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历史小说 » 终极潜伏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三章 苍蝇不叮没缝的蛋

第一百零三章 苍蝇不叮没缝的蛋

文/徐想想
终极潜伏 本章字数:3627 终极潜伏txt下载
推荐阅读:克妻难训,战王的挚爱狂妃 大明1629 特种兵在都市 萌宝来袭,霸道邪王追妻忙 师兄非良善 骠骑大将军 全洪荒都知道魔祖在闹离婚 放啸大汉 逆水行周 特种兵之利刃
    反应激烈情有可原,因为高桥正男怀疑,廖云菲被爱情之火烧昏了头,竟然打着保护鸠山寿行、保护佐佐木石根的旗号,实际上是除去自己的情敌!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胆子太大了!如此把戏岂能瞒得了以狡猾著称、世事洞明人情练达的佐佐木石根,恐怕连鸠山寿行也会一眼看穿,到时候怎么解释?

    关东军挑战苏联失败、少壮派灰头土脸、日军即将倾尽全力南下,号称东方巴黎的上海,各方势力的明争暗斗将更加激烈。正是佐佐木石根翻身的绝佳机会,以残疾之身、衰暮之年,组建自己的情报机关,打出个人旗号,在大日本帝国的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后人会怎么评价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即使作为局外人,高桥正男也看明白了形势。佐佐木石根准备大展宏图,用人肯定为当务之急,节骨眼上廖云菲竟然因为吃醋,悍然杀掉沈春丽,如此不识大体,等着找倒霉吧。他疑惑地望望干姐姐,耳际回想着那句名言:

    恋爱中的女人,缺少理智。最新章节到-《》。

    高强正男活到现在,一直忙着杀人忙着报仇,没机会品尝爱情滋味,只在文艺书籍上了解一些皮毛。据说爱情有时候是游戏,爱情有时候是儿戏,可是不管是游戏还是儿戏,都会有伤害。其实,爱情本身就是一种带毒的伤害。可是那些伤害会带给人致命的美丽和幸福幻想,所以人们在不断的享受着那些与痛苦并存的幸福爱情。

    为此,廖云菲就敢杀沈春丽?

    堂堂的特高课一把手,跟村姑一个德行,吃起醋来不顾后果?即使是亲人,也不能干涉感情上的事,否则很容易撕破脸皮,有些甚至一辈子不再相见。高桥正男知道这个常识,但廖云菲的计划太惊人了,他稍微犹豫一下,还是旁敲侧击道:

    “悄悄除掉沈春丽,事有点大吧?”

    暗示廖云菲,小心担不起后果。

    廖云菲听出话里话外的意思,却没有再做解释。<>是否为情所困,受潜意识驱使,做出不理智的决定她问过自己无数次,到目前为止她相信,除掉沈春丽的计划绝对不带丝毫偏见。与高桥正男不同,经历过大场面的她,一来早有打算,二来也见怪不怪,因此心思根本没在话题上。手掌因在高桥正男的后背上摩擦而发热,她的眼神也迷离起来,仿佛像妖精,要汲取高桥正男身上的阳气。

    计划一经决定就不再讨论,是廖云菲一贯的风格。高桥正男虽然一肚子意见,也没敢再插嘴,老老实实提供后背任那只柔软的小手抚摸。虽然对外宣称是姐弟,但毕竟是结拜的,当不得真。**好做饭,干姐干弟哪?哈哈,此刻独处一室不如说孤男寡女。而且孤男是台湾产的二鬼子;寡女,来自日本的小鬼子,完全用不着忌讳。

    半夜时分外面淅淅沥沥的是秋雨,心里熊熊燃烧的是欲火,诱惑无处不在。远离鸠山寿行以后,养个知冷知热、忠诚无比的雄性,看着也解馋,所以廖云菲分外宠高桥正男,就像守寡的贵妇养个宠物,虽然没有用,至少可以解闷儿。

    当然,把富士山借给高桥正男当胆子,他也不敢动鸠山寿行的女人,奴才爬上女主人的床,耗子舔猫逼——不要命啦?毫不夸张地说,即使鸠山寿行大方,亲自示意他爬上去,他也没那个勇气。同样的道理,如果廖云菲忍耐不了煎熬,邀请他上床,他也不敢。

    廖云菲心里同样明镜似的,在鸠山寿行没有明确表示放弃之前,她已经被打上标签,恶心点说两腿分叉的地方已经被贴了封条。谁敢鲁莽地撞进来?雨浓情热,廖云菲感觉难以自持,不得不走到酒柜前,给自己倒杯威士忌,又拉开冰箱抓两大块冰扔杯里,连喝几口才平静下来。

    “高桥君,沈春丽与佐佐木将军关系太深,没得我的讯息,任何时候都不要把今晚的事透露出去。沉默是金,记住。”

    高桥正男明白,虽然自己以歹毒著称,有无数花样杀人。但论心机、论决断、论胆量,与身处高位的干姐姐比起来实在小儿科,档次远远不够,还不配参与内部的利益斗争。<>但今晚松井义雄利用铃木戏耍沈春丽,却导致渡边贤二大为光火,险些把他的脑袋打成漏勺。可见杀沈春丽绝对不是儿戏。他担忧廖云菲艺高人胆大,没有仔细考虑杀人的过程。轻声道:

    “沈春丽身手不凡,警惕性极高,首先杀她不容易。再者,即使计划顺利实现,怎么掩盖?秘密一旦泄露,不但帮不了佐佐木将军,恐怕还会带来麻烦。尤其得提防松井大佐,他现在虎视眈眈的。”

    瞬间又想起上次在特高课比武,名义上邀请沈春丽前来指点,但廖云菲私下里却交代他们,必须下死手,拿出自己平生本事。因为沈春丽太厉害了,即使不保留也未必能赢。当时高桥正男也没多心,现在琢磨,那场凶险无比的比试恐怕大有深意。

    难道那个时候廖云菲已经动了杀机?有这种可能但没法子确定,也不宜讨论。事情已经翻篇,如今再折腾起来没意思。况且廖云菲虽然是他干姐姐,但在他面前也不可能没有秘密,特务,哪有敞开心扉的?除非大脑秀逗啦。廖云菲端着酒杯,把握十足地淡淡一笑:

    “方法有的是。铃木被打败后潜心反省,希望我出面安排,非要与沈春丽再比试一场。估计他已经找到了战胜沈春丽的方法,我一直拖延,等他的怒火不可遏止时再制造机会。让他重创沈春丽,治疗时命令医生别认真,一切岂不简单?”

    从今晚铃木的表现看,为了挽回颜面,保住大师的尊严,他绝对有杀人心。不过沈春丽长期担任佐佐木石根的贴身护卫,自身的警惕性不容置疑,加上又被铃木袭扰,岂能不加小心?再说她的一身功夫太可怕,根本不是为比武准备的,也不是门外汉廖云菲可以想象的。

    有过交手经验的高桥正男事后甚至觉得,沈春丽出招时的时机把握、速度与力量的配合、凌厉而精准的攻击模式,几乎无懈可击。在她面前,铁打的金刚也等于待宰的肥猪,财狼虎豹也无非是羔羊。心高气傲的铃木能做到吗?一旦操作不慎被沈春丽再次拿下,或者被沈春丽重创,到时候怎么收场?

    见高桥正男脸色凝重,欲言又止,有点看三国掉泪——替古人担忧的意思。<>廖云菲不由得呲牙一乐,亲昵地抬手抹一把干弟弟胡子拉碴的粗糙的脸,洋洋得意地道:

    “傻瓜,不用担心。铃木后面站着松井义雄,而且我怀疑他想加入研究所以逃避上战场,因此他跟沈春丽硬碰硬跟我没关系。如果铃木赢啦,我的心愿也就实现了;如果铃木输了,松井义雄等也不会善罢甘休,铃木的拥趸们也不会就此罢手。沈春丽逃不过这一劫!”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谋划的漂亮,高桥正男不由得打心眼里佩服。当然,他也估计到了,廖云菲不可能不准备预备方案,也就是说留有后手。不管铃木与沈春丽动手的结果如何,反正沈春丽死定啦。果然,廖云菲好像没话找话似的又道:

    “高桥君,你判断沈春丽是何方神圣?苏联?**?军统?”

    高桥正男没有现场回答,也去倒杯酒,回来后才沉思着道:

    “不可能是军统的,从公开资料看,她出现在将军身边时,戴笠还没发迹。或许是**或许是苏联特工,没有其他选项。”

    廖云菲按揉一下眉头,半晌才道:

    “继续!”

    高桥正男理了理思路,缓缓道:

    “樱花银行一案,导致伪钞计划彻底中断,即使鸠山大佐接手,短时间恐怕也没法子恢复。从这一点判断,沈春丽或许是**。”

    “哦?”廖云菲神色一动,轻轻抿一口酒,帮忙注解道,“你的意思是,伪钞计划被摧毁,对中国有利。所以,沈春丽应该是**。可是,她怎么可能完成爆炸樱花银行?烧死大平光一和众多手下?”

    高桥正男又推翻了自己的判断:

    “问题就在这!**在上海不可能动员那么大力量,而且整个案子的操作手法也显示是军统所为,还没有迹象表明国共情报系统有深度合作。从这方面推测,沈春丽或许应该属于苏联,她毕竟去过哪儿,而且呆了很长时间。”

    照这样分析,就是苏联发现大平光一被小鬼子盯上了,为了保证整个地下情报网,不得不派出沈春丽,制造了樱花银行爆炸案。如果没有内部的争斗,廖云菲只要与渡边贤二仔细谈谈,把各自掌握的情况一对比,一切疑问马上迎刃而解。因为渡边贤二发现黄宝有问题,特高课分析沈春丽可疑,而两人奉命经常见面。

    如此,岂不真相大白!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零二章 蠢蠢欲动 返回《终极潜伏》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零四章 布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