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玄幻小说 » 仙幻传说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大结局

第三百八十五章 大结局

文/池边人
仙幻传说 本章字数:12081 仙幻传说txt下载
推荐阅读:大道独行 尸兄 无心法师 绝世高手在都市 无上仙魔 大泼猴 武炼巅峰 至尊箭神 北宋小厨师 掌家娘子


    

    

     ="('')" =>

    神钧历元年:逍遥派副门主莫敏率领仙幻大陆修真者扫灭妖界,姬皇姬瀛自绝于天火坑中,姬玉继位,囚禁于逍遥派皓雪峰上为质。复制址访问

    神钧历元年:逍遥派副门主莫敏率领仙幻大陆修真者进军魔界,魔界大统领之女继承魔尊之位,组织魔族抵抗,历时半年,败魔军于首府于华铁勒,灭杀魔族五十万,天地变色,裂元身死,魔尊裂小仙投降,困禁于逍遥派皓雪峰上为质。

    神钧历二年:逍遥派副门主率军返回仙幻大陆,逍遥派被推选为仙幻大陆修真界北斗,皓雪峰正式更名为神钧峰,受万世敬仰膜拜。

    神钧历三年。

    飘云峰上,朵朵浮云悠闲自在地飘过,峰后的竹林有一间幽静的小院子,一名黄衫丽人正坐在石台旁边,右手撑着香腮仰望蓝天发呆,那无限美好的身段弯成一个优雅的姿态,透着迷人的庸懒风情。

    黄衫女子看得很出神,就连三名白衣女子走到了身后也没发觉。

    “师傅!”三名女子近乎恶作剧一般齐声叫道。黄衫女子吓了一大跳,扭过头来,面带嗔怪,笑骂道:“楚楚,没个正形,现在都是一派之主了,让下边弟子看到,看你还有没有脸当这个掌门!”

    楚楚吐了吐舌头,苦着面道:“当掌门一点都不好玩,整天要板着面,这要顾及,那也要顾及}几年人家就要变僵尸脸了!”

    赵筱怡和赵筱君二人捂着嘴格格地笑了起来,那两张一模一样的娇颜看着让人目不暇接。玉雨惜叹了口气道:“都来坐下吧,陪师傅说说话!”

    楚楚三人在石桌旁坐下,楚楚眼珠一转,狡黠地道:“师傅你天天在这里发呆的,想谁了?”

    玉雨惜面色微红,瞪了楚楚一眼,嗔道:“想你的大头鬼!”说完眼中闪过一丝黯然,赵筱君和赵筱怡都不禁低下了头,气氛变得沉闷起来。楚楚不禁吐了吐舌头,本来想活跃一下气氛的,想不到却是适得其返。

    叶钧三年前跟暗黑鬼修罗一战后就音信全无,虽然逍遥派掌门夫人冷凝雪一口认定叶钧没有死,因为她还活着,但随着三年时间的过去,叶钧这个传奇式的人物慢慢地淡出了大家的视线,有人为了纪念他,便把当年大战的年号改为神钧历元年。

    “师傅,再过三个月,炎魂殿的霍长老就要来迎娶茹师伯了!”楚楚转过话题道。玉雨惜面上露出一丝微笑和羡慕,轻声道:“茹师姐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嘿嘿,这还是咱门飘云峰第一次正儿八经地把弟子嫁出去,本掌门一定要办得风风光光,喜喜庆庆,以后咱飘云峰的弟子只要找到如意郎君,马上准嫁,这是本掌门订的规矩!”楚楚格格地笑道,赵小君和赵小怡捂着嘴偷笑起来,赵小怡轻打了楚楚一下道:“就你最坏,要是弟子都嫁出去了,你这掌门不成了光棍掌门了,嘻嘻,自己掌自己的门!”

    “格格,楚楚这是巴不得把所有人都嫁出去,那好有借口不当这个掌门了!”赵筱君打趣道。楚楚耸了耸鼻子嘿嘿地道:“你们全部嫁出去才好,那本掌门也可以找个男人嫁了!”

    “哈哈……”

    三女笑成了一团,玉惜雨看着三名弟子嬉闹,心情也好了起来,抬头仰望着蓝天暗叹了一口气。

    咦!只见蔚蓝的天空处出现了一个七彩闪烁的光点,那光点慢慢放大。这时楚楚等人发觉了玉雨惜的异状,都不禁顺着玉雨惜的目光望向天空,瞬时双目大睁,四个人八只眼睛一眨不眨。

    只见那七彩光斑越越大,向着四面八方漫延,逐渐加速,后来整个天空都被七彩霞光占满了,这现象足足持续了两刻中才消散。四女呆呆地对望着,玉雨惜和赵氏姐妹突然都脱口而出:“他回来!”可说完后嚓的一下面都红了。

    楚楚似笑非笑地道:“他是谁啊?为什么你们三个都这样激动呢?”

    “呃……人家回去修炼去!”赵筱怡站起来匆匆地走了。

    “妹妹,等等我!”赵筱君也急忙站了起来追赶上去,玉惜雨伸了个懒腰道:“为师也要睡一觉!”说完款款地走回屋中。

    “呃……”这都是干什么啊?楚楚无语地鼓起两腮,坐着发了一会呆,苦着脸站了起来:“本掌门巡山去,当掌门还要巡山,命苦也!”

    这时的皓雪峰,哦,现在应该叫神钧峰了。

    神钧峰上热闹非凡,喜气洋洋,众弟子走路都特别的有力,笑容灿烂,三年不归的掌门人叶钧驾着七彩祥瑞回来了,那漫天的霞光之下,白衣飘飘的叶钧凌空而来。离这里最近的炎魂殿,不到半天就派人来探问了。

    这时的神钧峰顶的岩洞中。

    叶钧有点尴尬地拍了拍蓉蓉的小屁股道:“蓉蓉,可以松手了不!”蓉蓉双手环着叶钧的脖子不放,双脚还像小时候一样夹在叶钧腰间,俏脸贴在叶钧胸口处。三年来,蓉蓉长高了不少,十六七岁的年纪已经开始长身体了,胸前的小蓓蕾也初见规模,压在身上有那么点感觉了。

    众女面色怪异,又有点不满,三年来日思夜想的男人回来了,都极想得到他见面时热烈的拥抱,可是蓉蓉手快脚快的,叶钧还没降落到地面,她就迎了上去,不由分说抱着叶钧,一直到现在还不肯松手。

    两个粉雕玉砌般的*正好奇地打量着叶钧,看得出是一男一女,那女的长得跟林雨涵很相似,那黑漆漆的黑珠子可爱极了。而那男童却是高出了小半个头,眼耳口鼻跟叶钧就像一个模子里出来的一般。

    “妹妹,这人就是咱爹爹?”男童小声地道。女童可爱地摇了遥头,表示不知。男童颇有其事地摇了摇头道:“应该不是,都没娘亲好看!”

    “噗!”冷凝雪等都不禁被逗乐了。叶钧有点哭笑不得,这臭小子现在已经知道比较什么好看不好看的了。

    叶钧好不容易才把蓉蓉从身上哄了下来,一把抱起一对可爱的儿女啵啵地亲了两下,小女孩眨了眨眼睛,叶纯这小子倒是不买帐地挣扎起来。

    “嘿嘿,小子!爹抱一下也不肯,你看妹妹多乖,来都叫一声爹来听听!”叶钧得意地道。

    “影儿,快叫爹!”林雨涵柔声道。叶小影马上脆生生地叫了一声“爹”,乐得叶钧心花怒放,啪唧啪唧地亲了两口。

    “小子,你怎么不叫?”叶钧笑容灿烂地望着叶纯。叶纯摇了摇头道:“除非你能证明你真的是我爹!”

    “呃……”叶钧为难了,怎么证明?蒹霞等微笑着准备看叶钧怎么搞定这难缠的小子。

    “好小子,你想你老子怎么证明?”叶钧有点恼地道。叶纯并不买帐,眼珠一转,大声道:“你要是能亲娘亲一口,娘亲又不打你,我就叫你爹!”

    “哈哈!太简单了!”叶钧仰天大笑,把叶纯和叶影儿放下,嚣张地走到冷凝雪身边,转头眨眨眼睛道:“小子,瞧准了!”说完搂着冷凝雪,啵的一声亲了个响亮的嘴儿,还没等冷凝雪反应过来,一转身又搂着旁边的林雨涵啵的又一个,接着是蒹霞,接着是敏敏……接着……咦!叶钧亲完之后才发觉怎么多了一个?定睛一看,失声道:“蓉蓉!”

    蓉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排在了莫敏的旁边,俏面红红,可是面上却是挂着得意的笑。叶钧哭笑不得地舔了舔嘴唇,冷凝雪四女似笑非笑,面带不善。

    “呃……误会……误会g呵!呀!别打了,谋杀亲夫哇!”雨点般的粉拳落在叶钧的背上。

    众女揍了一会才住手,然后又温柔地为叶钧整理好衣裳,叶钧一挺胸口对着一对儿女道:“看到了吧?”

    叶纯和叶小影眨了眨眼睛,猛地点头齐声道:“看到了,你不是我们爹爹!”

    噗!叶钧差点吐血。

    夜深人静。

    叶钧悄悄地摸进了冷凝雪的房间,爬上了**,冷凝雪向里挪了挪,叶钧嘿嘿地低笑着躺下,冷凝雪娇俏地瞪了叶钧一眼。

    叶钧侧身搂着冷凝雪柔软的娇躯,习惯性地下滑到那弹性十足的**上,摩挲着道:“纯儿那小子终于睡着了!”

    冷凝雪按住叶钧作恶的大手,嗔道:“小声点,别把纯儿给吵醒了!”

    “嘻嘻,没事,打雷他也不会醒!”叶钧得意地道,伸手就向冷凝雪胸前抚去,冷凝雪红着脸道:“你打算什么时候把她们娶过门,都三年了!你这没良心的!”

    “呃……什么?”叶钧爱不释手般把玩着一对玉兔,随口道。冷凝雪娇*喘着打开叶钧的手:“还装傻,灵儿妹妹,芸儿妹妹,敏敏,还有紫衣妹妹她们!”

    “嘿嘿,我早就想好了,等师傅成婚那天,我就办一个全仙幻大陆最盛大的婚礼,把她们一次过娶回来,到时我要漫天彩霞,万鸟来驾,仙乐齐鸣,天降花雨……”

    冷凝雪变得忧怨起来,酸酸地道:“人家嫁给你时什么都没有,还有雨涵妹妹,蒹霞妹妹!”

    “呃……”叶钧头痛了,终于在跟冷凝雪一翻盘肠大战之后作了一个艰难的决定(麻花藤)。

    **************************************************************************

    神钧历三年八月十五日。

    震撼整个仙幻大陆修真界的大事发生了,这事古未有之。修真界的秦山北斗逍遥派掌门叶钧要同时迎娶:雪域冷家冷凝雪,隐龙谷龙家龙灵儿,炎魂殿殿主之女炎芸儿,灵雾岛莫家莫敏副门主,紫霄宫袁紫衣,冷空的干女儿林雨涵,莫浮踪的干女儿蒹霞,几乎囊括了仙幻七美,让人咋舌。

    而同一天,炎魂殿的霍昆长老要迎娶飘云峰的柳茹,门下的吴醉听说也把小紫给搞到手了,赶热闹般在这一天成亲,好沾点钧神的神气。而最让人出奇的却是逍遥派的左护法冷傲迎娶环剑阁一名极为普通的女弟子,听说叫什么顾凤来着。

    神钧峰下的环形湖泊泊满了大大小小的花船,从山上到山脚,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喜气扬扬,各家各派都派人来祝贺,整个钧神峰人满为患,还陆陆续续有人赶来。为了表示对逍遥派和钧神的恭敬,所有人都在离神钧峰十里外收起法宝落地,步行至神钧峰山脚,乘坐花船过了湖,再步行上山。

    这时的飘云峰上一字摆开四顶花轿,为什么四顶呢?新进的弟子们并不明白,只知道四顶花轿中都有人,掌门神神秘秘地让人把三个昏迷的女子扶进了轿子中,有人认得好像是两位长老赵筱怡和赵筱君,还有一位偶尔见过一两次,不知道是什么辈分。

    炎魂殿的迎亲队伍来了抬起四顶花轿就走,楚楚亲自带领着众弟子前往送亲,行至途中,这支送亲队伍一分为二,一支继续前往炎魂殿,而另一支三顶花轿却是直奔神钧峰而去。

    七支送亲队伍从四面八方向着钧神峰进发。

    神钧峰半山上摆了长长的流水席,叶钧和冷傲两位新郎官,疲于奔命地四处敬酒招呼客人。叶钧身后跟着三只跟屁虫,一个是满脸不高兴,嘟着嘴儿的蓉蓉,一个是刚刚被神机子老头弄出来的“红颜易老”大阵恢复过的小蓝。

    小蓝还跟以前一样,扎着两根冲天马尾,比蓉蓉低了一个头,跟蓉蓉的闷闷不乐相反,小蓝兴奋地跟在叶钧身后,嘻嘻哈哈的,从来没见过如此热闹的情景,可把她高兴坏了,而小蓝身后也跟着一条跟屁虫,就是小池子这小子。于是叶钧身后便跟了三条跟屁虫,小池子讨好地跟在小蓝后边,不时说着笑话什么的,逗得小蓝格格直接,直接呼小池子为“粪池”,林池只好捏着鼻子认了,跑前跑后的为小蓝开路,美其名曰:“师傅有事,弟子服其劳!”

    叶钧那里不知这小子打什么注意,笑骂着踹了他屁股一脚,算是默许了。

    嗖!一名身背彩旗的迎亲使从天而降,大声道:“环剑阁和炎云殿的送亲队伍已经到了三百里外!”

    哄!现场气氛一下子高涨起来,叶钧和冷傲对望了一眼,叶钧大喝一声:“出迎!”

    瞬时鼓乐喧天,天空竟然真的又变成了七彩斑斓,霞光万道,一群群羽小鸟在天空飞舞。早在神钧峰上空准备着的十艏战船同时洒出无数的花瓣,花瓣被风系术法吹散出去,纷纷扬扬的飘洒数百里,空气中弥漫着醉人的花香。

    八百名迎新队伍腾空而起,三百名鼓乐队,闹哄哄地迎出了三百里,两顶花轿被迎了进回来,炎魂殿和环剑阁的送亲队伍加起有上千人之多。幸好神钧峰还算宽广,容纳十多万人不成问题。

    叶钧刚停下,还没来得及歇息一下,一名迎婚使又从天而降:“报,紫霄宫送亲队到达三百里之外!”

    这次没冷傲什么事了,叶钧又出动把紫霄宫的送亲队接来,回到神钧峰时,另两名迎婚使早已经焦急地等着了。

    “报告掌门,隐龙谷龙家以及灵雾岛莫家的送亲队伍已经在三百里外等候!”

    叶钧又马不停蹄地赶往迎接灵儿妹妹和敏敏,还有蒹霞的花轿,那些迎亲队伍和乐器手都累得有点嫣了,在战船上负责用风系术法撒花瓣的百多人可累得够呛的,不停地服用回灵丹回伏灵力,然后又挎起花篮……

    终于把敏敏和灵儿妹妹,蒹霞接回来,又跟一大群长辈大婶大伯灌了上百杯,这时雪域冷家的送亲队也到了,叶钧又得挂起灿烂的笑容,披上大红花,洁洁荡荡地地把冷凝雪和林雨涵的花轿接回,这次怀中还各抱着一名粉雕玉砌般的*,叶纯和叶小影。

    接下来闹哄哄的被敬了数百杯洒,一名迎婚使又从天而降,面色有点怪异地大声道:“飘云峰送亲队伍在三百里外等候!”

    晕了头的叶钧想都不想,豪气万丈地喝道:“出迎!”,乐器手收到信号,马上又吹吹打打,迎新队伍腾空而起,战船上的“撒花手”拼命地鼓动法力把花瓣飘洒出去。

    “咦?飘云峰的送亲队伍怎么送到这里来的?不是应该送到炎魂殿么?”

    “就是啊v了!”

    “啊!来啦来啦9是三顶轿子”

    鼓乐手埋力的敲打着,面色讪讪带着几分怪异的叶钧当先降落,现任飘云峰的掌门人楚楚,春风满面的抱拳跟众人打招呼,不用她吩咐,那些轿夫便训练有素地把花轿抬进了大堂。

    叶钧在别人怪异的眼光中摸了摸鼻子,举起酒杯道:“呵呵,大家不要客气,多喝点,不醉无归啊!”

    “不醉无归,祝叶掌门幸福美满,早生贵子!”一名口滑的散修奉迎道。瞬时间祝福声一片,光筹交错。

    “吉时已到!拜天地!”猥琐老头击败了神机子老头夺得了这次举世无双婚礼的司仪大权,现在打扮得有点“娘”气地端站在一旁的高台上,一脸的得意,好像他才是今天的主角一般,直恨得神机子老头牙痒痒。

    这时一大排岳父岳母端坐在上面,叶大娘喜笑颜开地安坐在中间的太师椅上,笑得双眼只剩下两道缝。

    一群身穿大红喜服,头戴凤冠霞披的新娘子被人搀扶着款款走了出来,心细的的人捏着手指点了一下。

    “咦,神了!怎么是十个?咋多了三个呢?”

    “对啊!难道是飘云峰送来的三个!”

    “嘿嘿,这咱管不那么多,反正我最想知道叶掌门今晚的洞房花烛夜该怎么过!”说着露出一丝恶趣味。

    “嘿嘿,难道你小子想听房不成?你就省省吧,我说你连洞房百步也挨不近 ̄哈,不过我也很想知道!”另一人道。

    “切……你两个猥琐蛋,还想偷听,作梦吧!不过结果不用猜都知道了!”此人脸上露出男人都懂的神情。

    “这个我听说只有累坏的牛,没有耕坏的田,况且还是以一御十,真替叶掌门担心啊 ̄哈!”两只无良的“猥琐蛋”哈哈地坏笑起来。

    “呸,没见识,叶掌门是什么人?叶掌门可是神明期高手,你们知道神明期高手的定义没?”第三人不屑地道。

    那两猥琐蛋一面求知欲地望着装酷男,装酷男得意地甩了甩长头发:“上天入地,无所有能,别说十亩地,就算百亩千亩也耕不坏叶掌门这头牛,你们家有田耕不完可以送给叶掌门代耕!”

    “呃……我家的田刚好够用!”

    “这个,我家的田不肥沃,怕叶掌门看不上眼!”两名猥琐蛋急忙摇头道。

    现场虽然人多声杂,但以叶钧目前的神识强大程度来说,现场所有人所说所做都尽收脑中,听着这三个活宝编排自己,不禁满头黑线,哭笑不得。

    “夫妻对拜!”猥琐老头无比自恋地拉长声调叫道。

    叶钧和十名美娇*娘相对一拜,发觉边上三人都微微颤抖着,知道三人药性而过,现在已经醒了,也知道是正在发生什么事。叶钧暗暗叫苦,这楚楚平时看起来乖巧老实,没想到这时倒给自己出了个难题,头痛啊!这师徒同娶本来就是大忌,而且飘云峰目前是这样的情况,说出去好像显得是自己以势逼人,强硬地娶了人家三师徒。叶钧咬了咬牙,暗道:“怕个鸟,最多不就是背地里挨骂!”

    “送入洞房!”猥琐老头发完最后一句口令,还意犹未尽,咂了咂嘴,恨不得拉风地重来一次。这下可让那负责的婆子犯难了,新房只准备了七间,还有三个往哪搁去。还得是旁边那助理机灵,让人慢慢扶着新娘子走,她先一步找人飞快地腾出三间空房,手脚麻利地妆扮起来,铺上新**被帐,贴上大红喜字,点上凤烛……

    是夜。

    闹哄哄的神钧峰慢慢地安静下来,人客陆陆续续地都走了,山上一片狼藉,酒香菜香仍然没有散去,上百名弟子自发地收搭起碗碟来。

    还有一席人没有散去,叶钧和冷傲,马晓龙三人你来我往地喝着酒。三人都没有运灵力抵御,现在已经有点晕头转向了。

    “马兄,我和冷兄都成家了!你呢……你打算怎……怎么办?”叶钧大着舌头道。马晓龙轻摇着酒杯:“还能怎么办,等这里的事忙完我就回去陪蕴儿!”

    “你还真是一条死心眼,你看绍月如何?绍月容貌不比你那蕴儿差吧!”叶钧真有点喝多了,居然拉起皮*条来。

    马晓龙瞪了叶钧一眼,没好气地道:“省省吧,我看绍月公主看上的是你!你看她今天那黑……”马晓龙住口不语,低头喝酒。

    叶钧仍一无所觉般拍着胸口道:“你放心,只要你开口,我跟绍月说一声,她铁定嫁给你……”

    “咳咳……”冷傲重重地咳了两声。

    “咳个什么劲呢?别打岔!马兄,你说……只要你点头……嗯?”叶钧这才发觉有点异常,猛一扭头,只见绍月公主面色煞白,眼中泪花滚滚,突然一转身掩着面跑开了。

    叶钧瞬时呆若木鸡,马晓龙举杯一饮而阵,幸灾乐祸地道:“这下惨了吧,让你拉皮*条!”

    “你们怎么不早说!我喝迷糊了,特么的损友啊!”叶钧苦恼地扯着头发,冷傲差点呛着了。

    “嘿嘿,这就是到处留情的后果!”马晓龙嘿嘿地笑道。

    “活该!”冷傲淡淡地道。

    “这c怎么办?”叶钧无语地道。

    “追吧!”马晓龙和冷傲齐声道。

    “追!”叶钧晃晃悠悠地站起来追了下去。

    上哪追?叶钧东转西转,转到了山后的一座小院旁,两名守卫在这里的弟子瞧见穿着大红喜服的掌门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不禁好奇地上前扶住叶钧。

    “掌门,你这是?”一名弟子问道。叶钧笑着推开两人道:“呵呵,不用管我,都喝酒去吧,说着向着院子走去!”

    两名弟子面面相觑,里面住着的可是妖皇姬玉,掌门这时不去洞房,跑来这里做什么?

    叶钧走到房子前用力把门推开走了进去,一个踉跄扑了进门。

    “你……”一把听起来软软糯糯的声音传来,接着一对柔软的玉手把叶钧扶起,叶钧只闻到一阵淡淡的体香,使劲甩了一头,清醒了一些,抬起头来。

    只见一张妩媚到极点的俏脸凑到自己的面前,正一脸关心,嗔怪地道:“喝那么多酒,真没用,还是神明期高手呢!”说着把叶钧扶倒**上躺下。

    叶钧还没来得及反应,眼前一黑,一具不着寸缕的柔软躯体便抱了过来,叶钧在酒精的作用下,马上起了反应,这****倒是没有那十名在房中苦等的新娘子什么事了,心情忐忑的玉雨惜,赵筱君和赵小筱都暗松了一口气,同时又无比失落。另外七名新娘子也同样失落,因为叶钧同样没出现在她们房中,各自都认为叶钧去了别人的房间过夜,炎芸儿甚至伤心地坐了一整夜,同样不淡定的还有莫敏,差点能把叶钧怨死了。

    叶钧从温柔乡中醒来,愣愣地瞧着像小猫咪一般卷缩在自己怀中的姬玉,拍了一下额头,火急火燎地穿上喜服跑了出去。装睡的姬玉急忙坐了起来,幽怨地看着叶钧的*,突然噗的一声笑了起来,嗔骂道:“鞋头,还是占了便宜就走!”面上却是笑得跟花似的。

    “咦!看到了没,刚才那团红影好像是掌门!”

    “你眼花了吧!掌门还在院子里面,站好了!”

    两名弟子擦了擦眼直直地站在院子外面,好不容易才碰上一回掌门,一定要好好表现。

    嗵!炎芸儿的房间门被打开,叶钧轻手轻脚地摸了进来,却发现炎芸儿已经揭开头盖,眼角还带着泪水,正恶狠狠地瞪着自己。

    叶钧小心翼翼地端起合苞酒,笑嘻嘻地凑了上去。

    不一会儿,房间内便宜传来嘤嘤细语,娇*喘连连,也不知叶钧怎么摆平怒气冲天的炎芸儿的,直到两个多时辰,神清气爽的叶钧走了出来,透过门缝可以看到一抹**,炎芸儿已经沉沉的睡去了。

    叶钧抹了一把汗,意气风发地走向莫敏的房间……

    **************************************************************************

    “这孩子,怎么还不来”叶大娘焦急地在堂前走来走去,怀中揣着一大沓红包,等喝媳妇茶等得不耐烦了,这天都快黑了,媳妇儿一个没见着,钧儿这傻子难道不想厚此薄彼,弄什么雨露均沾,一天把十名媳妇儿都完房了吧?

    还真让叶大娘猜中了,叶钧这累不坏的牛正在玉雨惜这块田上辛勤地开垦着,嗯,应该是最后一块了。

    玉雨惜紧咬着红唇,汗津津的头发紧贴在额上,双手环在叶钧壮实的背上,纤腰被叶钧搂得要折掉一般,弯成了一个惊人的弧形,迎接着叶钧有力的冲击,鼻子发出阵阵的呢喃。

    “啪!啪……掌门,夫人!老夫人派人催请!”门外传来了一名侍女的声音。

    “啊!”玉雨惜轻呼一声,双手一颤,再也搂不紧了,整个人后仰着跌在**上,胸前夸张地挺起,触目惊心。

    叶钧更加兴奋起来,嘴上却是极力地装出平静的语调道:“很快就好了!马上就来!”

    “嘤!”玉雨惜羞得扯过被褥盖住脸,外面那侍女偷笑了一下,便走开了。

    大堂上。

    叶大娘端坐在主位之中,两名端着茶的侍女手都有点发麻了。从左至右一字排开,冷凝雪,袁紫衣,龙灵儿,炎芸儿,莫敏,蒹霞,赵筱君,赵筱怡。

    一个个都面色晕红,炎芸儿一个劲地打着呵欠,莫敏和赵氏姐姐两腿微颤,有点站不稳一般,站在叶大娘身则的翠翠捂着嘴偷笑。

    赵氏姐姐,心中惶恐不安,看谁的眼神都觉得人家像窥探了自己的内心一般,而且自己姐妹两是被楚楚药晕之后送来的,不过心里却是一百个愿意,但心中总是有点疙瘩,总觉得低人一头。但不久前经过叶钧一翻甜言蜜语,温柔**,心中倒是安定了不了,现在已经是木已成舟,想后悔也来不及了,当然,她们也没打算后悔。

    “小翠,再去催一下,太不像样了!”叶钧娘嗔道。小翠刚想走去,就看到叶钧扶着玉雨惜小步小步地走了进来,玉雨惜轻皱着眉头。数十道目光齐齐射了过来,有惊讶的,有偷笑的,有愕然的,不一而足……

    玉雨惜不禁有点怯场了,咬了咬红唇,推开叶钧的手,自己走到叶大娘面前跪倒恭声道:“儿媳玉雨惜给娘请安,请喝茶!”说完拿过旁边早就准备好的一杯茶恭敬地双手递到叶大娘面前。

    叶大娘乐得合不弄嘴,满意地接过茶喝了一口,小翠熟练地接着茶杯,显然这程序做了很多遍了。叶大娘掏出一封大红包塞到玉惜的手里,小翠又熟练地拿出一只玉镯(据说是叶家传家之宝)。叶大娘牵过玉雨惜的手熟练地套了进去,然后呵呵地笑了起来,说了一些什么“夫妻恩爱,和和美美”的话。

    龙灵儿和炎芸儿郁闷地低头看了看手腕上那只叶家家传之宝,这下好了,十人手中都戴着一只叶家的家传之宝。

    叶钧心虚地轻咳了一声,诸女不禁禁齐齐白了叶钧幽怨的一眼,还隐隐带着一丝火苗儿。叶钧机灵灵地打了个冷颤,急忙上前跪下,端起茶大声道:“娘亲,孩儿给你敬茶了!”

    叶大娘板着脸数落了叶钧一阵子,无非是什么养身要有道,知节制什么的,众女闹了个大红脸。叶钧差点把头都低到裤裆去了。

    唠叨了好一会,叶大娘才把红包塞给叶钧,告诫要善待妻儿等等,训完后便没叶钧什么事了,被赶了出来。家婆跟儿媳妇们便开始唠嗑起家常,联络起感情来。堂中不时地传出阵阵嘻笑声。

    叶钧伸了伸懒腰,揉了揉有点发酸的腰间,黑着脸向后山走去。

    姬玉正在逗弄着一名一岁多大的孝子,仿佛知道叶钧铁定会来一般,头也不回地道:“来了!”

    叶钧心中一颤,快点走到姬玉身边,颤抖着手接过那名长得像小肉*团一般的孝子,孝长着一对跟姬玉一样的的梦幻之眼,眼儿口鼻都看得出自己的影子。

    “嘘,快点叫叔叔!”姬玉漫长不在意地道。叶钧差点吐血,自己的儿子他还是能感觉得出的,这可恶的姬玉竟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嘘”,那他老爹不是老龟了?这还不止,还让“嘘”叫自己为叔叔,那自己这头老龟立即变成“绿头老龟了”,头顶绿油油的。

    最让叶钧可气的是这嘘竟真的脆生生地叫了道:“叔叔好!”

    叶钧差点晕倒,回头瞪着姬玉,恶狠狠地道:“是不是又屁股痒了?”

    姬玉面色腾的一下红了,恨得牙痒痒的,面上却是一无所谓的表情,夺回嘘道:“我给自己的儿子起名嘘碍你什么事?”

    叶钧恼了,霸道地咆哮道:“这儿子也有我份!就连你也是我的!”

    姬玉心一颤,眼中闪过一丝得色,眼泪却是哗啦啦地流下来:“谁是你的,我是妖族之主,是你们仙幻人的生死仇敌!”

    嘘见娘亲莫明其妙地哭了起来,也跟着哇哇地哭起来,猛向叶钧挥手骂道:“呜……呜,坏蛋,不许欺负娘亲!你出去!”

    叶钧一愣,沉默了!妖族和魔族目前的惨况他也有所了解。沉默了一会,叶钧淡淡地道:“以后没有妖魔之分!”说完转身向门外走去,姬玉眼中爆发出一团华彩,得这男人一句话足矣。

    “爹!”一声清脆的叫唤在身后响起。叶钧霍地转身,面上绽出灿烂的笑容,怕这一声“爹”会掉到地上一般,赶紧应声接道:“哎j……咳!”

    姬玉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得意地道:“儿子叫叶万钧,小名才叫虚!”

    叶钧接过叶万钧,有点无语了,老子才叫叶钧,这下倒好,儿子比老子牛叉了一万倍。

    “啪!”

    “哎约!”

    姬玉捂住那翘得夸张的俏**,媚眼如丝地白着叶钧。叶钧冷下面道:“以后别在我跟前耍这些小聪明,否则家法侍候!”

    姬玉面色微白,吐了吐舌头,幽怨地道:“知道了!”

    叶钧出了姬玉住处,一眼就看到让人头痛的蓉蓉正气鼓鼓地候在外面,跟两名守门的弟子大眼瞪小眼。

    “呃……蓉蓉!”

    “戌哥,你什么时候娶人家?”蓉蓉劈头便问,两名弟子差点把眼睛都瞪出来了。叶钧差点扑倒,支支唔唔地道:“这个以后再说啊!”

    “不行q天不说清楚就不让你走!”说完扔开怀中的汹,箭一般扑上来,使出了无赖“缠杆”术。

    “蓉蓉,先下来好不?”叶钧无奈地张开双手。

    “不好!你不答应我就整天这样缠着你!”蓉蓉无赖地道。

    “咳……那个再过五年好不?”蓉蓉使劲地摇着头。

    “四年?”

    还是摇头!

    “最少三年,不同意拉倒,爱缠着就缠着!”叶钧黑下脸道。蓉蓉眨了眨眼睛,嘻嘻地笑着松开了手,一指着那两名弟子大声道:“你们都听到了!”

    “嗯嗯,听到了,我们会为蓉蓉姑娘作证的!”那两名弟子倒也是机灵,拼命地点着头。叶钧苦恼地走开了,蓉蓉得意地唤上汹追上叶钧,牵上叶钧的手。

    “不好了,掌门老大,公主留信走了!”杀风火急火燎地冲了过来,扯着叶钧就走。叶钧痛苦地一拍额头,我这是招惹谁了,四处救火。

    **************************************************************************

    神钧历四年,逍遥派开山祖师叶钧,亲到妖魔和魔界走了一趟。自那以后,魔界和妖界那一望无际的沙漠竟然从此长满了花草树木,还隆起了崇山峻岭,渐渐地形成了河流湖泊,物产也丰富起来,妖魔的生活渐渐好起来。仙幻大陆很多商人也通过空间通道跟妖界和魔界的人贸易,后来甚至慢慢发展成异族通婚,数千年以后已经是不分彼此了。

    一直不变的是,人们都记住了一个人的名字,“叶钧”二字成了传说,每当人们提起,都充满向尊敬和向往。

    叶钧的一生事迹被人编成了一本记录下来,世代相传,这是仙幻人自己编的,编的家伙听说是叶钧的唯一亲传弟子林池,匪号“小池子”。小池子给这起了个很挫的名字——《仙幻传说》

    --------------------------------------------------------------------------------

    ps:花开花落,人聚人散!朋友们,《仙幻》完结了,再会}几天应该有一篇完本感言!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百八十四章 坐化 返回《仙幻传说》目录 下一章:新书《一世至尊》上传(快捷键 →)