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香途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章节目录 第二章

文/月下金狐
重生之香途 本章字数:3834 重生之香途txt下载
推荐阅读:至尊召唤师 诸天万界 萌萌山海经 庶女芳菲 农门家主之四姑娘 魔动九天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爱上坏坏女上司 混沌武神 少年至尊
沈家后山上不少花花草草,这几日她跟屁虫一样跟在沈父身后,像个小尾巴,即使沈父生了几日气,但毕竟是自己闺女,冲自己软声软气的说话的样子即天真又乖巧,连跟了几日他也就气消了,砍柴时也要时不时的回头看着,生怕她玩耍时摔着了。

    沈荷香采几把花便回头冲沈父甜甜的笑,在前世的记忆里,沈父最是疼爱她,从来舍不得动她一指,那时家里穷苦,但每每赚了点铜板都会给她买一些小玩意带回家逗她开心,这种被人捧在手上当宝的滋味,在沈父去世后她就再也体会不到了,现在能重温一次,便是午饭野菜粥的腥土气时不时从腹中反上来,沈荷香觉得也是可以忍受的。

    一时间嘴里开心的哼着小曲,时不时摘着山里开着大把大把的桂花,当在树下看到一株浅红色不起眼的野花时,沈荷香眼前一亮,忙连根挖出了几株用衣兜着,在沈荷香不断的催促下,沈父这才打好了柴下了山。

    回到院子里她便找了柳氏要了土铲,然后把那野花种到了院落边上,柳氏见她这些日子就喜欢摆弄这些野花野草,也没有太在意,哪家的闺女都一样,见了花儿都要采上几把,于是用草刷子扫了扫身上的灰,招呼一声让她赶紧洗洗脸吃饭,随即便进了屋。

    晚饭还是中午那干干的糙饼和吃剩的稀菜粥,沈荷香实在没什么胃口,随便装模作样的吃了几口后,便将锅里做饭剩余的柴火温着的汤拿出来一碗,这是她在山上采的苦野菜,里面放了点姜和葱白熬了好一会儿了,拿出来时碗有些烫手,她摸了摸耳朵后,从一只黑乎乎的小柜里取了一个瓦罐,里面是一点点白糖,放了半勺便给柳氏端去了,比起那些汤药,这个更能养身体,多喝些病气很快就能去了。

    柳氏也确实觉得喝了这几日身子爽利了些,闺女又看得紧,一天两顿不落,于是也不用她催促便咽了下去。

    沈荷香将空碗刷了放到厨房,这才回了屋关上门,然后从床底取出了一只小罐子,罐里装的是荷香不容易跟沈父讨要的半小罐芝麻油,这油可是贵着呢,富贵人家才能吃的起,比那豆油菜籽油香多了,柳氏平时炒菜都舍不得用,沈荷香以前偷偷多放一点都挨骂。

    因沈父是卖货郎,所以竹篓里有那么一罐,这便让沈荷香软磨硬泡的讨来了一些,藏着掖着的抱回了屋,如果让柳氏知道定是要没收的,因为只这一点便有十几文钱了,可见沈父对自己闺女的宠爱程度妖女修仙录最新章节


    在十天前沈荷香便将山上采的茉莉花用水泡了,然后放进小罐里和芝麻油混在一起,用热了七八分的水热蒸后,密封起来,今天才取出来,一打开罐口便闻着一股幽幽的茉莉香味,闻着她眼前一亮,顿时放到桌上,然后借光朝罐里看了看,又取了她跟柳氏要的空胭脂盒,然后小心将罐子倾斜着,只见一股透明的水状物先从罐子里流出来。

    因那茉莉花里含着花露水儿,经过水煮后那水儿便蒸了出来,然后浮在芝麻油上,这几日已经入了香味,比普通水还多一点油润,平日用来润面,涂抹身子最好不过了,可以去干燥,使脸和全身的皮肤又白又嫩,这便是十年后京城贵妇小姐们最爱的花露油,虽然只有两种材料有些不足,但是现在这样的条件能弄出一点来已经很不易了。

    直到胭脂盒都装满了,沈荷香这才收回了小罐,借着光往里望了望,上面一层花露油已经所剩不多,只能再装一次,剩下的掺着茉莉花的芝麻油就可以用来做头油润发,日后多抹几次营养充足,头发便会生的又黑又亮,像缎子一般有光泽。

    洗完澡,沈荷香用手沾了茉莉花油,仔细的往身上涂了一层,这才套了衣服懒懒的坐在窗边,取了手指尖一点的润油在手上,然后慢慢的在手心里揉了揉,轻轻的润着面。

    沈荷香原本底子就好,肤色生得白像极柳氏,再加上刚洗完澡又涂了香润油的关系,铜镜里的皮肤看起来比前几日细腻好看了些,只是面色隐隐还是有些腊黄,想到家里的情况,沈荷香微淡了淡脸上的惬意,不由伸手盖上的胭脂盒盖,轻轻撩了长发到身后,坐在凳子上暗叹了口气,若是再不能赚些银钱,恐怕以后家里连糙饼都吃不上了,想到那便宜糙面的酸味,沈荷香又是一阵反胃,越发的想要赚一些钱改善下家里的伙食,至少能吃顿像样的饭菜。

    一夜睡得安稳,第二日沈荷香神清气爽爬起来,到院边折了一根柔软的柳条用牙慢慢的磨碎,然后便沾着点细盐开始仔细的一颗一颗的刷起来,当年在候府做妾时,日日无所事事,别的没学会,怎么能将自己弄得入候爷眼却是学得是八,九不离十,时间长了也就成了习惯,就算后来跟着贩香的小贩几年,日日累得要死,风吹日晒蓬头垢面,但是也必是日日要清洁干净牙的,她甚至还苦中作乐,自己琢磨出一种能使牙齿更润更白方法。

    沈荷香刷干净后,用竹筒里的水涮了涮口里的盐味,然后便跑到昨日栽的那野花处折了一朵,扯下一片淡红色的花瓣,然后放在牙上细细的蹭着,如果花瓣多可以嚼碎了合着水一天三遍的漱口,时间长了牙齿便会如白玉一般。

    一大早沈父便挑着竹篓走街串巷的卖货,沈荷香凑合着喝了半碗菜粥,便漱了口进里屋,只见柳氏坐在炕上正将旧荷包里的铜钱倒出来数了数,越数脸色越是不好,见沈荷香进来。这才将铜钱匆匆放回荷包里。

    对此沈荷香上一辈子就经历过了,心里清楚这是又快到了往老宅交钱的时间了,一个月二百文雷打不动,娘亲手里的钱恐怕还远远不够,在她十岁前其实家里的日子过的还算不错,那时还住在青砖碧瓦的老宅,至少馒头米饭一个月也能吃上几次,但那是沈荷香爷爷还在世的时候。

    老爷子死了以后,沈成石一家便被继母和大伯赶了出来,说是分家,实际上这便是独占了沈老爷子的家产田地铺子,只分给了沈成石和柳氏山脚下的三间烂泥房,半文钱都有,如果不是柳氏卖了仅剩下的那支母亲留的玉镯换了六两银子,让沈成石拿着杂货挑着去卖,恐怕一家人早就饿死了。

    所以,一年来家里省吃俭用吃糠咽菜,个个面黄肌瘦,柳氏身体本就虚,还要整天为钱财操心,沈成石挑着担子卖货每天虽然有进项,但是最多一日净赚二十多枚铜钱,少时才几枚,一个月下来也不超过四百铜钱,还要交给老宅继母每月二百铜钱,剩下的一百多枚一家人即要吃喝,又要修缮这漏雨的土房,本来还存了百文,柳氏前不久感染风寒,还倒欠了人家药钱未还超级科技强国


    日子现在过的是雪上加霜,沈荷香觉得现在最要紧的便是多赚些钱改善下家里的条件,至少要吃得好些,把娘的身子养好,随即便伸手翻了翻炕上放着的几条锁边绣帕,这就是为赚个手工钱,裁制好了买到手就直接可以绣花。因为料子一般,所以卖的很慢。

    沈荷香漫不经心道:“娘,这帕子若熏点香便会好卖多了……”

    柳氏正心烦着,听到不由瞪了沈荷香一眼:“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那香料一点点都要几十文钱,得卖多少条绣帕能赚回来。”

    沈荷香却是如惊到一般睁大眼道,“娘,为什么要买,我就会做啊……”

    “你会?”柳氏也是吓了一跳,这做香料的可是手艺人吃饭的饭碗,方子就是把在手里烂在心里也不会告诉旁人,像她们这样的平头百姓想做也没地方学,所以沈荷香一说会,柳氏也觉得是假的。

    沈荷香却是笑的甜兮兮的坐在炕边,然后身子凑近柳氏微低着头娇声娇气道:“娘,你看这茉莉头油就是我做的,香不香?”

    如此一提,柳氏这才发现屋里似乎多了一股茉莉香,因为香味与山上开着的茉莉花一样,所以一时间她倒没有注意,但经过提醒,并随着女儿靠近,这股香味终于微微浓了些,但却浓而不腻,那感觉仿佛就站在花从旁,自然到没有任何填加香料的刺鼻异味。

    柳氏之所以懂一些是因为当年未分家时,家里有间杂货铺,铺里自然少不了一些胭脂水粉头油,柳氏也用过,所以多少还是有些见识的。

    随即她便直起身,伸手摸了摸沈荷香的头发,然后将手放到鼻子下闻了闻,女儿如果不提根本看不出那细细的头发上抹了头油,并没有平常女子头发那般油亮,但是这香味却是不错的,沾手即香,无论是香料还是脂粉,好的香气都是久而不散,如此看来倒不像是铺里卖的那些次等的头油。

    待沈荷香将那半小罐茉莉头油拿过来给柳氏看时,柳氏用勺子挖了一点,闻了半天,脸色有些激动,待发现这罐是芝麻油时,顿时拉下了脸,不过看在这头油的香气浓郁清新实属上品,也就一时按捺住。

    沈荷香见状根本不用她问,便将自己怎么会做头油的事跟柳氏一五一十说了出来,睁大眼睛天真主动半撒娇的神情话语使得柳氏疑虑尽失,当真以为沈荷香好运道拣到了一张牛皮,上面写了一些方子,当说到后来去山上勾桂花时,牛皮掉到了山崖下,柳氏还跟着心惊加可惜,并再三嘱咐她,日后再不能自己跑去山上。

    沈荷香回到西屋时嘴角还微微上翘着,脚步轻轻的,略有些得意的走到桌前,随手倒了杯干野花泡的茶喝了一小杯,想起什么,小手抬起这么微微一拢,便见手心处慢慢的凝出来几滴浅绿色的泉液,形成小小的一团,随即便将这几滴泉液倒入了刚喝完的空杯中晃了晃,沈荷香脸上的笑意又加深了几分,这东西可是她的秘密,一天也只有几滴,过了今日便没了,自然要好生的用,可不能浪费了。

    而刚才跟娘亲说的话,那自然不全是真的,若是上好的头油真这般好做,京城做脂粉的可是要发大财了,未填加其它贵重香料辅助,花油的香味一般是很淡的,远没有这般清雅香韵,这一点她前世跟着香贩几年,不想懂也懂了七七八八,之所以她能用简单的材料做出上好的头油来,却是要跟她手心中的泉液息息有关。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章 返回《重生之香途》目录 下一章:第三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