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香途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54

章节目录 54

文/月下金狐
重生之香途 本章字数:5090 重生之香途txt下载
推荐阅读:魔狱 史上第一祖师爷 龙印战神 玄煌 神级英雄 麻衣相士 一品姐夫 国色天香黑岩 花容月貌 江山权色
早上起床,用制好的香汤洗漱完毕,喝完一碗暖胃的杏仁奶,沈荷香便坐在她喜欢的雕花梳妆塌上,对着铜镜任着碧烟帮她梳妆,黑亮柔美的长发被松松的挽起,插了几样精美的金镶玉头饰,将头发一缕缕的固定好,露出雪白肤嫩的美颈,然后轻扫黛眉,涂上润面膏细花粉,待在颊上揉了薄薄一层粉膏,只觉得整个人都明媚粉嫩了起来。

    再取了同样颜色却微红一些的口脂,润在唇上一层后,沈荷香在镜中左看右看,镜中美人也跟着左顾右盼,便是连自己也有些移不开视线,当真是精致美腻的很,好妆好心情,如此一分神,昨夜的不快顿时一扫而空,着了轻软的碧霞纱衣,套了镶嵌红绿蓝宝石的蓝纱绣鞋。

    这才坐在了桌前,简舒玄早已梳洗完毕,难得着了一身深紫色长袍加银色绣云纹腰带,不似以前那般黑气沉沉的,之前一直坐在隔间,透着缕空的窗栏看着她梳妆,见到起身这才让人将厨房暖着的饭菜端了上来,晨餐以清淡为主,软了鱼肉的清香小粥,几小碟腌得色香味俱全的小菜,尤其是那专腌得手指长的紫茄子,咬一口酸咸香口,当真是下饭的好物。

    沈荷香边细细的吃着碧烟给挟到小碟子里小菜,边犹犹豫豫的轻抬睫毛,扫着对面一直无语在吃饭的简舒玄,见他从自己坐下都不曾往这里望上一眼,这般的鲜嫩粉妆都讨不来他一句称赞,沈荷香不由细牙轻轻的咬着口中汁液丰富的酸茄,心下却是意难平,既然真像现在这般正经,这般道貌岸然,那为何早上醒来时却将她搂得那般紧,还将那粗得磨人的手伸进她衣襟之中,不仅握着自己一边的嫩兔,还用手指挟得上面那嫩果,她想退开都扯得疼了。

    大概是感觉到了她的腹绯,简舒玄不由抬抬眼,挟了一边盘子里的炒了红辣椒油的香酥豆,取了一个放进她面前的小碟子上,口中却带着殷切道:“早上吃点干果,这酥豆滋味不错,吃点补一补……”

    沈荷香正想着他不正经,乍一见那碟子上孤零零的一颗豆子,刚好被辣子油染成了红色,再听得他说什么补一补,再想到早上她呼痛时从他手指间解救了自己鲜红若滴的乳儿尖,不由脸腾的一下便红了,一时酸茄汁堵了嗓子好一顿咳嗽逍遥僵尸最新章节


    待得对面那男人紧张的接了白帕为她擦着嘴角,手给顺着背理气,沈荷香这才觉得缓了过来,嗓子舒服了,心里也舒服多了,她虽耍着小脾气但却知道适可而止,不能不知好歹一意孤行,毕竟她不是未出嫁的女子,女人一旦嫁了人,便不似在家时的随意,一切都要以夫为尊,便是当初的侯府夫人,娘家有钱有地位,还不是一样为保住正妻位置,对丈夫忍气吞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何况自己也不过是个商人之女,又有什么可在男人面前硬气的。

    而这简舒玄这个男人又不同别人,虽不说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却也绝不会让人好过,如今他肯这般已经是给自己很好的台阶下了,要他对自己低头服软那绝对是不可能,沈荷香脑中念头转了数圈,只得心头叹了口气,随即放下帕子给他礼了礼衣襟,随即让碧烟将她妆匣里那腰佩拿过来。

    腰佩是男子样式的如意佩,并不是她特意买的,而是这些年她的首饰在铺里花了近两千多两银子,那金镶玉掌柜极会做生意,为招揽主顾便让她可在店中柜中选上一枚玉饰赠送。

    其中这块男子翡翠如意佩无论雕工还是水头及绿带都十分出彩,便是卖最少也要六十两银子,沈荷香便选下了,如今已让碧烟打好了坠子,此时见简舒玄没戴腰饰,便将这块翡翠玉悬挂在了他腰带上,垂在了袍边一侧,那穗子刚好选得银线,却也与腰带相合,估计是他平日不习惯戴这零碎的,站着一动不动任身边的娇人一双白嫩嫩的小手在他腰上轻轻摆弄着挂穗位置。

    不习惯也要这般穿着,今日要返乡祭祖,总要穿戴的好一些,眼前这男子虽脾气不好,平日又动不动便吓人,但是却是有一点,无论穿戴和吃食都不挑剔,便是野菜粥也不介意的喝上两口,之所以一直穿着黑色和官服,也是因为没人帮他打理穿戴,黑色耐脏耐磨,官服更是不必来回麻烦的换,便是这身衣服恐怕也是准备婚事顺便带出一套。

    见到自己帮他打着腰上穗子,他像孩子一样好奇的看着,使得沈荷香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莫名的情绪,想着许久未逛过绸缎铺,过几日便去多选些上好的绸纱料子,那些京城风流公子的华美饰物及衣衫都备下一些,准备上满满一柜子,日后可以不重样的让他换穿,不必再这可怜巴巴守着那些黄金珠宝,连件腰饰都没有。

    如此这般,两人之间反而比昨日更加亲昵了些,简家便在香山不远,离沈荷香原来的村子隔着一个山头,早上坐上马车,最早也要中午才到。

    但这路上越往周边走越是颠簸,一时间早上没吃多少东西的腹中便开始唱起了空城计,在“咕噜”的响了两下后,简舒玄便让马车停到了路边的一个铺子前,这处行路人较多,茶铺隔一段路便有一个,但是吃食铺却是少,正好这有家面铺,可以停下来吃碗带汤水的面条。”

    她本想拒绝,但不知是姓简握着她的手掌那不容人反驳的力度,还是大概真是饿得很,觉得那面香此时闻着诱人的很,也就随着简舒玄下了马车。

    面铺正好在道边,露天支着棚子,一家三口正在锅边忙活着,媳妇女儿一个擀着面条一个包着馄饨,那馄饨个个如沉甸甸的小钱袋一般,极是小巧可爱,看着便想要来上一碗,再加上闺女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虽是穿着布衣,却难掩那秀丽的身姿,生得也俊俏,笑得甜美,格外引得路人停下来买上一碗,美味与美女,即能填饱肚子又能饱了眼福,一时间铺子里生意极是红火气冲星空


    此时从一辆似城里来的马车上下来两个人,一男一女,不一会儿身后还下来个丫环,一看便知是大户人家,这小村小店大多都是临近村子赶车赶路的农家人,偶而有走商的,但这城里的马车却是极少,见到了也颇为新鲜,不过当那男子身后的女子一下来,便引得吃面与馄饨的人纷纷引颈侧目,一时间连说话声都小了许多。

    沈荷香瞧了瞧四下不由皱了皱眉,只有靠边上有一只空桌,大概是上一桌人刚走,还未来得收拾上面全是油渍,那面铺的妇人见状急忙寻了抹布过来擦着桌子,匆忙间擦着哪能擦得那般干净,碧香急忙拿着帕子又将上面一些残留的面渣揭了揭,又寻了条干净的给掂了凳子,免得脏了小姐衣衫。

    却不见此时对面的男人黑了脸,不由带着怒气的低声道:“你的帷帽呢?”

    沈荷香闻言不由一怔,身后的碧烟则是脸一白,这出了嫁的女子不需要戴帽子,只有未出嫁的少女才会戴帷帽,有的甚至也不戴的,所以这次出来她也没有准备。

    简舒玄抬头扫了那些直勾勾看过来的男人一眼,脸色已是难看得如冰山,有些胆小的急忙移开视线,胆大的却还是边吃边偷看,这乡间野地,有一点姿色的就足够让人多看两眼,何况是这般皓齿蛾眉,粉腻如雪的美人,若是不多瞅上两眼,都对不起男人二字。

    沈荷香皱着眉还没坐稳,便被男人拉到了他身侧,一下子挡去了棚里大半人的目光,沈荷香暗地里也是舒了口气,她如何不知道那些人的眼神一直胶在她身上,虽然女子爱美打扮便是要与人看,吸引头人的目光,最好能让人羡慕让人惊叹欣赏,但却不代表被一群粗莽的男人紧紧盯着。

    见着妻子老实的待在他一侧,简舒玄的脸色这才好看些,不由接了碧烟手里的帕子给她擦了擦桌边的油腻,但这经年累月积下的油垢,岂是只帕子便能擦干净的,沈荷香还指这指那,当他是不要钱的劳力一般使唤,男人擦了两下,忍了两忍,顿时将脏兮兮的帕子揉成一团扔到草丛里,随即便要拉着她起身道:“这点脏有什么,这么多人都吃着,偏你嫌这嫌那,早知这般娇气就饿着你继续赶路好了……”

    “好了,好了,擦干净了……”沈荷香肚子正被那馄饨味儿勾得不行,现在走岂不是要命,况且她也走不动路了。

    见着一向娇气的人此时也顾不得脏的坐下,眼睛盯着别人的大碗,显然是真的饿了,便顺势坐了下来,沈荷香见状忙让那妇人煮四碗馄饨,鲁叔与碧烟正好一人一碗,吃饱了才好赶路。

    沈荷香自然知道自己的颜色好,便是嫁人出外最好也备着帷帽,但是帽子她戴了那么多年,也实在戴得够了,加上又在这男人身边,虽然她一向嫌弃这人不是那心仪的文雅知情趣的文士,却也不得不承认,刚猛有力的武将虽可怕,有时却也极有安全感,比如此时,即使在陌生之地被人盯着,却也丝毫不必担心,因她知道这男人嘴巴虽恶劣,但在他身边也定不会有什么事的。

    不一会儿那馄饨便煮好了,面铺的闺女将四碗馄饨端了来,一碗碗放到了桌上,沈荷香忙让碧烟拿一碗给看马车的鲁叔送去,吩咐完回头不经意看了眼,便见那面铺的闺女手里多了条香帕,将那碗馄饨放到桌却似在擦试着桌子,迟迟没有离开,目光却是偷偷看向将碗端到自己桌前的男人,显然眼中有着一丝落寞与羡慕。

    从她发间戴得几枝野间的香花便能看出,这是个极不甘心嫁普通农家的女子,否则一个面铺两口子便足以忙活,闺女家又何必抛头露面,沈荷香多多少少也能理解她的心思,因着以前的她也是这般过来的,毕竟在农家长得稍有姿色的女子,发个愿意嫁与没出息的农家子,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过着挣一文数一文的困苦日子,都憋着气想攀高枝,过得比别人好天才霸主最新章节


    眼前这个就是其中一个,只可惜功力不够,没能引起身边男人的注意,动作也太过刻意做作,那男人帮她擦干净筷子,在碗里转了两下,搅了热气一回头见还有个人杵在那儿,竟是开始不耐起来。

    ,

    那面铺的闺女见到桌边大爷冷漠的眼神,顿时手一抖,待转眼看向一边,那个肤如凝脂,粉面含春威而不露的女子,一身高贵雅致的穿戴,一看便知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儿,此时美人天正明眸流盼,黛眉轻抬正似笑未笑的看着她,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一般,使得秀丽女子一时胆怯,掉了香帕而不自知,转身脸色发白跑回了棚屋里,不由失魂落魄的拆下了头上的粉绢,一时被打击的心灰意冷起来。

    刚才女子那般出水芙蓉一般的精致美貌,有几个男人见了不喜欢,整个棚里的男人都看得呆了,有了这样的妻子,又怎么会看上她这么一朵村间小花,一切也不过是自己在做梦,痴心妄想罢了,再想到过了今年她便十六了,也到了该出嫁的年纪,于是呆坐在那里许久,想到一直喜欢自己的远子哥,若不是她一直不甘心,恐怕早便成了家安定下来……

    而此时的沈荷香却是捧着碗,睫毛底下却在悄悄打量着身旁的男子,如果除去脸侧的那道已不显目的疤痕,这个男人实际长得倒也不难看,只是棱角过于冷硬了些,但是此时这般给自己挟馄饨的样子却也顺眼的很,怪不得会招姑娘的喜欢,不过想到既然有女子能看上她,那前世他三十多还未娶妻不知是何故?

    估计是眼光太高太挑剔所致,不过想到这点,沈荷香面上不由又有几分意色,吃起馄饨来也格外香上几分,不过话说回来,这面铺的小馄饨做得确实不错,虽然里面的肉不是上好的精肉,可能只是些边边角角的糙肉,但好在菜新鲜,味儿也不错,合在一起竟也不难吃。

    沈荷香小口吃了一个又一个,直到大海碗吃了一半,剩下的便再也吃不下了,小心的放下筷子将碗一推,看向旁边早已碗底空空,正低头盯着自己的简舒玄,能在这般紧盯着目光吃饱可真不容易,她想说吃饱了可以赶路了。

    结果却见那男人微皱了下眉,便见他眼睛不眨的取过她吃剩下的碗,就着筷子几口便将半碗馄饨连汤带肉的一起吃完,这才起身结帐,不由分说的带着她上了马车。

    直到马车走得远了,棚子里还有人在抻着脖子望,这般柳腰鹅蛋脸白嫩的美人儿,他们一辈子又能见着几个,自然要看得够本才行,要是能侥幸娶到一个,那便是做牛做马都愿意啊。

    沈荷香原本心情是极好的,却不想那简禽兽竟是从吃完馄饨开始便对她拉着一张脸,便是连到了简家,进了简家旧址新修好的房子,见了牌位祭祖时都不曾给她好脸色。

    连下午返回时,路过以前住过的村子,想去香山看看都不允许,尽管如此却仍在回府的路上路过德云铺时,买了她最喜欢吃的玫瑰酥糕,沈荷香咬着那香甜而不腻的糕点,不由嘴角甜甜,到了晚上,她主动褪了粉兜亵裤,只着着轻纱,发流散如瀑,露出一身粉腻如雪的冰肌玉骨,纤腰一含**轻分,趴在了男人精壮的身子旁边偎着,细细柔软不盈一握的腰肢轻轻贴着,在给他看了自己的酥胸俏臀,并时不时的从帐中传来对着男人软语娇音,男人才总算是暖了脸色,一把搂过玉娇的人便是一顿狠亲,扯开了细腿便是一阵阵劲猛的,力到极点的抽,动,虽是强猛但听到身下娇嫩的人不舒服的哭啼,动作便又带了丝温柔,直将身下的娇嫩伺候的忘情的轻叫,全身娇娇的向他展开,任着他百般的放肆蹂躏。
(快捷键 ←)上一章:53 返回《重生之香途》目录 下一章:55(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