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香途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 96 章

章节目录 第 96 章

文/月下金狐
重生之香途 本章字数:7201 重生之香途txt下载
推荐阅读:金属核心 草木之零 超级副本APP 英雄联盟之超然存在 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 我的前世哥哥 我是诸天 凤嫡谋 晴雯的如梦令 伯爵的侵略指南
    “找官府的人,把他们赶走……”罗溪玉手有点发抖的将帐本合上,一时竟忘记旁边还有茶盏,袖子一扫间,那茶杯便朝她倒了过来。

    “哎哟我的夫人,这是怎么了?你可是有七个月身孕了,这热茶得拿得离自己远点,烫着了可如何是好……”秀瑾眼明手快的将倒了的茶杯匆忙扶正,然后取了手帕将桌上的水渍擦了擦。

    转头便见一向说一不二的夫人,在说完那一句赶走后,就神情有些肃穆的呆坐在那里,看着桌上那茶杯,似乎看着什么严重的东西,竟有些入神,对她的话充耳不闻。

    听到她说的那些黑衣人,不会是惊吓到夫人了吧?

    虽然那些人长得确实冷冰冰,凶神恶煞的,吓得人心脏怦怦直跳,但是夫人没见着,光是听着怎地就吓成这样?

    秀瑾有些不解,不过她马上道:“夫人啊,你别操心了,我这就让伙计去官府报告,就说有人闹事让他们来衙差来吓唬他们,将他们赶走……”说完见夫人没什么反应,顿了顿便走出去,让外面的丫头进来伺候,随时看着点,别在让热茶了,要不是她刚才在,说不定就夫人就烫伤了。

    嘱咐完,这才匆匆出了宅子往药铺的方向去。

    而此时的罗溪玉,心头确实惊着了。

    脑子里一时间充斥着很多复杂的东西,让她一时无法正常言语。

    她曾多少次想过,如果有朝一日,那些人,那个人找来了怎么办?

    这个问题使她不由追溯到两人相识,相遇,相处的情境。

    她那时走过长长的黑色石道时,就一直在想,如何也想不明白,是真的不明白。

    怎么能轻易舍弃她呢?对男人而言,门当户对就那么重要?

    高冷冰山的女子,就那么得男人的喜欢?

    得到的就是蚊子血,得不到的就是朱砂痣?

    那她一路付出的对他而言又算什么?

    一心为他着想,处处为她好,为着那胎毒,为了让他穿的舒服吃的饱睡得好,她付出多少心血。

    她自觉的自己付出远远要比他多。

    她觉得人心都是肉长的,待他好,他能感受到,哪怕只还她十分之一,她都满足。

    可是没想到,这样也敌不过雪山之巅的一朵冰莲,这般也挡不住心头长得那颗朱砂痣。

    丢弃她,就像丢弃一件不需要的物品,一件不必再穿的旧衣……

    所以,在她无数次的回想那个人绝情的那一瞬间,都会像钻牛角尖一般的告诉自己,不再需要他,这份感情要像丢抹布一样的丢弃,自己一定要过的比他更好,比他更幸福。

    她身边有弟弟,而且还会有自己的儿子,她会将孩子们好好的养大,她会将儿子教育的很好,让他变成一个比他父亲强百倍的人,并且,永远也不会让他知道,自己还有一个这样优秀的孩在人世间。

    每想到这里,她就会觉得解气,她不是圣人,她也会有阴暗的心理,也会记恨,做不到被抛弃还会由心祝福这种事。

    如果不是自己将他从瘦得人不人,鬼不鬼,跟骷髅一样恐怖的样子,慢慢精心养成那般俊挺如松,他以为那个样子,西域的圣女便能看上吗?

    圣女看到他恐怕也要吓得大惊失色,落荒而逃吧,又哪来的一见钟情,亲亲我我。

    她苦涩的自嘲,荒田耕肥有人争,自古都如此吧,怪就怪在她自己长眼,没有认清身份,毫无保留的将一颗心都奉上,如此受伤又怪得了谁?

    夜里将无数泪咽回又有谁看得到?

    她甚至觉得自己以后可能再也做不到对人,对爱人那种倾情相授,无所保留的付出了。

    这种感情只一次就掏空了所有。

    被伤害的伤痛就如横在心口的一道疤,每想起一次,都感觉到被狠狠抽了一个耳光。

    她想,他们若再出现在自己面前,她一定要狠狠的骂出口,一定拼着命嘲笑折辱他们,一定哈哈大笑看他们狼狈的样子。

    为什么回来找她?圣主是快死了还是残了?被别人抛弃了,所以到了这个时候,才想起需要她了?

    需要的时候就过来找,不需要就丢进蛇窟吗?

    他们以为自己是什么人?插在田里的稻草人吗?随时随地都在原地等他们?有求必应?实在可笑!

    再善良的人也是有底限的!

    她定会对他们说让你们爱上哪上哪儿玩去,她也会竖中指说让他们滚蛋。

    可是想象总是美好的,现实却残酷的如胸口被打拳,她以为她能平静面对,可是事到临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小丫头在秀瑾吩咐下进来,却看到夫人在流泪,手握着拳放在桌上,然后咬着唇低低的哽咽着,眼泪落在桌上与茶水渍汇在一起。

    可是哭着哭着夫人却又笑了笑,她回头看到丫头,抬手招了招:“翠儿过来,扶我去里屋休息,我困了……”

    小丫第一次看到夫人哭了,夫人为什么哭她不知道,为什么又笑,她也不知道,她只知道那笑容特别的脆弱,特别的让人心碎,比哭还让人疼。

    于是她急忙过去扶着夫人进了里屋,待给夫人盖好被子出去时,夫人已经面有疲倦的合上眼。

    秀瑾听到翠儿说到夫人在她走后哭了,就觉得事情不妙,她向心思灵活,很多事一点即通,见到夫人这种反常的状况,便知那些黑袍人定是与夫人认识,可能还会有些不愉快。

    想到这个,她便不好在夫人面前说什么,并尽量不提此事。

    可是她不提,夫人显然情绪更不佳,晚时只喝了半碗汤,连饭都没有胃口吃,便是汤还是硬憋着自己喝的。

    直到晚上,秀瑾服伺夫人睡下,夫人却不睡,只是坐在床上,眼晴还有些微红,也不知是午时未睡好,还是又哭了一场,使得秀瑾更担心不已。

    孕妇情绪最是不稳,而且也已经有七个月身孕了,可不能再这么伤身子,所以她更是不敢吐半个字。

    似乎见她要离开,夫人终于忍不住开口。

    “那些人……可走了?”

    “嗯,官府已经来人,把他们赶走了……”秀瑾急忙道。”

    “真的走了?”

    “是的夫人,都走了。”

    “往哪走的?”

    “这个,好像是离城了吧……”

    夫人没再说话,但显然更加没有睡意,只是愣了半晌,挥挥手让她去休息。

    “夫人,你也早点睡吧。”

    秀瑾边说边放下帐子,这才小心冀冀的转身离开,反手关门的时候,不由擦了把冷汗,其实她对夫人撒了慌,那些人根本就没有被官差赶走。

    人家进门来求医,未曾有半点闹事,凭什么赶人走,官差还道她们是无理取闹乱报官,最后是那些人在屋里等了三个时辰后,自行离开了,但究竟是离了城,还是在城中住下,她却是不知道的。

    可是她却没想到那些人竟又来了,下午等了三个时辰后又悄声离开。

    如此两日后,她仍在夫人面前隐瞒着,能看出夫人想问什么,但她一律摇头,心里想着却是过些日子,那些人等不到也就走了罢。

    结果,谁想到撑到第六日,夫人竟亲自到了医馆,这一日,天气并不炎热,可能有雨所以还有些凉爽。

    自从得知那些人来了之后,罗溪玉一直没有睡好,辗转反侧,眼皮直跳且心绪不宁,若不是被晃了这么一通,她倒也一门心思的扑在别处,可是这不知道便罢了,知道后便不知怎的,总是放不下心来。

    那些人疯了吗?还敢来五洲,还穿着黑袍抬着棺材死性不改,居然在众目睽睽下之跑到医馆待着,一群不要命的疯子,就不怕被鹰卫一锅端?

    秀瑾说被官赶走了。

    别人不知晓,她还是能不知道吗?那些人哪里是想赶便赶的走的,必定是自行离开。

    他们能去哪?客栈?还是野外?

    看着之后问秀瑾,她都干脆的摇头,她当自己真是个傻子么?当这药铺只有她一个人知道此事吗?

    罗溪玉知道第一日来了,第二日也来了。

    第三日,第四日,每天准备报道,使得医馆这几日人都跑光了,看病的轿子到门口都拐弯离开去了别处。

    那些人到底想干什么?

    看病?真是可笑,葛老就是神医,还需到她的小医馆里看病?

    来找自己?自己就非得去见他?

    罗溪玉憋着一口气,无事般撑到了第六日,便再也撑不下去了,他们这般风雨无阻,却不知让自己少赚多少钱,再这么下去,医馆的客源都被人抢走了,谁还敢来,看到他们没病也要吓到阎王殿了。

    他们这是要逼她出来吗?自己好不容易有个容身之所,这是不容她躲避啊,那她倒要看看,他们究竟想怎么样?

    在罗溪玉穿着一身最为鲜亮的衣衫,拿出自己最好的一面,画出一脸的好气色,带着两个丫头出现在医馆时。

    馆里此时冷冷清清,一些伙计都战战兢兢的站在周围,大夫都到了后堂,显然没人敢惹这些人,而这些人的周围都充斥着冷意。

    可是将她出现在门口的那一刻,守在黑棺周围的黑袍人顿时目光看了过来,而坐在桌边喝冷茶,满头花白的苍苍老者更是激动的站了起来。

    周围的气氛一下子变了。

    伙计们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就像是黑气沉沉的棺木中,突然被掀开了棺盖,透出满眼的光亮,伙计们不明状况的将目光看向罗溪玉。

    罗溪玉见到那些熟悉的面孔,她甚至还扫了一眼,当年的十二剑走了剑十二,还有十一人,可是此时在此的只有六人,而剑五也不在其中。

    她不知为何心里一紧,手竟有些紧张的在袖中攥住。

    这时大概是听到消息,秀瑾与哥哥苏天南从内堂急忙出来,“夫人,你怎么来?”

    罗溪玉走了进来,不再看向葛老与黑袍人,只是对几个伙计道:“把门关上。”

    “夫人……”秀瑾担心道。

    罗溪玉回头看她:“让几个大夫休息半日,明日再来,还有,这些伙计也都放假半日,好了,从后门出去吧,我有话要跟他们说。”

    “夫人……”

    罗溪玉水汪汪的丹凤眼此时不由一竖,“我说话不好用了吗?”

    苏天南急忙拉了下自己妹妹,招呼几个关上门的伙计从后门走了出去。

    待门一关上,罗溪玉才看向葛老与众人。

    葛老此时很激动,几个月不见的老头子老了十岁不止,头发都白多黑少,脸色黝黑,似乎隔老远都能听到他不断的叹气声。

    而此时他有些不受控制的盯着罗溪玉的肚子,其实他早已知道她有身孕的消息,虽然圣主当初留有小银蛇在她身边,没人能伤害得了她,但是这又怎么能让圣主放心。

    找了两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人远远在后面跟着顺福。

    可谁也没想到在船上时失散了,不过,这两人却是有地图,一路追了过去,又在附近住了下来,这两个普通人虽然不会武功,但个个机灵,混进了药铺当伙计,就近守着。

    从五洲到东狱有多远,传递个信息难以登天,但葛老还是得知了罗溪玉有身孕之事,他有多高兴,日日算着日子,有些睡不着觉。

    这是圣主的孩子,这是下一代圣主,老头子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来到此。

    他们不是不能去直闯程宅,但罗姑娘肚子里是圣主的孩子,惊到了她怎么办?吓到孩子如何是好?

    所以他们才会行如此办法,待着罗姑娘想通,自行前来。

    罗溪玉见堂内无人,深吸了口气看向他们:“你们还来干什么?来取我的命吗?我就站在这里,想拿就拿走好了……”

    这话一出,几人都变了脸色,屋里一时静得连针掉地都能清楚的听到。

    葛老急忙上前两步:“罗溪玉,你现在有身孕,怀着圣主的孩子,便是给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动你分毫,老夫这次前来……”

    “好了,既然不是来取我的命,那请你们离开,我不想听你们说什么,更不想见某些人……”罗溪玉抬手指着门口:“你们走吧,这里只是个小小医馆,做不了你们的生意,另请高明吧……”

    几个黑袍人见罗溪玉情绪激动,都有些纳纳的移动脚步,来之前葛老千叮咛万嘱咐,无论罗姑娘说什么,千万不要回嘴,也不要露出平日吓人的表情,要笑,要态度好,不能惹她情绪波动,否则七个月也可能流产,到时情况更糟糕更危险。

    而十二剑中的六人从一生下就是一副面孔,从来没有笑过,此时逼着自己笑着,看着就像滑稽的木偶剧,若是平日的罗溪玉,可能会笑出来,可是此时她只是激动的喘着气。

    她告诉自己要平静,不能情绪起伏太大,不能激动不能生气,但是控制不住,就是控制不住,从来不说重话的她,一串串话就像未过脑子一样的冒出来。

    “罗姑娘,我们走可以,但是你不要生气,别影响到肚子里的小圣主……”剑二不由小心的说。

    “小圣主?”罗溪玉点点头,“哦,原来你们来是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她明白一般的一直点头。

    “不过想都别想,你们圣主根本生不出孩子……”罗溪玉笑了笑:“别想孩子想疯了,看着孕妇肚子就叫小圣主,这让人很困扰。”

    十二剑不由的看向葛老,他们真是面对敌人从不退半步,可是眼前这个,可真是……

    没想到罗姑娘生起气来这么可怕,嘴巴这么毒,气势也这般吓人,愣是说得他们一群人不知如何是好。

    葛老抬手撸着胡子停顿了下道:“罗姑娘,你已有七个月身孕,算算时间,孩子是圣主的,这一点毋庸置疑,而当初圣主所做所为,老朽也不想替圣主多作辩驳。

    因当初老夫就劝过圣主,不如将事实告知,一切都由罗姑娘自行选择,总好过那般伤害与你,可是圣主是个嘴上不说,心中却极为固执执着之人,在他知自己已是必死之局时,绝不愿意在自己完全无法保护你的时候,让你受到一点伤害,所以宁愿赶你离开危险重重的东狱,忘记他,在别处活下去,也偏要如此。

    唉,老夫这么说,并不是替圣主推脱,只是告知罗姑娘事实,眼晴看到可能是假的,耳朵听到也不一定是事实,罗姑娘只需打听南域的圣女便知,圣女是因生死纯净,一生不婚不娶才为圣女,那时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戏,剑五也是奉命行事,罗姑娘若不信,便可回东狱问送包袱的老奴。

    圣主一直只有罗姑娘一人,罗姑娘仔细想想便知,以他的为人性情,如何会对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女子上心……”

    葛老口口声声说不为圣主辩驳,可是每一句都在为圣主解释,每一句都透着偏坦之意,以为她听不出来吗?以为他们说什么自己就全信吗?

    如何会对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女子上心?罗姑娘想呵呵,当初不就是见了一面便将她从苑子里买了来吗?

    “葛老,你以为这样说我便能信吗?那些都是你们的人,我一个女子还是你们想如何糊弄便糊弄的,你这般说,我还能找人对峙?就为了这个千里迢迢跟你们回东狱?剑五?”

    罗溪玉看向周围:“剑五根本就没来,只凭口中几句话我就要信么?怎么知道这不是你们合起伙来又一轮的阴谋诡计?”

    屋时一时静静的,连葛老都未开口,六剑低下了头,最小的剑十一不由开口道:“罗姑娘,对不起,剑五不能与你对峙了,他已经到下面与剑十二团聚了……”

    “不止是剑五,剑一,剑三,剑四,剑八,剑十,他们也都不在了……”

    这话一说完,剩下的六个人不由都眼眶发红,邪教又如何?是人就有感情,不是草木能无动于衷,他们十二个人从小到大,一直是形影不离,可是如今只剩下他们几个,想想为了他们生还死得那般惨烈的同伴,几人没有落下泪来,已经是铁血硬汉。

    大概是怀孕,罗溪玉的情绪十分的不稳,加上心中有绝望与旧怨,口中的话无法控制的说出来,但她不是一个真的心恨之人,听到熟悉的那几个,最爱吃她做东西的那个几人,经常夸赞点心做的好吃,拿着碗说:“罗姑娘,再给一碗吧。”这些人都已不在时。

    一时之间她张了张嘴,再无法说出一言一语,所有那些准备好的话,带着情绪的话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与人命的消逝比,她的恨仿佛只如一股烟般轻飘。

    此时的葛老也是沉默不语,半晌后,他轻道:“罗姑娘,当初的一切都是圣主的错,可是看在圣主活不了多久的份上,看看他吧……”

    说出这句话,葛老苍老的脸上,疲惫之色极浓,几个月间他寻遍了好友,只为救圣主一命,可是三位神医皆是摇首,少不过半年,多不过三年,必死无疑。

    因没有人在全身经脉都爆开的情况还活着,没有人在全身都只剩下空壳子还能活着,他现在还活着,已是生命力极强的奇迹。

    可是也如一具没有灵魂的活死人。

    圣主本应该已去的,是葛老不舍得,葛老想尽了办法只为挽留他一条命,留了他一天,一星期,一月,几个月,可是越来越无力,越来越沮丧。

    神医毕竟不是神仙,也有穷尽之时,到了这个时候,他只能带人走这么一趟,让圣主再见见最想见的那个人,了了他的心愿,然后让他安心的去吧。

    这一路,圣主已经很累了,他不断的在圣主耳边说罗姑娘又遇到了什么危险,罗姑娘又爱了什么伤,每当这么说时,主的脉博就会变得有力一些,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撑到现在吧,在圣主的心里,下意识的还想要保护她,即使自己生死不明。

    这一次,罗溪玉没有再说话,也没有拒绝,她似乎听出了葛老的话外之音,脚步有些机械的跟着葛老向“棺材”处走,走到门口脚还扭了下。

    待进了“黑棺”看到上面躺着那个人时,她眼泪“刷”的就落了下来。

    而葛老却还在旁边带着丝感激的道:“说起来,圣主能活这么久,还是罗姑娘的功劳,若不是罗姑娘教老朽的缝补术,恐怕老朽也无法将人拼凑完整。”

(快捷键 ←)上一章:第 95 章 返回《重生之香途》目录 下一章:第 97 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