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历史小说 » 寒门状元最新章节列表 » 《寒门状元》 第一九四四章 都指挥同知

《寒门状元》 第一九四四章 都指挥同知

文/天子
寒门状元 本章字数:6082 寒门状元txt下载
推荐阅读:万能数据 手眼通天 末世狂喵 超级无上至尊 一品修仙 全职农夫 找到个宝藏 奶爸的歼星舰 工业之王 里表世界
    八月十六这天,云柳带着不多的护卫抵达宁夏。

    沈溪没想到云柳单薄的身子居然能吃得了这种苦,以宁夏到京城的距离,一般人骑马就算是不眠不休也难以在八天时间内赶到。

    云柳抵达时是下午,等她见到沈溪时,沈溪感觉此时云柳整个人已快被灰尘和泥沙给裹住了。

    “你走得太急了。”

    沈溪没有褒扬,而是先批评了一通,“你既然已经把圣旨的内容告知,只需派人送信来便可,毋须你亲自跑上一趟……这山长水远的,你身体能吃得消?”

    云柳道:“回大人的话,卑职扛得住!这一路卑职只休息了一晚,其余时候都是在马背上简单眯一下。”

    沈溪本来还想怪责云柳没留在京师帮他处置事情而擅自到宁夏来,但看到云柳的辛苦,也就不舍得再说重话了。

    “你先下去休息,有什么事等你睡醒后再说……就算圣旨到了,我也得把所有事情安排妥当再说,不会即刻便出发!”沈溪道。

    云柳摇头:“卑职不感觉有多疲惫,还是先将京师的情况说给大人知晓……若卑职现在睡下,指不定几时才能醒过来!”

    沈溪看着云柳,最后微微点头,他自己就喜欢熬夜,领兵时甚至几天几夜都不睡觉,以他的身子骨,长时间不休息后再沾着枕头都可能睡到十二个时辰以上,他也不知云柳这八天骑马赶路只休息一晚是怎么熬过来的。

    “有事快说吧。”沈溪道。

    云柳道:“京师朝野纷纷传扬西北有鞑靼犯境之事,大人之前未跟卑职说及,卑职也就未详细调查,以至于耽误了时间,一直到谢首辅召见,卑职才得知具体情况,请大人降罪!”

    “这件事跟你无关,这毕竟只是小范围内传播的消息,以我所知,这消息最初是要欺瞒谢首辅,后来刘瑾亲自面圣奏禀此事,才让事情传扬开……以你的情况,不可能知悉具体情况。”沈溪安慰道。

    云柳惊讶地问道:“大人既然得知此事,就不想揭发刘瑾?”

    沈溪微微一笑,摇头道:“就算要揭发,也要等先我回到京师再说……我人尚在宁夏,此时揭发他有何意义?刘瑾完全可以把此事推给他人,说是地方上虚报,或者是兵部那边虚报,目的是为了得到朝廷拨款等等……这些理由我都能想出来,更何况是阴险狡诈的刘瑾?”

    这下云柳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

    沈溪道:“要清算刘瑾的罪行,最好算新账旧账一起算,一点点算没有任何实际意义……若是没旁的事情,你先去休息,熙儿如今正在军帐外,我已嘱咐她好好照顾你,安排好寝帐。”

    云柳没了牵挂,如释重负,冲着沈溪点了点头,然后自中军大帐退下。

    熙儿此时已等候在帐篷外面,很快沈溪便听到姐妹重逢的欢呼雀跃声,不由感慨自语:“这对姐妹花都来西北了,京师的事情只能指望马九,希望马九能把事情做的漂亮些!”

    ……

    ……

    云柳抵达宁夏城后,沈溪终于拿到圣旨原件。

    现在沈溪可以把事情摊开来说了,等闻讯赶来的张永看过正德皇帝亲笔书写的诏书后,喜不自胜:

    “看来陛下还记得我们这些在边陲吃苦受累之人……沈大人,这次论功请赏之事还得要仰仗您!”

    之前张永对沈溪有诸多抱怨,但现在马上就要回朝,论功请赏,张永的态度有了极大的改善,毕竟谁都知道,这次申报军功要以沈溪的意见为准。

    论西北这帮官员和将领的职务高低,沈溪乃是挂左都御史、兵部尚书衔领兵平叛,地位最高,如果论皇帝的信任,更是无人出沈溪之右。综合起来说,回京清点功劳时,沈溪说什么就是什么。

    现在就看沈溪是否有脸跟杨一清争首功,但以沈溪到宁夏后的表现来看,似乎对于抢夺军功并无兴趣,倒是曹雄等武将对首功心存觊觎,多次到沈溪这里来走动,希望沈溪能帮他们争取。

    等沈溪让人把圣旨传递给巡抚衙门和总兵府那边知晓后,杨一清倒是没什么反应,曹雄及其麾下将领却紧张起来。现在沈溪要班师回朝,甚至带走安化王及其叛党成员,曹雄等武将没资格跟着一起上路,且曹雄得马上回师固原,使得形势变得不可控,至少在边军将领看来如此。

    曹雄当晚请了林恒来跟沈溪说项,重点涉及平叛首功和新任宁夏总兵官等事宜。

    沈溪道:“……林将军,关于首功归谁的事情,陛下并未做出安排,新任宁夏总兵官也暂时未任命,不过陛下给了我一定便宜行事的权限,固原人马离开宁夏镇后,总归需要有人出来负责宁夏一地的安危……”

    林恒连忙问道:“不知大人属意何人?”

    沈溪一抬手,问道:“林将军,我有件事问你,这次我要押送谋逆的安化王等人回朝,你是跟我同行,还是准备留在宁夏镇?你先别急着回答,且听听我的意思,在我看来,你回朝发展的机会比较大……”

    之前沈溪就想把林恒带回京师,但被林恒拒绝,那时林恒想的是他留在三边可以有更好的发展,但在沈溪离开后,林恒混得其实并不如意。

    所以这会儿沈溪旧事重提,希望把林恒带到京师,跟王陵之一样,留在身边听用。

    林恒道:“回大人的话,末将还是希望能留在西北,这里才是末将的根。”

    沈溪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位大舅子做事特立独行,似乎对于朝堂和权贵很是忌惮,宁肯避而远之,估计这种心态跟林家当初的遭遇有关。

    沈溪道:“我不会强人所难,既然你坚持留在三边,那我就以朝廷的名义,暂时调你为陕西都指挥使司都指挥同知,领宁夏总兵职,带兵镇守宁夏镇!”

    “啊?”

    林恒非常惊愕,沈溪这一句话,让他一时间找不到北。

    沈溪问道:“怎么,你不想领受?”

    林恒摇头,用不可思议的语气道:“大人,您……您似乎太过高看末将了!”

    沈溪笑了笑,道:“你是否有能力,本官早有判断……这次出兵平叛,你立下大功,第一个领兵入城……仇将军可能功劳要比你大,但他到底曾附逆一段时间,看朝廷如何定性……你暂时领宁夏总兵职,等回朝后我会奏请陛下,争取将此事落实!”

    林恒没料到,沈溪问他是否回京,中间会有这么大的变数。

    居然只是一句话,就能任命他为陕西都指挥使司都督同知,要知道这是个从二品的武职,林恒以前可是想都不敢想。

    但自沈溪口中说出来,事情意味着八九不离十了,恍然间自己就成了总兵,林恒整个人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

    沈溪正色道:“宁夏地方事务,其实仇将军比你更清楚,但以我想来,要安定地方非要林将军这样非宁夏派系的官员不可……我丑话说在前头,宁夏总兵官人选正式出炉前,地方上若出什么乱子,这责任可要你全权来承担!”

    “末将领命!”林恒虽然表现出对沈溪的恭谨,但他还是显得难以置信,并未从晕晕乎乎中挣脱出来。

    沈溪笑着道:“公事说完,我们聊聊私事……你不必拘谨,到底不是外人,怎么,林将军觉得我一句话就让你做上宁夏总兵官,有些不能接受?”

    林恒低下头,显得很为难:“实话实说吧……还真是这么回事,但末将相信大人有这样的权力。”

    沈溪点头:“既然我代表朝廷来宁夏平叛,叛乱平息,地方军务我当然有资格安排……你只管放心便可,虽说日后你未必做得成宁夏总兵,但你将来的官职只会跟这平级,或者更高,不会降低!让你继续担任宁夏总兵几乎是九成九的事情!”

    林恒道:“末将怕仇将军会有意见。”

    “你放心吧!”

    沈溪微微一笑,道,“我将带仇将军一起回京,他会得到他应得的赏赐。”

    说到这儿,沈溪叹了口气道,“唉!其实我更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回京,至少可以在京营十二团营中为你安排个都指挥的职务。不过,既然你决定留在西北发展,我也支持,希望将来你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林恒恭敬行礼,对沈溪的话未置可否。

    随后,沈溪又跟林恒闲话家常,聊了大约半个时辰,才准备放林恒离开。

    沈溪道:“我给你写一道公函,回头我会亲自见曹总兵,现在是八月十六,我准备统领大军于八月二十二正式启程回京,至于曹总兵所部,也会于同日出发!”

    林恒显得很为难:“希望大人能把一切安排妥当,末将……对于这些事不是那么明白。”

    沈溪笑道:“你以前在总兵府当过差,一个总兵怎么做事,其实你心里应该有数才是,如今宁夏总兵府属官、吏员和幕僚都是现成的,这些人你可以先用一段时间,然后再培养自己的班底,特别是要有一个好的幕僚班子……你从此番军功赏赐中拿出一部分来养仕,只有如此,你才能当一个高枕无忧的总兵官。”

    这边沈溪话说得轻松,林恒听了胆气却没那么足。

    林恒一直觉得自己只是个打杂的中下层将领,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可以当家作主,统领一方,心态上没有摆正过来。

    沈溪道:“索性距离我离开宁夏镇尚有几日,先帮你把事情理顺,这几日你有时间可以过来接洽,我会让地方官府跟你沟通,保证你顺利交接军权!”

    听到这里,林恒终于放心了,他很清楚沈溪在西北军队中的威望,只要有沈溪出面帮他,那他基本可以坐享其成。

    ……

    ……

    沈溪安排林恒担任宁夏总兵官之事,引发极大的轰动。

    林恒毕竟不是宁夏本地人,再加上他还不属于固原镇体系的将领,等于一个被曹雄临时征调来平叛的帮手,到最后居然靠军功把最大的一块蛋糕给拿了下来,许多人都不服气。

    当然军中佩服林恒的人还是有不少,尤其三边之地,林恒作为延绥副将级别的游击将军,再加上是骑兵将领,又在平叛过程中率先带兵杀进城……

    一系列因素,让沈溪委命林恒显得合情合理,唯独不太满意的,应该就是历史上被任命为宁夏总兵官的仇钺,不过沈溪马上进行安抚,让人把调仇钺回京的公函送去,如此等于把一个敏感人物带走了。

    王陵之、荆越等人在知道林恒被沈溪委命为宁夏总兵官后,非常羡慕,同是沈溪麾下,林恒跟着沈溪时间早,再加上在西北历练时间长,现在已然做到总兵这样的职位,让他们看到一种希望。

    不过林恒并非是沈溪身边最具代表性的人物,毕竟先前就有担任江西都指挥使的王禾存在,凡是跟随沈溪的武将,或多或少都有所提拔,这也让沈溪成为军中一杆旗帜,沈溪委命林恒,为自己赢得了威望,还有旁人的信从。

    不过张永就有些不屑了,道:“林恒,可是那个一直跟在大人身前身后那个?他又不是宁夏地方的人,怎就安排他来担任总兵官?这件事沈大人不应该跟曹总兵商议一下?”

    沈溪道:“那按照张公公的意思,让本官安排曹总兵手下将领来担任总兵?”

    张永用奇怪的眼神打量沈溪,他不知道林恒跟沈溪有姻亲关系,却跟曹雄一样知道林恒曾经是沈溪的手下,还是当初在榆溪河之战中破格提拔的。

    “沈大人要委命自己下属,无可厚非,只是不要引起西北边军哗变才好,若出现乱子,责任可要由沈大人您一个人来背!”

    张永言语中跟这件事撇清了关系。

    沈溪清楚,张永之所以对此事如此留心,并非是因为负责任,而是因为曹雄给了他不少好处,到宁夏镇后,曹雄暗中给张永送了不少礼,有很多还没见到实物,比如说只是口头告知,在京师为你准备多少亩田地,多少店铺,回京后才能拿到田契、房契等。

    地方官员和将领送礼的方式五花八门,尤其是送给京官的礼物,之前林恒就曾对沈溪转达过曹雄要送礼的意思,但被沈溪拒绝,沈溪不想提拔固原系将领出来当宁夏总兵,等于是为林恒拒绝这些礼物。

    等沈溪把回程时间说明,张永道:“那就按时走,路上抓紧时间赶路,若不麻溜点儿,很可能会被姓刘的设计阻拦,那时你想回都回不去!”

    沈溪笑道:“张公公提醒的是,路上咱们得星夜兼程,到时候张公公可能会辛苦一些!”

    ……

    ……

    沈溪要走了。

    他到宁夏镇只有一个多月时间,这里算是他统辖过的地方,不过还是有了这次叛乱他才首度踏足宁夏,之前当三边总督时他可没想过来这么偏远的地方。

    因为沈溪下令曹雄要在他离开同日往固原撤兵,城中兵马这几天也在整顿中,尤其是要把宁夏镇原本兵马单独分出来,一些参与到叛乱中,被卸职和卸甲的将士也会重新起用,因为叛军主要人物或被杀或被俘,这些人缺乏再次叛乱的基础。

    对于宁夏地方将官来说,林恒不是外人,到底都是三边将领,林恒手下骑兵中也有不少宁夏人,林恒出任宁夏总兵,总归比固原系将领更为稳妥一些……如此至少能保证宁夏镇的相对独立,故很短时间内林恒就跟地方将官打成一片。

    八月二十一,固原总兵曹雄再请沈溪过府,却为沈溪拒绝。

    当天沈溪要见一个人,就是杨一清,毕竟涉及撤兵问题,自打入城后,一个多月沈溪都没跟杨一清见上一面,实在说不过去。

    为了避嫌,沈溪没有在私下场合见杨一清,而是在营地大帐中,受邀请的除杨一清外,还有固原总兵官曹雄,以及新任宁夏总兵官林恒,陪同的则有魏彬和张永两名监军太监,再加上即将随军一起到京受赏的仇钺,等于说宁夏地方主要官员和将领都聚齐了。

    这算是一次例行的见面会,林恒跟众人都不是很熟,这次算是他正式跻身军队高层,几人中他算是最紧张的一个。

    等众人到齐后,沈溪让人搬来椅子,等众人坐下,他才引介道:“给诸位介绍一下,这位是宁夏镇林总兵,从明日开始,宁夏地方军务就由他全权打理,至于督军太监,将调延绥守备太监胡函前来担任。”

    魏彬笑呵呵道:“大人要如何安排,只管跟我们知会一声便可,我等必然会遵从……呵呵,大人安排的人选必定是最合适的!”

    越是敌人,在这种场合越是客气,沈溪当然不会去跟魏彬一般见识。

    曹雄道:“大人,那军功之事……?”

    沈溪回道:“本官跟杨中丞回京后,会亲自跟陛下奏禀,到时兵部会将军功赏赐一并落实,曹总兵不必操之过急,年底前应该会有着落。”

    听说要等到年底,曹雄有些不甘心,他也有回京受赏的打算,但因没有朝廷调令,他不敢随便提出来。

    沈溪再道:“明日出城时,固原兵马一并撤出,若城塞内有什么异况,会由宁夏地方军队负责……林将军,从明日开始,城内外以及边塞安保重任就交给你了,希望你不会让本官失望!”

    林恒恭敬行礼:“末将领命!”

    沈溪微微颔首,目光中表达出对林恒的欣赏,至于旁人的态度他却不在意,甚至没跟杨一清有过眼神上的交流,就好像二人在任何事上都没有共识一样。

    当然,这一切也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罢了。

    浏览阅读地址: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九四三章 长见识的谢迁 返回《寒门状元》目录 下一章:第一九四五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