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才农家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卷 有君相依风雨为欢 136 赴宴,棘手之事

第一卷 有君相依风雨为欢 136 赴宴,棘手之事

文/柳叶无声
天才农家妻 本章字数:9811 天才农家妻txt下载
推荐阅读:重生之神医嫡女 晚明之我主沉浮内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内 无敌剑域内 都市霸主内 庶女夙缘内 悍臣内 盛世芳华内 京门风月内 灵王朝内
两人回去之后,柳无忧回秋苑就动手写信,天佑瞄了一眼,问道,“看你很少给娘他们写信,今天怎么记起来了?”

    “我想让他们给我们捎些银子过来,等侯府卖了再还回去。”

    天佑一听,将纸笔收了回去,说道,“庄子的银子不着急,等侯府卖了再给卖家。”

    “有这么好的卖家?”柳无忧不是很相信,毕竟天佑刚从边疆回来没多久,除了朝中的人之外,其他估计也没认识几个。

    “你夫君人品好,你就这么怀疑?”

    柳无忧语塞,只好回道,“你就是人品太好了,所以被郡主欺负。”

    “还是丫头体贴,”天佑摸了摸柳无忧的头发,叹道,“原来是先给你好的生活,谁曾想会落得如此地步。”

    “你若不嫌,我必相依。”柳无忧咬唇轻声说道,这样的轻浮誓言原本是她羞于出口的,可是为了让天佑安心,说了也就说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天佑从未如此知足,“得你我幸,那些个荣华富贵如何能和你相提并论。”

    柳无忧何尝不觉得自己是个幸运的,能嫁给天佑是上天莫大的眷顾,她甚至不敢假设自己嫁给别的人家会是什么样子。

    当晚,搬家的事情就被提上了日程,天佑之所以选在三天之后,是因为明日柳无忧要去毛家赴宴,经过一个晚上,毛佳人也该对剩下的那些牡丹有些安排了,要或者不要,明日就可以决定它们的去处了。

    夜晚,柳无忧收拾行装,忽然想到春楼那处还有二十四只箱笼,每一只箱笼里都有一层货真价实的白银,只是为何天佑不去动它们,这倒是有些奇怪。

    从外面进来的天佑看到柳无忧一脸凝色,奇怪道,“很少见你这么严肃,可是有什么棘手的事情?”

    柳无忧想了想,还是决定问一下,不然依她的性子,这一夜准是没得睡了,“武大哥给的箱笼里还有些银子,不然我们先拿来用掉,免得捉襟见肘。”

    “我倒是想啊,可那是武刚给你的一点心意,我可不想被他骂,”天佑笑道,“免得他说我连个女人都养不起,还得用你的嫁妆。”

    “你就这么在意他的话?”

    “别人也就罢了,他么,我还是悠着点好,这里伤不起,”天佑戳了戳自己的心口,“我宁愿自己种地卖菜来养你唐朝名侦探内
。”

    自尊心在作祟。

    “既然如此,京郊的庄子我们也别买了,索性去沈家庄得了,至少茶庄是个好住处。”柳无忧满以为天佑会答应,谁知他面露难色道,“好倒是好,现在还不是时候。”

    “你都被革爵了,又被都敏郡主压制,不如离得远远的。”

    “丫头,总有一天我会带你回沈家庄,再给我一点时间,可好?”

    柳无忧面对天佑的央求无言以对,他为了自己已经放弃够多了,回沈家庄的事情便不提了,“如此,那我唯有等着你了。”

    天佑紧绷的脸总算是放松了,不知为何,柳无忧感觉他好像有事情瞒着自己,但是又说不上来。

    天佑为打消柳无忧的忧虑,已经彻底不上朝了。

    第二天,柳无忧穿了一身嫩黄色裹胸裙衫,腰带上绣着几朵白梅,使得柳无忧高挑的身段展露无遗,这几月好像猛着长个了一样,身段是越来越妙起来了。

    就连天佑看自己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临出门时,天佑一再交代墨风,一定要将人送到毛府才行,墨风连声应承后才准许出发。

    马车刚启程,一阵风把车帘吹了起来,柳无忧看得天佑骑着烈焰从另外一个方向而去。

    “墨风,天佑他去哪儿了?”

    墨风驾着马车,好像没听见柳无忧的话,知道她拍了他的肩膀才慢慢地把马车停了下来,回头问道,“夫人,您有事?”

    “我问你,天佑为何出府?”

    “这个您得问他才对,小人现在正随您去毛府呢,”墨风的话也没漏洞,要是他不肯说也问不出来。

    突然卖侯府买庄子,让柳无忧不得不对天佑起疑,他疾驰而去的方向是皇宫,而他已经说了不能在殿前行走了,那么他回去哪里?

    “墨风,你可是能见着我大弟柳无虑?”

    “回夫人的话,小人卑微,只有爷进宫的时候才能一同前去,独自一人是没办法的,柳大爷现在是殿前侍卫,除非圣意,不然不能出宫。”

    柳无忧闻言,颇为失望,但是现在是去赴宴,只好把疑惑搁置一边了。

    毛府离侯府半个时辰的距离,一路马车过去倒还顺利,虽然街上人群熙熙嚷嚷,可柳无忧没有看热闹的心情,她总觉着天佑有事情瞒着。

    到了侯府,墨风的声音将她拉回来了,“夫人,毛府到了。”

    马车上有侯府的标识,因此毛府的家丁很快就迎了出来,躬身道,“夫人,您请,我们小姐等候多时了。”

    柳无忧微微一笑,随着家丁进了毛府,而墨风则在门口候着。

    一进毛府,就有小撵伺候,大抵行了半刻钟才在一间雅致的院子门口停了下来,俗话说官不及商,说的还真是有几分道理,这毛府大得犹如两个侯府,风光景致更是不必说了,处处彰显着大户人家的富贵,就这盛京的屋子都如此豪气,就别说湄洲城的本家了将军请下马内


    门口的丫鬟进去禀告,不一会儿就听见银铃般的笑声,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这份爽气可谓是令人心情大好。

    “柳家妹妹,你可是来了,让姐姐我好等啊。”毛佳人的身影很快就出现了,一身大红蜀锦敞胸宽袖衫是把她婀娜的身段展现得完美无瑕,发髻斜插而进的珍珠流苏更是照应出白皙的肌肤,一笑一颦之中无不呈现出大家闺秀的大方和得体。

    毛佳人如此热情,柳无忧也不能太清冷了,微微屈膝,算是见礼了,“祝毛姐姐生辰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哎呀,呈你贵言了,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这样呢,”毛佳人上前挽住柳无忧的手臂,两人一同走了进去。

    这院子的装饰摆放得就是柳无忧培植出来得牡丹,每一颗牡丹花上都有至少两种颜色的花朵,原本以为会很杂乱,谁知有了造型之后,看上去更加绚丽多彩了。

    这院子里除了丫鬟,没什么人,柳无忧更纳闷着呢,就这样可不想是生辰宴席。

    “柳妹妹坐,”毛佳人将人引至花厅,接过丫鬟手中的琉璃茶壶和茶盏,亲自给柳无忧斟茶了,“我啊本想叫你一声侯夫人的,可实在是叫不出口,还是叫你柳妹妹反而觉得亲切些。”

    “毛姐姐见外了,还是叫我妹妹来得好,”柳无忧瞧见她有正事要相商的样子,便打消心里的疑惑了。

    “好,爽快,”毛佳人拍手叫好,一脸娇容全是笑意,“你种的牡丹花我都要了,但是修剪的功夫就交给我们家的园丁,还有花樽,我自己准备,你看怎么样?”

    “这样安排自然最好,毕竟妹妹不知道娘娘们的喜好,至于花樽,实不相瞒,妹妹最近还真没那么多银子采买。”柳无忧觉着自己的运气一向不错,没想到会这么好,要知道一盆花三十两银子的话,那她很快就能带着天佑脱贫了。

    “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毛佳人拿出文书让柳无忧过目,“这还是按你的做法来的,我娘说了,你喜欢白底黑字,我就投你所好,省得以后有什么误会。”

    柳无忧忍俊不禁,用手沾了红泥直截了当地按在了文书之上,毛佳人将文书分了一份给她,然后神秘地问道,“柳妹妹,我这儿还有样稀罕东西,不知道你见过没有?”

    见其如此神秘,柳无忧颇为好奇。

    毛佳人从屋里拿出一盆红如赤血的盆栽出来,说是盆栽其实也不是很准确,“这是皇后娘娘赏给我娘的,我瞅着喜欢,便拿来把玩,谁知没几天,这珊瑚跟褪了色一样,你瞧瞧,有几处的颜色淡了许多。”

    这确实是一株红珊瑚树,只是它暗淡无光,完全没了莹润厚亮的光泽了,要是通体红润的话,那可是价值不菲了,要是天佑之前不提毛家的真实身份的话,还以为毛大夫人是什么皇亲国戚呢。

    “毛姐姐,这珊瑚树是哪里产的,你让人去打听一下,是不是这等物件儿本身就是这个样子的。”

    “哎,”毛佳人看着红珊瑚树有些幽怨,“要真是咱们这里产的,我也不伤神了,这宝贝是龟岛国的东西,那边进贡给皇后娘娘,皇后娘娘见我娘进奉有功,所以转手送了过来庶女正妻内
。”

    “那你为何这么难过,左右不过一件死物啊。”柳无忧看似镇定,其实心里却不能平静了,又是龟岛国,他们已经好像阴魂不散一样,再一次出现在了她的身边。

    一想起莫邪山上发生的一切,柳无忧的脸顿时失了血色。

    “柳妹妹,你没事吧?”毛佳人发觉柳无忧的不对劲儿。

    柳无忧回神,笑道,“这东西虽然好看,但是妹妹总觉得不是很吉祥,姐姐莫要恼了妹妹直言。”

    说完,柳无忧端起茶盏,透过清澈透明的杯沿留意毛佳人的神色,就一眼,那便知道自己说对了,能和龟岛国那些残忍的人沾边,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情。

    “想不到会被妹妹猜出来,”毛佳人觉得没什么隐瞒的必要了,“刚刚我这里都是人,为了等你来,我也不怕得罪她们,将她们都赶到了我娘那里了,看来也是值得的。”

    难怪这院子会这么空,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情。

    “不满柳妹妹,我之所以把这么隐晦的事情说予你听,也是想你帮我一个忙?”

    柳无忧却是不想沾惹是非,笑道,“毛姐姐,妹妹何德何能啊,你还是另寻他人为好哦。”

    “瞧,柳妹妹,你这可是故意推辞了,我这还没说是什么忙呢,”毛佳人正擦拭着红珊瑚树,听到柳无忧的话,便停顿了下来,“能不能帮得上另外说了,至少也先听听我的苦恼。”

    柳无忧这才发现自己过于着急了,“姐姐请说。”

    “这红珊瑚树原本是通体红亮,其色泽更胜西番的红宝石,但是不知为何,打从这宝贝到我手中之后,便一点点地褪色了,我这心里也是着急,万一被人知道的话,我们毛府肯定会被问罪,我瞧着妹妹你本事大,看看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

    “这是皇后娘娘赏你的,怎么还会被问罪?”

    “可不就是这么说,这东西是龟岛国进贡的、的,万一他们问及,势必要重新被传唤进宫的,妹妹,你看,能否帮我一帮?”

    柳无忧感激毛佳人的信任,但是要想恢复红珊瑚的色泽恐怕是不可能的事情,“要算花花草草的蔫了妹妹兴许有办法,可是这红珊瑚树长在海里,再则是莫名其妙褪色,就算是能工巧匠也未必有办法。”

    “难道说我们要天天这么胆战心惊地过日子?能想的办法我们都想了,”毛佳人眼里闪过一丝慌乱,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色,“兴许真的是我们毛家气数将尽吗?”

    这话说的无疑是气馁得很。

    “皇后娘娘为何会赏这么个东西给你们,为何不是别人?”柳无忧奇怪地问道。

    毛佳人继续擦拭着她的红珊瑚树,“还不是淑妃娘娘的缘故,但是我只是道了声喜欢而已,她就怂恿皇后娘娘把东西送给我们,当时很多宫嫔在侧,皇后娘娘要是不赏就下不来台,要是我知道它是个会招致家祸的东西,我便不要了。”

    话里不乏无可奈何之色,这边要瞒着别人,那边又要着急修复。

    柳无忧仔细打量了一番,发觉岔枝的地方有一丝裂缝,要是不仔细看还当是正常的纹路呢,就因为她前世已经见识过极品红珊瑚,所以才会留意到这条裂缝争霸艾泽拉斯内最新章节


    “大小姐,温小姐来了,急着见您,”毛佳人的丫鬟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可是话音刚落下,就从外边进来一位身穿淡紫色宫装的女子,一头墨发黑如缎,一张脸孔美如画,最令人叹服的是她的声音。

    “佳人,今天可是你的寿辰,怎么你这个小寿星反而躲起来了呢?”这声音清脆而婉转,犹如黄莺在低吟浅唱,应该是男子最为中意的嗓音了。

    毛佳人想把红珊瑚藏起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如此醒目的东西一下子就被这位温小姐看到了,“这就是龟岛国使者进贡的红珊瑚树啊?”

    “是,”毛佳人来不及拿回房就被温小姐给夺了过去,她忍不住连连称奇,“我听说它在太阳底下会闪闪发亮,我们拿出去看看?”

    “乐怡,改天再看吧,我这还有客人在呢,”毛佳人把注意力移到了柳无忧身上去,不过温乐怡只是瞄了一眼,又端详起了红珊瑚树。

    “借我玩两天如何?”

    “不要玩了,乐怡,快点还给我,免得摔着了,”毛佳人生怕温乐怡发现红珊瑚树的瑕疵,除了自己的亲娘和柳无忧还没有第四个人知道过。

    “看看,坏不了,”温乐怡手持红珊瑚树躲着毛佳人,像是在躲猫猫一样,直到毛佳人没了办法,不悦道,“乐怡,今天可是我的寿辰,不待你这样在我客人面前放肆的。”

    温乐怡这才睁眼瞧了柳无忧,见她编着妇人髻,有身着平常服饰,问道,“佳人,你怎得会请有夫之妇呢?”

    这语气分明就是瞧不起柳无忧,想来是因为那一身毫不起眼的衣裳了。

    温乐怡的目光又从柳无忧的身上移到了自己的裙衫之上,嘲笑道,“她是你在湄洲城的亲戚?”

    这一眼本不要紧,可是最不该的是温乐怡看到了红珊瑚树上的瑕疵,她立刻转移了注意力,惊叫道,“佳人,你弄坏了皇后娘娘赏的贡品?你可要清楚这是杀头的罪名。”

    毛佳人见事情被发现了,不知所措地想要掩饰,可是温乐怡眼中的幸灾乐祸让她一下子改变了注意,镇定自若地说道,“哪里啊,是你看错了。”

    “是么,我看错了?”温乐怡想再次仔细看个清楚,可是柳无忧没给她机会,顺手从她的身后将那红珊瑚树给抢了过来,要不是温乐怡的清高自傲,她也不削搀和这种棘手的事情。

    “温小姐还真是看错了,这红珊瑚树完整无缺,哪里像是坏了的样子啊,”柳无忧故作认真查看,东西只要再她手里,好的坏的她说了算,温乐怡是没办法的。

    “这位夫人,你可别睁着眼睛说瞎话,这上面明明有几个地方失色了。”温乐怡此时根本没办法从警惕的柳无忧手中拿回红珊瑚树。

    毛佳人悬着的心一下子就放下来了,她走到柳无忧的身畔,嫣然一笑,“柳妹妹,我给你介绍一下,她是我朝温相爷最宠爱的女儿温乐怡。”

    柳无忧朝温乐怡轻轻一点头,算是见过了。

    “她是……”温乐怡这才发觉自己还不能忽略柳无忧了那个刷脸的女神内


    “她是靖勇候景思安的夫人柳无忧。”毛佳人简单介绍道。

    “是她?”温乐怡上下打量了柳无忧,讥笑道,“原来都敏和我哥的情敌就是你呀,我还以为是什么美若天仙的女子呢,原来就一土包子。”

    “乐怡,”毛佳人出声呵斥道,“柳妹妹是我的客人,不许你这么说她。”

    柳无忧轻轻扯了毛佳人的衣裳,示意她不需要动气,这种连自己哥哥的丑事都敢当着别人的面说出来的人肯定还会说出更难听的话。

    果不其然,温乐怡对毛佳人的人没有丝毫在意,反而笑了肩膀都抖动了,“佳人,你的品味越来越差了,肃王爷他知道吗?”

    毛佳人闻言,身子不禁颤抖了一下,好在很快就镇定下来了,“这是我和子肃之间的事情,乐怡你多虑了。”

    “哦?”温乐怡俏笑道,“那我倒是想看看我这未来的堂弟到底会是什么反应?”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表面上客气,暗地里开始较劲了。

    在柳无忧看来,这温乐怡却是嚣张得很,大有和都敏郡主不相上下的势头,最后一句话更是说明了她的身份,她不仅是温相爷的女儿,更是以后的皇妃。

    温乐怡见柳无忧恬静如水,便没了嘲笑的兴致,好像缺了对手一样,“好无趣,以为今天会有什么好玩的,看来是我想多了,还不如去宫里找淑妃姐姐玩呢。”

    说完,对毛佳人别有深意地一笑,转身走掉了。

    毛佳人松了一口气,扭头问柳无忧,“可是被吓着了?”

    柳无忧摇摇头,将红珊瑚树还给了毛佳人,问道,“这位温小姐口气倒是不小啊。”

    “她打小就是这样的性子,自从被帝上看中进宫以后就越发嚣张了,今日我可没请她,准是听到了风声来的,”毛佳人大有不与之为伍的意思,“多亏了妹妹动作快一点,不然的话,准能被她揪住把柄,到时候说与淑妃娘娘知晓,肯定又要惹皇后娘娘生气了。”

    “小事而已,姐姐莫挂怀。”

    “可不能说是小事,温乐怡小肚鸡肠,这件事情后肯定把你也视为敌人了。”

    “无妨,”柳无忧劝道,也把自己的打算告诉了毛佳人,“不日我们就要举迁至京郊了,她应该不会喜欢去那种地方,以后我们碰面的机会肯定会很少的。”

    “搬到京郊?这是为何?”毛佳人拉着柳无忧坐下,添了点热茶之后,问道,“侯府不是好好的么,京郊那种地方可是能住人的?”

    “那是极好的地方,有足够的地儿让我种牡丹花交差,”柳无忧笑道,“就是以为你要派人过去取花,倒是有些远了。”

    毛佳人拍拍柳无忧的手,赞叹道,“我娘说得没错,你可真是好性子,就刚刚那温乐怡这么说你你也能平静待之。”

    柳无忧淡然一笑,说道,“可也不是这么说的,倘若有人把我惹急了,我也是不会客气的,要是她再找我晦气,我一定会还击的。”

    “那敢情好,就该这么硬气,不然别人总以为我们好欺负,”毛佳人把红珊瑚树放进了锦盒之内,忧心忡忡地摸着那褪色的瑕疵部分古代重生记内最新章节


    “毛姐姐,你……”

    “算了,”毛佳人抬起眉眼,将心一横,说道,“明早我便自己去宫里请罪,免得到时候被淑妃告状了,而皇后娘娘却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情。”

    贡品的事情牵涉太多,柳无忧思前想后,最后下了决定,“不然妹妹试试吧,反正姐姐你也是明天进宫,今天带回去看看,不行给你送回来也不迟。”

    毛佳人欣喜若狂,“那就多谢柳妹妹了,若是修复不好,也该是我毛家的命数吧。”

    两人说得差不多了,刚好一身华服的毛大夫人过来,她瞧见女儿脸上的笑意,笑问道,“这是天上掉银子了还是怎得,瞧你高兴地连嘴都合不拢了。”

    “娘,刚刚温乐怡已经知道红珊瑚树的事情了。”毛佳人不敢隐瞒,唯有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那就不妙了,最近我们风头越发盛了,温家正准备把我们连根拔起,看来这次是躲不过去了,”毛大夫人甚为忧虑,“不行,一会儿得和你二姨小姨商量一下才是。”

    “娘,先不着急。”

    “怎么能不着急,这可事关我们三家人的命运……”

    “娘,无忧妹妹答应帮我们瞧瞧先,”毛佳人指着柳无忧说道。

    “她?”毛大夫人一怔,又说道,“孩子,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柳姑娘虽然能种出别人不能种的牡丹花,可红珊瑚树它是长在海里的,又极其名贵,你这不是为难人家吗?”

    不是毛大夫人不相信柳无忧,而是此事却是棘手。

    “夫人,姑且一试啊,您现在告诉崔夫人和裘夫人,岂不是白白让他们担心了嘛,不如再等一晚,您看呢?”柳无忧宽慰道,红珊瑚是海中的珊瑚虫堆积而成,亦是有灵性的东西,她的血对人都有起死回生的作用,所以她想试它一试,毕竟现在的毛家是她好柳家致富的基础,要是毛家倒了,柳家的影响会更大。

    “这……”毛大夫人思忖了一下,还是不放心,“我怕这件事情连累你,现在景侯爷在朝中身受排斥,又不得帝上中用……”

    “夫人,要是你我都不说去,谁又知道呢,要是能修复再好不过,修复不好,也没人知道此事经过我的手了。”难为毛大夫人这么为自己着想,柳无忧亦是投桃报李。

    “哎,那就有劳柳姑娘费心了。”

    “夫人客气了。”

    三人拿定主意了,便前往宴会厅去了,毕竟是毛佳人的生辰宴席,主人家不在场总是说不过去。

    这宴会厅是费了心思布置的,窗明几净,花团锦簇,加上十几位衣着鲜亮的女子,莺声燕语的,好不热闹。

    “佳人,快来,你倒是怪磨蹭的,我们打牌打的手都软了,银子也输光了,你再不来,我们可要先开席了。”说话的女子随意率性,一脸明朗的笑容,让人看起来很舒服。

    柳无忧打第一眼就喜欢上了百善仁心最新章节


    “我这不是来了吗?瞧你这急性子,”毛佳人嗔怪了一声,没来得及介绍柳无忧,那女子便高声叫了出来,“哪里来的美娇娘,可是美得很啊,就连佳人都给比下去了。”

    柳无忧以为说别人呢,四下瞧了几眼,也没见谁比毛佳人还要娇艳得了,她那迷茫的样子顿时引来一阵哄堂大笑。

    “我在说你呢,美娇娘。”那女子直言不讳地指着柳无忧说道。

    柳无忧一愣怔,不好意思地看向了毛佳人,只见她笑眯了眼睛,“柳妹妹,你可是听见了,你抢了我的风头呢,看我一会儿怎么罚你。”

    “姐姐可真是会开玩笑了,抢谁风头也不会抢了寿星的啊,”柳无忧为了让自己尽快融入这个氛围,也不拘着性子了。

    “哇塞,美娇娘小嘴儿可是甜着呢,不知道尝起来会是怎么样的滋味,”那女子肆意地开起了玩笑,许是没男子的缘故,大家也都没在意。

    “萧青青,差不多就行了,可别吓坏了我的无忧妹妹,”毛佳人睃了名唤萧青青的女子,“无忧妹妹初来乍到,仔细被你们吓回去了。”

    “啧啧啧,毛佳人,你可真是喜新厌旧啊,刚的了妹妹就不要我们这些姐姐了呀?”萧青青‘吃醋’道。

    “是又怎么样啊?”毛佳人紧紧地护着柳无忧,骄傲地说道,“我和你们说,你们这是几个人都不及我无忧妹妹,你们信不信?”

    “毛佳人,牛皮不要吹破了,她能有什么能耐啊,你这么捧着她?”萧青青不服气地问道。

    这些人关系本来就好,开起玩笑也不在乎会不会得罪人了。

    “能耐可是大了,萧青青,你该不是不服气?”

    “服气不服气的先搁着不说了,我现在很是怀疑你是不是好女色而弃男色,要真是这样的话,我可是要告诉我那肃表哥去了,免得到时候成亲了,你都不跟人家亲近。”萧青青说完,那十余位女子笑得前翻后仰,虽然没有恶意,但是还是让毛佳人有些恼羞成怒。

    “你提他做什么,今天就我们这些人说说话,你倒是好了,自己不服气了,还扯上他了?”

    “怎么就不能提了,肃表哥可是派我来打探军情的,看你是不是请了其他的男子,看来不是男子,而是女子,你赶紧收买我,不然我一定添油加醋地和他说去。”萧青青三言不往提及这位肃王爷,可见了是故意逗毛佳人的。

    这个萧青青和肃王爷是表亲的关系,那么身份一定不低,而她这般和善,却和那都敏郡主截然不同。看来这世界,也不全是坏人。

    “萧青青,你故意的,是吧?”毛佳人也是杠上了。

    “我就是故意的,你能拿我怎么办,哈哈……”萧青青得意洋洋地示威,“到时候看看肃表哥到底什么表情。”

    “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啊,你瞧你护着美娇娘的样子,我都要眼红了呢,更别提我那痴心表哥了。”萧青青说完,转身问身后的一帮女子,“你们嫉妒吗?”

    “嫉妒,哈哈……”很配合萧青青女配大人觐见内


    这可是气得毛佳人直跺脚。

    “萧小姐可真会开玩笑,只可惜我柳无忧喜欢的是男人而不是女人,真是让你们失望了,那肃王爷肯定也不会因为各位的只言片语而认定我姐姐的喜好,我瞧着还是点到为止算了。”柳无忧朝萧青青一众微微蹲身,也算是全了礼数。

    “哟……真是个伶牙俐齿的美娇娘,我喜欢,”萧青青朝柳无忧走了过来,一双大眼睛是把人瞧了个遍,“毛佳人说你这么有能耐,不妨说说看。”

    “萧小姐莫听毛姐姐胡说了……”柳无忧不愿自己的那些事情公布于众,还是隐晦一点生活更自在。

    可是,毛佳人却没看明白她的心思,“你们每个月都喝的黑糖姜汤是我妹妹手里出来的,还有用的卫生棉也是我妹妹的主意,怎么样,就这两样就够你们敬仰了吧?”

    话音落下,顿时一片窃窃私语,尤其是萧青青,她好像对柳无忧刮目相看了一般,“还以为你只是中看不中用的花瓶女子呢,想不到会这么多,看来毛佳人也挺有眼光的嘛。”

    这话说的,引得柳无忧都忍不住笑了,“萧小姐,谬赞了。”

    “什么萧小姐啊,你叫我青青好了,听着别扭,佳人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萧青青果然是豪气冲天,倒也不辜负她那张充满正气的脸。

    “各位小姐们,你们肚子都不饿吗?一个个地站在外边说话,不打算进来吃酒了?”花厅里,毛大夫人朝院里的这群女子说道。

    “来了,伯母,”萧青青率先小跑了进去,占了主位左边的位置。

    毛佳人将柳无忧安排在自己的右边,方便照顾,毕竟是第一次登门,而且还有这么多一点都不客气的好友。

    “吃,这个不错。”

    “嗯,是挺好吃的,你尝尝这杯酒,好像不够烈。”

    “想要喝烈的去聚丰楼,可别在这里喝醉了耍酒疯。”

    “……”

    一群人开怀畅饮,显得柳无忧安静许多。

    酒席过半,萧青青瞧着酒盏说要行酒令。

    柳无忧扯了扯毛佳人的衣袖,示意自己不会。

    毛佳人偷偷问道,“看妹妹酒量还可以,怎得不会酒令?其实很简单,一学就会。”

    柳无忧摇摇头,说道,“会是会一点,就怕一会儿输了要多喝,耽误正事儿。”

    这么一说,毛佳人才会意过来,说起来还是因为她的事情,所以她便朝萧青青说道,“酒令就算了,我无忧妹妹哪里是你的对手,可别到时候醉倒了,我没办法和人家相公交待。”

    “那多无趣,”萧青青略显失望,不过很快就找到了其他的玩法,“作诗怎么样?”

    “这个主意倒是不错,毛佳人,你不许反对了。”其他人不等毛佳人发表看法就截了她的后路。
(快捷键 ←)上一章:135 你侬我侬 返回《天才农家妻》目录 下一章:137 宅子卖给谁(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