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香途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 97 章

章节目录 第 97 章

文/月下金狐
重生之香途 本章字数:7048 重生之香途txt下载
推荐阅读:草木之零 我的前世哥哥 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 晴雯的如梦令 英雄联盟之超然存在 超级副本APP 我是诸天 伯爵的侵略指南 凤嫡谋 金属核心
    人在自己臆想的时候,在心底存着怨恨的时候,总是能狠的下心来,觉得自己千万种的不争气,对方千万种的可怨可恨,可是当再一次见到的时候。

    在见着那个她埋怨的人,皮包骨真的如一具尸体躺在那里,看着那身上如葛老所说,缝补旧衣般的针线痕迹,她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滚落下来。

    她曾想过,她定要活的比他好,要开心幸福要保养,让自己容颜不老,到时十几年,二十几年,如果有机会再见面,他已白发苍苍如老者,而自己却仍如少妇般,在街头相遇的那一瞬间,她可以解气而又从容的走过。

    他越是过的不开心,不幸福,比自己过的惨,她便更加的要幸福,更加的高兴的活着每一天。

    她没有想到,这一天来的太快,让她措手不及,在见到人的那一瞬间,什么解气,什么从容,什么幸福,通通都没有,如果一个人的生命中再也没有自己所爱的人的存在,她永远也无法得到真正的幸福,活着的人会比不幸的人更痛苦。

    她一边落泪一边用手按住胸口,只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好受,心口痛得喘不上气。

    葛老在旁边道:“圣主当时的情况,因为经脉延着皮肉全部爆开,模样实在可怖的不成人形,老夫已来不及细缝,几条擦着动脉的边,若是不缝合止血,恐怕便止不住了,所以这缝得有些丑,待后来长死便留了这些疤,不过这一个多月老夫用了圣药紫髓修肌膏,已经好了一半多了……”

    好了一半多?这还只是好一半多了?那以前的样子还能看吗?

    看着眼前像一条条蚯蚓般的丑陋疤痕,罗溪玉忍不住走前几步,然后慢慢蹲了下来,她目光不知所措的四下看着,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像尸体的人,会是那个被她养的玉树临风,用眼角看着她,让她滚蛋的男人?

    那时的意气风发哪去了?现在躺在这儿要博谁的可怜呢?罗溪玉泪眼婆娑,不由喃喃道:“以为谁会可怜你啊,你去找南狱那什么圣女啊,以为我会可怜你吗?我一点都不可怜你……”

    说完就吸着鼻子,眼泪糊在脸上。

    她有些贪婪的四下看着,低头,便见到他露在衣外的手背,手背上三条缝疤连缠着手指,疤口泛着缝补的白痕,此时正紧紧握着。

    “圣主手里握着一物。”葛老见状也看向圣主的手,他解释道,“圣主胎毒复发后,老朽探得圣主还有一丝呼吸,没有被胎毒完全夺去生命,只是胎毒乃是圣主在母胎中所带,缠绕这些年,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存在,想要彻底将其除去,圣主必也要元气大伤,就如割肉去骨,挖臂断肢般,甚至还要严重,却没想到代价竟会如此惨痛。

    老朽以为,配制出的上古解邪毒的药方,总会有两分把握,加上老朽连做了两份配以两份玉玲膏,这两份解药叠加起来总能有三分把握。

    可是老朽却料错了,原来这邪毒去不去,都是要圣主的命罢了,只不过是去的早一些与迟一些的区别而已。

    胎毒与圣主便如连体之婴,一个身体两种精神,共生共享,去一而死双,因此,即使老朽拼尽全力,集尽好友相助耗无数珍膏,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如今罗姑娘看到的圣主,只不过是用了好友的半瓶续命膏,才撑得这些许时间,而便是有这般逆天之药,也保不得什么,不知什么时候圣主便去了。”

    葛老不舍的流下泪:“其实,老朽心里都清楚,药医不死人,人若留不住,仙药也枉然,可是我就是不甘心啊,不甘心圣主将胎毒彻底去除,却无法活下来,明明圣主那么努力,那么坚持……”葛老声音哽咽起来,“罗姑娘,老朽无用啊,枉有神医之名,却无法留住圣主,在最后只能带来见罗姑娘最后一面。

    老朽只是想告诉姑娘,圣主心中只有姑娘一人,你看圣主这只手,他一路上一直紧紧握着,里面是他一直随身带着的雕玉兰花的掌梳,是姑娘给圣主梳头用的。

    每次圣主将手松开,老朽就拿着梳子放到他手上,圣主的心跳就会快上一些,生命力就会强一点,他一直是靠着这把梳子强撑着。

    罗姑娘,圣主的脉博越来越弱,如果若有什么事,老朽手中再无续命膏可用了,老朽求姑娘,能不能,看在人之将死的份上,最后的时候对圣主好一些,圣主一辈子痛苦挣扎,无欲无求,除了姑娘,再没有什么念想了……”

    罗溪玉听着不由的伸出手,拉他的手。

    结果却是怎么也拉不动,那手攥着死死的。

    她将他的手翻过来,可能是太用力,掌心似乎有些渗出血来,从两边能看出木梳的样子。

    罗溪玉见了,眼泪默不作声的落在了他的手指上,她用手摸着那梳子的柄。

    这是一把桃木梳,是她从苑子带出来的,罗溪玉不喜欢那些银制,琉璃制的梳子,倒不是为着其它,而是圣主不喜凉,那些金银琉璃梳子虽是精美异常,但却入手冰凉,为圣主梳头他不喜欢,所以她便一直用着自己的这把桃木梳。

    后来变成两人一同用的,自己用完再给圣主梳头,时间长了上面便缠绕着两人的发,虽然梳子样子普通,但跟着她的时间最为长久,也沾了她的香气,罗溪玉那次走的匆忙并没有将它带。

    她想起在自己走前的早上,自己为他挽发,每次挽发前都会用梳子给他梳一会头发,因为这样对头脑好,可顺理气血安神助眠,已经养成习惯。

    罗溪玉的力道早已练就的让眼前这个男人很舒服,一绺又一绺的她又梳得细心,连扯一下头皮都没有,那时是圣主第一次在没有梳完头的时候,回头突然握着她的手,连同梳子一起亲吻着她的手指,眸子是那么的深,笑着看着她,动作是那么温柔,细细的轻啄,一下一下,就像她为他梳头一般。

    这是圣主从来没有过的。

    也正是这样,才让后来变脸的圣主那么的陌生,也让罗溪玉那样的绝望。

    可是现在想起来,圣主那样的动作,那样的神情,更像是不舍的留恋……

    像是对自己要离开的最对告别与依赖。

    罗溪玉想着,想着,双手握着圣主的手开始发抖,想到她从黑洞离开,想到他每日守在她身边看着她与小银蛇玩耍,想着包袱里的地图与腰链,她不由的坐在旁边嚎啕大哭。

    外面听到女子哭声的十二剑不由相互看了看,然后目光若无其事的看向窗外。

    这个女子那么善良,怎么会真的见到圣主视而不见,葛老这几日让他们在这等是对的,他们也领悟这一切,都知道在她见到圣主的那一刻,一定会原谅的。

    而此时的葛老却是慌了神,在旁边连连劝道:“罗姑娘,可千万不能大哭,大哭伤身,孩子也会受影响的……”

    “孩子,孩子,葛老你眼里只有孩子吗?这孩子是我的,与你有什么干系,圣主现在都这样了,你还讲孩子,我走时明明好好的人,怎么转眼就变成这样,你们是怎么保护圣主的?

    啊,现在他不行了,要死了,你们抬到我这里来,说什么没救了没救了,没救为什么抬过来,没救就抬出去,抬出去……”可是说完就趴在他身上哭:“你快醒醒啊,就兴你赶我走,我就不能赶你走吗?你要不醒我就将你丢到门外去,你现在这个样子,谁会理你啊,又丑又难看,可没有美女多看你一眼了,你快醒醒,你若不醒我便真不要你了……”

    罗溪玉一边哭一边气急攻心的直摇晃他。

    葛老在旁边急得团团转:“罗姑娘,小心些,小心些你的肚子,哎呀,小心摇晃,圣主有些伤口还没好利索,圣主暂时醒不过来了,他神识一直是昏迷的,怎么唤都不会醒的,罗姑娘,你可小心些,你……”

    罗溪玉听罢大怒,她像护崽子一样护在圣主身上,脸上挂泪,扭头却对葛老冷冷道:“你真是枉为神医,口口声声说着圣主圣主,说什么我尽了全力,就是这么尽的吗?左一句圣主不行了,右一句最后一面,现在又咒他永远醒不过来,要不是你年纪大,我就让人把你赶出去。

    你是什么意思?见圣主醒不过来就打我肚子里孩子的主意吗?你休想,我没你们那么冷血无情,你说他不会醒,我偏就不信,你们走开,我就要他醒来看我一眼,我就要让他醒过来……”

    罗溪玉有些激动的用手臂挥开葛老,让他离远点,随即回过头四下看着圣主,然后用手摸着他脖子身上手臂的伤,又轻轻摇了摇他手臂,掰着手指,可是仍一点反应也没有,如果不是鼻间尚有气,真的便像死了一般。

    她目光急急的四下看着,心口不由又怜又痛,她口里喃喃道:“你别想死,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你要死了我找谁算帐去,你以为握着把梳子我就会感动吗?我才没那么傻呢,除非你醒过来告诉我,否则我才不会相信呢,你一定是被人家抛弃了才回来找我,我误会你了吗?那你告诉我啊,你亲口告诉我,别睡了,别睡了……”

    罗溪玉抽咽的跪在那里,抱着他念叨着。

    看着情绪如此激动的罗溪玉,加上生死不明的圣主,葛老错算一着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他想到罗姑娘会伤心,却没想到她会这般不管不顾的伤心伤身,足可见她对圣主的感情,不比圣主少一分。

    老头既是欣慰又是焦急,生怕因些真伤了肚子里的小圣主,他可就千该万死了啊。

    “罗姑娘……”他忍不住张了张口。

    罗溪玉突然起身,直朝外面大叫:“伙计,伙计,秀瑾,天南……”

    本来就在隔壁揣揣的人,听到声音,顿时打开门冲了进来,然后便见自家的夫人擦着泪的跪坐在一个……恐怖的人,应该是人吗?不是骨架吗,跪在他身边。

    这情景惊得几个人一震,顿时收住了脚步,一时面面相视。

    便是外面身惊百战的十二剑,在听到罗溪玉突然的大叫,都吓得一哆嗦。

    能不怕吗,里面的人若有任何好歹,哪怕掉一根发丝,那都是不敢想象的。

    “还愣着干什么?快点过来,把人给抬进家里……”罗溪玉怒斥着缩手缩脚的几人。

    秀瑾顿时反应过来,急忙让伙计上前。

    “罗姑娘……”

    “不用你们管了,既然你们放弃了,那就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我来接手……”罗溪玉擦干了眼泪,冷淡的扫了他们一圈,然后指挥着人将里面的男人小心的连板子抬到轿中。

    十二剑看着他们搬动圣主,不由上前想阻止,葛老却是在后面对他们摇了摇头,几人这才又缩回了手。

    医馆离程宅不过才两条街,很快就走到,她让人将男人送到自己房间,一到房间便赶了她们出去,她开始慌乱的去找桌上的水壶,水壶里一直是热水,下人知道她爱喝花茶,定时的会换水。

    慌乱间她不由打翻了一只茶杯,好不容易才稳定下情绪来。

    她凭什么质问神医,又凭什么说出由她来接手这种大话,是因为她看到了圣主胸前她以为不会看到的白芒,是的,是白芒,没有人比她更清楚白芒的意思,他需要自己的帮助。

    圣主身上从来都没有过白芒,她确定过无数次,她知道圣主杀过不少人,这种人身边无善人,恶人连鬼神都怕,谁会敢帮他,谁又会求他帮忙,恶贯满盈的人怎么可能有白芒,便是死了也不会有的。

    可是圣主胸前却出现了,从来没有白芒的人,现在出现了是什么意思,是代表着他还能活着,他还有未消耗完的因果功德在身?是代表还有救吗?

    罗溪玉回来的路上一直看着,就怕自己眼晴看光了,确实是白芒,很小很的白芒,小到要凑近了看,可是确实是白芒,那心情被冰透了心又用热水浇灌,冰火两重天。

    连杯子打翻都不自知。

    怎么能救他,怎么能救他?

    圣主不缺钱不缺物,甚至不缺药……

    罗溪玉想到了,她自己比别人多什么?无非是多了心中一枝玉兰花,对对对,她的功德玉兰花已经有五朵了,每天能得一小瓶粘稠有些发白的花露,只要喝一点就会觉得精神清爽,无论是有多精疲力尽,都如一股暖流抚过,还有玉兰,玉兰花五朵中有一朵不是白色,而是带着浅浅的水蓝色,不知是变异还是吸收了什么功德白芒,总之吃这朵玉兰时,即解饥,又会觉得身体状态好,感觉连皮肤上都像布了层温润的油光。

    罗溪玉手忙脚乱的将玉兰花摘了下来,她的玉兰果外人是不能吃的,只有她自己吃,玉兰果是自产自销,完全是功德白芒所化,不可转接别人,而玉兰花可治她身上的伤,对她最有效,只是别人喝了可能只有十分之一的功效,并不十分明显。

    可是露水却是所有人都可用的,安神,提神,又能缓解负能量,罗溪玉怀孕情绪低落的时候全靠着露水,才能睡着,熬过一日一日的不眠夜。

    她将今天还未采的五朵玉兰摘下放到桌上,然后打开柜子里的一只木盒,里面整齐的码着圆肚子五只的玉瓶,里全是装着她积攒下来的白色花露。

    其中一只还是早上接的,她伸手将其取了出来,又匆忙盖上盒子,拿着瓶子与盘中玉兰返回到床上,此时的她先将那蓝色的玉兰花摘下一瓣到嘴里,嚼动几下间便化成了一团细碎的花瓣肉,然后捏着那人的下巴,凑上前连着花汁将口中的花肉喂进去。

    “不疼,不疼,吃了就好了……”罗溪玉不断的揉着他那只紧握梳子的手,看着他手背用力的筋,就如同忍受着巨大痛苦一般,虽然表面看着圣主似乎陷入昏迷的沉睡着,可是谁又知道他是否是不能动,是否与什么在争,在斗。

    是否一直在痛苦的挣扎,总之,不会像眼下这般平静,罗溪玉喂一瓣花,便含几滴花露,花露已是淡淡的白色,入口即化,和着花汁一起喂进去。

    一边喂,她一边将手指搭在他手腕上,感觉着那脉动,很慢很无力,如同拉不动的轴带,没有电力的机器,看着那微弱的白芒,似乎随时会消失般。

    罗溪玉慌乱的取了一朵,一边喂一边哽咽道:“景狱,景狱,你别走,好不好,你再留一会儿……

    你再看我一眼好不好,你知不知道我怀孕了,已经七个多月了,也不知是儿子还是女儿,你摸摸看好不好?”罗。

    溪玉将他的手拉到自己的肚子上,“你不想看看他吗?他会叫你父亲,叫爸爸,你一定会喜欢他的……”

    她一边眼泪含眼眶,一边抖着手将瓶子里的露水往他嘴里滴,一滴,两滴,直到一瓶光了,又取来一瓶,如此反复。

    不知过了多久,葛老与十二剑一直没有离开,而宅子的人也不敢赶他们走,个个战战兢兢,秀瑾更是团团转,夫人怎么能与一个男人单独在屋里呢,虽然那个男人病得快死了,但是这等损坏名声的事如果走漏出风声,可怎么办啊,她熬啊盼着程老爷子回来,甚至找人到书院去了两次。

    可是待程老爷子回来,却是对葛老又是敬茶又是行礼,还让人收拾几间房子出来,宅子里别的不多,就是房间多,供这些人居住。

    这是怎么回事,秀瑾一头雾水,难道那是程家的亲戚?或者是夫人弟弟?还是什么亲人?可是见些状况,也总算明白这些人是程老爷子和夫人认识的人,不知道便罢了,知晓便不得待慢,眼瞅快要做晚饭,自然让厨房多做一锅米饭,饭菜丰富些。

    可是这些人哪能吃得下半粒米,个个都望着房间,可是夫人不让任何人进,还让人送进两盆热水,这是干嘛?秀瑾大惊失色,这单独在一个房间,还勉强可以说是治病,可是这水和布巾?这是清洗伤口?还是要如何?

    就算是亲爱,就算是亲弟弟也得在男女大防,如此,如此……实在是与理不合。

    可看向程老爷子与葛老,却是只见焦急不见阻止或冲进去。

    这是怎么回来?秀瑾完全摸不着头脑,难道,难道……她看看程老爷子,似乎又不像的样子。

    时间便是这样而过,这些人都没有去休息,几个黑袍人只是抱剑坐在地上放着的藤垫上倚墙坐着,而葛老一直在喝茶,频繁的程度与紧张成正比,几个伙计去休息,只剩秀瑾与哥哥,最后也被程老爷子撵去休息了。

    一夜的时候过得极快。

    罗溪玉将玉兰花泡在水中,热水一浇,玉兰花瓣便变得透明起来,慢慢的融化在水中,用那水罗溪玉给圣主一点点的擦身,那些花瓣她喂了不少,也许用花瓣水擦身伤口能好的更快。

    她累的满头大汗,就如同又回到在天渊山脉的崖下时,为了救活他,为了让他苏醒,她所做的所有的事一般,在擦在后背的时候,肩膀那一片银色的鳞片,此时都掉的光了,只剩下入肉贴骨光秃秃的疤痕,她小心用着玉兰花水不断的擦洗,连他握着梳子的手都擦着。

    擦完又给他干净的挽了白衣,做完这一切,她坐在床边给他把着脉,脉像好了点,真的好了点,感觉到有一点点平稳,似乎有力了点,她极为高兴,她看他握梳子的手,虽然还是握着,但没有那般用力了,只是牢牢拿着不放手,她是无法抽出来的。

    她只得握着他的手,看着他,然后用脸不断贴着他的手背,不知不觉间,便睡了过去。

    而门外的黑袍人一夜未睡。

    天刚刚亮,便见那门突然被打开,罗溪玉头发有些乱,衣服有些皱的走出来,“秀瑾,秀瑾,厨房的人起来没有,把火升起来,我要做点汤饭,还要做糕点,他饿了,他饿了,快点快点……”女子不知是高兴还是有些神经质的念念道,脸色竟是出人意料的红润,脸侧还有几丝睡痕。

    作者有话要说:寒冬过了,春天还会远么,亲亲亲亲亲亲爱的们想看什么?尽管说,不超尺度的我尽量写

    还有还有,有妹子帮忙建了读者群,放一下: 174802419← 这号不错哦,进来419~啊亲

    咳,大家可以进群聊哦,有神马意见说出来我会看的,并且,欢迎勾搭=3333333333=

(快捷键 ←)上一章:第 96 章 返回《重生之香途》目录 下一章:第 98 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