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校园小说 » 1627崛起南海内最新章节列表 » 逐鹿天下 第1462章 竞争关系

逐鹿天下 第1462章 竞争关系

文/零点浪漫
1627崛起南海内 本章字数:4220 1627崛起南海内txt下载
推荐阅读:里表世界 全职农夫 找到个宝藏 超级无上至尊 一品修仙 手眼通天 万能数据 奶爸的歼星舰 工业之王 末世狂喵
    因为兄长何肖与海汉人往来密切的缘故,何礼所掌握的信息层级要远胜这些圈外人,随便放点风声出来就足以慑服他们了。当然何礼其实也明白,海汉人把这些消息故意透露给兄长,再经由自己放出风声,目的就是要把辽东的状况借助这种渠道公诸天下,让朝廷想捂盖子也捂不住。日后东江镇向朝廷请功的时候,朝廷也肯定得考虑到舆论民情,不能在这件事情上为难与海汉走得太近的东江镇。

    海汉在辽东已经站住脚跟,并且这个方向的航线在年内会有极大的海上运力需求,何礼想让商人们知道的便是这两点。如果他们够聪明,就应该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去做才能讨好海汉人,要是这样暗示之后还意识不到,那就活该搭不上海汉这条大船了。

    说实话如果不是兄长何肖授意过,何礼其实也有心要自己去承揽辽东航线的业务,他并不介意多用几分力气去抱紧这条大腿。但他毕竟不像那些海商世家有深厚的家底,手头的货船拢共就那么七八条,只是跑浙江近海的货物运输都尚且忙不过来,实在没多余的精力去兼顾到北方航线了。虽然去年已经下了订金,要打造几条可以跑长途航线的大船,但距离提船还尚有一段时日,只能看着别人去竞争此次的承运商招募了。

    这几名商人都算是平日里与何氏兄弟走得比较近的,而且生意上也有颇多往来,所以指点这些人去竞争承运商的资格,何礼就当是做个人情了。最重要的是他很清楚海汉对北方航线的运力需求之大,并不是这几家小虾米凑出二三十条船就能满足的,不用担心今后自己要进入这个市场的时候会没了位置。先让这些人去跑一跑北方航线,有什么问题也好早点有所防范,这便是何礼心中的打算了。

    不料这三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脸上却没有多少欣喜的神情。最后是那胖子开口道:“若真是如何爷所说这般,这买卖只怕还得好好争上一争了!”

    何礼心道这长途航线是本大利薄的苦差事,一向没几家船行愿意承揽,都是当成慈善在做,怎么会有激烈的竞争,当下摇摇头道:“以我想来,也不过就是南方的振国船行、詹氏船行,加上本地六横岛林氏兄弟等寥寥几家船行会对北方航线有兴趣,不用太担心会有多少人来争吧?”

    刘振国、詹贵、林氏兄弟这些海商都是早就铁了心加入海汉阵营的人物,就算北方航线是赔本买卖,他们也会硬着头皮接下来。这无关收益高低,纯粹是地位使然,像他们这样的靠着海汉发家的大海商,当然不可能只拣好的差事做,而且海汉在北方的前期动作也需要对外保密,只有让他们这些早就表明立场的商人去承揽北方航线的运输任务。如今北方情况逐步稳定了,去往北方的货物运输量也比以前有较大增长,海汉才开始对外招募新的承运商加入。

    本书首发创世,为防盗以下内容稍后重新编辑

    因为兄长何肖与海汉人往来密切的缘故,何礼所掌握的信息层级要远胜这些圈外人,随便放点风声出来就足以慑服他们了。当然何礼其实也明白,海汉人把这些消息故意透露给兄长,再经由自己放出风声,目的就是要把辽东的状况借助这种渠道公诸天下,让朝廷想捂盖子也捂不住。日后东江镇向朝廷请功的时候,朝廷也肯定得考虑到舆论民情,不能在这件事情上为难与海汉走得太近的东江镇。

    海汉在辽东已经站住脚跟,并且这个方向的航线在年内会有极大的海上运力需求,何礼想让商人们知道的便是这两点。如果他们够聪明,就应该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去做才能讨好海汉人,要是这样暗示之后还意识不到,那就活该搭不上海汉这条大船了。

    说实话如果不是兄长何肖授意过,何礼其实也有心要自己去承揽辽东航线的业务,他并不介意多用几分力气去抱紧这条大腿。但他毕竟不像那些海商世家有深厚的家底,手头的货船拢共就那么七八条,只是跑浙江近海的货物运输都尚且忙不过来,实在没多余的精力去兼顾到北方航线了。虽然去年已经下了订金,要打造几条可以跑长途航线的大船,但距离提船还尚有一段时日,只能看着别人去竞争此次的承运商招募了。

    这几名商人都算是平日里与何氏兄弟走得比较近的,而且生意上也有颇多往来,所以指点这些人去竞争承运商的资格,何礼就当是做个人情了。最重要的是他很清楚海汉对北方航线的运力需求之大,并不是这几家小虾米凑出二三十条船就能满足的,不用担心今后自己要进入这个市场的时候会没了位置。先让这些人去跑一跑北方航线,有什么问题也好早点有所防范,这便是何礼心中的打算了。

    不料这三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脸上却没有多少欣喜的神情。最后是那胖子开口道:“若真是如何爷所说这般,这买卖只怕还得好好争上一争了!”

    何礼心道这长途航线是本大利薄的苦差事,一向没几家船行愿意承揽,都是当成慈善在做,怎么会有激烈的竞争,当下摇摇头道:“以我想来,也不过就是南方的振国船行、詹氏船行,加上本地六横岛林氏兄弟等聊聊几家船行会对北方航线有兴趣,不用太担心会有多少人来争吧?”

    刘振国、詹贵、林氏兄弟这些海商都是早就铁了心加入海汉阵营的人物,就算北方航线是赔本买卖,他们也会硬着头皮接下来。这无关收益高低,纯粹是地位使然,像他们这样的靠着海汉发家的大海商,当然不可能只拣好的差事做,而且海汉在北方的前期动作也需要对外保密,只有让他们这些早就表明立场的商人去承揽北方航线的运输任务。如今北方情况逐步稳定了,去往北方的货物运输量也比以前有较大增长,海汉才开始对外招募新的承运商加入。因为兄长何肖与海汉人往来密切的缘故,何礼所掌握的信息层级要远胜这些圈外人,随便放点风声出来就足以慑服他们了。当然何礼其实也明白,海汉人把这些消息故意透露给兄长,再经由自己放出风声,目的就是要把辽东的状况借助这种渠道公诸天下,让朝廷想捂盖子也捂不住。日后东江镇向朝廷请功的时候,朝廷也肯定得考虑到舆论民情,不能在这件事情上为难与海汉走得太近的东江镇。

    海汉在辽东已经站住脚跟,并且这个方向的航线在年内会有极大的海上运力需求,何礼想让商人们知道的便是这两点。如果他们够聪明,就应该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去做才能讨好海汉人,要是这样暗示之后还意识不到,那就活该搭不上海汉这条大船了。

    说实话如果不是兄长何肖授意过,何礼其实也有心要自己去承揽辽东航线的业务,他并不介意多用几分力气去抱紧这条大腿。但他毕竟不像那些海商世家有深厚的家底,手头的货船拢共就那么七八条,只是跑浙江近海的货物运输都尚且忙不过来,实在没多余的精力去兼顾到北方航线了。虽然去年已经下了订金,要打造几条可以跑长途航线的大船,但距离提船还尚有一段时日,只能看着别人去竞争此次的承运商招募了。

    这几名商人都算是平日里与何氏兄弟走得比较近的,而且生意上也有颇多往来,所以指点这些人去竞争承运商的资格,何礼就当是做个人情了。最重要的是他很清楚海汉对北方航线的运力需求之大,并不是这几家小虾米凑出二三十条船就能满足的,不用担心今后自己要进入这个市场的时候会没了位置。先让这些人去跑一跑北方航线,有什么问题也好早点有所防范,这便是何礼心中的打算了。

    不料这三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脸上却没有多少欣喜的神情。最后是那胖子开口道:“若真是如何爷所说这般,这买卖只怕还得好好争上一争了!”

    何礼心道这长途航线是本大利薄的苦差事,一向没几家船行愿意承揽,都是当成慈善在做,怎么会有激烈的竞争,当下摇摇头道:“以我想来,也不过就是南方的振国船行、詹氏船行,加上本地六横岛林氏兄弟等聊聊几家船行会对北方航线有兴趣,不用太担心会有多少人来争吧?”

    刘振国、詹贵、林氏兄弟这些海商都是早就铁了心加入海汉阵营的人物,就算北方航线是赔本买卖,他们也会硬着头皮接下来。这无关收益高低,纯粹是地位使然,像他们这样的靠着海汉发家的大海商,当然不可能只拣好的差事做,而且海汉在北方的前期动作也需要对外保密,只有让他们这些早就表明立场的商人去承揽北方航线的运输任务。如今北方情况逐步稳定了,去往北方的货物运输量也比以前有较大增长,海汉才开始对外招募新的承运商加入。因为兄长何肖与海汉人往来密切的缘故,何礼所掌握的信息层级要远胜这些圈外人,随便放点风声出来就足以慑服他们了。当然何礼其实也明白,海汉人把这些消息故意透露给兄长,再经由自己放出风声,目的就是要把辽东的状况借助这种渠道公诸天下,让朝廷想捂盖子也捂不住。日后东江镇向朝廷请功的时候,朝廷也肯定得考虑到舆论民情,不能在这件事情上为难与海汉走得太近的东江镇。

    海汉在辽东已经站住脚跟,并且这个方向的航线在年内会有极大的海上运力需求,何礼想让商人们知道的便是这两点。如果他们够聪明,就应该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去做才能讨好海汉人,要是这样暗示之后还意识不到,那就活该搭不上海汉这条大船了。

    说实话如果不是兄长何肖授意过,何礼其实也有心要自己去承揽辽东航线的业务,他并不介意多用几分力气去抱紧这条大腿。但他毕竟不像那些海商世家有深厚的家底,手头的货船拢共就那么七八条,只是跑浙江近海的货物运输都尚且忙不过来,实在没多余的精力去兼顾到北方航线了。虽然去年已经下了订金,要打造几条可以跑长途航线的大船,但距离提船还尚有一段时日,只能看着别人去竞争此次的承运商招募了。

    这几名商人都算是平日里与何氏兄弟走得比较近的,而且生意上也有颇多往来,所以指点这些人去竞争承运商的资格,何礼就当是做个人情了。最重要的是他很清楚海汉对北方航线的运力需求之大,并不是这几家小虾米凑出二三十条船就能满足的,不用担心今后自己要进入这个市场的时候会没了位置。先让这些人去跑一跑北方航线,有什么问题也好早点有所防范,这便是何礼心中的打算了。

    不料这三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脸上却没有多少欣喜的神情。最后是那胖子开口道:“若真是如何爷所说这般,这买卖只怕还得好好争上一争了!”

    何礼心道这长途航线是本大利薄的苦差事,一向没几家船行愿意承揽,都是当成慈善在做,怎么会有激烈的竞争,当下摇摇头道:“以我想来,也不过就是南方的振国船行、詹氏船行,加上本地六横岛林氏兄弟等聊聊几家船行会对北方航线有兴趣,不用太担心会有多少人来争吧?”

    刘振国、詹贵、林氏兄弟这些海商都是早就铁了心加入海汉阵营的人物,就算北方航线是赔本买卖,他们也会硬着头皮接下来。

(快捷键 ←)上一章:第1461章 承运商的小算盘 返回《1627崛起南海内》目录 下一章:第1463章 信息的价值(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