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香途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 98 章

章节目录 第 98 章

文/月下金狐
重生之香途 本章字数:7419 重生之香途txt下载
推荐阅读:英雄联盟之超然存在 超级副本APP 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 我是诸天 晴雯的如梦令 伯爵的侵略指南 草木之零 凤嫡谋 金属核心 我的前世哥哥
    罗溪玉有多久没有这么开开心心的做饭了,自从来到程宅,加上她怀有身孕,厨房基本都不用她动手,而此时谁也说不动她,她挺着肚子进了厨房,高兴的挑拣着新鲜的蔬菜,拿来最好的白面,买来最鲜嫩的豆腐,摘来最新鲜的荷叶,让人将火给升起来,她挽起袖子鼻尖带汗的做起那人最喜欢吃的荷叶蒸豆腐丸。

    还顺手弄了什锦蜂窝豆腐,有营养补身又补脑的奶汤鲜核桃仁,还有他喜欢的金丝小酥饼和拔丝苹果,本还想弄些粉蒸肉,但想到想身体虚弱,便将厨房昨夜炖的猴头菇炖竹丝鸡,用营养的鸡汤装了一小碗,然后急匆匆的端了去。

    端进去的时候,她的房间里外面站着十二剑,见到罗溪玉不由转过身叫了声罗姑娘,个个面似有愧意,毕竟为着圣主罗姑娘这般挺着大肚子,操心忙碌还要忙里忙外,可能一夜都没睡。

    要说东狱,历任圣主的夫人有孕,只要是怀上了小圣主,他们都要比对圣主还要恭敬,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那都是最低标准,夫人的任何要求都要满足,可是换成罗姑娘,真是让人无脸又愧疚,不仅怀着孕被赶出了东狱,一个人长途跋涉的回到五洲,现在还要是亲手照顾圣主,比之历任夫人连百分之一的待遇都没有。

    罗溪玉本来是要对他们视若无睹的,但是他们这般一局促一开口,她就又心软了,明明这些人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高人,可偏偏在她面前像一个个犯了错的孩子低着头,让人怎么气得起来,一时间心口的憋气也不知不觉消散个空。

    她不由撇了他们一眼:“不吃饭那就一顿也别吃了,待着成仙吧,还有你们这一身黑袍要吓唬谁啊?这里是五洲,不是东狱,就算你们不怕官府,我们还想安心吃口饭呢,这里是程宅,赶紧换身衣服,想继续待着就别给人家惹麻烦。

    还有,厨房给你们留着饭呢,猴头菇炖竹丝鸡我让她们装了一盆,赶紧吃去,别让厨房的人热一遍又一遍,当自己是大爷啊?”

    以前罗溪玉被圣主买下来的时候,这些黑袍十二剑个个拿鼻孔看她,当她是蚂蚁一样视若无睹,路上她还伏低作小各种讨好呢,现在呢?完全反过来,大有一种由奴到王的雄起感觉。

    看着他们瞬间不见踪影,估计听到猴头菇炖竹丝鸡,那肚子就跟雷响似的,她这么一说都跑去厨房吃了,能不饿吗?一天一夜都没吃了,武功再高有什么用,那也是人,也得吃饭。

    罗溪玉端着木盘转开眼,看着程老爷子正抱着宝儿呢,宝儿刚睡醒,见到罗溪玉就要伸手要抱,罗溪玉急忙过去亲亲他的小脸蛋儿,“老爷子,厨房我都给宝儿留着饭呢,你让刘婶看着点,别让他光吃点心,让他多喝点汤。”

    “哎,我晓得。”程老爷子低声道:“快进去看看吧,半天没动静了。”

    罗溪玉这才点点头,又亲了亲宝儿这才进了屋,她刚醒来的时候,是听到那人的肚子响,那饿的肚子响,罗溪玉不知道人有多饿,才会发出那么大的声音,想到一群男人着急赶路,自己都不吃上了,未必每顿都让圣主吃点,一天能让圣主吃上一顿都是好的,他们的习惯性情,她早就清楚了。

    再见圣主躺在床上,睁开了眼晴,罗溪玉当时有多惊喜,她把着脉,脉相不似那么无力,与昨夜似有似无简直天壤之别,她当时高兴极了,摇晃着他叫圣主的名字。

    圣主的目光向她看去,她简直高兴的语无论次,急忙让他休息,然后说去弄吃的便出了门。

    而此时怀着激动又紧张的心情进去时,便见葛老正站在床边扒着圣主的眼皮,然后看着耳朵,然后摸着他的喉咙和脑后的几个穴位,接着面色极为凝重的反复把着脉顺福。

    罗溪玉见到此,本为喜悦的心,顿时一沉,她看到圣主仍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似乎没有反应,虽然睁着眼晴,但状态似乎不对劲,此时也顾不得之前与葛老说的重话,她急忙走到床前,将手里的盘子放到桌上,然后看向葛老。

    葛老正一手捻着胡子,一手摁一会脉象,一下松一会再摁,反复的确认。

    难道脉象有问题?罗溪玉的脉是葛老教的,因有药铺,她也经常会给人把脉,技艺也已算是成熟了,但仍无法与葛老这样神医相比,一样的脉象,葛老所能看到的更为深远。

    半晌他才睁开眼晴,放下手,脸色显色十分不好看,一直默不作声的沉思着。

    罗溪玉忍不住摸着床沿道:“葛老,圣主怎么样?我之前把过,觉得脉象平稳多了,昨夜你不知,那脉仿佛要随时消失一样,把我吓坏了……”

    葛老在医人时最是投入,旁若无人,此时听到罗溪玉的话,才清醒过来,看了她一眼,这才点点头:“罗姑娘,真的不知该怎么感谢你,老朽虽不知道你如何做到的,但确实是你将圣主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圣主撑到昨日已是极限,在见到姑娘后心愿已了,失去那一股劲力,很容易就去了,但是老夫把脉象,圣主此时的脉极为平稳,身上的经脉也恢复了不少,心脏血液也流通有力,应暂时没有性命之忧了……”

    这般一说,罗溪玉并没有立即松一口气,她看着葛老凝重的表情,这根本不是告诉她圣主无恙该有的神情。

    她目光看向躺在床上,睁着眼晴,此时看起来像是无什么焦距的圣主,加上葛老说完的沉默,让刀顿觉得一股压抑的气氛蔓延开来。

    她意识到什么,不由有些颤的伸出手,然后放在圣主的眼前晃了晃,慢慢离得近再晃了晃,可是那眼晴却无任何反应,只是直直的看着上方,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这绝对不正常,这是怎么回事,她伸手把着脉,可是把不出来,脉虽然是极度虚弱,是大病大损之后的脉象,补一补养一养应该无事吧,那其它呢,她把不出来,如何都把不出来。

    她不由反手握住圣主无力的手,刚才她光顾着看到他睁开眼晴了,光知道他饿了,只看到他目光动了动,无焦距的看向自己了,他没有说话,可是她以为是大伤过后,没有力气,她当时太高兴,只顾着只想着给他做吃的,却没有发现异样。

    “葛老,葛老,怎么回事……”罗溪玉有些颤抖着问。

    葛老叹了口气,“罗姑娘不要太伤神了,先坐下吧,容老朽慢慢跟你说……”

    “圣主的五感是从出生便有的,他的习性与胎里母体所服的一种银鳞蛇极为相似,五感强而畏冷怯热怕水,却是一种爆发力极强的罕见蛇种,四狱如今这种蛇已经灭绝了,他的生命力极强,但每爆发一次便是缩短一次寿命,满十二次就会爆体而亡,是万蛇之王,也是最为短寿的一种蛇王,而越是蛇王,繁衍力便越弱,这种习性也决定其灭绝的命运。

    而圣主之所以是残次,便是因蛇毒无解,以毒攻之,最后一毒抗过后,便是发自身,化蛇力为已用,天下无敌,若是失败便会当场毒死毫无存活的可能,但有一种可能比成功更罕见,那便是圣主这种情况。

    体内的蛇毒最后被一种蛇吞噬,形成了胎毒,胎毒虽欲取婴而代之,但因婴孩生命力强劲,使它无法完全占据,只能寄存在身体,从圣主未出生,这种争夺便已开始了。

    圣主拥有历代圣祖无法匹敌的力量,但是相对要忍受历代圣祖无法忍耐的痛苦,而这种力量也与体内胎毒一样,用一次便与危险靠近一些,待十二次用完,便会像银鳞蛇一样爆体而亡。

    这一点罗姑娘已经知晓了,老朽要说的是,圣主算幸运的,成功的去除了胎毒,存活了下来,相对的也要失去一些珍贵的东西,比如……五感……”

    “五感……”罗溪玉喃喃,一时间脑袋有些空白,但随即便清醒过来:“五感,失去?是什么意思葛老,不会是,不会是……”意识到什么她脸色“刷”的苍白起来。

    葛老此时的脸色不比她好一分,“老朽也不知圣主这五感是胎毒所拥有,还是圣主融于胎毒之血自身所拥有,所以无法分辨到底是彻底失去,还是暂时封闭,从脉象中看,圣主体内因经脉寸断,数处血堵严重,而严重之处莫过于头颅……”

    “老朽虽有些医术,但头颅乃是人最神秘的所在,所有精神五感都聚集在其中,其中构繁复至极,其中最细只有牛毫般粗细,若有淤堵老朽也分辨不出,若是状况轻微,老朽的金针倒可代行一二,但圣主这样的情况实在太过严重,五感恐怕已彻底封死,如此严重的淤堵状况,恐怕损伤已造成,便是恢复也未有常人的百分之一……”

    罗溪玉听着简直是摇摇欲坠,葛老拐着弯的说,极婉转的道,这些话她在脑中绕了数圈,才总算听明白了,就是圣主现在眼晴看不见了,鼻子闻不到了,口不能言,耳不能听,五感全部消失了,精神恐怕也受到了损伤。

    可是,只是植物人便罢了。

    但葛老所说,他也不确定圣主内里是否还存有意识,如果圣主并未完全丧失意识,如果还尚存一二分,那……那要怎么办?那种感觉比杀了自己还在难受,更难以想象,如果换成是她,她一定会疯掉。

    如果罗溪玉此时手里端着盘子,一定会摔到地上,因为她现在手抖的厉害,做菜时的喜悦被此时巨大的悲意击打的支离破碎。

    “圣主……”她不知道自己原来这么能哭,在她还是程兰的时候,她从不曾这般掉过眼泪,她一直以为自己的眼窝子深,轻易是不掉泪的,可是现在,她却觉得眼窝浅的要死,只要一点点,一点点的消息,都会泪如雨下。

    “怎么办,要怎么办?”罗溪玉不知所措的用手摸着他的手指,那手指又恢复了无肉的骨架模样,甚至比初见他时还要瘦的皮包骨,全是骨头,那丰润如玉呢?那如玉竹般的节指呢?

    老天为什么要这么对待他?

    她哽咽的一根根掰着他的手指,然后将手放入他的掌心里,他什么都听不见,什么也看不到,自己要怎么把心意传达到他心里,罗溪玉的眼晴这几日哭的都快化为了水,一滴滴的掉到圣主的手背上。

    等到掉了六滴,那手竟似乎有反应的一动,他似乎感觉到什么,手指慢慢的动了动,然后微微的收拢起握住她的小手,她的手一直是那么柔若无骨,摸起来冬暖夏凉,圣主一直是很喜欢的。

    罗溪玉感觉到那手动的时候,她声音微微一顿,都忘记擦脸上的泪,定定的看着,只见圣主仍然那样平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眼晴毫无焦距,甚至都没有眨一下,只是此时他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出话来。

    只是手一直握着她的手,可能是许久不曾动过,指节动作极为慢又笨拙,摸索着手中的柔软,像是在分辨什么。

    他慢慢的摸手腕,然后顺着手腕又摩挲到手臂,在小手臂处停了下来,然后用拇指慢慢摩挲着那里。

    这样的情景,就像第一次在苑子里见到她那时,他也是这样的摩挲,那时他就是停在这里,被她从手中慢慢的抽出,罗溪玉看到此,看到那熟悉的手指在移动,做着无比熟悉的动作。

    她再也忍不住的放声大哭,她的手紧紧的握着他的手,然后趴在他身上,抱着他的腰,哭得肝肠寸断,她哭着念他的名字,“景狱,景狱,景狱……”

    “葛老,他是圣主,是他,他还在的,他没有失去意识,他还是圣主,可是,葛老该怎么办?可是,怎么办,谁能来救救他……”她哭的哑然失声,不由痛苦的将手放在嘴边啃咬。

    似乎只有痛才能让她有片刻的清醒。

    可是眼前这个人,他已听不到,看不到,更说不出话来,他只能伸出勉强能动的手慢慢的摸着,摸到她的头,停顿下,摸到她的肩膀再停顿下,然后停在她的后背,然后缓缓的上下的抚着,像是以往习惯的动作一般。

    他是不是知道她在哭?

    那样类似于安抚的动作,彻底引爆了罗溪玉的泪腺。

    为什么,他受了那么多的苦,老天你怎么忍心还要剥夺去他的眼晴,他的耳朵,他的一切,让他这样痛苦的活着,比死还要痛苦的活着。

    于心何忍,于心何忍啊?

    而圣主的动作,葛老如何没有看到,当初在苑子见到罗姑娘时,圣主就是那样摩挲着罗姑娘的手臂,这一点因葛老未闭上眼,当时看得清清楚楚。

    他震惊有余,不由一咬牙站了起来:“罗姑娘,你且照顾几日圣主,老朽要到老友那里跑一趟,看是否有激发五感的药物,便是没有,老朽也要寻一些去瘀的珍稀药草来一试,哪怕只能恢复三成也好……”

    眼下没有更好的办法,若是以往,葛老定是不能离开圣主半步的,但是现在有罗姑娘照顾,他极为放心,放心之余便想到好友那里还有一种可续筋续脉的稀少珍药,只是老友视之为命,可是此次也是没有办法,他必是要厚着脸皮再去一次,哪怕要花再大的代价也要取了来。

    因这淤血寻常的草药根本无法彻底去除,且药效极慢,几年,十几年,到时便是去了,也丧失了很多知觉与功能,而这种淤血对于习武之人,却要容易得多,只需以内力冲动经脉,血活而淤消,可是偏偏圣主经脉全断,无法运行内力,比之正常人都不如,如此必得先续经脉才能通淤血……

    葛老片刻不敢有担耽误,而罗溪玉已是哭哑了嗓子,哭干了眼泪,她重新打起精神,从他怀里起身,然后伸手将他眼晴给抚上,一直这样睁着眼晴不眨眼,对眼晴的损伤极大,她不想等到葛老带着药回来,他的眼晴却又出现了毛病。

    她擦干了脸上的泪,然后亲了亲他的瘦削的脸畔,然后伸手去拿桌上的粥碗,这是圣主最喜欢的鱼肉粥,她做的一点都不腥,鱼肉已经化进了米里,带着一点点鲜味,吃着很爽口。

    不知圣主是否还能吃出她做的味道,以前他嘴巴刁的时候,吃什么都皱眉,嫌这个腥了,那个咸了,有时候挑剔的她都想将饭碗扣在他脸上,龟毛的惹人厌。

    可是现在,她便想他能再挑剔些,也恐怕挑不出了,她难过抽了抽鼻子,尽管心头难受的要死,可是,她不想他挨饿,他现在什么也听不到,看不到,说不出,饿了,渴了,凉了,难受了,她通通不知道,孩子不舒服还能哭一哭,可是他连哭都做不到,那样的可怜,那样的难受,她几乎感同身爱,即使更难过,也不想他饿着肚子。

    此时粥还温着,她用勺子舀了半口,粥放了一会已微微粘稠,口感正好,她将勺子轻轻送到他嘴边,轻触他的嘴唇,大概是闻不到也看不到,他不知是什么,并没有张口。

    直到连碰了几次,嘴唇沾了粥,他才张开了嘴,吃到了粥,大概是饿了,他咽的极快,几乎没有嚼几下,罗溪玉为方便喂,移近了他,然后一口口给他细心擦嘴喂着粥。

    喂完了粥又喂了几勺水,然后给他擦了擦嘴角,“慢慢吃,还有很多呢,饿了好,感觉饿身体就要恢复了,我还做了你爱吃的豆腐丸子,以前总嫌丸子的豆腐有点老,这次我用了嫩的做了,你吃吃看,看看好不好吃……”

    罗溪玉喂完了水,便喂了一口丸子,以往圣主遇到美食,必是要慢慢的嚼多品味一会儿,因对于他苛刻的五感,这样的对口的美食对自己而言实在是难得的享受。

    可是此时的享受,却是如嚼蜡一样,只嚼几下便咽了下去,什么都不挑剔,喂什么吃什么,这是多么省心的事,可是罗溪玉却是一边哭一边喂,圣主什么味道也吃不出来了,无论好吃的不好吃的,以前她总想如果圣主不那么挑剔有多好,可是此刻到来的时候,她却又想要回原来的圣主,原来那个吃什么都嫌弃,遇到喜欢的不说喜欢,只叫她下次再做的龟毛圣主。

    她将鸡汤一口口喂给他,伸手摸着他的腹部,还未饱,可是她不敢再喂,不知他多久未进食,喂得太多恐怕伤了胃,她擦干了眼泪,又敷了点粉盖住了眼角的红。

    这才让人将盘子碗收拾下去,然后用布巾沾了水给他擦身体,让他好清清爽爽的,圣主只是失去五感,身体还是能动的,只是因这样长时间的躺着,恐怕一下子动不了。

    她便叫十二剑进来,她不能只等着葛老,不敢将希望只寄托在葛老的身上,她也要想办法,哪怕帮上一点是一点,挽回一些是一些,即使他不再恢复成以前的样子,至少也要像个正常人一样。

    她让十二剑给圣主按摩,因为圣主全身经脉已断,无法输送内力,如果让他能尽快的起身,能下地,只得按摩,让他恢复的快些。

    显然十二剑的手法好,罗溪玉因见过这种长期卧床的康复疗程,便让十二剑一点点的揉着手臂腿上的肌肉,大概是感觉到了什么,圣主全身紧崩有些紧张的绷起,手紧紧的握着,似乎是对未知的愤怒,又似乎是恐惧。

    他拉着罗溪玉的手,似乎用力的往他的方向拉,似乎要保护她一般,随即又松开手,自己攥住,似要她自己走,不需要再理他。

    别问罗溪玉如何知道,如何解读,她就是知道,圣主一直都是这样的,把生的机会留给她,自己默默承受,罗溪玉这一次绝不允许他逃开,双手用力的抓住他的手。

    无论他怎样笨拙的要甩开,都无法得逞,随着十二剑的动作,他似乎感觉到身体一阵阵发热,似乎能动一下,腿甚至弯曲,才终于慢慢的松懈下来,也任罗溪玉握着他。

    直到连按了两个时辰,僵硬的身体才终于柔软了些,罗溪玉让人抬进浴桶,里面兑了玉兰花溶水的汁,然后与十二剑一起将圣主扶进了浴桶。

    罗溪玉不知玉兰花对圣主的身体淤血有几分作用,哪怕只有半分,她也要试,她将圣主泡在水里,给他擦洗着,然后用水给他洗着耳朵,眼晴。

    泡到水凉,给他换上干净的衣服,舒舒服服的回到床上,罗溪玉洗干净手,将那朵浅蓝的玉兰挤出浅蓝的汁液,然后小心的滴入圣主的眼晴与耳朵里。

    圣主极不适应,几次要移开头,罗溪玉无法解释给他听,他听不到,只得每每亲吻他,让他知道是自己,知道是自己后,他就会平静下来,一动不动的任她滴进水进耳中。

    罗溪玉也是瞎猫撞到死耗子,待到晚上,她用布巾给他擦脸耳朵的时候,却发现白色的布巾上有一层浅浅的红色血汁,这是不是排出了体内的淤血,她心中不由燃起了希望。

    晚上抱着他睡觉的时候,她抱着他手臂,在他耳边说了许多话,他一句也听不见,却只是不断的动着头,似乎要听清,又似乎想要摆脱这种听不清的状态一样,在罗溪玉看到他耳朵微微动了动,手握着她死紧,似乎知道她在说话,却不甘心听不清一般。

    这样的反应,比昨日不知好上多少,她不由的又是喜极,又是哽咽,急忙起身从柜子里拿出瓶子,又给他眼晴与耳朵滴了两滴花汁,这一次,他老实的躺在那里任她摆弄,弄好后,罗溪玉慢慢躺在他身边,忍不住的凑近他,有些贪婪的不断的亲吻着他的脸颊,眼晴,和耳朵,喜极而润的眼泪落在他脸上。

    而他,却是一动未动,前所未有的平静,只是大掌用力的握着她的手,紧紧的,不放松。

(快捷键 ←)上一章:第 97 章 返回《重生之香途》目录 下一章:第 99 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