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才农家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卷 有君相依风雨为欢 106 蹊跷的山和将军

第一卷 有君相依风雨为欢 106 蹊跷的山和将军

文/柳叶无声
天才农家妻 本章字数:12121 天才农家妻txt下载
推荐阅读:大明末年内 万妖至皇 某御坂妹的综漫之旅内 仕途天骄内 抗日之铁血争锋内 唐朝名侦探内 邪夫猖狂,毒妃拒从良 争霸艾泽拉斯内 百善仁心 女配大人觐见内
“好办,你自个儿抓好树杈,不然我分身乏术,”天佑耸了耸肩,看柳无忧的回应,可柳无忧不争气啊,一听说要单独留她在树杈上,双腿就不有自主地直打哆嗦。

    “怎么样,是我没本事还是你胆小啊?”天佑可不想自己的女人说他没本事,这都没成亲呢,就被嫌弃,那以后可还有好日子过。

    “你行,你有种,”柳无忧别无他法,只好伴着天佑不放。

    人和蛇的对峙持续了一个时辰,柳无忧整个人僵硬得受不了了,“天佑,你想个办法吧,这样下去,今夜咱们肯定得在树杈上过夜。”

    天佑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反而悠然自得地与这山林融为一体,“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有个地方休息。”

    “你……”柳无忧美眸一瞪,一拳打在天佑的胸膛。

    “喂,柳无忧,别动手动脚的呀,仔细摔下去,我们真要成为同命鸳鸯了,”天佑一手扣住柳无忧,防止她在乱动。

    翅膀长硬了不是,居然敢直呼本姑娘的名讳了,柳无忧气鼓鼓地拿天佑没办法,小样,等下了地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小白啊小白,你怎么还不出现啊,我都快被蛇欺负死了,更可恶的是天佑,借着人家不会武功又恐高,也不懂得关心和让步。

    天佑见柳无忧的表情变化万千,饶有兴致地问道,“想什么呢?”

    “要你管?”

    “当然,现在我要是不管你的话还怎么得了,难道眼睁睁地看着那条蛇把你吃掉吗?”

    柳无忧打了个激灵,顿时毛骨悚然,“哪壶不提提哪壶,你存心的呀啊?”

    天佑被白了一眼,反而笑了,“那你说说看,你到底在想什么?”好像不和她斗斗嘴,时间就很难熬似地。

    “我让小白快点过来,把那条蛇干掉,然后么,嘿嘿嘿……”柳无忧贼笑道,“你想知道欺负我的后果吗?”

    天佑剑眉一挑,反问道,“我欺负你了么,尽说胡话。”

    臭天佑,我忍你唐朝名侦探内


    柳无忧别开了头,看到不远处一阵尘土朝这边过来了,她拍了拍天佑,紧张地问道,“天佑,快看,什么东西?”

    天佑还没来得及仔细观察,尘土已经席卷到他们的脚下了。

    柳无忧吃惊地险些滑了脚,一眼望下去,是无数条蛇在涌动,带头的就是她心心念念地小白。

    天助我也,小白,你可真是我的救星啊,柳无忧欢欣雀跃,大喊道,“小白,咬它,咬死它。”

    小白如高高在上的君主,立身于蛇群之上,听见柳无忧的喊声,蓦然低头,随后仰天嘶嚎,如一声令下,吩咐众蛇朝长蛇袭击,可是长蛇卷在树杈上,下面的蛇再怎么努力也是白费了力气。

    “天佑,怎么办?”柳无忧着急地踩着脚,让天佑给出个主意。

    “你再跺脚,这树杈可就要断了,”天佑提醒后,沉思了一下,对柳无忧正色说道,“小白来了,你也不用害怕,你抓着树杈,等我帮帮小白。”

    “那你快点儿,行不?”柳无忧不想失去这么好的机会,要是小白对付不了长蛇,那他们俩得活活困死在这莫邪山中。

    柳无忧和天佑换了个位置,她紧紧地抱住树干,一丝也不敢放松。

    天佑没了牵绊,脚尖轻轻一提,踩着树干就朝上一节的树杈飞了过去,等抓着它之后,用力一掰,折断了树杈,然后朝地上重重一掷,尖锐的一头深深地插进了对面那颗树的树根,而树杈的枝头刚好够着了长蛇所待的树枝。

    一气呵成后,天佑慢慢地坠在了柳无忧的身畔,护着心爱的女人。

    这样一来,小白它们便轻而易举地接近长蛇了。

    柳无忧佩服地五体投地,刚要开口说话,就被天佑抢了先,“别夸我,这可不是什么难事儿。”

    切,懂武功了不起啊,嘚瑟。

    小白率领着众蛇一路向上,等接近长蛇时,它却一跃而下,身体剧烈地扭动,一下子就伤了许多的小蛇。

    小白急得从树枝上一窜而下,紧接着两条蛇如麻绳一样扭在了一起,分不清到底那条蛇厉害。

    “天佑,你快去帮小白。”柳无忧紧张地手心都冒汗了。

    “那你怎么办?”

    “让我一人待着。”

    “你不怕?”

    “啰嗦什么,还不给我赶紧去,”柳无忧几乎是推着天佑,要不是有点功夫,已经被他推下树枝了。

    “那你自己小心,我去帮小白。”天佑说完,朝对面那棵树飞身而去。

    柳无忧不断地催眠自己,她不忍看到小白的同伴就此为她死去,但是未能幸免的是,已经不下百来条蛇被长蛇袭击,蛇尸遍地,惨不忍睹。

    两条蛇如两国君王般厮杀啃咬,谁都不退让,正当长蛇死死地绞住小白不放的时候,天佑拿着一根树杈直直地倒立而下抗日之铁血争锋内最新章节


    树杈正中红心,长蛇脑浆崩裂,挣扎了一下,放开了小白。

    此时,小白身上已经是大大小小数不清的伤,被揭去鳞片的鲜血直流,但是它依然依然昂着头朝柳无忧看了过来。

    “天佑,快带我下去,”柳无忧急得就差一跃而下了。

    天佑腾飞而上,带着人旋转而下,落地后,绕得柳无忧有些发晕,等站了身子,立刻咬破了手指头,往小白的嘴里滴去,小白缩了一下,如人一般呜咽一声,接受了柳无忧的鲜血。

    柳无忧觉得头有些发晕了之后,才收了手,脸色煞白,嘴唇失色。

    小白蹭了蹭柳无忧的手掌,如见了至亲故友般温顺。

    其他的蛇井然有序地带着其他同伴的尸身慢慢离去,小白留到了最后,柳无忧的精血让它重新有了生气,恢复得很快,除了鳞片需要慢慢长出来之外,其他的伤口已经慢慢愈合了。

    “小白,多亏有你。”

    “柳无忧,你把我给忘记了。”

    “这种醋你就不要吃了,”柳无忧对天佑的不满不与理会,而是一门心思都在小白身上,照理说小白就算在冬眠,赶来相救也不需要那么长时间,唯有可能是小白已经退出了这座山头,而最有可能就是地上的罪魁祸首。

    柳无忧瞄了一眼,无意中看到有东西从长蛇的头顶上爬出来,等仔细一看,居然就是蜈蚣。

    长蛇也被人种了蛊虫?!

    “天佑,快看,”柳无忧伸手一指,与此同时,小白后退了好几步。

    黑黝黝的蜈蚣缠着长蛇,肆意啃咬。

    “蛊虫一事,还得尽快告诉武刚,不彻底解决要出大事,”天佑凝寒着俊脸,甚为堪忧。

    柳无忧此时已经明白过来了,这条蛇被种了蛊虫,导致小白等蛇退出了莫邪山头,要不是自己的呼唤,小白便不会过来了。

    “那些人为什么要这么做?有这样一条蛇在,这山中根本不会有其他生灵存在,”柳无忧说完,后背脊一阵发凉,要不是之前所挖的甘蔗够多的话,死得可就是她外院的人了。

    “这事情就交由武刚来查了,我们还是尽快启程吧,”天佑催促着,离翻过这山头,还许两个时辰,日落西山,要不是抓紧一点的话,恐怕天黑了都出不去。

    告别了小白,柳无忧两人加快了脚步朝山中走去,许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她脚下生风,浑然不觉得累。

    “等等,”天佑毫无预兆地将柳无忧地上,“别出声。”

    柳无忧屏气敛声,知道天佑一脸严肃,并不是在开玩笑,推开一人高的灌木,她看到前方有三四个黑衣人朝这边走来。

    “有杀气。”天佑断定道。

    柳无忧没有忘记,张大大他们第一次来莫邪山挖甘蔗的时候,被小白伤了三个人,而他提及,山中有人走过的痕迹,莫非就是这群人?

    “他们是什么人?”

    “听不懂他们的话,应该是外番的,”天佑回道,“这些人这么明目张胆地进来,那蛊虫许是他们种的仕途天骄内最新章节
。”

    外番?柳无忧想到了龟岛国。

    “我们朝那边走,”天佑打算带着柳无忧避开他们,可柳无忧却想验证这些人的来历,因此求着天佑道,“别着急么,听听他们说些甚么?”

    “又听不懂,”天佑想拉走柳无忧却拉不动,动作又不敢太大,所以只好由着她了。

    黑衣人边走边用长剑挑开草丛,几人叽里呱啦地说了一通。

    正是那龟岛国的语言,日语。

    声音大小更好够柳无忧听见了,不过越听越不对劲儿了,“天佑,他们好像在找什么人。”

    “再听听。”

    “嗯?”天佑的态度转变令柳无忧奇怪了,“不怕被他们发现?”

    “我有办法引开。”

    柳无忧竖起耳朵,不敢放过一个字,等那长剑快要到他们脚边的时候,天佑朝反方向扔了一块石头。

    “什么人?”跺南嘿吐

    “过去看看。”阿索扩【用日语表达出来】

    黑衣人警惕地转身朝另外一个方向跑了。

    这下是柳无忧要拉着天佑走了,可天佑却是一动不动。

    “干什么呢,赶紧走啊。”

    “嘘~”天佑朝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等黑衣人不见了踪影之后,才拉着柳无忧起身,“别人走出来的路更好走不是么。”

    呃?柳无忧没来及愕然就被天佑推着朝前走了。

    别人走出来的路果然更顺当一些,不用那被草割着了。

    紧赶慢赶,两人在天黑之前走上了安全的官道,等到了凉州城的城门口时,天已经暗了下来。

    柳无忧急着找武刚,便向守门的小兵问道,“这位官爷,我找你们总兵大人,麻烦同传一声。”

    守门小兵见柳无忧穿着还算精致,便歪着嘴逗着腿伸了一只手出来。

    什么意思?

    “银子呢?”小兵见柳无忧没什么表示后,直接开口问了。

    “要多少?”柳无忧打算破财,可是等小兵说出“五两”的时候,她直接打消了那个可笑的主意。

    “五两银子?”

    “一分都不能少。”

    五两银子,你怎么不去抢钱,柳无忧转身就走了。

    天佑一路跟着,提议道,“不如我们进去找找看某御坂妹的综漫之旅内最新章节
。”

    “凉州城那么大,要找死人的,都走了一天了,你不嫌累啊。”柳无忧双腿都跟摇铃似地摇晃了。

    “我不累啊,”天佑一脸轻松,不见一丝爬山涉水的疲累。

    “蛮夫!”柳无忧鉴定完毕之后,找了个地方坐下,给自己捏脚,这边想法子怎么让武刚找到自己。

    眼见着天黑了,柳无忧还没想到一个合适的的办法,城墙头的火把照着她的小脸忽明忽暗,天佑见她没有要进去的意思,便坚持道,“先进城再说吧,至少得找个地方住下来。”

    “住客栈要花银子的,”柳无忧弥了弥拇指和食指,一副小气的抠门样。

    “不住客栈难道露宿街头啊,”天佑一脸地痞样,看得柳无忧想揍他,又听他后面的话,她更是觉得这男人是打心眼里瞧不起她这副小身板了。“

    ”我反正没有关系,皮糙肉厚地,在地上躺一晚也无妨,你呢,可以吗?虽说不是什么天仙之貌,但是一个女子住大街也不是很好看哦。“

    ”天佑!“柳无忧怒吼,”你说够了没有?快给我想办法。你的激将法对我没用。“

    天佑激将不成,找了块平整的石头躺了下来,不过他依然时刻主意着柳无忧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

    再过一个时辰,城门就关了。

    望着被秋风吹得呼呼作响的火把,柳无忧灵机一动,走到天佑的身旁,一双罪恶的手朝他的身上摸去。

    ”柳无忧,光天化日之下,你想干什么啊?“天佑猛地睁眼,握住柳无忧的手,看着坏笑的脸,闪躲道,”这里人来人往的,你想对我下手也得找个好一点的地方啊,人家第一次,肯定会害羞的。“

    ”呸,“柳无忧淬道,”你想哪里去了?快点儿,把衣服给我扒下来。“

    ”干什么?我不是轻易脱衣服的人。“

    ”今天本姑娘对你没兴趣,把衣服给我,不出半个时辰,我让武刚抬轿子过来接我们。“

    天佑半信半疑,”你行吗?武刚现在都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呢。“

    ”你甭管,“柳无忧扒下天佑的衣服,几下撕扯就变成了长长的一条。

    ”去门口把那老先生的笔墨偷过来?“柳无忧吩咐道。

    天佑在指着自己问道,”我去?怎么不是你去?“

    ”谁让你武功那么好,偷偷拿过来不会被发现的,“柳无忧说完已看到天佑的脸阴沉沉的,便堆笑道,”好天佑,你就去吧,下次轮到你支使我就是了。“

    ”那还差不多,可别反悔哦,“天佑这才转身去了城门口,柳无忧回味她的话,发觉自己随口一说被他当真了,哎,管他呢,走一步算一步,反正以后还可以耍赖的。

    拿来墨汁和笔,柳无忧小手一提,一气呵成,写下‘武刚,柳无忧找你,速来城门口’。

    天佑在一旁看了脸都黑下来了,没觉得这个女人平时多节省,怎么到了这节骨眼上这么,难道她迫不及待要见武刚万妖至皇最新章节


    柳无忧不知道天佑的想法,收笔之后,加上十文铜钱,让送回去,另外让他把这块布挂道火把之下,这样一来,来来回回的人都能看到,口口相传也能传到武刚那里。

    ”这倒是慷慨了,女人啊,真是捉摸不透。“天佑摇摇头,无可奈何地将送东西送回去,借着黑暗把布条挂了上去,火把的照耀之下,上面的字看得一清二楚。

    ”你怎么知道一定能传到武刚的耳里,“天佑现在一提武刚,就觉得心里不痛快。

    ”只要是守门小兵看到了一定回告诉武刚。“

    ”也就五两银子,你也用不着这么抠门,累着自己。“

    ”你懂什么,“柳无忧美眸一扫,不甚赞同天佑的话,”等我们成亲之后,还得另起炉灶,那些店铺都是给爹娘他们留着的,咱俩以后得一文钱掰成两瓣花。“

    听到这话,天佑心底蓦然一软,他的小娘子为别人着想多过她自己,能成为她的丈夫,以后的小日子应该会有滋有味的吧。

    天佑无限遐想着,双手绕过柳无忧的腰身,柔声说道,”以后赚钱养家的责任就交给我了。“

    ”你?“柳无忧微微侧首,小巧的耳朵正好贴在了天佑的下巴,温热的气息吹得她痒痒的,”那会干什么?“

    ”我四肢健全什么活不能干,这些不是你一个女子操心的事情。“天佑在她的额头上轻啄了一口,朝墙头望去,”看,布条被拿走了。“

    ”肯定是给武刚拿过去了。“

    ”别那么肯定,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天佑朝柳无忧泼冷水。

    柳无忧若是这点把握都没有还不如干脆花那五两银子得了,”一炷香的时间,武刚一定会出现。“就凭武刚之前离去那哀怨的眼神,柳无忧就百分百肯定。

    ”等着瞧吧,“天佑只穿着一套中衣和长裤,不怕秋风瑟瑟,又躺了下去。

    柳无忧等得无聊了,便想起了柳无虑,不知道他现在是否还好,找到柳二重没有。

    ”柳无忧?“叫唤的声音不是很肯定,但是随之而来的火光照亮了柳无忧的脸,武刚一身银色铠甲显得威武不凡,见到柳无忧是喜形于色。

    ”真的是你,我以为是有人恶作剧呢。“

    ”谁能拿武大人恶作剧啊,“柳无忧欠了欠身,算是行礼了,毕竟他是官她是民,加上身边还有那么多的侍卫,总要留些面子给他。

    ”还能有谁啊,严……“

    柳无忧望着武刚,可他话说了一半,又给咽了回去,可是,这一个‘严’,已经让柳无忧猜出,武刚以为是严春在恶作剧,但是又因为字迹颇像,所以过来瞧瞧。

    ”走,先进城再说,“武刚朝身后的小兵打了个手势,两顶轿子抬了上来,”柳姑娘请上轿。“

    ”武小刚,就两顶轿子,你是把大哥我给忘记了吗?“

    武刚听到天佑从黑暗的地方出来,脸上的笑容僵在了那里,他一开始只看到柳无忧的时候,心里真的窃喜了一番,可结果是白高兴了一场大明末年内


    ”天……天佑,“武刚不自在地打了个招呼,在自己的属下面前叫别人大哥,真得很丢面子。

    ”走吧,进城!“天佑朗声说道,如发号施令的将军,气势逼人,说完,朝其中一顶轿子走了过去。

    武刚偷偷瞄了柳无忧一眼,有天佑在,连正大光明瞧瞧心爱的女子都不行,这实在是……哎!

    ”天佑,武大人没给你准备轿子,你就别计较了,“柳无忧一脚已经踩进了轿子,可是又退了出来。

    武刚听到柳无忧为他说话,欣喜若狂,可她后面那句话,又硬生生地将他打入了谷底之中。

    ”你和我坐一个轿子吧,忙活了一天,武大人定是累了,你就别抢人家的轿子坐了。“

    天佑自然不会拒绝,但是入轿之后,他后悔地想出去。

    他不是柳下惠啊,温香软玉在怀,只能看,不能有其他非分之想,这滋味……难过地就像被无数只蚂蚁啃咬却又不能动弹。

    柳无忧发现天佑的变化,却故意视而不见,心里更是乐开了花,”该着你这么难受,这就是和我顶嘴的下场。“

    走了一盏茶的时间,轿子停了下来。

    明明已经是夜凉如水了,天佑宽厚的脑门上却是布满了晶莹的汗水,这一路把他折磨地难以言表。

    柳无忧,你给我等着,看我不好好教训你。

    柳无忧装作如无其事,不解地问天佑,”你怎么了?流那么多汗。“

    武刚看了过来,同为男人,心思大同小异,见到天佑的样子,是又羡慕又难过,冷峻地一张脸,不知道的还以为不欢迎他们两个人嗯。

    侍卫都被留在了外面,三人进屋。

    两进门的院子黑漆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你们先等我一下,“武刚扔下一句话就朝左侧屋子走去,很快,左屋亮了起来,而紧接而来的却是男女大吵的声音。

    ”无忧,严春好像并不是那么欢迎你,一会儿你得注意一些,尽量别和武小刚说那么多话,我来问就是了,“天佑的私心昭然若揭,给自己吃醋找了个好的借口。

    柳无忧心里坦荡荡,反问道,”难道我以后都不能武大人说话?“

    ”……“

    ”你们两个一定还没吃饭,我让严春给你们两个做去,“武刚出来的时候,已换了身便服,然后一手端着烛台,一手揽着严春出来了。

    ”还不赶紧和柳姑娘和天佑打个招呼?“虽然武刚的声音很平和,但是长耳朵的都听出来其中的不悦。

    ”柳姑娘,天佑,“严春始终低着头,让人看不见她的正脸邪夫猖狂,毒妃拒从良


    武刚推了严春一把,严春便出去了。

    ”武小刚,你还不赖么,把她调教的那么听话。“天佑靠在墙上,忍不住打趣,好像笑话武刚是他一大乐趣似得。

    ”大哥,不如教你两招?“武刚不怀好意地说道。

    ”哦?那你说说看,怎么教的?“天佑好像很有兴趣。

    ”女人么,不听话就骂,再不听话就打,次数多了,她就听话了。“武刚说完,看柳无忧的反应,要是天佑赞同,也好让她知道这男人的劣根。

    ”这倒是个好办法,“天佑若有所思后,话锋一转,”可是无忧她不是普通女子,这一招对她行不通,你说,不如放在手心里好好疼怎么样?“

    武刚的脸都要绿了,天佑他就是故意气他的。

    柳无忧忍俊不禁,看两人斗嘴,也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天佑聪明与否,武刚都不是他的对手,不知是笨得可以还是聪明过头。

    男人,其实也挺难捉摸的,说笑的同时,火药味十足。

    严春再一次出现时,手里多了个托盘,上面防着热气腾腾的三碗面,她的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而左脸比佑脸又肿上一些。柳无忧看着她将碗筷摆好,然后无声无息地退了出去。

    怎么看都觉得这碗面噎得慌,柳无忧将筷子往桌上一搭,说道,”我吃不下。“

    ”不合你胃口啊,我让严春再做一份,你想吃什么?“武刚关切地问道。

    ”我看着你什么东西都吃不下。“

    武刚闻言,愣怔了一下,苦笑道,”莫不是我的样子让你倒胃口?“

    柳无忧瞪了他一眼,起身朝左屋走了过去。

    ”天佑,你看,这女人的脸就如三月的天,说变就变。“武刚不以为然地对天佑说话。

    ”闭嘴吧你,面都堵不住你的嘴啊,无忧最讨厌打女人的男人了。“

    ”……“

    还是天佑最了解自己,柳无忧推开左屋的房门,看到严春坐在桌旁手里拿着针,她看到有人进来很意外,然后慌张地要藏手里的东西,但是过于紧张,反而没拿住,一个布偶掉在地上。

    柳无忧三个字,赫然印入柳无忧的眼里。

    布偶被贴上了柳无忧三个字,头上五官被扎满了银针,手上脚上无一例外。

    柳无忧弯身将它捡了起来。

    ”还我,“严春想夺回去,但是动作没有柳无忧快。

    ”严春,我们好好谈谈,“柳无忧并没有恼了严春,武刚确实过分了些,连女人都敢打了。

    ”有什么好谈的,都是因为你,武刚才这么对我的。“严春愤怒地说道,因为怕武刚听到,所以不敢大声吼出来。

    ”如果你不想武刚以后也这么对你,最好乖乖地听我说,要不然你把这个布偶交给他,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从天武世界开始内
。“

    柳无忧扬了扬手里的布偶,银针闪闪发出寒光。

    现在的严春已不是当初那个会缠着天佑的小姑娘了,她愁眉不展,忧思过重,形同枯萎的鲜花。她听了柳无忧的话,顿时蔫在了地上,”你去说吧,反正这样的日子我也过够了,打我骂我,我都认了,可他不能日日夜夜地想着你,就连睡觉都喊着你的名字,就是抱着我还依然叫着你,就连……“

    ”别说了,“柳无忧猜测肯定不是什么好话,急忙打断了她,”交给我,一切让我来解决。“

    ”你?“严春流着眼泪大笑起来,”你来解决?除非你给他换个心,我好恨你,为什么还要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柳无忧没办法做到漠视一切,她半蹲在严春的身旁,把布偶还了过去,”我从没害你之心,让我帮帮你,好吗?“

    ”没用的,武刚说他这一辈子都不会爱上我,一辈子,多少个日日夜夜啊,“严春绝望了。

    好一个武刚,得好好教训他一番,让他知道妇女主任的厉害,对于这自勉的新封号,柳无忧很有把握。

    人生在世,谁能保证自己不会爱上另外一个人,所需要的无非就是时间而已,而且人就是犯贱,得不到的都是最好的,所以往往身边有个贴心的人,也会忽略掉。

    ”严春,你就当为了武刚相信我一回,“柳无忧摒弃对严春的成见,希望两人能和平相处,”我有心爱的男人,武刚对我来说亦兄亦友,从头至尾我对他没有一丝想法,你真的想得到他的心,那就必须要有付出。“

    ”付出?“严春无助地问道,更因为柳无忧愿意帮她而一脸诧异。

    柳无忧凑了过去,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遭。

    ”那我姑且听你一回吧,如若不行,还请你以后莫要再出现在他的面前了,不然的话,我真没法活了。“

    柳无忧不由一叹,”你啊,不就是个男人,至于么。“

    ”我和你不一样,“严春抽泣道,”我有个瞎子老爹,我要照顾他,不想他以后孤苦伶仃地没人照顾,要是不找个像样的人家,我以后怎么养她,虽说武刚对我不怎么样,但是他对我爹出手挺大方的。“

    就为这份孝心,柳无忧也打算助严春一臂之力,结果暂且不说,反正自己是尽力了。她打开门打算出去,只见两个男人贴着门板偷听两人说话。

    ”无忧,你们两个没吵起来啊?“天佑好像很失望一样,往常严春只要看到柳无忧总要无理取闹一番,今日倒是令两人不解了。

    ”多管闲事,“柳无忧白了两人一眼,悠闲自得地问起了正事,”可有我爹和无虑的下落?“

    ”听说刚从军的人中有个叫无虑的,小刚他不是很确定是不是我们家大弟,“许是两人聊过,是天佑回的话。

    这个倒是好办,打听一下就成,”我爹呢?“

    ”所有受伤的人都已经被护送出城,爹他应该也已经出城了感情年代内最新章节
。“

    ”那我们岂不是白跑了一趟,“柳无忧颇为郁闷,柳二重怎么也不回封信回家,害家里的人这么担心他。

    天佑大大咧咧地往桌子上一坐,说道,”也不全然,至少我们知道了这次在山中碰上的是什么人。“

    ”最近北有女真族进犯,东有鬼岛国侵扰,而且有他们的忍者潜入凉州城,打算和女真族里外应和,夺去凉州城,要不是周官人的粮草,我们的士兵恐怕是早已饿得双腿发软了,“武刚详细地作了解释。

    ”可他们的目标是凉州城,怎么会去莫邪山搜寻,而且还对蛇种了蛊虫,这其中说不通啊。“柳无忧困惑不已,两人差点丧命于蛇口,总得问问清楚。

    ”不知道你们是否还记得,我曾经说过,阻击女真族的那位将军?“

    柳无忧仔细一想,说道,”你不是说他已经坠入悬崖死了吗?“

    ”我当时也以为是这样,就今日,龟岛国的忍者不知如何得到消息,说那将军根本没死,所以全力搜寻,不然的话对女真族和龟岛国都是个威胁。“武刚提到那位将军的时候,眼里全是崇拜的光彩。

    ”什么将军这么厉害啊,让他们这么操心,要真是这么厉害,早就出现了,还会躲起来当个缩头乌龟?恐怕是徒有虚名吧。“天佑一脸不削,仿佛在柳无忧面前提到比他本事的人就很丢脸一样。

    ”我没亲眼见过,所以并不知晓,不过这位将军骁勇善战是不假,当初南疆大疫,差点被外族进犯,是这位将军带兵一路南下,为帝上分了忧的。“

    ”他叫什么名字?“柳无忧和天佑异口同声问道。

    ”景思安!“

    ”这么忧国忧民的名字,“柳无忧念了一遍,发觉这名字挺有意思。

    ”这景家有意思得很,也不知道从那一代开始,他们中的嫡长子一到五岁就必须送去学武,然后从小兵开始一直历练到将军,然后老将军靠老还乡,只留虚名不受俸禄,景家其他人一律不得入仕,他们除了行军打仗之外,并不插手朝中之事,一心孝忠帝上,从未听说过他们卷入朝中的党派之争,从而更得帝上得重用和信任。“

    ”哦~“听完武刚解释完之后,柳无忧和天佑又同时说道,”有机会认识一下也不错。“

    ”那也得找到人才行啊,谁知道传言是不是真的?从那么高的悬崖摔下去,不死也废了吧,“武刚颇为遗憾。

    ”是哪边的悬崖?“两人的兴致越来越高。

    ”还能有哪里?莫邪山呗,你们不是已经碰到过龟岛国的忍者了。“

    天佑眼睛一亮,”无忧,我们也去瞧瞧?“

    ”行了,我可不想节外生技,“柳无忧一想到那么危险的地方,顿时打消了好奇的念头,”咱们还是尽快找到爹为上。“

    ”不如你们再多呆一天,我让人去打听一下那个叫柳无虑的年轻人是不是你弟弟?“

    武刚的提议正中柳无忧的心思,也正好有时间休息一下,也能解决严春这档子事情。

    这一夜,武刚没有在家里睡,而是去巡城去了极品妖神内最新章节


    天一亮,严春就开始准备早饭,等柳无忧起来时,粥和小菜都已经摆在桌上了,”家里没什么好菜,姑娘先将就着点吃一些,等奴婢去买些菜回来,让武大人和天佑哥……天佑好好喝一盅。“

    天佑疑惑地朝柳无忧和严春来回看,等严春一走,就问道,”她怎么那么客气了?以前是恨不得把你吃了。“

    ”我人品好,所以人家弃恶从善了。“柳无忧给天佑夹了点霉菜干,”吃吧,吃饱了好上街。“

    ”上街干什么?“

    ”回头跟你解释。“

    ”……“

    凉州城果然是富庶一方的好地方,人来人往,商贩店铺,合奏出繁华的景象,不过是边城的缘故,能看到一些外番的人,当是看样子是被同化许久,说得都是他们能听得懂的语言。

    柳无忧看到一家药铺,带着天佑拐了进去,见到掌柜就问,”你们这里有没有那种吃了能让人神志不清的药?“

    掌柜眼皮一抬,冷冰冰地说道,”有倒是有,但是我们不卖。“

    ”不卖,有生意还不做?“柳无忧从随身携带的荷包中拿了一个五两的银锭子,搁在了柜台之上。

    掌柜依旧是冷冷的样子,”没有官家的文书,就算五十两我也不能卖。“

    ”难道是禁药?“天佑一把拉住了要发飙的柳无忧,心平气和地问道。

    ”还是这位小哥有眼力,确实是禁药。“

    ”掌柜,其实是这样的,“天佑气定神闲地说道,”我是奉了总兵大人武刚的命来买这种药的……“

    ”文书呢?“没等天佑说完,掌柜就伸出了一只手,”空口白牙地,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冒充的?我也知道总兵大人叫武刚。“

    ”那你到底卖还是不买?“

    天佑拉住冲动的柳无忧,朝她使眼色,让她稍安勿躁。

    好,你行,你来,柳无忧甩掉了天佑的手,在一旁看她怎么摆平这位掌柜。

    天佑沉思了一下,朝掌柜的低声说道,”其实不瞒你说,我是总兵大人的亲哥哥,他昨晚巡城,累得快不行了,所以才会叫我过来替他买,你要的文书那也得等他醒了才能写啊。“

    ”那等他写了你再来。“掌柜看上去很固执,公事公办,绝不通融。”

    天佑不急不躁,接着说道,“那可就耽误战机了,你知道武大人拿它做什么用吗?”

    “什么用?”

    “他是想拿到这药之后,派我偷偷地潜入敌营,然后给敌人将领吃下去,这样就能让我军杀他个措手不及。”

    掌柜好像很有些动摇,“我凭什么相信你,那敌人的将领又不是泥捏的,能这么轻易地被你下药?”
(快捷键 ←)上一章:105 麻烦,危险 返回《天才农家妻》目录 下一章:107 迷药的用处(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