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香途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 111 章

章节目录 第 111 章

文/月下金狐
重生之香途 本章字数:4184 重生之香途txt下载
推荐阅读:金属核心 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 我的前世哥哥 伯爵的侵略指南 草木之零 英雄联盟之超然存在 凤嫡谋 超级副本APP 我是诸天 晴雯的如梦令
    每一日,罗溪玉都会查看“鸭蛋玉兰”中的功德白芒,以前是一点点的积攒,自从她不断的开设学院,医馆,修桥铺路建庙之后,随着功德量不断的护张,受其益处的人越来越多,每天的白芒都以一片白芒来计量,虽然每一个都很小如荧火之光,但数量多聚集在一起也是很可观。

    而此时的玉兰,早已不是当年零星的三五支花朵,而是成为一片花海,数不尽的多少枝节,晶莹剔透郁郁葱葱的细数之下足有百余朵,花未出香先溢,整间屋子里都是清雅玉兰香。

    这枝玉兰每一朵都是罗溪玉做过的功德所化,而这些年,她就是用这些一点点积累的功德白兰,慢慢的渗透到圣主的生活中,用花制成玉兰纯净的花露,饮食,茶水,甚至泡澡都无一不在修复着圣主的经脉。

    虽然效果可能不是那般明显,但配合着养身的药膳,如此长年累月的积累,圣主能活过二十年,无不有这些玉兰的功劳在,可是想到那个她用尽心意守护二十年的男人,到头来却不是她心中所爱的人,而是另一个,另一个让她厌恶痛恨的怪物,便觉得这二十年的时间就像一场笑话。

    只要一想到圣主早已不在,而他的体内,是来自于同体同胎的胎毒伪装,她便会觉得心中恐惧,及难以忍受的撕裂般的疼痛,简直是让人坐立不安。

    她看着那些玉兰,深吸一口气,努力不让自己再想这些,平日这些玉兰花都被她摘下,然后用在圣主的身上,可是今日她却没有摘,只是失神的看着,半晌目光才落到了鸭蛋上。

    原来的鸭蛋通体浅绿,是用作玉兰果的养份,她每积一点功德,白芒便储存在鸭蛋里,甚至能在鸭蛋里看到四处飘荡的白芒影子,获得的功德白芒都可以在这里查看多少,这些年,玉兰花越开越多,白芒消耗的也厉害,可是,她做了太多的善事功德,且件件可持续性,所以不间断的的积攒,整个鸭蛋已经由浅绿变成了白荧,白芒都聚在一起,慢慢的由底部往上积累。

    今日便见整个鸭蛋都被白芒笼罩,似乎整只已经被装满,罗溪玉微微转动看了看,差一点点的空隙便能溢出来,换往日必要有要成就感,好奇一番,这只鸭蛋装满了白芒会怎么样?也许会多一枝,也许是完成了任务,以后不必再做功德了,可是现在心中有事,哪还有这个心思,只看了一眼便收了起来。

    也许是心中有惊疑,也许潜意识里她对自己坚持的信任的不相信,所以本来夜夜好眠的她,这几日总是夜半惊醒,圣主虽然不是个欲,望强烈的人,但向来对她霸道又独占,几乎是每夜不落,罗溪玉为照顾他身体,一般是隔一日才会满足他,慢慢也养成了规律,可是这几日她满脑子是那胎毒弯曲的身体,拒绝数次。

    圣主是个尊严极强人的,不得轻侮,更不能拒绝,只两次后,便几日不再碰她,两人一时间似乎陷入到了冷战之中,气氛显得更冷,这应该是罗溪玉往日心里的想法。

    可是现在,惊恐却随着他的态度而蔓延,时常半夜醒来,一摸床铺,铺上冰凉一片,圣主不知去向,这么晚了他又去了哪里?为何从来没有与她说过。

    一连几日皆是如此,加之他越来越冷淡的神色,使得罗溪玉心中惶惶难安。

    这种冷淡是否代表往日的温情只是在配合她的伪装,如今葛老一死,自己也将他身体调养好,似乎于他而言已失去了作用,所以才会渐渐露出了真面目?

    而冷淡的气氛,一晃二十年,此时连敷衍都不屑,何来的亲热?

    罗溪玉如同陷入到了一个巨大的真与假的漩涡里,一方面想理智的看清整件事,一方面却是无法阻止自己向着自己最担心,也是最可怕之处的假想。

    原本静止的天秤慢慢开始摇摆起来,甚至向着她不想不预见的方向……

    “夫人,宝儿少爷带了人回来,在西间等您呢。”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秀瑾,在十年前拿到了卖身契仍没有离开程宅,而是一直帮罗溪玉打理的宅中事务。

    罗溪玉点了点头,整理了衣襟便走了出去。

    如今已年过二十的宝儿,此时不再是在小时候憨态可掬的福娃,身长如玉,更是一身知文达理语带爽气的疏朗气质,极易让人生出好感。

    见到罗溪玉进来,他最先站起来迎了上来,打量了一眼不由担忧道:“姐姐,宝儿不在这些日子你又清瘦了,可有仔细用饭?”

    罗溪玉看着眼前的宝儿有一瞬间的恍然,突然便想起他小时候的模样,又小又黑又瘦,谁又能想到当年那个被父母抛弃,又差点被狗叼走的六指婴孩,如今出落的如此温雅如玉,气华高然。

    她怔了下后,便冲他微笑的点头,“每餐都用,无妨……”随即她目光看向随宝儿站起的一个年轻的邋遢道士:“这位是……”

    “哦,这位就是我在信里提及的朋友,姓许,名思风,思风兄,这是我姐姐……”

    此时看起来二十啷当岁的道士,已是盯着罗溪玉目瞪口呆。

    他简直是不敢相信,程前兄说的这位已成亲二十年,侄子只比他这个舅舅小两岁,九牧城大善人的姐姐,竟然是个如此水嫩的绝色美人,而这个美人在他看来,竟然比他还要小的模样,便是十八,九岁的女子与之相比都要显老三分。

    不过,在宝儿道了声思风兄时,他顿时回过神,顺手擦去了嘴边的哈喇子,就算再显小,毕竟面前这个是长辈,而且是朋友的长辈,可容不得他露出丑态。

    顿时一本正经的作揖。

    “坐吧。”罗溪玉先坐于上位,让下人上了茶点后,便将一干丫头遣开,然后目光落在这个邋遢的道士身上,胸前那团白芒,竟是不小,显然是个素来行善之人,于是心下了然,便带着笑容亲切的询问了下他的父母贵庚,热络的聊了半天,这才言归正传。

    “我说听宝儿说赶起,许公子的祖上曾酿有一品酒,效果颇为神奇,前日正与朋友说起过,朋友也是好奇,想要买上一些,这才厚着脸皮想通过我家宝儿跟许公子讨要一些?”罗溪玉委婉的这般说。

    “姐姐,思风兄为人特别豪爽,我刚与他说起,他一听是姐姐讨要,连犹豫都不曾,这便与我前来了……”宝儿给朋友添了茶水,笑着道。

    “不敢不敢,程前兄所说的豪爽实在是虚言,只是许某平生最为敬佩有德善之人,程家的善人堂都已立了六处,名望连京城人听之都连连赞叹,九牧周边五城池,哪个都不知晓罗夫人的善名,所以别说只是一点祖上残遗之物,便是让许某奉出全身家当,都在所不措,不过许某现在落魄,恐怕全身的家当,罗夫人都嫌弃的太寒酸了……”许思风毕竟是江湖人,说话爽朗又带着些许自嘲。

    连是罗溪玉都忍不住笑,一时间气氛正好。

    “今日我便带了来,当初酿制时只偶得一坛,经过地下五百年的沉淀净纯,所得的甘酒大概不过三两,程前兄可能已与夫人说过,许某家祖上是酿酒第一世家,后来败落,传到思风手中,这酒也只剩刚刚二两,后不知传到谁人耳中,那宫中的宠妃托了我一同宗兄弟讨要去一两,现在许某手中只剩下最后的一两相思酒……”许思风边说,边从怀里掏出一只灰黑色掌大的泥封坛。

    “夫人别嫌弃它丑,这保存陈酒最是这种地心的烂泥浆做的丑瓦罐好用,封好口,可保十年酒香不散……”说完将泥罐子交给宝儿。

    罗溪玉犹豫了下,从宝儿手中接了过来,确实是丑瓦罐,但入手却清凉,本以为一两酒应该是极轻的,却没想到这么掌心一只,拿在手中颇为有份量。

    许思风大概看出她的疑虑,不由解释道:“夫人可别小看这两三口的一两酒,那几乎是一坛子酒经过五百年的时间凝结的精华,酒液已经极为粘稠了,喝的时候需要在热水里轻烫一下,但千万不要烫的太久,这种陈酒只要一开盖子,散发的是非常快的,最好便是打开便饮用。”

    罗溪玉本想开酒塞看一下,听到此却是打消了念头,想到什么随即道:“刚才听许公子说此酒名为相思酒?为何取得此名?”

    “这个说起来话便长了,相思酒是许某自己起的,为着名字好听,能卖上个价,几年前许某穷得差点沦为要饭的,确实缺钱用,打过此酒的主意,但都嫌此酒名字不好听,不愿意买,而到了后来许某日子过得下去,也就不想再拿祖上留的这点东西换钱花了。”

    “哦,那这酒原名是?”

    “因为年代久远,详细的许某也是不清楚的,只知道祖家曾得一古方,偶然寻到妙药,这才酿下一坛传世,酒谱上,此酒是写的轮回酿,可是这轮回两字在常人听来十分的不吉利,因此酒也属情酒的一种,便有祖人取了个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名字,可是许某嫌字太多,介绍起来颇费口舌,便只叫它相思酒了……”

    “那这酒效可是真的?”罗溪玉问道。

    许思风不由苦笑,“这个,许某可就不保证了,祖上这酒都曾卖与谁,许某也不知道,具体功效也只是听说,要喝这酒,必要与心爱的人一起共饮,这样才会心灵沟通的功效,大概能知晓对方的真实心意吧,而其它的许某就不知了,听说有的喝了相安无事,恩爱到老,有的却是反目成仇,家破人亡。

    而许某也只是交与那同宗好友一些,许某也不相瞒,那宠妃偷偷拿这酒与皇共饮,结果皇无事,她却是第二日吊死于梁下,可把许某吓的要死,索性并不是中毒,与酒本身无关,但具体她知道到了什么,许某也一无所知,所以,罗夫人留下此酒,也要想清楚才是。”

    罗溪玉听罢,思索了半晌,这才看向许思风道:“许公子不必担心,朋友自会考虑清楚,也不会连累到公子半分。”随即她目光在他身上打转,落与他腰上挂的酒葫芦上。

    “我在京城曾买下过一些地,本是想做药铺,但因人手至今还荒着,记中其中有一处颇大的酒坊与酒窖,若是许公子还未丢下祖上酿酒的技艺,那这酒窖便送于许公子吧……”

    许思风顿时涨红了脸:“夫人这是瞧不起在下吗?不过是一点酒如何能要夫人一间酒坊,况且我与程前兄弟相称,如此岂不是让我在兄弟面前抬不起头来?”

    “许公子,那酒坊已在宝儿的名下,宝儿在京城也需要大量的银钱打点,这酒坊虽给你,但每年也需要交一笔钱给宝儿,本我还愁这人选,既然如此,那便肥水不落外人田,也算是你帮宝儿一次……”

    待得送走了人后,罗溪玉坐了半晌,才从袖中取出了那土罐,一时间不知在想什么,出了神。

    作者有话要说:哦哦,觉得骗字数骗钱的亲亲不要买,直接看结局吧,三章内结局,如果不喜欢看了也不勉强泥们,大家开心就好

(快捷键 ←)上一章:第 110 章 返回《重生之香途》目录 下一章:第 112 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