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香途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40

章节目录 40

文/月下金狐
重生之香途 本章字数:3463 重生之香途txt下载
推荐阅读:萌妻 太上章 仙路争锋 另类精灵生活 异世之光脑神官 阴阳代理人 香草佳人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绝代武神 庶女芳菲
沈荷香是被那凉飕飕的声音说的心头发寒,待见着了上面的人,就不止是发寒那么简单了,还明显的哆嗦一下,不是因为冷,而是因为她千方百计想避而不见的那人,此时就闲闲的蹲在上面,眼睛就跟猎人在巡视自已的地盘,看着入套的猎物一样。

    原本沈荷香听到有人的声音心里还有一丝雀跃,待见着来人是谁,瞬间便冷寂下来,滴水成冰,严寒冷酷也不过如此,难道指着这人救自己吗?以两人关系,他不落井下石往坑里扔石头就好了。

    光听着刚才的话就知道了,他巴不得这坑底有木刺,好看她被肠穿肚烂的样子,光想着就打冷颤,当真是恶劣的让人发指,事到如今,沈荷香反而将脸上的泪擦了擦,不由咬紧银牙暗道,便是冻死在这里也不会去求他的,她虽是女子,但这点骨气还是有的。

    随即便继续坐在包袱上,抱着腿又往坑里缩了缩,将头放在膝上脸则扭向土壁,一声不吭就跟没看到坑顶那人一般,居高临下那人见状顿时脸色发黑起来,看了她半晌才站起了身,看了眼天色,随即抱胸口中冷哼了一声道:“……既然你想在这以地为床,以雪做被我也不阻止你,不过赵家这梅院才建好不久,不时还会有些山上的野兽黑狼过来寻食,像你这样的毫无反手之力的,几下间就能被撕的粉碎……”

    坑底的女子听着全身紧张的一动,男子见状明显的停顿了下,半晌才将话一转似带着冷冽的笑意般道:“当然,你若喜欢这土坑,我也可以去抓一只瘦狼扔下来与你为伴……”

    本来沈荷香还在强装镇定此时却装不下去了,明明上一刻还嘴硬着,下一刻听着那几句话便吓得心肝颤儿,这死和死还有区别,留着全尸和身首异处可不一样,想着他说的野兽,有哪个娇滴滴的女儿家能不害怕,不尖叫出来便不错了鱼水沉欢最新章节


    俗话说的好,好死不如赖活着,当初那香贩天天让她干粗活折磨她,她都没死,现在靠自己的努力终于过上了富贵日子,又怎么会舍得这般凄凄惨惨的去,虽然明知那简舒玄的话里半真半假,但难保这人一时被仇恨入脑,为折磨她真的会去抓只狼扔进来……光想着就要被吓死了,随即沈荷香抬头望着上面那人的脸,一时红唇发白,指着那人“你你……”了半天,粉唇都半气半吓的微微哆嗦着。

    那人大概觉得戏弄够了,看着她的目光也有些软和下来,这才重新又蹲在了坑边,然后一手撑着坑边一手向坑内伸去,其意思不言而喻。

    沈荷香望着上头那只有力的手掌,一时心绪纷飞,心中本来还有点的逞强意念顿时不翼而飞,命只有一条,她还不想就这般死了呢,并且坑底也实在太冷,如果再呆下去恐怕会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所以她并没有矜持太久,从地上费力的爬起来,便忍着脚上的疼痛,一掂一掂的走了几步,站直身体后,这才伸出手臂吃力的去勾半空那只男子的手,虽然此举有违女训,但现在她又哪顾得上什么男女大防,先离开这里才妥当。

    虽然她想过这个似救人的举动可能只是为了戏弄她,就像逗猎物一般,看她死前的挣扎和绝望,待到最后他戏弄够了,再狠狠的将她从半空扔下去,但就算如此,她也没办法拒绝能离开这里的诱惑,即使希望可能只有那么一点点,她犹豫了下还是用力的伸出手臂。

    然后使劲的掂着脚尖勾啊勾,来回几次才终于勾到了那只大掌,虽然磨着她的手指感觉极为粗粝,似石头一般,但却意外的干燥温暖,沈荷香不由的用双手紧紧抓着他,最后他将她两只手都包在掌中,然后微微使力一提。

    沈荷香便像只小鸡一般被人拎了上去,刚出了土坑立即迎面刮来一股刺骨的北风,还加杂着一点点零星碎雪,吹在脸上如刀割一般,还没等她叫冷,整个人便被拥入了一具宽阔坚硬又温暖的怀抱里,一时间她也忘记其它,自然而然伸出了手臂圈在他肩膀,只想贪恋那人身上的暖意想要贴近些。

    不过片刻后,在感觉到了腰间那只手臂紧紧箍着她,力道重到发疼时,才总算醒了神,但还未等挣扎开,便听到头上那人冷冰冰的声音响在耳畔:“再动一下,我就把你扔下去……”此话一出,沈荷香便觉得半面身子颤栗,为怕他真将自己扔下,手臂反而缠着他更紧了,如此温香暖玉在怀,男人的脸色总算是缓了缓,这才带着半分笑意,心安理得的抱着她离开了此坑。

    梅林不远有个木屋,是建亭子时工匠的居处,如今已废弃了,“嘶,你轻点,疼死了……”一阵女子难忍的声间传来,断断续续的着实让人起疑。

    但实际却是一女子坐在炕沿的干草上,双手抱着腿眼圈红红,盈满水儿的怒看着对面的那个人,而一只串着红宝石的精美绣鞋却是被扔在一边。

    同样对面的那个男子却是半丝神色都欠奉,手掌正的握着一只女子白若羊脂的精致玉足揉捏着,大概是因为太疼的缘故,女子挣扎的厉害,那白绸亵裤竟是不自然的向上卷了卷,露出一截不被外人所见凝脂般的小腿。

    看在眼里着实细腻白嫩的紧,男子见了幽黑的眼眸顿时有火花般闪了闪,抬头时却隐而不见了,女子却不察,只是蹙着眉忍痛的隔两下便试着抽回脚,两滴沾着睫毛的泪珠早不知什么时候晃了下来,显得分外的楚楚动人妖女修仙录


    看着自己精细养护的白嫩小脚被简舒玄在手里揉来搓去,沈荷香只得坐在那里憋着气敢怒而不敢言,也不知那简舒玄生了一双什么手,简直比那枯树皮还粗,虽然脚腕扭到的地方已经好多了,但是皮肤却被他手磨的刺痛,尤其是那手掌似有似无的划过脚底时,磨砺感让她觉得全身战栗发软,如被挠痒痒一般,若不是怕他一用力将自己的脚给扭断,疼痒的她还真想用力踹他几脚。

    好在那土坑虽深,但底下铺了些干草,脚虽扭伤却并不严重,一开始简舒玄确实在揉脚,但越揉越觉得舍不得松手,他目光细细打量着手中的这一只,还从未见过女子的脚竟可以这般白腻的,手到之处无一处不细嫩,便是脚底也连丁点茧子都没有,柔若无骨的触感实在是舒服的很,于是手下的力道也一下比一下轻,最后几乎就是在轻佻的抚弄了。

    沈荷香在疼痛之后,脑中也渐渐清醒过来,没想到这人没将她扔回坑里,倒真把她救了上来,一时间也觉得自己是不是将他想得太恶劣了,抛开其它不说,两人之间也没有解不开的深仇大恨,若是能让他出够气,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如此她才忍气吞声到现在。

    不过就算再忍耐,自己的嫩脚被那男人在掌中有一下无一下的亵玩揉搓,白与黑的交叠实在让人看着脸红,沈荷香觉得越来越难以忍受的将脚用力一收,不知怎地竟轻易挣脱了那手掌,心下一喜也来不及看他脸色,便急急的伸手取了罗袜套上,又飞快的穿上了绣鞋,心里盘算着若能走路,便马上离开这里,因实在一刻钟也不想多待了,尤其是在这人面前。

    简舒玄倒也没有强留的收回了手,目光却是盯着她的眼睛仿佛无意一般的缓缓道:“你还记得落马村的风家吗?”

    风家?沈荷香套完鞋,脑子一转便想了起来,怎么能不知道,就是老宅旁边那户人家,城里也有间包子铺,但听说前两年本来殷实的风家一夜之间铺子没了,房子榻了,一家人穷得叮当响挤在一个草房子里,便是连在读书二儿子也因生病没钱治而病死了,据说日子过得极为凄惨。

    “还有刘家屯的马家?”低沉的声音继续道。

    马家?终于意识到什么沈荷香脸色一变,马家她也是知道的,当年与简舒玄的父亲是友人,据很多人说当年的那把火便是马家调皮的儿子无意放的,如今听说全家早已举家搬迁,离开村子从此了无音信,后来有人说是路遇大水全家都被淹死了。

    “还有邻村的周家,北村的吴江……”简舒玄边说边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道。

    沈荷香越听越觉得不对,不由看向他,这几家基本没什么联系,唯一的相似之处就是这几年都过得挺惨,不过再细想想,他们似乎都与当初的简家有些关系,要么交好,要么有些仇怨……但不会那么巧吧?当年那些得罪过简家,轻视过他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不知怎的在那人眼皮底下,沈荷香总觉得腿有点打颤,并不是她不堪,而是对面那人太过可怕。

    简舒玄却是唇角微扬起来,似无意的扭转话题的道了句:“听说你母亲刚怀胎两月?那要替我恭喜沈叔了……”

    听罢,沈荷香那如秋水般的眸中终于有了丝愤怒,她只觉得心头有股火,再憋屈下去自己就要燃烧起来了,随即便飞快的伸手拔下头上那只金簪,用簪子尖对准自己的脖子,水盈盈的大眼此时无比决绝的看着那人道:“简舒玄,我明白你的意思,是我以前对不起你,你不要动我娘,我现在以死赔罪就是了……”生怕那股勇气随时消散,一说完沈荷香便将唇一咬,闭上眼,握着簪子的手便用力向自己一刺。
(快捷键 ←)上一章:39 返回《重生之香途》目录 下一章:41(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