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穿越小说 » 大明好国舅最新章节列表 » 金陵赋 第101章 王大锤的财富人生

金陵赋 第101章 王大锤的财富人生

文/宇丑
大明好国舅 本章字数:5738 大明好国舅txt下载
推荐阅读:金属核心 英雄联盟之超然存在 晴雯的如梦令 凤嫡谋 草木之零 我的前世哥哥 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 超级副本APP 我是诸天 伯爵的侵略指南
    曾经煤老板的豪奢令马度十分的羡慕,眼下却有机会让他做个“铁老板”。后世里稍微有点地理知识的都知道在中国的北方和南方有两个名字相似的城市,而且都盛产铁矿。

    一个是辽宁的鞍山,另外一个是安徽的马鞍山。马鞍山虽然是属于安徽但是和南京很近。马度在南京长大,当然知道近在咫尺的马鞍山。

    不过现在的马鞍山可能真的只是一座山,那里丰富的铁矿还没有被发现,躺在地底下睡大觉呢。

    马度决心把它们都挖出来,换成钱充实一下自己的钱袋子,想想那高昂的铁价,马度做梦都能笑醒了,大宅子有着落了。

    这个时代的铁老板绝对不会比后世的煤老板差,而且这是个长久的生意,以这个时代的钢铁消费量,做到大明王朝终结也不是问题。

    马度急不可耐,第二天一早就去准备各种物资、工具和人手,不顾老刘和护卫的劝阻,当天下午就赶了几辆骡车,往太平府方向去了。

    同行的还有常茂和他的护卫,常夫人终究放心不下他,第二天一早就派人找来了,可他死磨硬泡的就是不回去,一起跟着马度来了太平。

    后世里繁华的钢铁之城还没有半点的影子,但是位置却很好确定。太平府有一座很著名的景点——采石矶。

    当年老朱就是在这里渡江登岸攻占太平的,还和蒙元的援军在这里大干了一场,陈友谅也是在这里杀了徐寿辉称帝的。

    看着远处青葱的翠螺山,马度就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到了,就让车队停下。

    一听说这里就是采石矶,常茂的话就开始多了起来,“这里就是采石矶呀,我爹说过当年他就是在这里揍得海牙蛮子哭爹喊娘的。”

    常茂滔滔不绝,连说带比划,无一句不是在说老常的勇猛无敌。老常吹牛皮的时候也只是说给他十万精兵,他便能横行天下,所以人称常十万。

    常茂几乎把他老子吹上天了,仿佛当年采石矶的那场恶战是他老爹一个人打的,估计就是老常自己听了也得脸红,反正马度就当听评书解闷儿了。

    采石矶马度在后世里是游览过的,除了李白墓也没什么看头,现在更是连一条像样的路都没有,马度更没有心思去瞧,还是找钱要紧。

    从采石矶往南二十多里就是后世马鞍山主要矿区,马度还在巨大的矿坑边上拍过照。沿着采石矶一路往南直行了二十多里,马度就选择几个地点进行勘探。

    没有钻井,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进行深挖,有的还是在田地里面地主自然不许,马度只好拿银子开路。

    又让老刘雇佣附近青壮农户给他干活,可碰上农忙时节人家都不愿意干,马度只好出了一百文一天的高价,才雇来百十个人,若是在农闲时十文钱就能让一个青壮给你卖一天的苦力。

    亏了,亏大发了,几百两银子除了给家里留下一百两,又买了一些工具物资,刨去吃喝,工钱,赔偿的地钱,不过两天的功夫就剩下不到五十两银子,关键的是还没有找到半点蛛丝马迹。

    马度心塞呀,难怪国家搞勘探动辄都是几亿几十亿的资金,自己这几百两银子还真是不够看,勉强支撑着能回家就算不错了。

    可马度不甘心,马鞍山的很多铁矿都是露天铁矿,埋藏的并不深,怎么就挖不着呢。就着红彤彤的篝火,马度不停的翻阅着手里的大百科,希望能找到一点有关勘探的知识。

    一只烧得冒油的兔子腿低到他面前,马度正要伸手去接,又猛地被抽走了。常茂讨人厌的大脸凑了过来,“告诉我你在挖什么宝贝,这个兔子腿就给你吃。”

    马度头也不抬继续的翻着书,“你凭什么认为我再挖宝贝?我只是随便挖着玩的而已,你可别想多了。”

    “嘿嘿……还想骗我!你这么抠门的人,要是没有好处会白白花那么多银子?”常茂指了指马度手里的书,“你这本书里肯定有藏宝图对不对?”

    马度看了一眼他的大脑袋,还真是没白长,真是有想象力。他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抠门吗?”

    “比你那家穷亲戚稍微好一点,但是绝对没有我茂太爷这么豪爽。”他又把兔腿递过来,“快跟我说说,有宝藏对不对?”

    马度接过来撕下来一口兔肉,外焦里嫩味道还不错,他点点头到:“算是有吧。”

    “我就知道有宝贝!”常茂兴奋的握紧了拳头,满眼期待。

    “唉……知道又有什么用,可是找不到。”

    “接着挖呀,一百个人不行,咱们就找一千个人,两天挖不到咱们就挖二十天!总能找到的!”常茂看来对寻宝的兴趣十足。

    马度知道有些话可以说了,他很无奈的摊摊手,“可是我没有钱了,只剩下五十多两银子,咱们明天只能回去了!”

    常茂拍拍胸脯,“你没有我有呀!”马度等得就是他这句话,“这样不太好吧,嗯,你有多少?”

    常茂深处两个手指头,“一百两!”不等马度露出失望的表情,他又补充道:“是黄金!”

    没看出来这小子还真是个有钱人,盛世古董乱世黄金。现在黄金和白银的对换比还是很高的,一两黄金可以兑换十几两白银,这可就是一千多两银子。

    “你不是打算偷你家里的吧?”马度不太希望常遇春道时候打上门来向他要金子。

    “不是,前年我生了一场病,很长时间才好。我娘找了个道士来家里驱邪,道士说我五行缺金,我娘就给了我一百金子压箱底。你要是用的话,我明天我就让给护卫去拿。”

    “常夫人还真是位好母亲!”马度心想常茂要是五行缺火,他娘会不会给他弄一罐子火药放床底下。

    马度从来都不会亏待老实人,拍了拍常茂的肩膀,“茂哥儿,你拿着一百两金子入股,如果哥哥找到了宝贝就分你两成,如果找不到的话,你也不能埋怨我,你看如何?”

    “什么!你还给我份子?原本能和你一起找宝贝就觉得很开心很刺激了。”

    马度觉得自己狗眼看人低了,没有想到常茂真的是个很纯粹的人。谁想常茂又拍着大腿道:“两成分子是不是太少了,要不给我五成吧,咱们对半分。”

    马度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原本不给他份子他都愿意跟着干,主动给他竟然又嫌少了。

    马度直接拒绝,“五成太多了,给你三成,要是找不到你可不能怨我。”

    常茂从来都是很干脆的,“三成就三成,我这就是让护卫连夜回去,明天下午就能回来。”说着就从地上爬起来,刚一起身就愣住了,伸手敲敲马度。“度哥儿你快看,那边的草丛着火了。”

    “哪里?”马度抬起头顺着常茂的手指看了一下,果然见不远的草丛里面有淡淡的火光,虽然很微弱但是在黑夜里还是很显眼的,可那些茅草却不燃烧,十分的奇怪。

    他们没有住在城里,这里最近的当涂县城还有三四十里路,所以一直住在野外。这是靠近老朱的核心统治区,根本没有什么山贼土匪,再加上二十名护卫安全上绝对有保证。

    扎营的地方是一处比较平整的荒滩,已经在这里住了两个晚上了,都平安无事。护卫们也都很轻松,早早的进帐篷睡了,只有老刘和两个值夜的烤着兔肉,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常茂小声道:“你说那是不是就是你要找的宝贝。我看一定是了,要我说一定是一大块牛头金,至少得这么大。走,咱们过去瞧瞧!”

    “好,我喊上老刘!”

    常茂连忙制止,“别叫他们,不然就不刺激了。”对于寻宝游戏,这孩子似乎很有经验。

    “好!”两人迈着小步子,悄悄的朝着那一小片草丛走了过去。越是靠近,马度心中就是惊疑。

    那草丛周围没有什么人,淡淡的光似乎是从地面发出来的,很微弱偶会闪那么一下。马度当然不相信什么狗屁牛头金,金子要是能发出这么两的光,就不用点灯了。

    隐约的还有说话的声音,似乎是从地底传出来,幽远沉闷,马度听得头皮都快炸了。

    这绝对是超自然现象,马度学过医解剖过死人,不相信有鬼,但是也不由得紧张了。他从随身的皮包里面取出手枪,悄悄的拉上枪膛。常茂的神经显然要大条的多,还使劲儿的拉着马度往前走。

    刚刚踏进草丛,两人齐齐的停下脚步,都看见了草丛里面那个两尺多长一尺多宽的洞口。常茂兴奋的道:“我就知道这里是有宝贝的。”

    他话音刚落,就见洞口里突然伸出一只黑漆漆的手,啪嗒一声洞口随之扩大,接着又有一个黑漆漆的脑袋探出来。

    马度和常茂对视一眼,惨叫一声,“鬼啊!”

    ~~~~~~~~~~~~~~~~~~~~~~

    王大锤是个铁匠,祖祖辈辈的都是,他靠着打铁的手艺养家糊口娶妻生子,以为自己也会像爷爷、老爹一样一辈子都做个铁匠。

    可是这世道却不让他端这碗饭,自打红巾贼作乱,日子就越发的不好过,生铁越来越贵,生意也越来越差,一家四口也只能勉强度日。

    可是自打去年十月开始,干脆一点生铁都买不到了,听说从河北贩运到江南的生铁,全被应天的朱贼秃给买走了。

    这让他的生意完全做不下去了,虽然有些微薄的积蓄但是也不能坐吃山空,谁知道朱贼秃打仗还要打到什么时候,万般无奈之下他决定改行。

    在后世来说这不算什么,一年跳几次槽的人多了去了。可是在古代一个人如果选择一行几乎是要干一辈子,就和女子择婿一样,不然怎么会有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的说法。改行对一个中年男人来说,无异于是全家老少的生死抉择。

    虽说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可王大锤三十好几的人了,当然不可能改行去当读书人,秀才可不是谁都能当的。

    于是当一个农民是他最好的选择了,听说一个和他相熟的商人,要变卖家产全家搬去应天,有田产需要出卖,于是他就立刻找上门去。

    这年头土地不贵,对方看在老相识的份上,更是给了他优惠。于是他喜滋滋的卖掉了铁匠铺子,从商人手里买来了十亩上好的水田,在衙门过了户之后还剩下了一笔钱。

    可等他喜滋滋的去接收地的时候,却发现那块地是别人的了,而自己的地契上写得很清楚,不是十亩良田,而是十亩荒滩。

    等他急匆匆的去找那个商人的时候,全家早就没了踪影。改行真是生死抉择呀,可他选了一条死路。

    他真的连死的心都有了,以为和对方相熟,就为了省下几个银钱,没有找牙行当中间人,活生生的被坑了大半的家当。

    他真想找个绳子把自己吊死,可是看看妻儿老母,又不忍心把他们抛下。他王大锤是什么人,一个打铁的汉子,也是个铁打的汉子,他不会就这么轻易的倒下。

    不就是十亩荒滩吗,铲掉砂砾,盖上新土塘泥,再种上几年黄豆,他就不信荒滩成了不了良田。

    如果是有工程机械的后世算不得什么,现在绝对是是个大工程,不然的话那么的多的荒滩早就有人去处理了。

    不得不说王大锤很有点愚公移山的精神,自助者天助,老天爷都帮他。在一次挖土的时候他在自家的地里,挖到一块石头,是铁矿石,品质很好的铁矿石。因为他是个铁匠,所以他认得铁矿石,于是他的人生之路再次改变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他在市井多年自然晓得这个道理。他没有大规模的开采,只是挖了一个小洞慢慢的往下掏挖,像是挖地窖一样。

    洞口也是做了特殊的处理,在洞口的周围种了很多的草,甚至连洞口的盖子上都裹了泥巴种草,再加上这样的荒滩根本就少有人来,几乎没有被发现的可能。

    于是他带着十几岁的儿子,就躲在地下挖矿,一钻进去就是好几天,吃住都在下面。因为下面光线不好,也憋闷,所以干活很慢,常常两三天才能挖够一车。

    等挖满了一车,他们爷俩就趁夜把矿石运到一处更加偏僻的小山谷里面,路上就算有人碰见了也没关系,铁矿石可不是谁都认得的。

    山谷里面有他的冶铁的大炉子,为了不被人发现,都是晚上开炉炼铁,毕竟炼铁冒出的烟跟普通的烟不太一样,很容易就引人注意。

    他的小心谨慎没有白费,大半年过去了,也没有人知道他在地底下闷声发大财,虽然当地老鼠的日子很苦,但是心里头踏实。

    炼好的生铁送去应天,常常还没有进城门就被买走了,跑一趟就能赶上他从前一年的收入,这可是无本的买卖呀。

    虽然城里的生铁和铁器的价格更高,但是他知道这样的离谱的价格不会有人买的。有现在的收入他就已经很知足了,大半年的时间他攒下的银钱,已经让他不敢想象。

    趁着现在生铁的价格高,他寻思多干一些,等来年在这片荒滩上盖一个大大的院子,爷俩就不用偷偷摸摸的这么辛苦了。

    就着昏黄的油灯,王大锤打开油纸包,里面包裹着一只桂花鸭,这是在应天城的大酒楼里买来的,味道比当涂的厨子做的地道多了。

    他撕下一只鸭腿递给儿子,王小锤伸出脏兮兮的黑手接过去,放在嘴里一转,就只剩下一根骨头。

    “好吃不?”他抢过儿子手里的骨头,在嘴里嚼得咔啪作响。

    “好吃,爹,咱们以后天天吃行不行!”

    “瞎说!咱们还要留着钱给你娶媳妇哩,赶紧的把盖子打开透透气,憋得慌。”

    王小锤爬上一座矮梯子,伸手网上一托,便有清凉的晚风送进来,王大锤不由得深吸一口气,把剩下的一个鸭腿撕下来递给儿子,“赶紧的吃,吃完了,爹就去把车拉过来。”

    父子俩一阵胡吃海塞,啃鸭翅膀的儿子突然的停下了动作,“爹,我好像听见有人说话。”

    “胡扯,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白天都没有人来,晚上会有人来……”

    “真的有!我去瞧瞧!”王小锤放下鸡翅,再次的爬上梯子。

    王大锤接着就听见,上面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鬼啊!”

    (谢谢孤风子傲,轩辕九黎飞天剡真的像鬼 hexiaodong 浮生皆空摸楼上的脸孙世团书友161002225340211爆兮爆迷书的猴子米虫肥肥河蟹大神驾到爸爸是猫大强哥QQ注意点我隔壁老王煜煜2015coke丨欢连阴雨尘风起叁分钟热度风神十二温柔的萝莉四眼鸟人我是大哥≮?逆乾坤。给的票票!还有那些没有看到名字的朋友谢谢)
(快捷键 ←)上一章:第100章 要发了! 返回《大明好国舅》目录 下一章:第102章 万万没想到(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