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才农家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卷 有君相依风雨为欢 116 穷困潦倒

第一卷 有君相依风雨为欢 116 穷困潦倒

文/柳叶无声
天才农家妻 本章字数:11735 天才农家妻txt下载
推荐阅读:一剑飞仙内 弩力回天 幻花应世内 七魂纪内 读书成神内 九天登神大典内 京门风月内 超级军工科学家内 悍臣内 无敌剑域内
天佑这才明白过来,带着柳无忧穿过大床旁边的屏风,里面是一个极大的房间,屏风,浴桶,水桶,就连洗衣服的搓板和棒槌都有,但是唯独没有柳无忧需要的马桶。

    这下子是愁煞天佑了,他憋红了一张脸,指着水桶说道,“那水桶暂且先拿来用吧。”

    柳无忧纳闷了,大小不论,怎么侯爷府连她的柳家都不如呢。

    “要是你觉得不行的话,我再想办法,”天佑见柳无忧没有动作,又歉疚地说道。

    柳无忧倒不是嫌弃这样的侯爷府,总归是有原因所在,天佑的担忧让她忍不住笑了出来,调侃道,“侯爷您该不会是想看着我小解吧?”

    天佑臊红了脸,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净房。

    虽然是只水桶,但是总比随地大小便来得强,柳无忧解决了麻烦之后,一阵舒坦,出了净室,看到天佑正挽着袖子收拾屋子。

    什么个情况?“天佑,你做什么呢?”柳无忧狐疑不解,怎么侯爷府还需要侯爷亲自动手收拾么。

    天佑没想到柳无忧这么快就出来了,他放下手中的抹布,笑盈盈地说道,“我就是想让你吃饭香一点儿,别让这些肮脏破话了你的胃口。”

    “行了,不碍事的,等我吃完了,你和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来着,”柳无忧端起那已经凉透了的粥,一口气嘶遛进了肚子,空空如也的肚子总算得到满足了。

    “怎么样?我熬得粥还算可口吧?”

    “能喝到侯爷亲手熬得粥,无忧是何其有幸啊,”柳无忧这话说的是阴阳怪气的,弄得天佑有些无措。

    “好了,这到底怎么回事情?你堂堂侯爷怎么就落得个要亲自给娘子煮粥的下场?下人呢?”柳无忧一手拂去的圆凳上的灰尘,然后端到天佑的面前,说道,“忙了一早上的,你坐下谢谢。”

    而天佑却把柳无忧按在了凳子之上,自己则半蹲着身子,好像这样能将她看得更加清楚能把如此体贴的女人娶回来,简直就是三生有幸了。

    “丫头,本来想在沈家庄的时候就告诉你的,但是又怕你反悔,所以我还是决定先把你骗过来再说。”

    柳无忧闻言,微笑道,“我又不是三岁小孩,要是因为你的实话而反悔未免太幼稚了,再说了,我看上的是你的人又不是其他东西超级军工科学家内
。”

    天佑心里是一阵感动,还是没敢和柳无忧说实话,“我带兵十几年,很少回来,这座宅子便一直空着,原来父亲他们也是愿意住在这里的,但是没办法养那么多丫鬟小厮,所以就搬离了,后来爹辞去官职,一家人索性都去了乡下,毕竟那里才是根,有着天地和山头,也不至于饿着。”

    “原来这将军的头衔是管听着好听的呀?”柳无忧不解地叹道。

    “其实不然,我当年也是有些家产的,交给二弟他们打理,谁知回来一次,家产少一份,直到这两年,我就穷得和那乞丐有的一拼了。”

    “太惨了,怎么就穷得连个看门的都请不起了?”柳无忧感慨道,这景象比当初的柳家还要不如。

    “原本也是有个看门的,也就两个月的时间,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偷走了,所以你看咱们屋里,哪有值钱的东西啊?这张黄梨花木床价值不菲,要是能搬得走,咱们昨晚就得睡地上了。”

    这大雪之夜要是睡地上,准得生病。

    柳无忧打了个寒颤,听天佑继续说下去。

    “以前在边疆,所有的俸禄都由爹代为领取,这些银子我连看都没看过,现在一计算,肯定也是被用得干干净净的了,现在无官一身轻,每个月还能领到二两银子得俸禄,到时候全部交给你保管。”

    二两银子?柳无忧顿时无言以对,这么大的侯爷府让她用二两银子持家?这玩笑开大了!

    “天佑,你太瞧得起我了,”柳无忧哭丧着脸说道,“我之前想么,嫁给你好歹也是侯爷,先不说当个无忧无虑的米虫,吃香的喝辣的的应该没问题吧,可现在呢,除了这破宅子之外,你什么都没有。”

    柳无忧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怎么光听着名份好听,却没有什么实际的好处呀!

    “丫头,那个…以后我每个月的俸禄都交给你,这个家就给你打理了,”天佑诚恳地说道,“虽然不多,但是足够我们温饱了,哪一天帝上恢复我实权,那俸禄就会提到十两银子,到时候你想买胭脂水粉什么的,都不是问题。”

    十两银子?柳无忧忍不住扶额,头好痛啊,这十两银子现在还在天上飘呢,啥时候能实实在在地拿到啊,早知道她就先拿了柳家给的五百两银子了,也不至于现在这么困顿,还有……还有,她离开沈家庄的时候只拿了几件衣裳和首饰,这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呀?

    “丫头,你是不是生我气了?”天佑不安地望着柳无忧。

    柳无忧重重地一叹气,起身说道,“走,带我去看看先,好歹也有这么一座房子了,没有露宿街头已经是万幸了,不过,天佑,你好歹应该把实际情况告诉我,让我也有个心理准备才是啊。”

    天佑露出一口白牙,笑道,“我怕我说了,你会不肯跟着我呢。”

    “我有那么庸俗吗?我柳家以前不也是穷得响叮当,不一样过日子?”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柳无忧细细一品味,竟然觉得天佑根本不了解她,便问道,“我柳无忧在你的眼里是这样的人吗?”

    天佑一愣,牵起柳无忧的手往外走,“行了,我就是知道你的为人所以才没有打肿脸充胖子,现在带你出去走走,好好交代交代我的老底儿晕血妹子的百合之旅内最新章节
。”

    这一座院子叫秋苑,位于整个侯爷府第三进门的左边,里面四间房子,卧房花厅暖阁和侧卧,也一样的人家相差无异,后面还有个小院子,是杂物间和厨房,早上那碗粥就是在小厨房里熬出来的。

    与秋苑相对的右边院落冬阁是天佑的弟弟所居,里面格局一样,灰尘也不比秋苑少。第二进院由天佑父母和妹妹分别而居,只是更为宽敞一些,连房间都多了好几间,逛了一圈下来,柳无忧只记得它们的名字,春楼和夏亭,打开每一扇门都能把她呛得抬不起头来,这样下去准备肺劳损。

    “天佑,其实也不着急都看完,不如回屋先歇歇?”柳无忧捶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儿,已经酸的太不起来了。

    下了一夜的雪,整个府邸都被白茫茫地笼罩住了,口气成霜,亦是冷得可以,可是柳无忧却是硬生生地走出了一身汗,这一停下来,汗水发凉,冷得柳无忧直发抖。

    天佑看看柳无忧,又瞅瞅自己,愧疚道,“忘记你是个女的了,走,我们回屋。”

    柳无忧一听他的话,刚抬的步子差点没滑到,“什么叫你忘记我是个女的了,难不成你当我是个男的?”

    “呸,”天佑拍了一下自己的脸,自责道,“是我自己太习惯了,以前身边只有男的,所以一下子才会有所疏忽,为夫给娘子赔罪了。”

    天佑说完,给柳无忧深深地做了个揖。

    这还差不多,柳无忧接受他的歉意,背手悠哉地走在前头,可是她没强悍多久,就冷得双手抱胸了,脚上的布鞋也早已经湿透了,脚趾头都冻麻了,连走路的姿势都不对劲儿了。

    天佑跟在身边,早已看在眼里,他不动声色,想知道这个女子到底能倔到时候,出人意料的是,柳无忧一直走到秋苑都没向天佑求助。

    “这该死的天气,真真是冷死人了,天佑,你的鞋子湿了没有啊?湿了赶紧脱下来,别一会儿冻出冻疮来。”柳无忧自顾着脱鞋,等自己说完,没有人接话的时候才抬起头来,咦,人呢?

    天佑没进正屋,而是去了后面的小厨房,回来的时候,端了一盆热水进来了。

    “正问你话呢,连个人影都没有,”柳无忧把脚藏在了裙子底下,好歹也是干爽的,总比那湿冷贴在身上强。

    “来,先洗个脚,等吃过中饭,我去叫裁缝进府,给你添两套衣裳还有鞋子。”

    柳无忧把脚伸进热水中,全身的细胞顿时都活跃了起来,“你手上不是没银子了吗?”

    天佑没有说话,而是挽起袖子,双手伸进水盆,抓住柳无忧的脚轻轻地按摩了起来,轻柔得恰好的力度让柳无忧舒服得低吟了出来,“真舒服,比那专业还专业,要是每天都能享受一次就好了。”

    看着柳无忧满足和舒坦的样子,天佑开怀一笑,“原来你这么容易满足,一次而已,保证娘子每晚都舒舒服服的。”

    话里有话,柳无忧窘得撇开了头,眼眸流光四溢,说不出的美好韵味。

    “哎哟哟,侯爷,你这是干什么呢,”墨风的身影不合时宜地出现在两人面前,看见天佑正在给柳无忧洗脚,惊讶地捂住了嘴巴,“你在给夫人洗…洗脚啊?”

    “你张眼睛了,自己不会看啊,这还用问?”天佑一句话呛得墨风讪讪地笑了两下诸天至尊内最新章节


    柳无忧见他有事的样子,便对天佑说道,“我自己擦干就行,墨管家找你好像有事情。”

    “不碍事,”天佑没有搭理墨风,而是从后腰头抽出一条干净的棉布,抬起那双白嫩如玉的小脚擦了起来。

    墨风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堂堂一品大将军给一个女人洗脚?这要是说出去,岂不是要让人笑掉大牙了。

    对于墨风的表情,柳无忧一丝都没有放过,也恰恰印证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天佑绝对是第一次给女人洗脚。

    都说好老婆都是宠出来的,柳无忧心里犯嘀咕了,天佑这么宠她,她要不要做个好老婆呢?

    “把这盆水倒了再进来说话,”天佑擦开自己的手,把棉布往脚盆里一摔后,吩咐墨风把柳无忧的洗脚水倒了。

    “我?”墨风问道。

    “难不成是我?”天佑反问道。

    “我以前好歹也是你的军师,你要不要这么对我啊?”墨风不满地抗议,“这可是女人的洗脚水,你自己洗也就罢了,还让我倒?”

    柳无忧听见两人争得厉害,竖起耳朵听个仔细。

    “这是你当管家应该做得事情,”天佑丢下一句话就抱起柳无忧走向床榻,然后从衣橱里拿出一双袜套,给柳无忧穿上。

    这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柳无忧心头一暖,说道,“其实我自己来便成。”

    “我乐意,”天佑轻声说完,在柳无忧的脸颊上偷偷香了一看,被柳无忧退了开来,“墨管家在呢。”

    “你怎么还杵在那里啊,赶紧把水给我倒了,有事儿说事儿,”天佑朝墨风喊道。

    “都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说这话的人该割舌头了,”墨风弯身要端洗脚盆,可是拉不下那个脸,又起来了,“能不让我做这个事情吗?”

    “行啊,”天佑不假思索地说道,“既然你无事可干,那就趁早离开我侯爷府得了,免得浪费口粮,正好给我省了。”

    “喂,天佑,没你这么欺负人的,我好歹也是你的军师啊,”墨风急得跳脚,这侯爷府没法待了,怎么把他当下人使唤了?

    “当初是谁死乞白赖地要我留下他,还说做牛做马都行,只为一口饱饭的,”天佑饶有兴致地逗着墨风玩,看似一件小事情,却有着重要的目的,他要磨磨墨风不羁的性子,让他明白这个府里不仅他天佑一个主子,还有女主人柳无忧。

    “怎么了,没话说了?”天佑瞅着一脸气愤的墨风,“以后这府里是夫人当家,你既然归她管,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以后还怎么听夫人的话,一个不听话的管家,我留他何用?”

    墨风一脸地抽搐,这叫什么道理啊,那也不用他倒洗脚水啊,“侯爷大人,你行,你厉害,小人服了你了盛世帝女
。”

    说完,硬着头皮把脚盆端了出去。

    “天佑,其实大可不必这么为难墨管家的,”柳无忧见识了一种关系的奇怪转换。

    天佑笑道,“他是个可用之人,以后替你照料着府里的事情,我放心。”

    柳无忧这才明白天佑的用心,忙说道,“你让他帮我,那你呢?”

    “边疆一战,还有很多后续土地和城池的事情,帝上不允许我偷懒,这中间隔两天得去上朝,所以这个家你多操心一点了。”

    “这是哪里的话,”柳无忧笑道,“既然是夫妻,那就应该相互分担。”就刚刚洗脚一事,柳无忧就足以交付真心了。

    天佑心满意足地摩挲着柳无忧的手,轻声说道,“让你受苦了,等日子好点儿了,我去买两个丫鬟来帮帮你。”

    柳无忧没有拒绝他的好意,欣然应了下来,然后指了指他的鞋子说道,“脚都麻了吧,赶紧脱下来,免得冻伤了。”

    天佑的鞋子也已经湿透了,但他好像很习惯似得,并不介意,“我去把午饭给你端过来,吃了之后,你再好好睡一觉。”

    说完,天佑起身要走了,柳无忧赶紧抓住他的手,说道,“不用了,我自己出去……”

    话没说完,就听见墨风进来了,柳无忧赶紧把手缩了回去,不习惯在陌生人面前和天佑亲热。

    “没事你可以出去了,”天佑不悦蹙起眉头,他要出去了,这屋里不允许有其他男人陪着柳无忧。

    “重色轻友,”墨风嘀咕了一句后,正色说道,“小人有一事要问侯爷和夫人。”

    “说!”

    “莲花弄的胡嫂子送来了几个饼,侯爷和夫人能否将就一下当午饭?”

    天佑一听,原来午饭都还没找落呢,便训道,“不是让你张罗一下午饭吗,怎么就只有几张饼了?”

    “侯爷您的吩咐小人并没有忘记,可是下了一场雪之后,外边儿的菜贵得要死,您给的几个铜钱都买不来半斤菜呢。”墨风无辜地解释自己为何失职。

    关于这些琐事,天佑并不是很清楚。

    “天佑,吃饼也是可以的,别难为他了,”柳无忧劝天佑后,又对墨风说道,“墨管家,吃饼也好,耐饥,能否麻烦你给搭一碗热水过来。”

    吃饼,并不是柳无忧的强项,没汤没水的话,她根本咽不下去。

    天佑重新坐回了床沿之上,歉疚地说道,“让你受苦了,这一顿只能吃饼了。”

    柳无忧笑笑,表示自己并不在意,脸上虽是笑脸,可心里十分焦虑,堂堂侯爷府穷到连口饭菜都吃不上了,这说出去何止是笑掉别人大牙呀。

    天气冷,这刚烙的饼也不经放,原本松软香脆的菜叶饼到柳无忧嘴里的时候已经变得硬邦邦的了,许是天佑自己也留意到了,把夺过柳无忧的饼,啪地一声丢在了桌上,气恼地说道,“这哪里是人吃的超品奇才内最新章节
。”

    柳无忧见他更像是在生自己的气儿,便拿那块饼,一点点掰开了,放在冒着热气儿的碗里,等化开了之后,嘶遛嘶遛地喝了肚子。

    天佑目瞪口呆,他惊得不是用这种方法吃饼,而是柳无忧竟然能吃得那么开心,这倒是让他颇为惊讶。

    “你久经沙场,想必经常用这种方法吃饼,或许更糟的是连口热水都没有吧?”柳无忧一句话问到了天佑的心里,十几年的疆场生涯,练就了钢筋铁骨般的天佑,他唐突地把柳无忧带回来也是疏忽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这种生活。

    等他懊悔时,柳无忧却给了他一个惊喜。

    “好了,别这么皱着眉头了,看起来一点都不好看了,”柳无忧伸手抚平他眉心的川字,又说道,“你说过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既然嫁了你就要跟着你过日子,你说是不是?”

    柳无忧这一番剖心表白,使得天佑心头一颤,心里流过一阵暖流,他何德何能啊,能娶到这样一位妻子,“忧忧,谢谢你。”

    “谢我什么?”柳无忧靠在天佑的肩膀假寐,享受两个人的清净世界。

    “谢谢你给我一个家,还有温暖,”天佑的声音有些飘渺,仿佛不应该是从他的嘴里出来的。

    柳无忧诧异地抬起头,乐道,“说得我好想有多么高尚一样,你这么夸我,就不怕我的小尾巴翘上天了?”

    “我乐意。”

    天佑想把所有的快乐和幸福都给柳无忧,让她真正成为无忧无虑的女人,可是,眼前摆着一个令人更担忧的现实,他的侯爷府只是一座空壳,还有怀里被捂得热乎的二两银子。

    太阳当空,积雪已经化的差不多了,柳无忧迫不及待地想看完侯爷府的其他地方,也算是打发时间了。

    天佑拗不过她,只好由着她了。

    除了四个供人住的院子之后,一进门的地方还有下人房,一看这么多空屋子,便不难猜到侯爷府曾经的繁华了。

    第一进门和第二进门的中间有一个很大的花园,只可惜这么大的花园只有一些残枝败叶,显然是没人打理的后果,里面还偶个人造的湖,面积大概有两百多方,现下湖面冻结,厚厚地一层冰上浮着寒气,让人不想靠近。

    第四进院相当于是整个侯府的大后院了,厨房,洗衣房和绣放等都在那里。

    “公公婆婆他们为何要住回乡下去,照理说,这里是京城,加上府邸宽阔,住得更舒服不是,”礼无忧看完整个侯爷府,总体来说还算满意,按她自己的想法是,住惯了大房子就不想住小房子了。

    “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天佑的回答有些敷衍。

    “之前你好歹也是将军,所分的田地和山头应该不在少数,是不是因为你弟弟的挥霍惹恼了帝上,所以现在就算你穷困潦倒了,他也只给你二两银子的俸禄?”

    天佑一怔,脸上的表情很奇怪,他觉得很烦人的这些事情全部被柳无忧轻而易举地猜了出来,好像很没面子似得,只好说道,“当年帝上让我回京当差,我抗旨不遵,一直逗留在边疆,帝上无奈也只好由着我了,谁知道羽之他会把家产败得一干二净,帝上自然怪责下来,而我便成了自作自受了罗马全面战争之帝国崛起内最新章节
。”

    景羽之是天佑的弟弟,而他还有个妹妹叫景韵之,而天佑的全名就是景慎之。

    “帝上怎得跟个孩子似地幼稚,挥霍家产又不是你的缘故,倒是让你承担一切后果了,”柳无忧对这皇帝并没有好印象。

    “其实,俸禄并不是这么少的,”天佑的话又一次让柳无忧对皇帝的成见拔上了另一个高度,“前天元宵佳节,帝上让我陪他赏月,我没依,直接去了沈家庄找你了,银子从五两变成了二两。”

    看来这位狗屁帝上是存心让天佑为难了。

    既然是有人故意摆了一道,柳无忧也不怨天尤人了,反正日子要过下去的,总不能饿着肚子。

    柳无忧回屋之前去了小厨房,里面除了一缸清水之外,只有一点米和面粉了,那还是从莲花弄的胡嫂子那里借来的。

    这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愁死柳无忧了。

    好在值得庆幸的是,这侯爷府中没有其他人要养,就他们三个人,简简单单一顿也算是过去了。

    柳无忧瞅着斜阳西沉,对天佑说道,“你把银子给我,我出去买点菜。”

    天佑把怀里的银子都给了柳无忧,就二两,一分一厘都没有多出来,“墨风说了,咱们这点银子也买不了什么菜,你想吃什么就买什么吧。”

    这份心意倒是让柳无忧颇为感动。

    天佑陪着柳无忧出了大门,就被柳无忧拦住了,“一会儿买菜的时候你别开口,帮我提着篮子就行。”

    “为何?”天佑不免担心柳无忧会被骗。

    “按我说的做就是了,别那么多话,”柳无忧交待好之后才下了侯爷府的台阶,外边寒风呼呼,吹得路上没几个人,而小摊却是不少,见到柳无忧和天佑提着菜篮买菜,一个个地热情地招呼起来。

    “夫人,买点菜吧,我的菜新鲜着呢。”菜贩子见了人就招呼起来了,“给你便宜一点好了,这么冷的天小的要赶回家吃饭去了。”

    侯府空置多年,突然从里面走出两个气质不凡的人来,很容易就猜到是什么身份了。

    柳无忧弯身,伸出一个手指拨了拨菜叶子,然后摇摇头走开了,那菜贩子急得挽留,“这么新鲜的菜给你便宜了,买多了还有送。”

    柳无忧回头,指着菜贩子竹筐里的三个地瓜,两颗白菜,说道,“这里五文钱,卖不卖?”

    菜贩子一听柳无忧把价钱压得那么低,便朝她挥挥手,“走吧,走吧,小人还是拿回去自己吃好了。”

    柳无忧继续朝前走,已经有小贩受不住寒冷回家了,留下来的这些,就是想多卖一点掉,多得几文银子。

    萝卜,冬瓜等蔬菜也不少见,柳无忧粗粗地望了过去,都摆得差不多的蔬菜,还有一家肉肉摊正在收摊。

    柳无忧抓紧走了过去,指着一块精肉问道,“老板,这块肉八文钱卖不卖?”

    “啥?八文钱?”肉贩子比划着手,难以置信地问柳无忧弩力回天内


    “就是八文钱。”

    “你不如去抢好了,八文钱想买我这块肉?这位夫人,你以前不当家的吧?”肉贩子一语道破柳无忧不谙家务的事情。

    不熟悉家务并不代表不会买菜,柳无忧将那块揉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后,对肉贩子说道,“这块肉是昨天早上的吧?”

    “怎么可能?是我今早刚宰的肉,夫人您要是不想买,就别挡着我做生意了。”肉贩子见柳无忧挑剔他的肉,有些不高兴了。

    “老板,虽然我不懂家务,但是这肉好坏我还是看得出来的,你看这,还有这,”柳无忧乱指了一通,然后说道,“样子都坏了,还有味道,你闻闻,怎么可能是今天早上刚宰的呢。”

    肉贩子还真的拿起那块肉,闻了半天,说道,“夫人莫要胡说了,这块肉明明还是新鲜的,而且这种天气怎么可能会坏呢。”

    肉贩子说完,立刻发觉自己失言了,柳无忧一句话把他给绕了进去,让他自己承认这肉就是昨天早上的。

    这场雪下得急,昨天柳无忧进城的时候,街上的小摊小贩早早地收摊回家了,加上早上积雪厚重,街上没几个人,肉贩子不可能再去宰猪卖肉,因为卖不出去的话,损失得是他们自己。

    “老板,你也承认了这肉是昨个儿早上的,我不懂家务都能看得出啦,就别说懂家务的大娘大嫂了,不如你把这块肉卖给我,这样还能赚上八文钱是不是,要是不卖,你也只能拿回家自己吃了。”

    这个肉摊最后一个收拾,肯定是想能卖就卖掉一点,肉贩子见柳无忧和天佑眼生,所以才想要赚他们的银子。

    “八文钱也太少了,十文钱!”肉贩子猜到柳无忧想买,便将价格抬高了。

    “五文钱,”柳无忧反而把价格压了下来,满不在乎地说道,“说实在的,不过是一块肉而已,这顿不吃下顿吃,我见你要收摊了,便多嘴问一问,你若要卖我就买,不卖也无妨。”

    说完,柳无忧扭头就走了。

    等柳无忧晃到另外一个菜摊的时候,肉贩子扬声说道,“算了算了,卖给你得了,这天寒地冻的,不如回家抱娘子暖炕头呢。”

    柳无忧莞尔,给天佑银子,让他去拿肉,她自己则对着地上的一堆萝卜秧子来了兴趣,萝卜其实全身都是宝,只是很多人不知道罢了。

    “夫人,您买点什么吧,”卖菜的婆子瞎了半只眼睛,只能用一只眼睛看柳无忧。

    “这些菜叶子,我都要了,两文钱够不?”

    “这些叶子?”菜婆子以为不是自己看错就是自己听错了,等到柳无忧点头确认之后,她才说道,“这些是萝卜叶子,不能吃的,姑娘不如买点萝卜吧,和肉一起炖可好吃了。”

    菜婆子是好意,柳无忧心里明白,可是萝卜秧是好东西,不仅可以新鲜炒着吃,还可以做成腌菜,配米粥吃最好不过了。

    “我就要这叶子,”柳无忧坚持道。

    菜婆子见柳无忧是个年轻的,语重心长地说道,“夫人,这菜叶子不好吃,您啊不如花这两文钱买我篮子里的萝卜,至于这些菜叶子我都送给你好了我的要塞内
。”

    有这么好的事情?柳无忧自然是十分乐意了,她本来就是要买萝卜的,现在花两文钱买三个萝卜,还有一堆的菜叶子,太划算了。

    等天佑拿着肉回来的时候,柳无忧朝他要了两文钱,付了钱之后,把萝卜和秧子都钻进了菜篮子里。

    “丫头,你买这么多叶子多什么,人家不要的,你还要买回来?”天佑也是同样的疑惑。

    柳无忧把萝卜藏在了叶子下面,乍一看去,好像买了很多的萝卜一样,回去时,天黑得差不多了,可是那菜贩子还没有收摊,正伸长了脖子等柳无忧回来,见她买了满满一篮子的萝卜,心里后悔死了,摊笑道,“夫人,不如再买点白菜吧?”

    柳无忧望了一眼,摊子上的菜并没有少去,看着白嫩如玉的白菜,想起了酸爽的酸菜了,便说道,“这五颗白菜多少银子?”

    菜贩子不敢狮子大开口了,再不卖出去,这菜又得担回家,挑来挑去的影响卖相了,“就三文银子吧,往多了说,您还得压价,浪费口水么不是。”

    成交!

    两颗白菜装进篮子,天佑拿一颗,柳无忧抱两颗,就这么满载而归地回府了。

    墨风在门口迎接,识趣地接过柳无忧手中的白菜,三人直接回了秋苑。

    “瞧瞧,这就是夫人的本事,十文钱就买了这么多的菜回来,你呢,给你二十文银子估计都买不来,”天佑一遍数落墨风一遍夸赞柳无忧,“都像夫人这样当家,何愁我们没饭吃啊。”

    墨风撇撇嘴,不满天佑这么说他,“买菜本来就是女人家的事情么。”

    “那你本来是个军师,没事干嘛给我当管家啊。”天佑扫了墨风一眼,就是不喜欢他在柳无忧的面前驳自己的面子。

    墨风无言以对,谁让天佑说得是事实呢。

    柳无忧在小厨房里找了一圈,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便吩咐天佑道,“给我找块干净的木板和木棍过来。”

    天佑又对墨风说道,“听见夫人的话了吗,赶紧去,不然一会儿不给你饭吃。”

    墨风心里哀嚎,这样下去他这个管家和跑腿儿的有什么分别啊,他是来当管家的,不是来当小厮的。

    柳无忧摇摇头,对天佑的做法不甚苟同。

    “丫头,你不懂,这家伙懒,自恃有点学问,不想干活。”

    其实,什么原因天佑自己心里清楚,他只是想和柳无忧多待一会儿,明天就要去上朝了,心里好舍不得。

    柳无忧也没让天佑闲着,让他四分之三的肉和一些白菜剁碎,加了点盐搅拌在一起,而她则给借来的面粉加水,然后揉成一团用湿布盖上,等它好好醒上一番。

    墨风拿着木板和木棍进来,一看里面的东西,就明白了,“总算有口热乎饭吃了,跟着侯爷大人东奔西跑,连口饭都没好好吃过女明星的近身高手内
。”

    “敢情是我亏待你了,不高兴你可以走啊,”天佑又开始针对墨风了,“别没事就告我的状,我没要留你的意思。”

    就这一句,柳无忧才真正理解天佑的苦心,现在的他除了一个侯爷的虚衔之外,基本和平民无异了,墨风跟着他只会埋没了他的才华。

    墨风尽管听了很不舒服,但是也没什么,两人十几年的交情,或许有些东西是柳无忧不能理解的。

    在醒面团的时候,柳无忧将洗干净的白菜放进空的水缸里,洒进一层盐,然后加一层白菜,再洒盐……

    五颗白菜都装进水缸之后,柳无忧直接吩咐墨风搬来两块大石头压了上去,没见识腌菜的男人就是好奇,柳无忧解释说道,“一个月后,这些菜才能吃,这中间谁都不能动。”

    面团醒得差不多了,柳无忧摘好面介子,用木棍擀出一块块又圆又薄的面皮,最后加上菜肉碎,双手拇指食指一合,酷似元宝样子的饺子就出来了,墨风看着有趣,愣是让柳无忧教他,这一来一回地教了两遍,包出来的饺子还算有些样子,总比柳无忧一个人动手来得强。

    这顿晚饭,是柳无忧第一次自己动手做的,原本每人可以吃二十个饺子,结果,就因为柳无忧动作慢了些,只吃到十个,而墨风饱得趴在了桌子上了。

    入夜,等柳无忧梳洗完,天佑已经靠在床上了,双眼满是探究。

    柳无忧瞅着心里毛毛的,便问道,“这是怎么了,这么盯着人家瞧?”

    “我在想,你是不是上天派下来的仙女?”

    “何出此言呢?”柳无忧坐在妆台前,有一下没一下地梳着手中的秀发。

    “你前后两次救我,现在又对我不离不弃,要不是仙女,我还不信呢。”

    柳无忧扭头,不解地问道,“难道在你的眼里,天下就没有好女人了吗?”

    “这个……”天佑停顿了一下,又说道,“话也不是这么讲,在军营里待了那么久,耳濡目染了一些,有些弟兄不是被退婚就是被带了绿帽子,你想啊,我对女人能有什么好印象。”

    “那你对我怎么就改观了呢?”

    “你错了,我对你不是改观,”天佑朝柳无忧招招手,说道,“你过来我再解释给你听。”

    柳无忧好奇,走到床边坐了下去,这屁股才沾到床沿就被天佑拉进了怀里,然后一个翻身被压在了身下,这突如其来的亲昵让柳无忧不免惊了一下,双手抓紧了天佑强壮的双臂。

    暧昧在两人之间慢慢流淌着,留下浓重的喘息声。

    就算两人是拜过堂的夫妻,面对这种情形,柳无忧依然有些尴尬,“能不能移开一点,你很重?”

    天佑的俊脸瞬间黑了下来,“这就嫌我重了?我又没把你怎么样。”

    不过是想打破两人之间的暧昧罢了,柳无忧不敢说了,怕惹了天佑。

    “闭上眼睛,”天佑的脸在烛火之下忽明忽暗,一层朦胧笼罩了他的身上。
(快捷键 ←)上一章:115 回侯府 返回《天才农家妻》目录 下一章:117 忠心管家(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