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科幻小说 » 被穿越的境界线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卷 学生会的一己之见 第三十二章 黑之圣杯

第三卷 学生会的一己之见 第三十二章 黑之圣杯

文/刹那辉煌
被穿越的境界线 本章字数:4285 被穿越的境界线txt下载
推荐阅读:全职农夫 末世狂喵 手眼通天 万能数据 找到个宝藏 超级无上至尊 奶爸的歼星舰 工业之王 一品修仙 里表世界
    一秒记住【中文网】,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纯正的金色光芒从虚无之中生出,黄金圣杯出现,并且悬浮在半空中。

    ——万能的许愿机终于在汲取了六个Servant的灵魂力量之后,又或者是超过了六个Servant的灵魂力量之后,因为圣杯战争这场宏大的魔术仪式的机制启动而诞生了。

    就算是离得远远的,但是只要不是普通人,那么就都能够察觉到那种庞大到堪称奇迹的魔力结晶的降临。

    一时间,众人的表情各异。

    关于愿望机的传说,各种神话典故或者是ACG作品之中从来就不曾缺少。

    从能够帮助使用者达成各种行为的神灯,到收集齐就可以实现愿望的七颗龙珠——

    有些似乎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有些似乎是因为收集的过程的付出就是代价,有些只要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少女就能够许下愿望……

    反正不管机制原理如何,共同点似乎都是相通的,那就是有着实现心愿的奇迹之力。

    但是,这其实是有着极限的。

    事实上,「主神」的兑换列表之中就有着“万能之釜”的兑换选项,价值五万奖励点数和一次S级支线剧情,属于消耗品性质的法则级道具,效果就是实现一次愿望。

    毕竟是S级的一次性消耗品,有这样逆天的效果似乎也不奇怪。

    但是,需要的是具体的、确切的愿望,要么就是需要知道具体方式或者原理,要么本身就有着可以达成的可能。

    基本上,可以这么说——

    譬如说某个人有着一个非常远大的“目标”,但是他本身可以通过长远的努力,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等心血来完成。也就是不管哪个目标到底多么远大,他始终都是有能力可以完成的。

    这本身就是那个人知道了原理或者具体,并且具备了实现的可能性的体现,因为那是他自身能够有可能达到的目标。

    而“万能之釜”实现愿望的奇迹之力,就是在满足了这样的条件的前提下才能够发动,然后直接帮助你跳过那个过程和需要付出的代价,一瞬间就得到最终的结果。

    前提限制很科学,但是本身效果却又很不科学……

    因此,说它没有价值的确也是没有价值,说它价值重大也的确是价值重大。因为理论上它是可以没有上限的,使用者本身的境界越高,能够利用它达成的“愿望”就越是强大。

    这就是奇迹,只能够实现包含了使用者认知方法在内的愿望,而使用者所期待的却又无法实现的愿望,不可能得以允许完成。

    只不过,这种在「主神」的兑换列表之中的真正愿望机,也还有着这样的限制。冬木市这里的圣杯虽然据说是“万能之釜”的原型,但是自然就更加不可能有着实现一切愿望的奇迹力量了。

    然而那股庞大的魔力确实是实打实的,是冬木市这片土地足足积累了六十年之久的地脉力量,只要能够正确的引导的话,的确是有着同样性质的奇迹之力,“可以实现愿望”的说法所言非虚——

    至少,不管是魔术师还是英灵,都不是傻子。

    有没有可能达成?值不值得争取?这样的问题他们如果没有确切的定论的话,是不会轻易的过来赌上性命与荣誉,争夺一个根本就不能够确定的愿望机的。

    因此,广义来看冬木市的圣杯的本质的确是有着这样的奇迹之力,是具有实现愿望的作用的。仪式完成后,利用所造成的巨大魔力的话,一般来说,是可以实现愿望的。

    ……如果没有被污染的话。

    ……

    ……

    “咳咳,我们现在应该去做些什么?”

    沉默了好半晌之后,穆修发现大家都不说话,于是举起拳头放在嘴边轻轻咳嗽一声,首先打破了沉默。

    貌似,虽然发现圣杯已经降临了,然而却没有什么人愿意轻易的接近啊!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圣杯所拥有的应该是无色而纯正的魔力。但是在第三次圣杯战争中,因为爱因兹贝伦家族的违规召唤,导致庞大的魔力被污染成黑色之恶,化为有“毁灭”倾向的诅咒魔力漩涡。

    那已经是黑之圣杯了,只会以破坏灭杀等等作为实现愿望的手段。

    知晓它的本质以及内部到底是什么的轮回者们,光是远远的感应到,就有种心底发寒的感觉。

    那个东西已经不可能被人类所利用了,任谁过去都只会遇到危险,而不是得到实现愿望的机会。

    根据原著之中,吉尔伽美什的遭遇来看,只要拥有强烈的自我或者坚定的意志,那么就能够在黑泥当中支撑相对较长的一段时间而不被污染。

    但是,实际上吉尔伽美什的行为也只是如同在大海之中遨游了一遍,身上却没有被海水浸湿那样,却绝对没有可能反过来将整个大海都给掌握在自己手中。

    “我记得你应该提前做了不少准备的吧,具体是怎么样的?”

    夏洛特没有直接回答,反而是首先又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我们占据的柳洞寺所处的圆藏山地下所构筑的大规模魔术阵,是圣杯战争这个魔术仪式的基盘,效用是汲取魔力并提供给仪式执行者,也就是大圣杯。”

    穆修眨了眨眼睛,给出了这么一个回答。

    “而旧住宅街那边的圣杯降临地点我也布置了后手,如果有必要的话,只要回到柳洞寺,那么我就能够启动传送魔术,将小圣杯直接传送过来……只不过,会很危险。”

    就连穆修都感觉到不对劲了,有些东西永远是不亲自面对的话,就不会明白到底有多么恐怖的。

    以往他对于“此世一切之恶”的印象还是停留在很简单的纸面感观上,也就是知道有这么一个概念,并且知道其具体的本质解释。

    但是这些都是通过兑换的资料得到的情报,而并非他直接亲身感受后的感觉。

    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谁都能够看看报纸关注一下国际新闻,但是谁又能够真的只是通过看报纸就对国际之间的形势有深刻了解和认知?

    但是现在——

    通过提前设置在圣杯降临地点的符文魔术,穆修启用了旁观者的视角,然后直接在这里看见了出现在城市另一端的、悬浮在半空中的黄金色圣杯。

    封印的术式已经消失,由于集合了强大的魔力,其余波为四周带来了灼热。

    接触到外界空气的黄金之杯引发了熊熊的烈焰,它本身却如同被一双看不见的手捧起了一般浮在空中。

    依然紧闭的“孔”,其实出现了如发丝般细不可见的缝隙,而透过这道细小的间隙,“孔”的那边的某种东西悄悄渗入了圣杯当中。

    那种东西看上去与“泥”非常相似,是黑色的,仅仅是黑色的,如同泥一般的“物体”。

    渗入圣杯的物体滴了出来,接着又是一滴,化为一条黑色的细线。不一会儿,黑色的波涛便溢出了容器,带着纯粹到极点的恶意,滴落在地面上。

    ——绝对的必要之恶,永存远方,诅咒人世。

    仅仅只是通过符文魔术远程监视,所产生的联系似乎就能够因为这样而被逆向污染一般,穆修感觉到了极致的恶意和邪念,精神上没来由的就是一阵不适。

    “那你的意见呢?我们并不在乎圣杯本身,需要的只是最终的胜果而已……”夏洛特似乎是发现了少年的脸色有些难看,冷淡的问道。

    “暂时先不要过去吧……那东西的确有些要命了。”穆修无所谓地摆摆手,他甚至开始有些怀疑黑之圣杯到底对自己有什么作用。

    而且老实说起来,自己只是通过“启示”看到了命运的片段,也就是说也许自己的解读有误也说不准呢。或许那个通过未来视获得的“启发”,让自己看到黑之圣杯的命运片段,不是让自己得到黑之圣杯……

    而是让自己去破坏黑之圣杯?

    “是这样吗?那我们就先避开圣杯吧,让其他参赛者再折损一批再说。”轮椅少女也不以为然,只当作是对方还需要准备一下。

    “那我们现在是先回柳洞寺?”颓废青年问道。

    “不,时间无多,我们直接去捣毁间桐家。”

    夏洛特否认了对方的说法,“那个老虫子肯定已经察觉到间桐雁夜死亡的事情了,继续拖延时间的话指不定会让他有机会做出更多的布置……”

    “等等,这个也是间桐雁夜的要求?”穆修看向了灵体化的兰斯洛特,皱眉问道。

    “是的,不然的话你以为他会这么简单的就将兰斯洛特转移给我吗,肯定是拼了命都要和我们两败俱伤。”

    轮椅少女点头承认了下来。

    颓废青年忍不住长长地叹了口气,排斥的情绪十分明显。

    在她身后不远处的黑发女孩却是想到了什么的样子,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不安的看着眼前的众人。她张了张口,却是什么都没有能够说出来。

    “嘛,反正当作是去抄家的就可以了,想想间桐家数百年的积累,怎么说也是一笔巨大收益——这么想的话,你应该就能够接受了。”穆修不以为意的拍了拍颓废青年的肩膀。

    “……”

    后者表情微妙的点了点头,似乎这么一想也对,自己就当作是去抄家灭门的同时,顺便救一个萝莉就是了。

    这么一想的话,念头顿时就通达多了。

    ……

    ……

    间桐家宅邸的地下室,一个阴暗潮湿的空间。

    “这次也是失败了呢,果然说得天花乱坠也没用,没有魔术师才能的普通人即使利用虫术激发潜能,也还是弥补不了差距啊……不过真正属于我的机会是下次战争,这次的圣杯战争一开始我已经做好放弃的准备,没想过能赢。”

    秃头与四肢都有如木乃伊一般的干瘦,但深陷的眼窝中露出矍铄的精光,无论从外貌还是行为上讲都是异于寻常的怪人。此刻这个矮小的老头正在发出无谓的感概,似乎连自己的儿子死了这样的消息也不能够让他有什么特殊的情绪波动。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因为他是间桐一族的家长——间桐脏砚。

    通过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可怕手段一次次延长自己的寿命,老而不死的魔术师,让间桐雁夜避之不及的间桐血脉的统治者,活在当今世上的不折不扣的妖怪。

    实际上没有人能够确定这个老头的真正年龄,就连刚刚死去不久的间桐雁夜也是如此。

    在户籍上写着间桐脏砚是雁夜兄弟的父亲,然而在家谱上,他们的曾祖父,乃至三代之前的先祖都是写着脏砚这个名字。

    所以说,这人到底跨越了多少代人,一直统治着间桐家呢?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十一章 圣杯降临! 返回《被穿越的境界线》目录 下一章:第三十三章 交锋(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