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言情小说 » 天才农家妻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卷 有君相依风雨为欢 142 编织的谎言

第一卷 有君相依风雨为欢 142 编织的谎言

文/柳叶无声
天才农家妻 本章字数:11056 天才农家妻txt下载
推荐阅读:将军请下马内 庶女正妻内 仙门弃少内 那个刷脸的女神内 新黄道十二宫 君情妾意 古代重生记内 灵王朝内 盛世芳华内 女配大人觐见内
柳无忧闻言,不禁莞尔,陆谦他不清楚今天浇的水有她的‘精’血,更不知道此刻,所有的牡丹‘花’都已经在卖力地生长呢,“陆管家,明早太阳出来前,所有的牡丹‘花’都必须再浇一次水,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了。”

    “必须要再太阳出来之前吗?”陆谦怕自己听错了。

    “是,你可以再叫人帮忙,银子只管从库房里出就行了。”

    陆谦听了是冷汗涔涔,找人帮忙谈何容易啊,当有了第一次,这第二次也只有硬着头皮应下来了。

    早知道要伺候这对夫妻要玩心术的话,他便不趟这浑水了。

    陆谦急急离去,想要找找看,能否碰上天佑。

    柳无忧等到日头偏西还没见荷‘花’带着家人过来,便起身去了庄子‘门’口瞧瞧,这还没走到‘门’口呢,就看到墨风带着两个脏兮兮的孩子迎面走了过来。

    这两个孩子脏得已经分不出‘性’别来了,看起来七八岁的模样,该不会是墨风从哪里捡来的小叫‘花’子吧。

    “夫人,他们是荷‘花’的弟弟妹妹,刚在外面碰上的,说要找一个美貌夫人,属下瞧着这边也没其他夫人了,这一问才知道是荷‘花’家的七魂纪内最新章节
。”墨风将始末简单地说了一下。

    “你姐姐和你娘呢?”柳无忧奇怪为何就他们两个小人。

    “夫人,”个头高一点儿是荷‘花’的妹妹,叫琼‘花’,她忽闪着一双清亮的大眼睛,满是惊恐,“我姐姐她……她被张大娘抓住了,姐姐让我们来找您。”

    还真是出事情了。

    柳无忧顿时不淡定了,那张大娘看起来颇为自大强势,有人违背了她的意思,肯定是吃不完兜着走的,“墨风,走,我们过去瞧瞧。”

    “夫人,等爷一起。”

    “等他做什么?就几个‘女’子你还对付不了吗?”柳无忧可不想事事都要天佑‘插’手,而且等他,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爷吩咐过,您外出的一定要他陪同,不然让小人后果一切自负。”墨风哪里肯‘私’自做主了,天佑说的话就如立下的规矩,他一个手下肯定是不敢破坏的。

    柳无忧急得都快冒火了,“那你还不赶紧把他给我叫回来,要是出事了,我先拿你是问。”

    墨风夹在中间是左右为难,无论怎样都得得罪主子,但是天佑得责罚更重一些,所以他还是听天佑的多。

    “丫头,什么事情如此让你着急上火啊?”天佑的身影不紧不慢地出现在了眼前,那悠然自得的样子也不知道去哪里逍遥了,看得柳无忧气不打一处来。

    “赶紧的,我要去张家村。”

    天佑吹响口哨,找来烈焰,携着柳无忧一跃而上,如疾风般地朝张家庄而去。

    此时,张家村的村口灯火通明,很清楚地看到十字木架上绑着一个人,而这人就是柳无忧惦记的荷‘花’,只见她脸颊红肿如包,渗出殷红的血滴,要不是今早见过,真怕是认不住她就是荷‘花’了。

    荷‘花’看到柳无忧,扯了一下嘴角,一颗眼泪掉了出来。

    柳无忧的到来,让张家村的‘女’人们纷纷伸长了脑袋看过来,那院子里摆着桌椅板凳,就好像是公堂,审问的便是荷‘花’。

    是什么事情让这些‘女’人对一个孩子下手,实在是太可恨了。

    还未等柳无忧出声,张大娘便拉长的嗓音说道,“贵客啊,欢迎欢迎。”

    柳无忧嘴角一撇,还真是笑不出来,“张大娘,荷‘花’她怎么了?你这么对她。”开‘门’见山,也省得兜圈子了。

    “荷‘花’她吃里扒外,坏了规矩,所以要接受应有的惩罚。”

    “可是能说说做了什么吃里扒外的事情?”柳无忧倒是想看看张大娘如何回答她。

    张大娘起身从椅子后面走了出来,她朝荷‘花’吐了一口口水之后,不削地看向柳无忧,“我们张家村一向是最团结的,祖辈曾经有过誓言,要一辈子都守着张家村,谁知道那丫头今天竟然拿了银子过来,说来离开,这还不是吃里扒外?”

    真是强词夺理了,这么做分明就是为了刁难柳无忧,打柳无忧的脸超级军工科学家内最新章节


    “每个人都长有一双脚,那是上天赐予或走或留的权利,张大娘这样为可之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啊,”柳无忧忍不住嘲讽道,天下之大,她还是第一次见过这样的规矩。

    “小娘子,你不是我们张家村的人,就不要‘乱’说,”张大娘毫不退让,那双小眼睛从柳无忧身上转到天佑身上,然后像烟‘花’一样灿烂起来了,“看在这位公子的份上,我不予你计较了,你给荷‘花’的五两银子全部没收,荷‘花’她不能离开我们张家村,还得接受我们张家村的家法。”

    “她婶,我求求你了,你放了我们家荷‘花’吧,小孩子不懂事,你大人有大量,不要与她一般计较。”一声哭号将柳无忧吓了一跳,原来人堆里爬出一个披头散发瘦骨如柴的‘女’人,那双深凹的眼睛看着有些瘆人。

    “娘……”荷‘花’含糊地叫了出来,看到她娘便哭了出来。

    柳无忧仔细一看,荷‘花’她娘的双脚竟是不能动的,她只能靠着双手爬行,这……

    天佑的双手搭在了柳无忧的肩上,给予她安心和倚靠,“丫头,不着急,要是说不通的话,我直接将人带走。”

    有天佑这句话,柳无忧便放心大胆地和那张大娘对峙开来了。

    “张大娘,既然荷‘花’想带着她娘和弟妹离开,你为何不行个方便呢?”柳无忧也想讲道理,但是看到张大娘那张嘴脸,她是不相信自己能有那个本事了。

    “我们张家村的人死了也只能是我张家村的鬼,小娘子还是不用多费口舌了,请回吧。”张大娘手一扬,上来两个农‘妇’做了要请柳无忧离开的样子。

    都是‘女’人,天佑不削动武,他上前走到荷‘花’他娘身边,蹲身将人扶了起来,无奈荷‘花’她娘双脚瘫软,根本站不住,而天佑总不能就这样扶着她,万一柳无忧有危险,他兼顾不得。

    因此,他唤来烈焰,将荷‘花’他娘轻松抛了出去,稳稳地落在了烈焰的背上,烈焰第一次背着陌生人,不悦地拿蹄子刨地,可是主人的吩咐它不敢违背,只好烦躁地接受了。

    “这位公子,你这是强行掳人,知道不?”张大娘对天佑倒是和颜悦‘色’,黝黑的脸上还挂着笑呢,看着真像流口水的癞蛤蟆觊觎天佑这只白天鹅。

    “这位大娘,我朝律例,你今日打人之行为是犯了法的,不要以为这在京郊,就没人过问了,”既然张大娘要说规矩,天佑就和她讲规矩。

    “天高帝远,哪里有人会管着我们这个小村子,这小娘子坏了我们的规矩,就得按着规矩办,你说是吧?”

    “哦?”天佑侧首睥睨了一眼张大娘,“那你倒是说说,我要是一定要把人带走的话,你打算怎么办?”

    张大娘开始得意洋洋了,好像筹码捏在自己手里一般,她嘴皮子一张一盒,马上开出条件,“很好,公子识大体,其实也好说,你们那牡丹园的收成分我们张家村一半就行。”

    柳无忧感觉自己被张大娘雷得外焦里嫩了,她也敢开这个口?简直是异想天开。

    “天佑,帮我把荷‘花’带走,我们回家。”

    “好,”天佑飞身而起,拔下发髻上的木簪子朝木架上的绳索掷了过去,绳索吧嗒一声断了,荷‘花’软绵绵地瘫在了地上晕血妹子的百合之旅内
。他越过人群,将荷‘花’扶上了烈焰的背,如此,也算是把人带出来。

    “你们这么做会后悔的,”张大娘大喊大叫着,直直地朝柳无忧扑了过来,一眨眼的功夫天佑已经在眼前了,他掌风一推,张大娘还没靠近便飞了出去。

    “回头告诉张正羽,今天的事情我景思安管定了,你最好叫他安分守己,不然我第一个修理他。”天佑双眸‘阴’鸷地望向张大娘,而他的话让柳无忧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张大娘被吓得不敢出声了,提到张正羽,更是不敢动了,只眼睁睁地望着天佑带着人离开。

    天佑拍了拍烈焰的身体,吩咐道,“速速赶回庄子。”

    烈焰十分通人‘性’,嘶吼一声便飞驰而去了。

    此时,两人并肩而行,惬意地好像是出来观光游玩似地,不过,柳无忧可没忘记让天佑给她一个解释,“张正羽是谁?”

    “张徐氏她丈夫。”

    “你怎么认识他的?”

    “你想要收留荷‘花’,我肯定要把这件事情给你查清楚了,那张正羽现在是犯了事的人,我手中握有他犯罪的证据,只要张徐氏轻举妄动,那我就不客气了。”天佑这番说辞也是早已准备好了,张正羽却有其人,是张徐氏的相公也没错,只是,身份么,他暂时还不能对柳无忧说实话。

    柳无忧听闻,还算满意,果然是个贴心的,为她解除了后顾之忧。

    回到庄子,天‘色’已经大黑,墨风已经将人安置在后院,那是和黑大婶一起住的地方。

    “爷,荷‘花’的伤势没什么大碍,休息几天就行,她娘那‘腿’恐怕要保不住了,已经完全没有知觉了。”

    柳无忧听闻,连口水都没喝就朝后院去了。

    荷‘花’她娘已经陷入昏‘迷’,荷‘花’正抱着她轻声饮泣,琼‘花’带着弟弟不知所措地挨着‘床’沿。

    柳无忧伸手掀起荷‘花’她娘的‘裤’子,看到双‘腿’已经变成黑紫‘色’了。

    “是中毒了。”天佑只是看了一眼,便已分明。

    柳无忧难掩诧异之‘色’,“荷‘花’,你不是说你娘只是咳得厉害么,怎么连路都不能走了呢?”

    “夫人,都怪奴婢,要是奴婢今日不出来的话,她们就不会对付我娘了,她们说了,要废了娘的‘腿’,看她这辈子怎么走得出张家村。”荷‘花’含泪哭诉,因着脸肿得厉害,她讲话都是一字一句地讲出来,扯到伤口时,强忍着不让自己叫出来。

    “这群人实在是太无法无天了,竟然这样对你们,”柳无忧怒不可遏,抓起桌上的茶碗就往墙角甩了过去,“天佑,那张正羽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他婆娘这么嚣张。”

    看柳无忧的样子,天佑要是不说出个合理的身份出来,恐怕是没办法让她的小娘子相信了,“丫头,实话和你说了吧,张正羽出去谋生的时候碰上龟岛国的使船翻了,他救起了使臣,眼下正被供在丞相府享福诸天至尊内
。”

    墨风朝天佑看了一样,好像在说,爷,您这么说真的合适吗?夫人知道了,肯定治你一个欺瞒之罪。

    没办法啊,谁让现在不是真相大白的时候呢,天佑也是没办法,将谎言越织越大。

    “敢情是仗着狐假虎威狗仗人势呢,”柳无忧气得浑身发抖,原以为这件事情用银子就能解决,谁知还害了荷‘花’一家。

    “夫人,奴婢对不起您,”荷‘花’看到柳无忧这般为她们,便朝柳无忧说了实话,“奴婢本不应该说出地里种的是牡丹的,可是她们一个个将奴婢往死里打,奴婢实在受不住了才会说出来的。”

    太狠了,柳无忧看到荷‘花’脸上的伤,一拳砸在了桌上,愤怒的心一紧丝毫不感觉疼了,“这件事情一定不能就这么算了,荷‘花’,你是因我而伤,这个仇,我一定帮你报。”

    “夫人,不打紧,奴婢皮厚,不疼。”荷‘花’说完,泪珠扑簌簌地滚落。

    “你好傻,我种什么直接和她们说不就得了。”

    “夫人,奴婢知道您种的是价值不菲的牡丹‘花’,要是被她们知道,肯定回来闹事的。”荷‘花’回道。

    “知道就知道吧,反正……”柳无忧停了下来,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她朝天佑看了过去,只见他眼里有些闪躲。

    “天佑,你骗了我,对不对?”柳无忧在人前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天佑不敢直视她的眼眸,看似瞒不过去了,才柔声说道,“丫头,我们回房说,好吗?”

    墨风见状,先溜之大吉,免得把卷进风‘波’之中。

    “你先回屋等我,我安置好她们就过去。”柳无忧连正眼都不瞧天佑了。

    天佑没法子,只好先出去了。

    柳无忧从桌上找了个碗,倒了些水后,将手指咬破,滴进碗里,摇晃了两下,让荷‘花’和她娘一起分着喝,“荷‘花’,今夜好生照顾你娘,要是她病情恶化,来流芳院找我。”

    荷‘花’只是以为喝得是普通的水,她央求道,“夫人,能给娘请个大夫吗?奴婢怕她‘腿’上的毒……”

    “这附近也没好的大夫不是?等天亮了我派人去城里找,你安心歇一晚先。”

    荷‘花’见柳无忧并不是不管她们,便安心应下了。

    柳无忧打开‘门’,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朝流芳院而去,身后的脚步声一直跟着,沉稳之中带着一丝慌‘乱’。

    柳无忧推开院‘门’,直接进了主卧,平静地坐了下去,看到天佑进屋,便说道,“你说吧,我一定认真听着。”

    天佑鲜少看到柳无忧这般模样,心里跟针扎了一样疼,“丫头,我不是有意要瞒着你的……”

    “别啰嗦,告诉我真相。”

    “‘插’‘花’枝的人不是张家村的‘妇’人……”

    “说重点,”柳无忧再一次冷着脸打断天佑的话盛世帝女最新章节


    “那些人全是我的部下。”天佑硬着头皮说道,他知道这事情说出来以后,会让柳无忧更为担忧。

    “你的部下?”柳无忧惊愕不已,“你不是已经被革爵了?”

    “那个……”天佑心里百般不远说出实情,可是不忍看到柳无忧有无尽的猜疑,更不想他为自己担惊受怕,便问道,“还记得武刚给我的锦袋吗?”

    柳无忧自然记得,便点了一下头。

    “武刚说龟岛国有很多东西是我们这里都没有,他让我做倒卖的买卖,他让人把东西捎过来,让我接手卖出去,这中间能赚很多的银子。”

    柳无忧紧蹙黛眉,像是在思考天佑话里的真实‘性’。

    “丫头,我不想你为了生计这么辛苦,钻钱养家本来就是我们男人的职责,你这么能干,是不是显得我特别的窝囊。”天佑面‘露’委屈,好像柳无忧能干还是她的错一样。

    这事儿也不是提了一次两次了,柳无忧颇为无奈,但是想到武刚这么神秘地把锦袋‘交’给天佑,肯定是不想让人家知道这种事情了。

    既然如此,姑且先相信了。

    天佑见状,心放在了肚子里,总算是‘蒙’‘混’过关了。

    第二天,天佑出去帮着浇水,这下子叫手下过来帮忙也不需要遮遮掩掩那么辛苦了。

    柳无忧吩咐胖丫把早饭送到荷‘花’屋子里去,荷‘花’弟弟小鱼儿看到白面馒头就冲了过来,伸出脏兮兮的手想拿过来吃。

    荷‘花’见状,一巴掌拍在了小鱼儿的手上,训斥道,“姐姐的话你是忘光了是吧?娘都没吃,你怎么可以先动手?”

    “大姐,”小鱼儿扁着嘴说道,“我好饿,娘她还睡着,不知道什么时候醒呢。”

    “不行,一定要娘先吃了我们才能吃,”荷‘花’恪守家教,可是委屈了小鱼儿。

    柳无忧拿起一个馒头放在了他的手上,说道,“姐姐的先给你吃,可好?”

    小鱼儿委屈的脸马上舒展开来了,“谢谢姐姐。”说完,捧着馒头就抛开找地方啃去了。

    “夫人,小鱼儿不懂事……”

    “行了,再饿下去,要饿坏的,你娘怎么样了?”柳无忧看到荷‘花’他娘双目安详地闭着,鼻息也是平稳的。

    “这一夜睡得还算踏实,”荷‘花’回道。

    柳无忧再一次掀开荷‘花’他娘的‘裤’‘腿’,只见那黑紫‘色’褪去了许多,而且‘腿’脚也不像昨晚那么肿了。

    ‘精’血起了去毒化瘀的作用,果然是救死扶伤之必备良‘药’。

    荷‘花’的脸只是被打肿了,歇了一夜,加上‘精’血的作用,已经消肿了。

    人没事,柳无忧嘱咐一番便放心回流芳院了超品奇才内最新章节


    “丫头,都按着你的吩咐浇好水了,”天佑大汗淋漓,身上的锦衣都被汗湿透了。

    柳无忧问道汗味,连忙捂住了鼻子。

    天佑低头闻了闻自己手臂上的味道,知道难闻了就去了净室沐浴去了。

    洗好后,白衣裹身,没擦干的水珠子映出令柳无忧心神‘荡’漾的身体,天佑没发觉自顾着擦湿漉漉的头发。

    柳无忧走过去接过他手中的干帕子,替他绞干墨发。

    “丫头,怎么不见你写信回柳家庄呢?”已经来盛京有半年了,不见柳无忧写信报平安。

    “写了反而诸多挂念,我嫁给你他们也是放心的,得空我们回去一趟好了。”

    “嗯,也好,等天气凉爽些吧,这么热不宜赶路,我怕你身子骨受不住。”天佑若有似无地瞄了一眼柳无忧的肚子。

    “我没那么弱,只是牡丹盛会没结束,肯定是不能回去的,”柳无忧拿了篦子将天佑那令‘女’人都为之羡慕的墨发一缕缕地梳了一遍,让后高高地梳起,一条白‘色’纶巾扎实地困住方才觉得满意。

    天佑梳洗之后,钻进了书房,柳无忧没有打搅他的‘私’人时间。

    还为等柳无忧回沈家庄,柳家却已经来人了。

    三天后,一抹熟悉却已经许久不见的身影出现在了庄子前面。

    “姑娘,景大爷和夫人就住在这里,”身边的小厮恭敬地说道。

    “有劳了,”小慧从腰间拿出两个铜板给小厮,小厮接下后敲了院‘门’。

    “来了,”胖丫的声音清脆而且格外的响亮,她打开‘门’,看到阿莲背着包袱,疑‘惑’道,“你们找谁?”

    “这位妹妹,我找我们家姑娘,柳无忧。”阿莲越过胖丫朝里面看。

    胖丫见阿莲面善,便让她进来了,“随我来吧,嫂子在屋里。”说完,胖丫往前带路了。

    小慧见家丁也跟了进来,便停下脚步,问道,“小哥,多谢你带路,天‘色’不早了,请回吧。”

    “姑娘,莫见怪,我们公子有话对景大爷说。”

    小慧听闻,也没赶拦着,也不知道这公子是何方神圣,只好作罢了。

    柳无忧和天佑正在午歇,听到胖丫说有人喊她姑娘,欣喜地差点从‘床’上滚了下来,被天佑一把捞住了,“当心点,人又不会跑,做什么这么慌里慌张的。”

    柳无忧边收拾发髻边猜想,“你说是谁来了?会不会是小慧姐?”

    天佑淡定许多,起身整理好衣裳,和柳无忧一同走了出去。

    “姑娘,”阿莲看到柳无忧亦是兴奋无比。

    柳无忧差点认不出来了,这是阿莲吗?‘唇’红齿白,肤如凝脂,秀发如缎,如出水芙蓉般清丽,像牡丹‘花’般娇‘艳’,哪里是半年前那个自卑的阿莲罗马全面战争之帝国崛起内


    “阿莲,你怎么来了?快些坐,”柳无忧拉着阿莲坐了下去,发现她身后头的小厮,问道,“他是……?”

    “姑娘,奴婢找到侯府的时候说你们搬家了,正好碰上那里的主人,他好心让这位小哥带奴婢过来的,不然奴婢也找不到这里来。”阿莲解释道。

    温乐哲的家丁?柳无忧瞧了一眼,说道,“既然人已经送到,那就请回吧。”

    小厮恭敬躬身,说道,“我们公子有几句话带给景大爷。”

    天佑不悦地蹙起眉头,听到公子二字极为烦躁,“说!”

    “我们公子让我单独和景大爷说。”

    “废话那么多,再不说的话,直接给我滚蛋,”天佑捡起桌上一只茶盏朝小厮的脚边扔了过去,小厮还算机敏,后跳了一步避开了,战战兢兢地说道,“我们公子让景大爷得空去聚丰楼小聚。”

    柳无忧抬头对上天佑的眼睛,猜疑他和温乐哲之间的……

    “你帮我带句话回去。”天佑极力压抑自己的怒意,“你和温乐哲说,别让我见到他,不然见一次打一次,绝不手下留情。”

    小厮哪里还敢逗留,看到天佑一脸寒霜也不想给自己找晦气,忙不迭地跑走了。

    阿莲初次见天佑发飙,也是有些吓到了。

    “天佑,我和阿莲说会儿话,你出去转转,没事找墨风也是不错的。”柳无忧支开天佑,免得阿莲说话不自在。

    天佑朝着外头日落西山,便随了柳无忧的心意,出去了。

    “我爹娘,爷爷‘奶’‘奶’身体怎么样?三婶他们好吗?大伯娘可是记挂我,还有……”柳无忧一口气问了很多问题,阿莲一张嘴都应不上来了。

    “都好,都好,就是想您想得紧,让奴婢过来问候您一下。”阿莲回道。

    柳无忧听着眼眸都湿了,“前两日还说要回去瞧瞧,这不先把你给盼来了。”

    “奴婢也呆不久,明天得去城里的状元楼,”阿莲说到这里脸上一抹红霞,“奴婢……奴婢这次是过来参加牡丹盛会的。”

    柳无忧惊讶了一下,猜测道,“莫非你被选为秀‘女’了?”

    “嗯,”阿莲羞涩地应了一声,将头埋得低低的。

    柳无忧就该想到,阿莲这模样已经是出落的出尘绝美,就一个眼神就能秒杀爱美的男子,“你想清楚了?”

    柳无忧忽然高兴不起来了,一想到宫中现在皇后和淑妃斗得厉害,她便本能地反对阿莲进宫。

    “这也不是奴婢想不想清楚的事情,而是县老爷已经把名字报上去了,要是奴婢不参加选秀,老太爷和二爷他们都要被连累,再说,奴婢选不选得上还是个问题呢,要是选上了,这一辈子能进宫看一眼也是死而无憾了。”阿莲说地无奈,可那无奈之中却还掺杂着一丝期盼。

    谁不想出人头地,而谁又愿意这一辈子甘心平庸呢弩力回天内


    既然阿莲心思已定,柳无忧也不愿多加干涉,毕竟自己的路需要自己走,她自己不也是这样么。

    “走,我带去出瞧瞧,这次牡丹盛会的牡丹可都使我们庄子里种出来的。”柳无忧干脆将那恼人的事情抛之身后,更想说些高兴的事情。

    阿莲见柳无忧不再问尖锐的问题,便不那么拘谨了,两人刚出‘门’就碰上要进来请安的荷‘花’。

    “夫人,您这是要出去吗?”荷‘花’休息了三天,脸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只是有些淤青还没散去。

    “我去看看牡丹‘花’,你娘的身子怎么样了?”柳无忧去看了几次,荷‘花’她娘的‘腿’脚已经恢复些知觉了。

    荷‘花’屈膝,恭敬回道,“回夫人的话,娘她好得差不多了,怪奴婢在她眼前碍眼,将奴婢赶了出来。”

    荷‘花’她娘的心思显而易见,是想荷‘花’出来伺候呢。

    “那你随我去瞧瞧牡丹吧,”柳无忧解释了阿莲给荷‘花’认识。

    “嫂子,我也去,我也要去,”胖丫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笑嘻嘻地要跟着一起去。

    柳无忧喜欢胖丫,自然不会拒绝了。

    一行四人一同朝地头而去。老远,他们便闻见牡丹的‘花’香了,而且越近‘花’香越浓。

    “姑娘可真是好本事,让奴婢羡慕得紧,”阿莲由衷地佩服,就柳家那些个风生水起的生意就够她钦佩的了,没想到还有这么大的牡丹园、

    “只要是靠自己双手的,那必定会有收获,知道吗?”柳无忧的话无非就是让阿莲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以后要是进宫了,更要小心谨慎了。

    “奴婢受教了。”阿莲应下,朝着眼前一大片的牡丹望了过去,‘花’苞刚刚展‘露’‘花’尖,不出两三日,便能看到满园的牡丹‘花’了。

    “夫人,仔细脚下,”荷‘花’忽然从身后将柳无忧拉住了,等柳无忧回头疑‘惑’望着她的时候,她惊慌地指着前方说道,“有好多的虫子。”

    柳无忧望朝前方看了过去,只见许多黑‘色’的虫子朝牡丹园而去,虫子经过的地方,无不是被烧焦了一样。

    “快去看看,”柳无忧提起裙子就朝那虫子的方向跑了过去,很快,虫子消失在牡丹‘花’丛之中,而牡丹‘花’在柳无忧的眼前倒了下去。

    紧接着两个身影在牡丹园中穿行,她们所走的位置就是虫子跟随的路线。

    “什么人在哪里?”柳无忧大声叫道,试图吓到那两个人,可是那两人越走越快,大有从牡丹园深处而去。

    柳无忧身着裙装,要是紧着追过去,裙子会把牡丹‘花’都给刮倒而损坏牡丹‘花’的。

    “夫人,让奴婢来,”荷‘花’穿着‘裤’子,比穿着裙装方便,她没等柳无忧同意,抓起‘裤’子‘露’出小‘腿’就朝那两人跑了过去。

    许是见到有人追过来了,两人溜得更快了,最后荷‘花’只拿着一只鞋而归,“夫人,她们跑太快了,奴婢根本追不上,只捡了这个我的要塞内最新章节
。”

    这是一只黑‘色’的布鞋,大拇指那个地方已经破出一个小‘洞’了,想来是穿了许久的,上面绣着大朵海棠‘花’,鞋面脏得已经看不出它得颜‘色’了。

    “这海棠‘花’好像在哪里见过?”柳无忧盯着地上的鞋子仔细回想,可是脑中也只是那海棠‘花’一刹那的影子,再想已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夫人,奴婢知道这鞋是谁的,”荷‘花’却是很快就想起来的。

    “谁?”柳无忧的眼前闪过一个人的样子,她也只能猜到是她了。

    “张大娘!”

    “果然是她!”柳无忧冷哼了一下,与自己有怨得也只有她了,不过青天白日之下破坏自己的牡丹园,还真是没想到的事情。

    “姑娘,那牡丹‘花’……”阿莲指着倒在地上的牡丹‘花’有些担忧,离牡丹盛会的日子不远了,没有人比她更清楚。

    此时,柳无忧倍觉庆幸,现在被毁的牡丹‘花’还算不多,要是按着自己原来的安排,整排或者整片地栽种,那么张大娘只需要跑一趟就能把牡丹瞬间毁了一大半,种得扎‘乱’无章,她反而不知道怎么下手,只能‘乱’跑一气,而那虫子跟着人,毁掉的牡丹成了一个‘s’型。

    “之前栽种的时候多种了一些,只要够数,便不影响牡丹盛会,”柳无忧只能乐观的这么认为了,可是不是够数还得清点了再说。

    “丫丫,去点一下到底毁了几株?”

    柳无忧吩咐好之后,没有往常的应和之声,回头一看,哪里还有胖丫的影子。

    “夫人,还是奴婢来吧,”荷‘花’说完,没等柳无忧点头同意便下了牡丹园,虫子所到之处只剩下残枝烂叶了。

    “姑娘,这牡丹‘花’可是十分珍贵,何人这么歹毒竟然毁了它们?”阿莲心疼万分,瞅着那快要盛开的‘花’骨朵不禁有些难过起来,“‘花’如人,都是有灵‘性’的。”

    这般多愁善感,还真不是柳无忧之前认识的阿莲,许是要进宫了,整个人便得成熟稳重起来,完全没了之前嘻嘻哈哈的样子了,或许以后都不会有了。

    “别难过,”柳无忧反而开始安慰她了,“‘花’没了可以再种,而你进宫了,以后我们未必能见得着面了。”

    “姑娘,奴婢无亲无故,这辈子就属你对我最好了,要是奴婢有出头之日,一定不会忘记的大恩大德。”说完,半蹲了身子行了大礼。

    “起来,”柳无忧颇为伤感道,“以后事事小心为上,知道吗?”

    “嗯,”阿莲偷偷地擦去眼角得泪水,这才笑了出来。

    “丫头,我给你把这两人带过来了,”天佑双手各拎着一个人过来,不用多加辨认就知道,一个是张徐氏,一个是二井媳‘妇’。

    天佑能逮着两人倒是令柳无忧十分地意外,“你怎么知道牡丹被毁的?”--85358+dsuaahhh+24528844-->
(快捷键 ←)上一章:141 请人帮忙? 返回《天才农家妻》目录 下一章:143 你把我当诱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