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香途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48

章节目录 48

文/月下金狐
重生之香途 本章字数:8123 重生之香途txt下载
推荐阅读:萌妻 太上章 仙路争锋 另类精灵生活 异世之光脑神官 阴阳代理人 香草佳人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庶女芳菲 绝代武神
下了马头山,越过两道岭牛马车便多了起来,离小镇不远有处村庄,倒是民风朴实,因着是一些书生进京试考的必经之路,做点小买卖或者租宿倒是颇为兴盛。

    刘寡妇丈夫前年去世,身下留着一儿一女,女儿已满十二,儿子更加小才七岁,顶不起门户,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家住满了人,揣着满兜的租金铜板,自己家多了一间却怎么也不敢租给外人,只得做点糕点卖一卖赚点小钱,

    而这一日早上正起来喂鸡的刘嫂子,却见一黑衣男子正小心的怀抱着熟睡的一女子而来,既然是租给女客,既能赚到房租钱,又不会惹什么闲言碎语,刘嫂子不仅大喜过望的同意了,忙将人带进了屋里,虽然是农家房子,不见得有多好,却也收拾的极为利索,被褥也都已拆洗干净,晒得蓬松的抱进屋里。

    那男子仿若宝贝似的将女子放到松软的被褥上,不顾一身的泥泞的在屋里照顾了女子半日这才匆匆离去,走前从袖中取了钱袋并嘱咐了几句。

    刘嫂子自然一一应允,当时摸着便觉得不少,待男子走后,刘嫂子一打开,立即吓了一跳,哎呀妈啊,活了这么大还真没见过金子,用手掂着应有五两金,换成银子足足有五十两,一时间吓得她大白天手都哆嗦,小儿子已到了习字的年纪了,但是家里生活拮据,只靠着娘家学得那点蒸糕的手艺,勉强能维持个一家人的温饱,哪还有闲钱让儿子上私塾,这让把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的她整日愁容满面,此时见到了金子,惊喜交集之余,也暗道是不是自家的那口子显灵了,让自己遇到了贵人。

    沈荷香这一睡便睡了两天,醒来时已是第三日的早上,即使如此,仍觉得胸腰腿间隐隐的不舒服,想到之前在那林间湖边发生的事,荒无人烟的野地,毫无廉耻在男人身下大张着双腿,淫,声的哭叫辗转求饶,到最后也不知是惧还是怕,又或者是被那一波一波强烈到永无止境的快感俘虏,她从来都没有经历过那般怪异的感觉,好像自己是个淫,妇一般淫,乱放浪,以至于最后如何晕过去的都不知道。

    如今那一幕一幕想来却是满腔的难堪痛苦,正当她咬唇抓紧被子时,门外却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接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手端着竹编的笸打开门,见到床上的半坐起的贵客,顿时高兴道:“夫人,你醒了,一定是饿了吧?正好蒸完一笼糕,快吃两块掂掂饥,一会儿我再给夫人做点饭菜……”

    “你是谁?”沈荷香就着姿势起身,这才注意到此时并没在山中,而是在屋里,看向四壁似乎是一处农家,她又是何时住到了这里,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而眼前这妇人更是半点不认得,还句句称她为夫人,顿时一个荒诞又可怕的念头涌起,难道她被那简禽兽卖了?

    “夫人别害怕,我姓刘,是洼家屯的,丈夫已经死了两年了,现在有一儿一女,儿子才七岁,所以夫人可以放心在这里住着,要不嫌弃就叫我一声刘嫂子,大爷是前天早上带夫人过来的,当时夫人正昏睡着,所以才会不晓此事……”刘嫂子边说边看向拥着被子坐在炕上的那个女子,睡着时当真是娇美佳人,这睡来便更是娇媚的很,一又水汪汪的眼睛还带着点水意,眉头轻轻蹙着看着她,楚楚动人的模样便是个女子见了也起了怜爱之心,难怪大爷走前那般不舍的把被子盖来盖亲来亲去庶女芳菲最新章节


    夫人?大爷?沈荷香皱眉,微微一想便差不多知道了,不管那人是用背的还是抱着都难以说解两人的关系,被人误解成夫妇也是正常,何况他们已经行了夫妻之礼……

    即使沈荷香心里再抗拒,也明白那一夜的事已经无可挽回,那刺痛她柔软的利箭,那代表着处子的鲜血,一幕幕的都晃在眼前,她急忙摇了摇头,将那些画面从脑中去除,但这却改变不了生米已经煮成熟饭的事实,想到此不由眼眶红红,她虽再活一世,却也无法真的视道德礼法而不顾,既被他占了便宜,她必是要嫁给那简禽兽的,再也无法反悔了。

    沈荷香忍着泪坐了会儿,刘嫂子却以为她刚醒,又两日没进食乏力的很所以才不爱说话,便主动将糕放在桌边,又从旁边的柜子里取了几套衣服:“夫人,这是大爷留下的,说是留给夫人换洗用。”

    沈荷香看了一眼,那是她与碧烟从家中带出来的几套女衣,想必是他救碧烟时顺带从劫匪那里抢回来的,听着那妇人话里的意思,她沉默片刻,不由出声问道:“他人呢?”这一出声不要紧,倒把自己吓了一跳,声音哑的很,恐怕是那夜叫得伤了嗓子。

    刘嫂子却是不以为意,大病初愈的人都这般虚弱,养上几日就好了,便回道:“大爷带夫人过来待上了半日便离开了,临走还吩咐着夫人,在这里耐心等上几日,到时京城会来人接夫人回去的……”

    沈荷香听罢不敢置信的半张着唇,脸上颜色更是白了三分,看着尤为可怜,待到那妇人说完安慰了几句,又道有事就叫她并关上门离开后,她眼泪这才默默的大颗大颗滑落,原来她心里还隐隐以为那简舒玄讨好父母说要娶她,后来又那般追了过来,必然是对她有意才会这般。

    却没想到强占了她的身子后,便甩甩衣袖自行离开,连句解释交待的话都没有,便这样将她一人丢在这人生地不熟的乡野农家,甚至连雇辆马车将她送回去都吝啬去做,当真是未嫁人的女子不知廉耻的犯戒被破了身子,便如那被玩够的玩具,沾了污物新帕子,看都不愿看一眼,不再值一文,巴不得丢弃掉。

    想到这她只觉得自己整个人低贱到了泥土里,脑子里全是惧怕和悔意,泪止不住流了下来,怕哭出声音,只得反身趴在枕头上委屈的抽泣着,这一哭便一直哭到了中午。

    沈荷香虽是难受的要命,却也不会如别的女子般去寻死,擦干了泪,却还是伸手去拿床上的衣衫,这几套都是她和碧烟从平日穿的衣服里的相对保守的女衣,随便拿过件对襟的湖水蓝绸衫,便开始解了身上的衣服,等看到白嫩的乳儿上触目惊心的抓捏印迹,鲜红的尖尖上还有扯咬的痕迹,又见细腰两侧及白如雪的腿根小腿那一处处发乌的指印,她眼泪便又要落下来,心中说不清倒不明的酸楚和不安,想到多年前她对着那个毁容的男孩羞辱的怒骂,再想到今日,不由的心下惶恐,只觉得自己一步错步步错,每一步都似踩进了泥沼之中,再也拔不出,而这一次……

    沈荷香不敢再想下去,她急忙闭着眼抖着手套上里衣衫,在床边发呆了半晌,才慢慢起身寻了盆里的水洗了洗脸,待到望向镜子里的人,沈荷香不由的睁大了微微有些红肿的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镜中,里面那个面容苍白憔悴的女子是她吗?不过才短短几日……

    她急忙用手抚脸,只觉得以前那张美丽的鹅蛋脸,此时已是瘦的露了尖下巴,嘴唇还有些干红,整张脸只剩下一双大眼,一如前世被那香贩口口怒骂的福浅刻薄像,想起前世镜中那个枯老皱纹满眼的农妇,沈荷香的手便发起抖来,差点掀翻了镜子,她不断的摇着头,不想再重复那样的日子,不想再过那样的日子,不想再……

    中午,刘嫂子特意去宋家买了两斤肉半斤排骨,毕竟那位大爷给了五十两银子,朴实的农家人自然想着要好生伺候着,并且家里已经很久没见过油星了,借着贵人的光,两个孩子还能喝点肉汤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所以刘家中午的饭菜不错,摆了一桌子,刘嫂子和孩子只在旁边,并未落桌,知道是京城里的贵人,刘嫂子怎么敢一个桌子坐着,要是无意得罪了可是不得了,等到贵人吃完孩子拣着再吃也来得及。

    两个孩子,七岁那个眼巴巴的看着桌子,刘嫂子的闺女却已是懂事,帮着摆着碗筷,沈荷香从屋里出来时,那十二岁的小姑娘眼睛都看直了,这几天娘都不让她进那屋,怕惊着了贵人,哪知这贵人居然生得这般好看,便如那画儿里走出来的人一样,就是村里心比天高最俊俏的柳叶都半点比不上。

    在看到女子身上穿的那件湖蓝的薄绸衫,虽然没什么花样,但那对襟的樱桃红扣子却个个绣得精致异常,都是她没有见过的花色,见着贵人轻踩着细细的莲步走过来,小姑娘看的眼睛发亮,早便听从京城回来的人说那边的风水好,女子个个都打扮的精致漂亮,如今一见果真如此,一时间瞪大眼睛羡慕极了。

    沈荷香坐在桌前,拿起那洗了不知多少年的旧筷,看着满桌的油腻菜色,只觉得厌腻的很,丝毫食欲也没有,但是却又不得不打起精神吃一些,见刘嫂子及孩子说什么也不坐下,只得放弃的移开视线,去挟了离得最近的带着腥黄汤汁的鸡肉,放在嘴中咬了两口,大概是鸡太老,或者农家不常炖鸡,鸡肉做的即腥又硬,一口下去竟然咬不动,当着别人面又不能马上吐出来,只得硬着头皮吃了进去,肉类却再也不肯沾半口。

    这一餐饭到最后,她只喝了点蘑菇汤和糕点,不得不提,这刘嫂子做饭菜不拿手,但这几种糕却是做得极为好吃,使得沈荷香咬了口后露出了一丝惊异之色,随口问了下,那刘嫂子却也不藏着掖着,便把学得娘家做糕手艺说了出来,大概有几十种,如今她只记得十多种了,可惜爹娘去世界的早,作坊卖给了别人,姐姐又远嫁他乡,现在靠着这点手艺也就能赚点小钱。

    沈荷香漫不经心的听着,倒是心头一动,这种老作坊的方子,若放平日她定会买下来兴许日后有用,但现在没有那个心思不说,身上连半文钱也没有,便是喜欢的十多件首饰也和厚厚银票匣子一起放在碧烟的竹筐里,如今都被抢了去,想想便心疼的要命。

    所以这么一想,念头便一淡,嘴边的话便也放了下来。

    两日后,一辆马车急急的赶到了刘嫂子家门口,沈父满脸焦急的与魏叔跳下车,在见到自己闺女俏生生的站在门口,沈父总算是松了口气,这二十多天他与柳氏找人找得心急如焚,如果不是担心闺女清白有损,早便闯去衙门,好在简侄儿让人捎了信回去,这几日他不眠不休的赶路才赶到了洼家屯。

    看着闺女像小时候一样扯着他手臂,瘦得巴掌大的小脸只剩下一双眼睛,和眼中似掉未掉的眼泪,做父亲的又能说什么?最终多日来的担心辛苦都只化作了一句深深叹气声,没办法责备半句香草佳人


    从洼家顿到京城的路便好走多了,快马加鞭之下仍用了六天的时间,总算是风尘仆仆的回了沈家铺子,老远便见怀胎快七个月的柳氏站在门口张望,见到了马车脸上不由紧张起来。

    待见到了闺女后,柳氏的脸色顿时变了几变,最后却是转身进了屋,待沈荷香进了厅堂,柳氏便拿出一把长柄扫帚出来,见到沈荷香便红着眼指着她道:“你这个不孝女,我今天便是打死你,也好过再做出的这等忤逆父母不知廉耻丢人叛逆之事!”

    “娘……”

    “跪下……”

    沈荷香红着眼圈低头跪在地上,柳氏含着泪将扫帚举得高高的,抽着她的后背,一下又一下。

    “你这个不孝女!说走就走,你没有没把爹娘放在眼里……”跪在地上的光荷香顿时疼的一哆嗦,只觉得后背像被割开了一般疼,却又半点不敢出声,只低着头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落下。

    “你一个人走了,有没有为别人考虑,为爹娘考虐?生你养你,你就是这么报答父母养育之恩的?”又一棍子落下,眼泪顿时沾得衣衫都是。

    “你有没有想你的亲事怎么办?你以后怎么办?你让爹娘怎么办?”又是一棍,后背已经火辣辣的一片。

    这时碧烟哭着跪在地上抱着柳氏的腿求道:“夫人,夫人,你别打小姐了,小姐知错了,求求你了夫人……”

    “是啊夫人,气坏了身子,老爷小姐都要心疼的啊……”

    “她会心疼?她会心疼我就不会做出这等事来,让我天天担惊受怕!”说完柳氏扶着肚子,抖着手拿着扫帚,脸上的泪却是流下来:“你有没有想过,你若在外面出了什么事,娘会不会疼你,我养了十几年的闺女要是出了什么事,娘会不会疼死,你这个没良心的死丫头!”说完便高高举起棍子要落下。

    沈父几步上了楼,见妻儿都泣不成声,闺女已被妻子打伏在地上,妻子更是泪流满面摇摇欲坠,顿时急得几步冲过去,扶了荷香娘的肩膀,一只手并从中夺下了棍子,“芸儿,闺女几天没睡着觉,让她去休息两天再教训也不迟……”说完急忙冲跪在地上的碧烟使眼色。

    碧烟急忙将眼泪一擦,七手八脚的去扶地上的小姐,柳氏抚着肚子气得一口口喘着气,见丈夫还这般护着闺女,顿时气得直落泪:“从小到大,你就惯着她,看看把她惯成什么样了?那么好的亲事任性的说不愿意就不愿意,居然还带着丫鬟逃婚,这事儿若传出去,她这一辈子就毁了,将来还想嫁什么人,瘸子,拐子,瞎眼后生?一个跑出去二十多天的闺女,谁能保证她的清白,谁还敢要她?”

    “芸儿,别激动慢慢吸气,孩子以后可以慢慢教,你要小心些,肚子里还有一个呢。”沈父急忙安扶着,柳氏总算是缓了过来,顿时狠声道:“她都多大了还要慢慢教?你告诉她,这次没那么便宜的事了,简侄儿提亲她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我就算没有这个女儿了,也要把她绑到花轿上给送进简府……”

    沈荷香被碧烟扶回了房间,神色已有些奄奄,实际柳氏哪有什么力气,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罢了,但那棍子不知是哪个下人从柳木上劈下来,还有些突起的硬茬,加上夏天穿的薄,身上的皮肤格外的细嫩,伤口着实不轻,虽如此,但她却半点气也生不起,这次的事情本就最对不起母亲,她正怀着身孕,还要为自己的事憔悴伤神,如今能这般打自己出了气,也是好的异世之光脑神官


    碧烟舀满了半浴桶水,小心冀冀的扶着小姐进去,待看到后背不由的抽了口气,夫人打得无章法,轻轻重重的足有五六下,紫红色的棍痕在那白得似雪的后背看着格外的触目惊心,甚至还有被打破皮的地方,被热水碰到那几处沈荷香不由疼的白了脸,待洗完,碧烟帮她上了点伤药,这才套了里衣坐到了塌上。

    大概是气氛太过沉闷,碧烟便起了话题的将阿春最近新做的几种香味的脂膏拿给小姐看,并给小姐一一试用,往日小姐定会十分有兴趣的嗅闻研究着,今日却是有些神思恍惚,只木然的让碧烟给她揉着手脚小腿,过了会儿,她才将手上拿了许久却未看的胭脂放到桌上。

    想到什么目光看向碧烟,语气里带了些愧疚道:“回来母亲没为难你吧?”

    提起这个碧烟嘟了嘴,却只道:“没什么的小姐,就是刷几个马桶罢了……”还有打了十几棍。

    沈荷香却是想起另一件事,不由拉住碧烟的手急促的看着她道:“那日你……你被那些劫匪带走,你,你没……”

    碧烟哪听懂小姐的意思,只当是问那天的事,不由也是一脸的心有余悸,但马上道:“还好啊,小姐摔倒时简公子正好赶到了,小姐你没看到,简公子好威风的,将那群劫匪一脚一个踢得是落花流水,最后全扔后山那处荒废的井里了……”说完碧烟还比划了两下。

    “什么?”沈荷香顿时一怔,她忽略掉前面的话,最后停在那些劫匪被扔到了荒井那句话,“你,你说那些人全被扔进井里,没有带走任何人?”

    碧烟不由睁大眼睛道:“小姐,怎么可能,若我们被带走了,还怎么能在这里说话啊,简公子当时让我和马夫先回去,然后就带走了小姐……我,我当时也是追不上,而且想他是将来是小姐的夫婿,所以……”

    沈荷香只觉得好像被人抽了一巴掌一样的呆坐在那里,便是碧烟喜滋滋的拿出了丢的那两匣子银票和首饰,也没有露出半点笑容来。

    沈家小姐离家出走的事被沈家瞒的水泄不通,只说是小姐得了传染的红疹,便没有女学的女客再上门了,好在最后总算是平安回来,但是先被三品武官求亲,后有小侯爷提亲纳妾,一时间低调的沈家小姐,顿时传得沸沸扬扬,不少商户小姐嫉妒的直咬帕子。

    也有不少人在看着热闹,看最后这沈家小姐花落谁家,俗话说两家争必得扔,果真不假,先是那武官拿出了两家订亲凭证,小侯爷虽好风流,在这种有损名声风口浪尖的事上却也是有分寸,不久纳妾的事便不了了之,那便是要嫁给三品武将了。

    又有大半的女子狠撕着手帕,为何这种事没有落到自己头上,她们怎地就从来都没有官将上门求亲的好事呢?

    结果却是大出人意料,那武将居然两个月了无音信,求亲的事眼见着便是不了了之,这下京城的不少人都看起了沈家的笑话,生意做的好又如何,女儿生的花容月貌又如何,还不是嫁不出去待字闺中,估计是那小姐挑花了眼,使多了心计,现在竟是侯府与武将两家都不要了,原来还有不少人上门提亲,现在却是门可罗雀。

    笑话,谁敢娶,娶了便是与侯府和三品官将作对,这巴结还巴不上,谁会不要小命的娶这烫手山芋,尽管不少人垂涎那沈家小姐的颜色嫩,但这会儿敢去提亲的却只有那些光脚不怕穿鞋的歪瓜裂枣。

    刚又有一个瘸腿的上门提亲,被柳氏让人用水泼了出去,关上门后,柳氏却是愁的有些憔悴,怎么能不愁,好好一个闺女,现在便没一个好人家的来求亲,而那个姓简的却突然间没了音信,荷香他爹不止一次去府上找,那看门都只说官爷一直没回来,眼瞅已经两个月了,明显的便是推脱之词,一时间柳氏只觉得天要塌了一般阴阳代理人


    而那唐家的公子今年虽然试考成绩一般,却在半月前刚娶了妻,娶的是许家米铺的小姐,比荷香还小一岁,生的虽不如自己闺女,小两口却也是和和美美,而那唐夫人时不时的便会故意说上几句,让她这心里疙疙瘩瘩的,便是连唐家那个闺女今年都定下了亲事,那男方家十分满意,准备年底便娶了过门,眼看着邻居两个一年间便要双喜临门。

    可自家却是愁云惨淡,柳氏晚上都睡不好觉,沈荷香看着母亲肚子日日见大,却还要这般为自己操心,心里难受的要命,整日惶惶,更不敢说出自己已是不洁之身。

    像她这样婚配前与人私,通的女子是无颜活在世上的,比那被休弃的妇人和寡妇更加的不堪,连给人续弦做妾的资格都没有,便是无赖也要嫌弃三分,这样的女子通常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绞了发出家做姑子,二是卖身入青楼,还有一条路便是自尽,保了家人颜面一了百了。

    碧烟伺候小姐这一个多月来,发现小姐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笑容少了很多,平日除了去夫人屋里,便时常将自己关在屋子里,有时呆呆的看着窗,一看便是半天。

    但想想也觉得小姐可怜,怎的这般的命苦,夫人说那简公子八成是因为小姐离家出去的事伤了心才拒婚,毕竟任何一个男子都想娶一个守礼端庄的做妻子,那般离家出去半个多月,连清白都有些不明的女子,又怎么敢再上门提亲,夫人虽气愤,但时间过了这么久对方一直也无音信,却也明白对方的意思,只能歇了继续这门亲事的念头,这几日正四处张罗着,看是否能有品性好的商户男子,便是农户出身也行,年纪大些无妨,只要人好能善待女儿的,可找来找去却仍是没什么合适的。

    碧烟见小姐日日郁郁寡欢,话越来越少,便只好提议去冰肌坊走走,沈荷香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似乎要下雨般阴沉,便如人的心情一般,一时间让她有些喘不上来气,听到碧烟说出去走走,她便像被困在笼子里的鸟儿,突然打开了笼门,一刻不想多待的出了门。

    因快下雨路上的人该收摊的都收了,行人也少了很多,一主一仆在路上慢慢的走着,碧烟看到前面那家金镶玉店,于是忙挑着小姐喜欢的事物道:“小姐,不如我们去买首饰吧,说不定那金镶玉又来了新货,上次那那彩云追日的一套头面若是小姐戴上定会很好看……”

    走在街上沈荷香的心情总算是好转了些,对碧烟的话似有了些兴致,顿了下便点头与她转路去了金镶玉铺,刚走近铺里见没什么人,沈荷香便顺手取了头上的帽帷放到柜台上,拿起其中一件,想细看的金玉钗,结果不意间抬头,却见两个男子从柜台后面定做首饰的铺门掀帘走了出来。

    在目光相触的那一瞬间,沈荷香如被雷劈一般,手中的钗啪的又掉回了盒里,只觉得心跳都停了下来,脸上的血色瞬间的消失贻尽,悄悄握着拳手的指节直泛着涩白,却仍强自镇定的回头道:“碧烟,碧烟,我们走……”尾音不自然的颤抖透露出她极力忍耐的情绪,碧烟听罢一怔还没反应过来,便见小姐突然的回身,急急的,慌乱的,不顾礼仪近似乎夺路而逃般离开了店铺。

    还未跑出铺门,便听到后面传来一道惊喜的声音:“喂,小姐,你是哪家府上的?唉唉,前面的那个小姐,请留步,你的帽子忘记拿了……”

    作者有话要说:不小心买了防盗章节的妹子,没关系,更到那章会替换正文的,如果情节可以加的话,会多加点肉沫补偿
(快捷键 ←)上一章:47 返回《重生之香途》目录 下一章:49(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