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香途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 102 章

章节目录 第 102 章

文/月下金狐
重生之香途 本章字数:5026 重生之香途txt下载
推荐阅读:伯爵的侵略指南 我是诸天 金属核心 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 晴雯的如梦令 超级副本APP 草木之零 我的前世哥哥 凤嫡谋 英雄联盟之超然存在
    尽管全身筋脉断裂,尽管是废人一个,但毕竟是四狱第一人,毕竟多年的功力境界还在,甚至于,他比葛老更清楚自己的状况,因为习武到了入秦之境,能够清楚的自我内视,比之普通的武功运行周天更比清晰无比。

    所以他知道自己体内经脉断裂的程度,甚至在醒来时发现五感全失时,他甚至是有些放任的,绝望的,破罐子破摔的态度,可是还是那双温柔的挽回了他。

    他是东狱的圣主,说一不二,他是暴劣乖觉的王,无人不恐惧,他与蛇同在,与其习性相近,冷酷无情,自私,疑心极重,甚至不轻信于任何人,在他心中,蛇在都比人要来的可靠。

    因为是这样的一个人,所以他忽视着体内的伤痕累累,及破损严重的身体,任着人折腾,连葛老都不知道,胎毒其实并没有除去,胎里带出来的毒怎么会那般轻易的除去,葛老说的没错,他早已与胎毒混而一起,水中有油,油中混水,永远也分不开,除非水油同尽。

    而他现在坐在这里,便意味着胎毒还存在着。

    其实也可以说它已经死了,因为他所产生的神智已死,背后的毒鳞消失,是因为干涸的身体在无营养可吸收时,将其强制的吸收进身体。

    从此,再没有另一个异人的存在,而他是自己与胎毒的主宰,并成为了真正的圣主,真正的圣主凭借着体内毒胎化为的蛇之黄精,完全可以重塑经脉,这也是历代东狱圣主无敌存在的原因,强大的修复力。

    在圣主慢慢了解到这一点时,他开始沉溺在女子无微不对的温柔中。

    他的秘密无人知晓,就是葛老也不清楚,在他们眼中,在这个女人眼中,自己是个废人,一个废人是没有要多看一眼,便是葛老也曾放弃过,这一点他清楚,十二剑是与他同生同死的存在,生下来便注定,唯有这个女人。

    伤害过她后,她可以愤怒,可是驱赶,可是极尽嘲笑的说尽落井下石的话,可是最后,只有她将自己放在心在,只有她将自己照顾得无微不至,在他已经是个废人之后,待他比最初更好。

    对于一个多疑的蛇域之王来说,这是一种异样的能让干涸的心脏充盈起来的感觉,奇妙的让他无法做出任何举动。

    彻底的被他所信任,葛老用了二十五年的时间,十二剑被他所信任,要用一辈子的时间,而这个女人,他不知道用了多久才接受她,他只知道,这个女人,就算自己聋了,哑了,瞎了,躺在床上,甚至缺手缺尾,她都不会弃他而去,她会在骂过哭过之后,留在他身边,照顾着他……

    在他自己都未察觉的时候,在两个人最情浓的时候,他就在一次又一次的试探,在沙海时,在天险崖底,甚至于赶她离开,也许在这个骨子里冷血无情的男人潜意识里,他利用着一切的死亡危险在无时不刻的试探一个人。

    所有都逃不过他的掌控,一丁点假心假意都骗不过最冷酷无情的蛇目,一点一滴,一遍一遍,直到现在,他才终于彻底的相信,在自己一无所有之后,这个女人还愿意爱着他,不离不弃。

    他生在蛇狱,未出生便服蛇毒,骨子里便有着蛇阴险又冷血的习性,所有人都知道蛇是冷血动物,却鲜少人知道它们只是不轻易相信罢了,如果一旦接受,那将是一生一世的牵绊,便是下一世都会执着的寻去。

    一直寻觅寻找属于他们最信任的温暖。

    尤其是对圣主,这种无所保留的感情,对于从来没有尝过任何感情的他来说,实在是宝贵之至,奢侈之极,所以他贪婪的想一而再,再而三的沉浸其中,便是知道自己的经脉可自行修复,他都强行使其连接不上,让那女子每日早中晚,一遍一遍的为他把脉,一心一意的扑在他身上,为他清洗为他安。

    再没有比这种更让他放心而舒畅的事,带着那种自私与任性,圣主掩盖着一切,阻止的自己的恢复,拿着身体当儿戏,只求短暂的温暖,自私自大自利。

    而这一切终于在今夜差点失去她后,清醒过来,若她不在一切还有什么意义,还有谁为他执汤勺亲密洗耳,这个一向自我为中心的圣主,便是想通后,也是带着自私的目地,想要长长久久的留住她的心意,来服务自己。

    深情在蛇之血脉上,似乎永远也不存在一样,可是偏偏又是用起情来最深之人,这种劣根性隐藏极深,爱他的人也许用一生的时间也想不明白,但霸道的他们,只需将人留在身边,长久的奴役陪伴即可,只对他一心一意,任他予取予求,其它的他不会想,也全不在意,完全随心行事,喜怒无常。

    这便是真实的蛇域的王,所有的人都被其外表所迷惑,而其自私的本质,复杂之极,最情深最冷血的一面,足以让所有人远离,却又使人前赴后继。

    圣主吐出了一口黑血,一条经脉中的毒血让他吐了出来,在他不再压制那些疯狂修复的经脉,他彻底融入胎毒后,便可在短短一日全部恢复,这是连葛老不清楚的事,因为历来圣主的恢复力都要在五日以上。

    不知是彻底融入胎毒之后性情大变,还是生死之间的看破堪悟,整个人都去除了死气沉沉,多了几分阴险,他伸手擦去嘴角的血,在黑暗中扯了扯唇角,眼中有光亮一闪而过,再无那如暮霭般的老者,也无胎毒压身的沉重,仿如用温暖与冰冷相融,获得新生一般……

    罗溪玉这两日每日服用一颗葛老给的白色丹药,连在床上躺了三日,把脉时都觉得脉象极稳,身体又恢得如初,而肚子里的孩更是动的频繁了,淘的让人牙痒,不知是孩子大了还是如何,月份小时还尚能用露水诱得它睡一会,这大了露水反而有些不买帐。

    在肚子里时不是地的踢踢手脚,让她着实苦不堪言,她不知道别的孕妇难不难受,但对她这样的体质来说,简直是难受要命,“宝宝你乖一点,不乖妈妈不喜欢你了……”

    在动的厉害时,她会抱着肚子半吓半埋怨道,孩子不知是不是听得到,竟是能停一会让她喘口气,不过很快来就又不耐烦起来,每日单是应付它,罗溪玉就得耗上大半精力,头痛的很,暗道这孩子没出生就这么折腾,可别跟他爹一样是个混世魔头才好。

    秀瑾这几日和个小丫头一直在她身边伺候,都被吓坏了就怕真有什么事,厨房现在都不让进了,什么饭菜只要她说一声,保准一模一样的送了来,不让她沾一点手,受一点累了,笑话,这可是人命关人,可不敢再这么操劳孕妇。

    罗溪玉在院子里四下走动,秀瑾紧跟旁边,两人边走边说着话,她想到什么不由道:“有个事儿忘记跟夫人说了,之前不是有处闹了灾荒,这破漏屋檐偏逢雨,又赶上暴雨,山石下落农户房子都塌了,现在那里听说灾民遍地,不少人无家可归吃不好穿不暖的,我与我哥还寻思,要不要夫人你说说,拉些粮食被褥去呢……”

    秀瑾这么一说完,罗溪玉只觉得熟悉的一道:“咔嚓”声传来,第六支玉兰要开了……

    罗溪玉转过头,目光特别坚定,还带着一丝兴奋与振奋的道:“东阳城吗?去,必须去,你让你哥准备一下,手里所有的余钱全部买米买粮,布匹与药一样都不能少……”

    这都是功德,这都是送上门来的大把的白芒,天知道她现在多么需要玉兰与露水,这东西是好物,不止圣主要用,自己也要用,而每日的那一点,就如几分钱掰着花一样,实在是不够用。

    “东阳城外多少人受了灾?”

    “听说不少,这次挺严重的,连城墙都倒了五分之一,本来就是个穷城,城里的富人个个扣嗖的,掏个钱修城墙都跟割了肉似的,难民都没人管,只能上报朝廷,可是远水解不了近火,那些农家的都没处可住,也没粮可吃,听说还压死了不少人,怪可怜的……”

    “有人掏钱救济了吗?”

    “听说东阳城每日只给难民发放一碗粥救济,枫家庄的一个永大善人捐了两车粮,但是只够吃几日的,其它都是说动一些商户捐些积压的旧布旧衣,毕竟如果不救济,那这些难民为了逃生,很可能进入周边的两大城,到时可就不止这点粮草打发了,九牧城出在也有动静了,估计隔两日应该会有善人捐一些。”

    罗溪玉点点头;“既然如此,我们便早行一步,手里的余钱大概够买十余车粮,一车药材,两车衣被,这些也是怀水车薪……”是啊,撑死能顶着半个月,才能得多少白芒,可是再多钱也不够了。

    罗溪玉想了想不由目光微微一动,看向了放置在另一侧屋中的黑棺,她可知道里面有不少好物,不由挺着肚子转了脚跟朝那屋子走去。

    十二剑习惯布在黑周阴影里,他们想让你忽视,你是绝对找不到的,就跟人的影子一样,不过罗溪玉一进去,就都冒了出来。

    “轿子里有没有金子?”罗溪玉问的理所当然,这些人在程家白吃白住,难道不用掏银子吗?况且没钱就罢了,偏偏圣主有钱,多的砸死人,拿点出来又怎么样,赚了功德有了玉兰,还不是全进了他肚子里。

    本来以为要费些口舌,结果十二剑一听罢,二话不说,便把黑棺里的箱子全搬了出来,八口啊,一打开,里面码得整整齐齐的黄金,简直能闪花了眼,一箱箱的珠宝,那荧光都能当夜明珠使,有一颗大珠子快有半个拳头大,简直是无价之宝,连秀瑾都看傻了眼。

    葛老早就吩咐过,罗姑娘已经是圣主夫人,当家主母,何况现在还揣着小圣,所有要求都要满足,一定要让她心情愉悦,别说是几箱金子珠宝,就是让他们趴下来当马爬着,他们都要照做。

    罗溪玉哪能真拿那么多,不过是让秀瑾取了口袋装了二十来个十两金锭,她之前拿惯了钱去布施,做得倒也心安理得,想想他们住的都是黄金屋,吃饭都用翡翠黄玉碗装,连根筷子都价值连城,拿点黄金做好事算啥,吃她的住她的,还赖着不走,收点住宿费理所当然,至于这住宿费的价格太高,罗溪玉连想想都没想。

    有了钱就让天南将钱换成米粮雇镖局往九阳城送,能得多少白芒算多少,尽量抢着先,别让好事都让别人做完了,还有送钱的事抢着干的,估计上天下地的只有罗溪玉这么一个了。

    搞定玉兰的事儿,罗溪玉心虚的去看了看圣主,葛老回来,她轻松了许多,因葛老从好友那里带回些对圣主经脉有好处的药物,这些东西需要内服外用,尤其需要泡,葛老往浴桶里撒很多古怪的东西,还有皮屑之类,撒完那水都鼓泡,然后让圣主坐在水里,试图养气运功,吸收水里的物质,如此反复能起到修复经脉的作用。

    那东西肯定不会是像泡澡一样舒服,看着圣主汗如雨下的样子,估计其疼痛绝不低于凌迟,罗溪玉看着都心疼,每每都忍不住进去给他擦汗,但只待一会儿就被葛老赶回去,说是这药气味对孕妇不好,以后罗溪玉都只能透着窗户看着。

    一时间,就跟看着自家的孩子受罪一样,那心都跟小刀割似的,心疼着呢。

    不过这药的效果真的不错,圣主现在能听得到声音了,虽然声音太低仍不行,但是正常的说话声他能听到了,而且眼晴能看到光,虽然看不清楚,但蜡光放在哪里,他的目光就会跟到哪里,可把罗溪玉高兴坏了,连连捧着他的脸看。

    这一日,她与程老爷子逗完了宝儿,搂着他哄和睡了,便回到层里,圣主已经洗好换上衣服坐在床边,听到罗溪玉的脚步声,不由耳朵动了动,然后起了身来,朝她迈步走来。

    罗溪玉抿着嘴笑了,扶着肚子走到他身边,随手自桌上倒了杯泡好的玉兰花茶,让他喝了,这才拉着他回到床上:“你在床上躺着,我给你滴药水。”像哄孩子一样轻声说完,便取了一只小瓶子,里面正放着浅蓝的花汁呢,“不要动哦,我会慢慢的,有点凉,唔,乖……另一边……”

    罗溪玉习惯将他当孩子哄,有时真就当他是宝儿,都说男人跟孩子一样,此话真不假,她拿出这样的话儿来哄,圣主每每都听话的很,乖乖的让你摆弄,否则,别看他现在还看不见说不了话,耳朵尖着呢,小性子一点不少使。

    上完了眼药水,罗溪主将瓶子收起来,然后便俯身看着不舒服在眨眼晴的圣主,见他这些日子微微长肉了些,在烛光下那脸庞似又恢复了君子的风采。

    看着他微微拢了拢嘴角,有些不高兴的样子,似乎不知罗溪玉在干什么,为何没有动静,此时这神情在她看来竟是说不出的孩子气,都有些看呆了。

    在他伸手拉她手臂前,罗溪玉忍不住将樱唇凑了下去,不知是烛光,还是她太想,那薄唇此时对她有说不出的诱人与诱惑,她不由的伸出丁香小舌去亲。

    男人身体一僵,但随即气息急促起来,待她亲了两口想收回,不由长臂一揽,翻了个身,将她轻放到被褥下,然后低下头,准确的封住了红润如樱桃的唇,随即右手一挥,顿时幔帐垂了下来,挡住了一片温柔的旖旎春光.

(快捷键 ←)上一章:第 101 章 返回《重生之香途》目录 下一章:第 103 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