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穿越小说 » 废材狂妃之腹黑四小姐最新章节列表 » 第207章

第207章

文/桃小红
废材狂妃之腹黑四小姐 本章字数:7693 废材狂妃之腹黑四小姐txt下载
推荐阅读:国色天香 修罗武神 神医风流 灵域 终极教师 雪鹰领主 大明官 重生之神级败家子 一品奇才 豪门权妇
    “神女大人!”

    狄银在得到护法长老的默许后,便立刻转身朝着旁人所指的方向追去,此时此刻他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一定要赶上墨水心离去的脚步,哪怕是见上最后一面也好。

    然而,狄银寻遍了整个房间,也没有看到墨水心的身影,与她一同消失的,还有一直被炼魂门各代门主妥善收藏的那张璇玑图,因为杀神矛的关系,墨水心很轻易的便找到了那张璇玑图。

    狄银从房间内一跃而出,朝着炼魂门的出口疾奔而去,无论如何他都不想让墨水心就这样从自己的人生消失,然而,事情的发展往往总是不能尽如人意。

    虽然狄银已经竭尽全力的,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去追赶墨水心离去的步伐了,最终却依然一无所获。

    神女大人……

    狄银停下追赶的脚步,默默的看向远方,在心底为墨水心祈愿,他知道自己与神女大人之间有着千万条无法逾越的鸿沟,但还是忍不住悄悄在心底幻想过某种可能,然而此刻的他终于认清了现实,墨水心绝对不是一般的世间男子所能拥有的女人。

    因为,她是神族引以为傲的神女,亦是这整片神渊大陆最强大的神!

    且说墨水心,此刻正牢牢的站在杀神矛身上,沿着来时的路原路返回,九张璇玑图,此刻已经有七张在自己的手中,因此她现在最迫切的愿望,便是找到剩下的最后两张璇玑图。

    楚玺镜既然握有三张,那么对于这些璇玑图的下落,他一定掌握着某种线索,所以她才会连招呼也没有跟狄银打一声,便急匆匆的离去。

    一切都只是因为她想尽快处理完自己与那个人之间的事情,然后,回到楚玺镜的身边,完成与他相守的约定!

    其实她之所以如此迫切的想要见到那个人,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解决掉他们两人之间的纠葛,也就等于是解决了神族与魔族两大族类之间的矛盾,如此一来,便可以兵不血刃的复兴神族。

    让整个神渊大陆的生灵,都能免遭战乱,打从墨水心决定从魔族的手中夺回神渊大陆的那一刻起,她就在心里盘算着要用最低的牺牲,来夺回属于神族的一切。

    所以,无论在对于完家还是万家,她都没有赶尽杀绝,而是给他们留下了可以东山再起的实力,她之所以去掉那些个臣服于魔族的刺头儿,也只不过是为之后神族与魔族的战斗,扫清一些障碍而已。

    至于炼魂门,她已经完全不需要担心了,因为狄银眼中对自己的感激和爱慕,已经非常清楚了表明了整个炼魂门在神与魔接下来的争斗中的站位。

    “主人,你确定真的要去找冰山男?”

    杀神矛虽然能够劈开时空隧道,不过这种横跨两个空间的强大时空隧道,却仅仅容得下他自己通行而已,所以墨水心现在只得沿着狄银耗费上千年修建的,那条连通神渊大陆和天擎大陆的时空隧道,回到天擎大陆。

    “嗯。”

    墨水心没有多说什么,仅仅是冷淡的点点头,她脸上紧绷的神情,泄露了她此刻心情的沉重,不知道楚镜现在在做什么,她还记得自己刚刚恢复记忆的时候,曾经对他冷若冰霜的态度,还有他离去时,那一脸受伤的落寞。

    此时此刻的墨水心,满心都是对楚玺镜的抱歉,要知道与他分开的这短短几天内,她心里对他的思念,就如同疯长的杂草,根本无法控制,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承受范围。

    所以她才会一秒钟都不愿耽搁,不惜大开杀戒,也要尽快处理完神渊大陆的事情,尽早回到天擎大陆,回到楚玺镜的身边去。

    墨水心一直都不知道,原来楚玺镜在自己的心目中,竟然占据了如此重要的地位,刚刚恢复记忆的自己,之所以会急于逃离楚玺镜,原因就是她一时无法面对心中对那个人深深的愧疚感,这种愧疚感让她误认为只要跟楚玺镜,她的心便会更加受尽折磨。

    然而当楚玺镜真的离开自己的时候,她才发现在自己的心目中,楚玺镜才是最最重要的那一个人,至于三千年前的那个人,自己对他的至于愧疚和亏欠而已,已经完全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感情了。

    “噢……”

    杀神矛对于墨水心冷淡的态度,显得有些闷闷不乐,毕竟他作为一个矛能够费劲九牛二虎之力,从天擎大陆,一路追赶到神渊大陆,回到墨水心的身旁,真的是十分的不容易,结果主人她还没来得及跟自己亲热呢,便要回到那个冰山男的身边了。

    最重要的是,自打自己恢复实力修出真身之后,冰山男看向自己的眼光,总是透着一种捉摸不透的深沉,因此杀神矛出于自保的本能,十分的不愿意看到墨水心再回到楚玺镜的身边,只不过作为武器的他,是永远都没有办法左右主人的想法和行为的。

    或许墨水心与楚玺镜之间,真的有着某种心灵上的感应,是以,当她与杀神矛从狄银所建的隧道出来时,正巧遇上了在隧道门口徘徊的楚玺镜。

    “楚镜……”

    “你不要误会,我只是刚好经过这里,觉得这扇门有些蹊跷,所以……就……”

    虽然楚玺镜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不过在见到墨水心的那一刻,还是不自在的为自己的行为进行辩解,因为他不敢肯定,此时的墨水心,究竟还是不是那个属于自己的小七。

    “楚镜,我知道你是一直守在这儿等我的,谢谢你。”

    墨水心上前一步,阻止楚玺镜继续说下去,她知道自己之前的行为,可能真的把楚玺镜伤的很深,所以此刻的她,急着想要化解彼此之间的误会,拉近他们生疏的关系。殊不知她的这一声谢谢,听在楚玺镜的耳中,更是令他心如刀割。

    “我曾经跟小七约定过,绝不会向彼此说谢谢,看来神女大人真的已经不是我的那个小七了。”

    楚玺镜鎏金面具覆盖下的容颜,浮上一抹自嘲的笑意,无论是三千年前的自己,还是如今的自己,果真都无法与神女大人相配,整个神渊大陆,实力能与神女大人相媲美的,应该就只有此刻墨水心心底所挂念的那个人吧。

    想想还真是不可思议,整个神族倾尽所有想要对付的大魔头,居然正是神女一直放在心里的那个人,亏得自己之前还那么可笑的以为,墨水心是真的爱上了楚玺镜。

    “我是小七,我永远都是楚镜心里的那个小七!”

    墨水心将楚玺镜的落寞和无助看在眼底,立刻心急如焚的奔至他的面前,迫不及待的表明心迹,之前是她一时没能看清自己的内心,因此才会让楚玺镜感觉倍受伤害,所以现在自己更要好好跟他解释清楚才行。

    “小七……”

    楚玺镜被墨水心动情的表白所触动,一双星灿的眸子,满含深情的看着她。

    “对不起楚镜,之前是我不好,害你伤心了。”

    墨水心捧着楚玺镜的脸,无比认真的说道,她虽然是实力超强的神女大人,但是在面对男女之情的时候,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慢上半拍,她也知道自己的这个缺点,楚玺镜这么优秀的男人爱上自己,真的是有够倒霉的。

    楚玺镜没有说话,而是长臂一捞,将墨水心牢牢的圈入自己的怀中,将头埋在她的脖颈间,用力的呼吸,汲取着仅属于她的,独特香气。

    “我爱你,我好爱好爱你。”

    这句深情的告白过后,便两个紧紧相拥的人唇舌相交,吻的天昏地暗,难分难解。

    直到这一刻,楚玺镜那颗一直悬着的心才算是真正的放了下来,因为恢复记忆的墨水心,选择的爱人,仍然是自己,这就表明那个人,在这场神魔之战当中,已经彻底的输了!

    “对了楚镜,这次重回神渊大陆,我分别从完家万家和炼魂宗那里,拿到了三张璇玑图,加上之前的四张,总共已经有七张了。”

    墨水心边说边从乾坤袋中掏出那七张璇玑图,激情过后的她,立刻便回复到了正题,毕竟现在是非常时刻,作为神族神女的她,身上肩负整个神族复兴的使命,所以容不得她有片刻的放松。

    “如此一来,只差两张便能集齐这九张璇玑图了。”

    楚玺镜眼神轻扫过墨水心小心翼翼捧在手中的璇玑图,并没有接过来,因为在他看来,这璇玑图跟复兴神族并没有太大的关联,所以他表现的并不如墨水心那么的兴奋。

    “楚镜,你知道剩下的两张璇玑图,会在哪里么?”

    墨水心虽然也感觉到了楚玺镜对璇玑图的冷淡,不过却仍然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出口。

    “或许,我们可以去问下千代冥。”

    楚玺镜先是摇摇头,在看到墨水心那失望的表情后,心有不忍,便提议去找千代冥,那家伙毕竟是神族右护法,隐身在天擎大陆这么多年,总该有点收获才是。

    “嗯,我们走吧。”

    虽然觉得千代冥那家伙很不靠谱,不过眼下确实也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墨水心点点头,便立刻拉着楚玺镜的大手,沿着杀神矛指示的方向,御风而行。

    看到墨水心展现身手,楚玺镜不由得甚感欣慰,小七回了一趟神渊大陆,果然突破了天擎大陆法则的桎梏,实力不在因为受到不同法则的约束而有所下降,此刻的她,已经完全恢复了神境的实力。

    因为死魂门本来就在雪域国的边境,在加上墨水心此刻日行万里的速度,是以两人很快的便回到了千代冥的地盘,然而映入眼帘的景象,却令墨水心和楚玺镜大吃一惊。

    “噢卖糕的,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墨水心看着昔日繁华热闹的雪域国都城,如今到处一片狼藉不说,而且鲜有人烟,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感叹。

    楚玺镜看了墨水心一眼,对她奇怪是用于感到十分的不解,不过很快的他也被眼前的惨象给惊住了,明明前两天从这里经过的时候,一起还是那么的美好,究竟是什么人将这一切破坏殆尽?

    而且按照千代冥的性格,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在他的地盘上放肆,由此可见,这次入侵雪域国的对手,绝对不会是一般的人物,至少实力不弱。

    “小矛,快点带我们去寻找千代冥。”

    此刻墨水心心中的想法,跟楚玺镜一样,因为挂心千代冥的安危,所以她整个人都显得焦躁了起来,神族正处于非常时期,或许明天神魔大战就会再次拉开序幕,在这个节骨眼上,墨水心绝对不容许自己的属下发生什么意外。

    “呃……好的主人。”

    杀神矛感知到墨水心此刻的焦急,是以丝毫也不敢大意,屏气凝神的用尽所有的能通,查探千代冥的下落。

    “主人,跟上小爷的步伐。”

    片刻之后,杀神矛总算是睁开了眼睛,带着墨水心和楚玺镜继续前行。

    “小七,你还记得么,三千年前,神族悄悄运出的的神藏,其实就在藏在了雪域国的境内,所以我猜这次入侵雪域国的敌人,恐怕就是冲着神藏来的。”

    楚玺镜在行进的过程中,依然不忘分析整件事情。

    “你说的,跟我想的一样。”

    墨水心柔情似水的看了楚玺镜一眼,对于两人之间拥有的默契,显得十分开心,不过虽然这些人的目的是神族的神藏,但是却没有任何人能够找到神藏的准确位置,因为,那批神藏,正是由墨水心本尊,亲自埋藏的。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些人只怕都是从神渊大陆投将至此的。”

    楚玺镜略一沉吟,清冷的声音便再度响起,他之所以会这样想,一来是因为天擎大陆上根本就没有人知道神藏一事,二来,就是寻便整个天擎大陆,都不可能找到一个实力能够超过千代冥的人。

    “依我看,这些人很有可能是魔族。”

    墨水心十分笃定的说道,因为她很清楚,神渊大陆上稍微强一些的世家门派,基本上都被她扫荡了一遍,是以,在那些剩下的高手中,又肯与神族作对,绝对寥寥无几,而且据她观察,神渊大陆那些所谓的强者,大多也只是到达了封境大圆满的境界,离千代冥的神境,还差了那么一大截,所以这次对付千代冥的人,绝对不可能是神渊大陆的普通人类。

    “会不会是……那个人?”

    提到那个人,楚玺镜面色开始变得凝重,就连说话的口吻也不自觉的冷了几分。

    “不知道,应该不是吧。”

    墨水心诚实的摇摇头,她的确不知道攻击雪域国的人是谁,但是若说是那个人的话,自己未免也太迟钝了吧,按照他们之间的交情,自己应该会有所感应才对,莫非是因为自己爱上了楚玺镜,所以才会对那个人的出现,变得迟钝么?

    “总之不管对手是不是他,未免都要小心行事,毕竟能打败变态男的人,实力一定在你我之上。”

    楚玺镜握住墨水心的大手,更加的用力,试图用这种方法,来传递自己与魔族奋战到底的决心,而墨水心也毫不吝啬的回握住他的大手,并对他绽开了一抹华美的笑颜,她真的很庆幸,自己能在人生的旅途之中,找到楚玺镜这么美好的伴侣,不离不弃。

    “主人,变态男的气味到这里就断了,抱歉……”

    杀神矛充满歉意的声音突然想起,打断了墨水心与楚玺镜的深情对望。

    “没关系小矛,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

    墨水心是个明事理的主人,当然不可能因为这种事情而迁怒与任何人,所以此刻的她,选择降落在杀神矛所能确定的,千代冥最后消失的地点,四处查探,企图能够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

    不过,对方显然是精心处理过现场,所以任凭墨水心和楚玺镜如何用心,都找不到任何一丢丢的线索。

    “对方真是老奸巨猾,屁股擦的比脸都干净。”

    遍寻不到线索的墨水心,忍不住出声抱怨,不过说出来的话却令人不敢苟同,然而对她宠爱至极的楚玺镜却一点也不觉得她说的话有任何的不妥,正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在他看来,墨水心的任何行为都是可爱而又美好的。

    “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变态男那个家伙,会不会有危险。”

    楚玺镜剑眉微蹙,很难得的流露出对千代冥的同僚之情。

    “应该不会,很显然,对方的目的就是神族的神藏,在没有拿到那些神藏之前,他们绝对不敢擅动千代冥的,依我看,他们很有可能以他的性命做要挟,逼迫我们带他们找到神藏。”

    “哈哈,果然不愧是神族的神女,的确是智慧过人!”

    墨水心话音刚落,一道尖细清脆的女音,便从空中传来,随即几名全副武装的黑衣人便依次降落,稳稳的立与墨水心和楚玺镜的面前。

    “好久不见,白家四小姐。”

    墨水心和楚玺镜都没有出声,因为既然对方不惜让之前掩盖行踪的功劳全部泡汤,主动现身的话,就代表他们比自己还要着急,所以自己要做的,便是静观其变,以静制动。

    果然,那名为首的黑衣人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便主动上前一步,摘掉了自己的脸上的黑色面纱。

    “你是帝国四大家族之一蓝家的大小姐,蓝浅月。”

    墨水心扫视了对方一眼,淡淡的说道,她当然不会傻到以为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真的只是蓝家的大小姐这么简单,按照上次见面的情形来看,蓝浅月的实力并不高,根本不可能战得过千代冥。

    “四小姐好记性,就是不知道你还会不会记得神族的神藏,究竟被你藏到哪里去了?”

    蓝浅月也不含糊,直接了当的说明了自己现身的目的。

    “你果真不是天擎大陆上的人,你是魔族中人?”

    蓝浅月前后的变化,让墨水心想起了曾经的灵鸠散人,那人就是夺舍了天擎大陆上人类的身体,从而在灵鸠闪兴风作浪的。

    “不错,还不仅如此,我还是魔族的三大将之一。”

    蓝浅月薄唇微勾,她对墨水心的毫不隐瞒,也恰好说明她根本没有把对方放在心上,有此可见此人的实力,恐怕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墨水心总觉得蓝浅月在看向自己的时候,目光里总是带着一抹虽然轻浅,但是却无法掩盖的恨意,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便是如此,今天也依然没有改变。

    “小七,他们是黑暗圣殿的人。”

    作为四方圣殿的负责人,楚玺镜早就对存在与天擎大陆的各方势力都调查了个一清二楚,所以早在这些人出现的第一时间,他便认出了他们的来历。

    “神族的左护法,还是那么犀利,不过任凭你再怎么厉害,还是改变不了神族覆灭的事实。”

    蓝浅月脸上的笑容变得更深了,与此同时,说出口的话,也更加的刻薄。

    “蓝浅月,不管你是什么来头,我只想跟你确认一件事。”

    墨水心依然保持着淡淡的口吻,不疾不徐的询问跟蓝浅月进行着交涉。

    “说说看,搞不好本尊一个高兴,就解答了你心中的疑惑。”

    蓝浅月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墨水心,她已经猜到墨水心要跟自己确认的事情,也没有打算对她隐瞒,早在这次出动之前,自己的心便已经变成了燃尽的死灰,而且再也没有复燃希望的死灰。

    既然他不肯让自己得到幸福,那么他的,就由她来亲自破坏掉好了,蓝浅月的双眸,覆上了一层深重的戾色,这一刻,魔族自私狠毒的本性,在她的身上暴露无遗。

    “容钰,究竟是谁?”

    墨水心仰起头,平静无波的目光,静静的迎向蓝浅月探究的眼光,此刻的她之所以会追问那个人的下落,只不过是为了能够早日解决掉神魔两族的恩怨而已。

    “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已经不爱他了,既然如此,又何必非要知道他的事情不可呢?”

    从墨水心的眼睛里,蓝浅月找寻不到她对那个人的一丝感情,然而这又从另外一方面说明了自己究竟败的有多惨,那个人,他宁愿为了一个已经对他完全没有感情的人,付出一切,也不愿正眼瞧一下自己,这才是蓝浅月心有不甘,决定报复的真正原因。

    “我想知道他的下落,只是为了阻止他魔性的复苏,避免三千年前的悲剧再次重演,与个人感情没有任何关系。”

    虽然蓝浅月没有亲口承认,但是墨水心却已然明了,容钰的确就是那个人没错,这就是为什么自己第一次遇见蓝浅月的时候,会有一种她跟容钰非常相似的感觉,看来蓝浅月是爱上了自己的主人,所以一直在刻意模仿着他的一举一动。

    既然蓝浅月是魔神麾下的三大魔将之一,那么容钰必然就是魔神本尊没错了!

    “真是可笑,他居然会为了你这个完全不在乎的他女人,甘心付出一切,甚至连他的生命都在所不惜,而我追随了他三千多年,用尽全部心力去爱他,结果全换不到他一丝一毫的情谊,他甚至连一个心疼的眼神都吝与施舍给我,白水心,你究竟何德何能,居然能够让目空一切的魔神大人,为你做到如此地步?”

    蓝浅月的每一句话,都重重的敲击在墨水心的心头,她当然知道容钰对自己的付出,早在三千年前便已经知道了,但是两人之间犹如天与地的鸿沟,却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无法跨越的,所以,对于容钰的无私付出,她能说的,便只有抱歉了。

    “我知道我很对不起他,不过我是神,他是魔,我们之间,永远都没有可能。”

    墨水心螓首轻摇,红唇因为咬的过于用力,而泛出几缕血丝。
(快捷键 ←)上一章:第206章 返回《废材狂妃之腹黑四小姐》目录 下一章:第208章 大结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