地笑道,“两位姑娘可真做的出来,空口白牙地想赖账吗?”

    “是又怎么样,反正没人知道。”

    “是么?”柳无忧蓦然一笑,“两位吃霸王餐的事情要是说出去,对你们的名声可不好,据我所知,你们云英未嫁,要是名声不好的话,这婆家可是难找喽。”

    “你威胁我们?”

    “不敢,只是店里人多口杂,难免会传出去,”柳无忧一欠身,留于时间给她们自己思考。

    她们自己也吃不准刚刚打赌一事有多少人知道,在柳无忧的压力之下,心不甘情不愿地交出了银子,其实她们自己心里也有衡量,除了身上的污点,想找个像样的人家绝对是没问题的。

    柳无忧掂了掂手里的散碎银子,朝人群喊道,“多谢各位关顾我柳家美人坊,这里有些银子,尽管拿去吃喝,辛苦各位站了半天时间。”

    说完,她把银子扔了过去,人群立刻骚动不安,抢夺银子。

    柳无忧潇洒地转身,回到大厅,她的举动让柳青柠好疼不已,“好不容易得了十两银子,妹妹你就这么大方地撒出去,你该不会是散财童子转世吧?”

    面对柳青柠的打趣,柳无忧开怀笑道,“姐姐有所不知,只有得了好处她们才会口口相传,不然的话,这件事情很容易被忘记的,没人知道我们美人坊了。”

    相对于柳青柠的短视,柳无忧更愿意从长远的角度看问题。

    “原是这样,算了,撒都撒了,我说什么也没用。”

    美人坊的事情一传出去,就陆续有人过来了,柳无忧看了一会儿便和天佑回了柳家。

    下午,柳无忧补了个觉,精神抖擞之后打点行装,带得是可以充饥的干粮和一套换洗的衣衫,最坏的打算是在凉州城待几天,最好能联系到柳无虑。

    入夜,一家人给柳无忧和天佑践行,嘱咐了又嘱咐后才放二人回屋休息大明末年内最新章节


    等待夜深人静时,天佑敲开了柳无忧的房门,拿着一壶酒问道,“娘子,陪我喝一壶?”

    柳无忧本就睡不着,攀上天佑的臂膀,被他带到了屋顶,两人倚在一起悄悄说着话。

    “娘子,要是找不到爹的话,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柳无忧没转过弯来。

    “我们成亲的事情。”

    “爹不在,我们自然不能成亲了。”柳无忧说完后,有些后悔了,因为她能感觉到天佑的身子明显一滞,“你别瞎想啊,我们一定能找到爹的,武刚不是在凉州城嘛,我们先找到他打听一下。”

    柳无忧连忙改口,但是她发觉天佑的身子还是紧紧地绷着。

    “那就听娘子的吧,”天佑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忧伤,“无忧,你或许不知道,这几天我一直觉得我就是为了寻找你才来到这个地方的,虽然没有了以前的记忆,我却乐得于你生活在此处,因为你值得我这么做。”

    柳无忧一阵心虚,好像亏待了天佑一般,愧疚之余倚在他的怀里,如一只猫一样慵懒,“至少得知道爹是安全无虞的。”

    这也算是一种退让了。

    天佑抚摸了她的柔顺的头发,满足地将人拥得紧紧的,

    第二天一早,柳家人将柳无忧和天佑送出了沈家庄。

    去莫邪山的路已经不只走过一次,因此也算熟门熟路,不到半天功夫就到了山脚,柳无忧遐想,“不知道小白会不会来迎接我们呢?”

    “无忧,你想太多了,赶紧赶路要紧,你身上可没带朱砂鳞片,这万一碰上别的大蛇,我们吃不完兜着走。”天佑将柳无忧紧紧护在身边,很不找找根腰带将她绑在裤腰头。

    “别走那么急么,我……我的脚跟不上……”柳无忧被半拉半拽地向前进,遗憾地叫道,“风景那么好,我们也别错过么。”

    “别等小白蛇了,它现在冬眠要紧,你这样大喊大叫,还会引其他的蛇的,”天佑回头,一脸正色地对柳无忧说道。

    柳无忧急忙噤声,不能否认天佑的担心是对的,但是怎么好像这张酷酷的脸一点都不可爱呢,“天佑,给我笑一呗。”

    “笑什么,我又不是卖笑的。”

    “就笑一个,又不是让你去卖。”

    “……”

    “天佑……”

    天佑双脚一滞,没等柳无忧反应过来就已经将她卷进怀来,飞到了树杈之上,柳无忧望下去,发觉两人已经到了之前没来过的地方了。

    莫邪山,不仅邪门,而且高深莫测。

    “怎么不走了?”柳无忧诧异地问道,双脚有些发抖,小心脏更是空得好像要掉下去一般,悲剧啊,她恐高好不好,天佑飞那么高能不能事先和她打个招呼啊古代重生记内


    “有声音!”天佑目光如炬,像是在搜寻着什么,不出所料,十步开外的地方有动物在搏斗,“是蛇和一头羊。”

    柳无忧朝着天佑所说的方向望了过去,看到一条五彩斑斓的长蛇和一头全身雪白的老羊在搏斗。长蛇如随风飘动的绫带一样灵活,游走在老羊的身上,而老羊顶着大白的尖角反击,可是,大蛇是如此的狡猾,每一下近身都紧贴着老羊的身体,因此就算拥有一对尖利的角也无济于事。

    “老羊真笨,它不会逃跑么,白长了四个蹄子了,”柳无忧紧紧地攀着天佑,拉长了脖子看戏,“要是把蛇引外别处去,我们也好继续赶路。”

    “不是老羊笨,是它已经跑不动了,四个蹄子的外壳都已经快脱下来了,”天佑眼神敏锐,看得自然被柳无忧仔细了,“要是能跑,谁会坐以待毙,是不是?”

    柳无忧被反驳,一下子就泄了气,心里忍不住抱怨,天佑变聪明之后显得自己好挫,好失败啊。

    等了将近半个时辰,雪白的老羊已经全身被自己的鲜血染红,等长蛇咬破它的脖子后,整个身子栽在了地上,不能动弹。

    “天佑,我们什么时候可以下去?你不累啊!”柳无忧为克服心中的恐惧和天佑打起了哈哈,“你说小白和这条蛇谁厉害?”

    “没时间开玩笑了,”天佑脚一顿,登上了更高一节的枝桠,落定后,柳无忧还摇摇晃晃地站不稳,“能和我打个招呼再飞能么?吓死人了。”

    天佑见柳无忧吓得脸都绿了,又收紧了手臂的力量,“我要不赶着上来一点,你可真的要没命了。”说完,示意柳无忧朝下面看去。

    柳无忧不以为然地望了下去,双脚发麻地差点打滑了,那条长蛇正攀着树干往上爬,而它的支撑点竟然是尾巴,刚刚要不是天佑快一步,恐怕已经和蛇近距离接触了。长蛇借助尾巴的力量爬上了两人待过的树枝。

    柳无忧仿佛能听到红色信子的沙沙作响,她忽然想起了什么,扭头问天佑,“你连大白蛇都能赢,对付这条蛇应该没问题的吧?”

    天佑紧紧地抿着唇,摇摇头,无能为力道,“大白蛇是因为肚子里有蛇卵,所以动作慢许多,而这条蛇的速度快地让我没把握。”

    天佑说得没错,也就眨眼的功夫,长蛇已经出现在树上了,“难不成这蛇都成精了,还会这样爬树?”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你不也是拥有天生的异能嘛。”天佑淡然应道,在他眼里没什么值得吃惊的。

    柳无忧撇撇嘴,不喜欢天佑有一搭没一搭地理睬,这个天佑不好玩!

    “你抓紧些,我看看能不能跳到那颗树上去?”天佑一番衡量之后,做出了大胆的决定。

    柳无忧一眼望过去,什么,那棵树?“那棵树还很远好不好?万一够不着,我的小命就没了。”

    “和我做一对同命鸳鸯岂不是更好?”天佑在她脸上轻轻落下一个吻,自信地笑道,“反正都是死,不如相信我。”

    柳无忧觉得自己像是被催眠了一样,天佑一个亲昵的举动就像是把她的心化开了一般,很软很舒坦。

    她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咦~她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往常天佑要是想亲她,她躲都来不及了了,而现在却因为一个吻而雀跃,难道了是生病了?还是脑子出毛病了?

    天佑看着柳无忧摇头晃脑的样子哑然失笑,说道,“别动了,再动下去我们不是摔死就是被蛇咬死女配大人觐见内最新章节
。”

    柳无忧回神,看到脚底下的蛇正努力地朝上爬,阴冷的眼睛因看到猎物而兴奋。

    “快想办法啊,天佑,我可不想死在蛇腹之中啊,就算真要被蛇咬死,我宁可便宜了小白。”柳无忧感觉自己的脚都在打颤了。

    天佑因柳无忧的害怕而迟疑,不敢朝旁边的那棵树飞跃,要是一个人的话,早就一跃而去,但是现在……

    “天佑,不如你先逃吧,不要被我连累了,”柳无忧觉得自己拿了一个很好的主意,怎知被天佑大声地喝了回去,“不行,要死也要死一起。”

    别那么琼瑶剧了好不好,保命要紧啊。

    “无忧,你冷静一点,”天佑正视着柳无忧,肃然道,“你只要牢牢都抓着我就行,闭上眼睛什么都别想,从一数到十,我保证你平平安安,相信我,嗯?”

    柳无忧被那双幽深如潭的黑眸紧紧地吸引住了,在这么危险的时刻,她的天佑还能冷静如常,她怎么好意思害怕呢,“那个……算了,反正要死也是死在一块,黄泉路上也不会太孤单。”

    “这就对了,”天佑紧紧地抱了抱柳无忧后,声音变得低沉,如蛊惑人心的魔音,“闭上眼睛,跟着我数。”

    柳无忧抱着天佑的脖子,合上眼睛,心底开始默念,“一,二,三……”

    “六……”

    “好了,睁开眼睛看看,”天佑在柳无忧的耳旁轻声说道。

    柳无忧先是睁开一只眼睛人,看到那条蛇在对面叫嚣之后才睁开另外一只眼睛,兴奋地大叫,“真的一点都不害怕,就像飞过来的一样。”

    天佑宠溺地望着眼前的小女人,好像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她的好心情而飞了起来,可是好景不长,柳无忧的小脸一下子就耷拉了下来,“这条不走,我们就得一直待在这树上吗?”

    “你不乐意啊?”天佑好像并不是很犯愁。

    “你乐意?”柳无忧眼眸一瞟,指着天佑问道,“难不成你以前是野人,所以住在山里树上都习惯了,是不是?”

    天佑俊脸黑了下来,伸手朝柳无忧的额头轻轻弹了一下,说道,“小脑袋瓜子里都装了什么啊,我要是野人的话,你就是野婆娘了,而且是个没用的野婆娘,站在树上还双脚发抖。”

    柳无忧被调侃地一无是处,优越感尽失啊,自恃聪明无敌,却在天佑面前一一露了底,好吧,她只是恐高而已。

    “你有本事,那就快点想办法把那条蛇给我废了。”

    ------题外话------

    我叫柳叶无声,以为够无声的了,原来看文的亲比柳叶更无声,好吧,还是让柳叶一个人默默地码字吧,
(快捷键 ←)上一章:104 四店同开,热闹非凡 返回《天才农家妻》目录 下一章:106 蹊跷的山和将军(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